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五十三章 復位方案

更新時間:2019-03-31  作者:羅三觀.CS
可憐的莊子豪小朋友,剛剛復位了第一次之后不到半小時,又要再復位一回。這次他倒是看得挺開,只是兩眼噙著淚水,奶聲奶氣的對著孫立恩道,“哥哥,這次要再輕一點哦!”

雖然嘴上答應著一定輕一點,但畢竟關節復位不用夠力氣,已經脫位的關節就不可能回到應該在的位置上去。因此孫立恩雖然答應著“會輕一點”,但是下手仍然沒敢保留力氣。在確保復位成功后,這才松開了自己的雙手。

莊子豪又疼哭了,他跳在地上,甚至疼的想要揚人,最后卻忍住了自己的動作,抱著胳膊朝著孫立恩鞠了一躬,咬牙切齒道,“謝謝叔叔!”然后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從哥哥變成叔叔,這大概也就是小朋友能做出的最大不滿了。孫立恩不在意的笑了笑,又向交了兩次復位費用的莊子豪的媽媽,仔細解釋了一下小朋友復位后的注意事項,這才放人先離開了——她得先把小朋友送到外婆家去,這才能回來繼續照顧莊濤。

莊子豪離開后,骨科來會診的專家也到場了。來者不是別人,正是穿著一身病號服的鄭國有。

“鄭主任您怎么來了?”看見鄭國有出現在搶救室里,孫立恩嚇了一跳,連忙辦了張凳子過來,“您先坐。”

鄭國有不滿的上下打量了一眼孫立恩,“你小子是什么意思?覺得我老鄭現在連路都走不動了?”他哼了一聲,“病人呢?X光拿過來我看看!”

鄭國有擺出了一副主任的架子,孫立恩稍微覺得有些出乎意料。畢竟老鄭心梗被電回來的時候那個樣子,可不像是個愛擺架子的人。雖然心里覺得有些不對勁,但他還是順從的從值班臺里拿來了X光照片。正在他準備說些什么的時候,卻猛然發現,搶救室的鐵門并沒有完全關好。鐵門中間露出了一條縫隙,有一只眼睛正透過縫隙,朝著搶救室里窺探著什么。

搶救室里因為重癥患者居多,搶救過程中可能會比較忙亂。而這種忙亂,在家屬看來那絕對就是大事。為了防止患者家屬情急之下闖入搶救室,干擾醫生的搶救工作,這道鐵門一般都是會被電磁鎖直接鎖住的。

孫立恩有些心里不安,正準備去關上門的時候,卻看到了鄭國有不停朝他使來的眼色。

“別鎖門。”鄭國有從牙縫里擠出了這么一句話,“我老伴在外面偷看呢。”

鄭國有轉入普通病房已經第三天了。這位老人家平時早就習慣了把自己當做一線醫生來安排,如今突然一下享受上了二線主治醫生的待遇,鄭主任不光沒有覺得舒心,反而覺得心里仿佛有只小貓正在不停的撓著爪子。他實在是閑不住。

就在鄭國有主任躺在病房里,閑的想要看看X光解悶的時候,來探望他的學生林天順的手機響了。孫立恩打電話給骨科請求專家會診,而現在還有空能直接去搶救室的骨科副高職稱醫生,就剩下了林天順一人而已。

“你干啥去?”鄭國有一聽有會診,當即從床上竄了起來。他一把搶過了林天順的手機,聽了聽電話那頭的內容后直接掛了電話。隨后他對林天順吩咐道,“行了行了,你干你的活去,我上搶救室看看怎么個情況。”

“鄭老師……”林天順知道自己現在勸老鄭同志肯定是勸不住的,于是他覺得換一個角度介入,“肖主任說了,不讓您上一線啊。”

“我又不是去給人掰胳膊!”鄭國有很有底氣的懟了回去,“就是個會診而已。人家小孫年輕力壯的,就算要正骨也輪不到我老鄭上手嘛!”

林天順毫無氣概的搬出了大神,“反正我勸您肯定是不聽,不過您要是出了這間病房,肖主任肯定會知道的。”

“知道就知道。”鄭國有實在是被憋的夠嗆,一聽說有少見的棘手情況,甚至連自己老婆的小本本都不放在心上了。“我干了一輩子治病救人的工作了,這事兒有癮吶!總不能因為我五天以前心梗過,就逼得我退休吧!”

豪言壯語說過了,鄭國有自己背著手溜達到了一樓。卻在半路上就看到了準備來查房的肖麗蓉。鄭主任不愧是見過大場面的,久經沙場經驗豐富。干脆裝作沒看見的樣子,大搖大擺的進了搶救室。先搞搞會診痛快一下,剩下的事情等禍到臨頭了再想辦法。

“鄭主任……”孫立恩也沒辦法,只能順著鄭國有的意思,陪著他繼續往下演戲。“這是剛剛拿到的X光圖。”

鄭國有接過X光,先是滿不在意的掃了一眼,隨后就瞪圓了眼睛。“嗯?”

鄭國有的反應早就在孫立恩意料之中。說實話,第一次看到這張X光圖的時候,孫立恩也是這個反應。踝關節完全脫位,距骨體脫離踝穴的情況下,莊濤竟然沒有骨折,甚至連腓脛分離的狀態都沒有。

“您再看看這個。”孫立恩又遞來了一張正面拍攝的X光圖,他指了指圖片上的患者足弓部分,“從足弓的形態來看,這個病人應該是個扁平足。”

“扁平足可能會導致踝關節失穩。”鄭國有明白孫立恩的意思,“你詢問過病史沒有?”

孫立恩有些汗顏,“還沒來得及……”

“怎么不直接問呢?”鄭國有義正言辭的教訓了一頓孫立恩,“病史是獲取病人基本情況的最快,最直接手段。不能因為有輔助檢查手段,就忽略了病史詢問!”

孫立恩點頭應了下來,他也看得出來,老鄭這大概還是在演戲。只要表現的像是來“指導診斷”的,肖主任大概就不會直接進來打斷老鄭,之后收拾鄭國有的力度可能也會稍微輕一點。

可如果鄭國有打算直接擼起袖子干活,那恐怕肖主任就得進來揪老鄭的耳朵了——正骨畢竟是個力氣活,鄭國有的心臟還在還不具備大負荷運動的能力。

孫立恩沒解釋莊子豪的事情,反而是躺在病床上的莊濤為孫立恩抱不平,“孫醫生很負責任的,他剛才是在忙著處理我兒子的傷勢,這才沒來得及……”

“那是他的工作失誤,這個和處理傷勢沒有關系。”老鄭對莊濤的解釋不怎么在意,他直接問道,“你以前這只腳扭傷過么?”

“扭過幾次。”莊濤答道,“我是跑工程的,平時經常穿著皮鞋在工地里跑,地面不平,扭傷腳踝是常有的事情。”

“這個韌帶就麻煩了。”鄭國有看著X光片嘆了口氣,“習慣性扭傷本來韌帶就松弛,這一下搞了個完全脫位,就算直接手法復位回去,后面可能還是要脫臼。”

莊濤本身有平底足,這就意味著他的踝關節要比普通人更加“外翻”一點。而這樣的外翻會導致腳踝處的韌帶較松,在走路的時候踝關節更容易失穩。而失穩的后果,就是他的腳踝比普通人更容易扭傷。

多次扭傷后,莊濤的腳踝韌帶就會更加松弛,這才導致了他這次不小心一摔,竟然摔的自己右腳踝關節完全脫位。但幸運的是,大概也是因為韌帶松弛的緣故,他僅僅只表現出了踝關節完全脫位,并沒有出現骨折的跡象。

“這個做手法復位能行么?”莊濤的毛病診斷沒有難度,真正的難度在于治療手段。“我剛才做了一下大概的檢查,患者沒有肌腱斷裂,沒有神經損傷,也沒有血管之類的毛病,就只是單純的脫位而已。”

鄭國有看著X光片,沉吟了一下,搖了搖頭道,“這個做單純手法復位是不可能的。”他指著圖片周圍的組織道,“患者的肌肉組織比較發達,你看這邊的密度影,他腿上肌肉很多。現在處于脫臼狀態下,這些肌肉都是緊繃著有很大應力的。單純靠手法,別說我這老頭子了,你換上三四個小伙子也未必拽的開。”

鄭國有的擔心很有道理,畢竟常跑工地,莊濤的腿上確實看起來就很結實。而且如果直接進行手法復位,緊繃的肌肉需要被直接拉長,才能讓脫離出來的關節復位,這樣原本沒有受傷的肌腱可能也會受損。

“那……”孫立恩有些拿不準治療方案,“切開后手術復位,然后直接上克氏針做外固定?這樣會不會有些陣仗太大了?”克氏針是一種能夠直接插入到骨頭中,并且裸露在皮膚外的鋼針固定裝置。這些裸露在外的鋼釘最后會被連接在體外的鋼架上,從而達到固定骨骼的目的。克氏針本身其實算是比較常見的方案,只是因為看起來太滲人,醫生和患者一般都不太愛用。

“那倒也不用。”鄭國有搖了搖頭,胸有成竹道,“把人送到手術室,做個吸入麻醉。然后上肌松,等肌肉松弛了,再做手法復位就行。”鄭國有還專門在X光圖片上比劃了一下,“這里讓助手固定,然后主治醫生往下拔腿,再把腳踝反方向扭動一下就可以了。”8)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