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四十一章 樞椎替換術(3)

更新時間:2019-03-19  作者:羅三觀.CS
僅僅只是清掃斷裂和游離的樞椎以及碎裂的骨水泥,這一動作枯燥而且乏味。更要命的是,王一飛始終只能彎著腰,用非常別扭的姿勢操作內窺鏡。而且這一動作還不能有任何走形和失誤,一旦酸困的腰部稍微晃動了一下,高速旋轉的手鉆可能就會切斷宋華林的頸內動脈,或者將他的脊髓搗成漿糊。

“這么搞下去要累死人的。”一言不發的工作了兩個小時,第九次停手讓護士擦汗之后,王一飛暫時放下了手里的內窺鏡,伸展了一下僵硬的脖頸,以及酸疼的肩膀。“那個誰……雅然啊,把我手機拿過去放個曲子。”

器械護士點了點頭,從王一飛的口袋里摸出了被塑封好的手機,熟練的打開了藍牙連接上了音響。

這間示范手術室里,放著一臺BOSE的藍牙音箱。音響塊頭不小,被專門放在遠離麻醉醫生一側的墻架上。為了保證無菌,每次手術前,都會有護士專門去更換上面的塑封套裝。

“這首?”名叫雅然的器械護士點了點王主任的手機,“萬泉河水清又清”的歌詞隨即在BOSE里響了起來。

“這種曲子不適合手術。”王主任放松頸椎似的搖了搖頭,“繼續往下找,搖滾列表里的就不錯。”

“那就……聽這首?”器械護士又點了幾下手機,一首年輕人大多數耳熟能詳的搖滾音樂響了起來。來自澳大利亞搖滾樂隊AC/DC的名曲,《HighwaytoHell》響了起來。

“這首不錯。”王一飛哈哈一笑,“咱們還真就是在地獄的高速公路上,而且還是載著病人在超車道上逆向行駛。”他停止了自己的放松動作,微抬雙手,看著躺在床上,嘴巴張的極大的宋華林,“繼續!”

骨骼被手鉆磨掉的聲音刺耳而且令人牙酸,骨粉和骨水泥被打成粉末,而旁邊的護士們跟隨著王一飛的指令繼續忙碌著。“止血鉗,準備骨蠟!”王一飛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在一旁站到腳疼的孫立恩猛地睜大了眼睛。

“動脈破裂”的狀態出現在了宋華林頭頂,孫立恩一臉擔憂的看著手術床,難道是剛才電磨傷到了頸內動脈?

“不知名小動脈破裂。”王一飛操作了好半天,這才稍微放松了一點。人體動脈有時候會增生出一些小的動脈分支,這些分支經常會給手術帶來一些小驚嚇。王一飛剛才切割一塊比較大的骨水泥的時候,一小片骨水泥碎片向后彈了回來,切破了那根增生出來的小動脈。血液雖然是噴涌而出,但好在小動脈本身的直徑很有限,而且這種增生的小動脈即使被結扎掉,也不會對人體原本的功能有什么影響。

王一飛也稍微松了口氣,雖然他對手術本身很有把握,但這種小動脈確實總會給醫生們一個突然襲擊。好在一開始術野暴露的很徹底,而這根動脈又處于比較容易被結扎的位置。王一飛用止血鉗夾住了這根小動脈后,警報就此解除了。

“出血估計150ml左右。”器械朝著王一飛點了點頭,“把血液吸走就好了,暫時還不用上血漿。”

警報解除,在場的眾人都松了口氣。孫立恩看著一旁稍微有些搖晃的胡佳,這才想起來,自己的女朋友今天一天基本都在外面來回跑。而且還不像自己睡過午覺。他輕輕碰了碰胡佳,“你要是累了,就在我身上靠一會吧。”

胡佳看了一眼孫立恩,點了點頭。然后把頭靠在了孫立恩的肩膀上。

“繼續。”王一飛松了口氣,手術進行到現在差不多已經過去了五個小時。位于樞椎十點二十分左右的那條骨折線,一直到到十二點位置的前縱韌帶后方,基本所有的椎體和骨水泥都被清除完畢了。而要繼續清理剩下的樞椎骨骼,就得首先處理掉這條韌帶。

生命是個很神奇的東西。在發育進化中,生物進化出了骨骼系統用于支撐和保護自身。而為了讓骨骼不至于妨礙活動,就勢必需要進化出能夠讓骨骼系統運動而不至于互相脫位的系統。而韌帶則是這套系統里的重要組成部分。

只可惜,即使科學技術如此進步的今天,人們仍然不能制造出和原本一樣好用的韌帶,甚至連韌帶和骨骼的連接都無法復制出來。外科手術中會用到的韌帶重連方案,除了中間斷裂后的縫合術以外,就只有一個途徑了——用釘子直接把韌帶釘在骨頭上。而普通的釘子在這種角度根本不可能工作的起來,畢竟這點空間下,想揮動錘子在物理上就不太可能。因此,骨科木匠們采用了鈦合金螺絲骨科電鉆假體預留安裝孔的組合方案。用拉鉤暫時把縱向切開的韌帶分離。然后磨掉剩下的樞椎,替換好假體后,再把韌帶松開,換上合適的鈦金螺絲,將韌帶扭進假體上預留好的孔洞中。

用手術刀縱向切開了宋華林的前縱韌帶,王一飛用拉鉤將韌帶分開到了兩側,,最后的清掃工作就相對比較容易了。大概一個小時的工夫,王一飛就拆掉了經口入路能看到的剩下的樞椎部分。而藏在椎體內的后縱韌帶也照章處理,又用了兩條拉鉤分離。

“可以了,拿前端的假體過來。”手術室里播放的《HighwaytoHell》已經循環了不知道多少次,帕斯卡爾博士從一開始的還有些性質,到如今的稍顯木然已經充分說明了問題——沒有多少人會喜歡把一首歌翻來覆去聽上兩個多小時的。而王一飛估計也是聽膩了,點名要換歌,“放《BackInBlack》吧。”

搖滾木匠王一飛一邊哼著歌,一邊繼續著自己的手術。他已經用常人難以堅持的姿勢進行了六個小時的手術。雖然比自己的老師邱院士年輕許多,可王一飛也是快五十歲的人了。渾身的肌肉都在尖叫著向他發出怒吼,警告這個搖滾醫生——“我們就要罷工了!”

“麻醉,給我拿張凳子過來。”假體已經經過了多輪的拋光以及消毒,可王一飛卻堅持在安裝上去之前,先用肉眼再檢查一遍。“就直接放在我屁股后面。”

邱院士皺了皺眉頭,而孫立恩也發現了有些異常。

“王一飛,男,47歲,肌肉乳酸堆積。”狀態欄提示,正在做手術的王一飛,體力已經基本到達了極限。

“一飛啊,我來接手吧。”邱院士走到了王一飛身邊,低聲道,“你做的時間太久了,體力跟不上的。”

“這個角度我做都費勁,您來做就更受不了了。”王一飛拒絕了恩師的建議。“我的體力自己心里有數,裝好假體沒有任何問題。”

邱院士不再堅持,而是繼續通過屏幕觀察著王一飛的手術腔鏡視角。椎體被拆掉快一半后,露出了里面的脊椎硬膜。而這一部分目前看上去狀態很好,完全沒有損傷和水腫的跡象。

半塊假體被小心翼翼的斜放在了裸露出的硬膜上方。露出的一點空間,正好可以讓王一飛用萬向螺絲刀將后縱韌帶固定在假體上。

萬向螺絲刀這種東西原本只是應用在航空器維修的領域中。它的原理其實非常簡單,用一根柔軟但是有極高抗扭性的軟桿代替了原本螺絲刀上的延伸桿。使用時只要注意固定住彎曲頭,就可以隨意扭緊無法用剛性螺絲刀直接扭上的螺絲。如果不是有這種好東西存在,3D打印的樞椎假體一開始就不可能安裝的上去。

兩顆螺絲被迅速扭在了假體內側,宋華林的后縱韌帶被擰在了假體上。然后就是迅速回到正面,將前縱韌帶擰在假體上。這一動作,王一飛只用了一分鐘。

等到最后一顆螺絲被安裝到位,王一飛穩穩當當的抽出了手里的電動螺絲刀,又仔細看了看自己的手術服并沒有和內窺鏡支架接觸。他這才放了心,把手里的電動螺絲刀塞進了助手懷里。而自己則用手臂裹住了有些寬松的手術衣,以防剮蹭到手術器械,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

“我先休息一下。”王一飛有氣無力的對自己的學生,同時也是這次手術的第一助理道,“拿瓶水來。”

邱院士站到了王一飛身后,“去躺一會吧,我來做固定。”

王一飛有心讓邱院士省些力氣,但現在的狀況的確不允許他繼續逞強了。樞椎區域的手術精密度要求太高,他現在連手都在發抖,要繼續完成假體和寰椎以及C1段的固定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只能點了點頭,“麻煩您了。”

“上四顆螺絲的事情而已。”邱院士拍了拍自己徒弟的肩膀,“我做手術的時候,你還在初中教室里睡覺呢!”

其實,整個手術最麻煩的部分已經過去了。邱院士用髓核鉗摘除了宋華林的C02C03段椎間盤,然后用兩顆螺絲將假體下端固定在了C03椎體上。前寰樞韌帶和寰樞關節囊也被固定在了假體上。最后用兩顆螺絲將假體上端固定在寰椎椎體上,經口入路部分的手術就正式結束了。

“好了。”邱院士畢竟年紀大了,維持住這個詭異的角度,對他的腰部來說也是一項艱巨的任務。“你來縫合。”邱院士對著一助吩咐道,“記得縫慢一點。”

3D打印假體樞椎替換術,經口入路部分到此才算正式結束。

手術時間已經過去了九個小時。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