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三十六章 技術進步

更新時間:2019-03-15  作者:羅三觀.CS
“小孫醫生怎么說?他還在首都吧?”朱敏華教授看著袁平安掛了電話,呆愣愣的一言不發,有些奇怪。“還是說他已經回寧遠了?”

袁平安咽了口吐沫,“他說……他就在患者旁邊。”

“患者?”朱敏華一臉訝然,“什么患者?他在搶救室?”他轉頭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李嵩昭和陸雪馨。

“他在宋華林身邊。就是那個要做椎體置換術的患者。”袁平安搖了搖頭,臉上的呆愣漸漸消退,取而代之的是震驚。“按照孫醫生的說法,他就在那輛翻了的大巴旁邊。”

朱敏華皺著眉頭,“這家伙,真不知道他到底是走運還是點背。”不去深究孫立恩出現在事故現場的問題,朱敏華對袁平安道,“你先去骨科那邊,看看打印的椎體情況,等會我接車。你跟著假體一起進手術室。”

3D打印技術正在成為醫院里各個部門都熱衷討論的內容。而這一討論熱潮尤其以骨科最為激烈。在激光金屬3D打印技術成熟前,骨科部門,尤其是脊椎外科就開始利用CT成像和樹脂3D打印技術進行術前準備和演練了。骨科的主刀醫生們都會選擇先通過3D打印技術,打印出患者的椎體模型,然后在模型上進行預先演練。

骨科醫生需要有非常好的空間想象能力,這樣,他們才能在無數的平片掃描中,在腦海中組建出患者的骨骼和關節應該有的樣子。而構建出這樣的模型后,醫生們才有能力對手術進行規劃和設計。尤其是在椎體這樣敏感并且重要的人體結構上,醫生們更是要反復推敲,才能決定最后到底采用什么樣的手術方案。

可是不管多么有經驗,僅憑CT或者MRI圖像進行假想都是可能會犯錯的。醫生也是人,哪怕已經做過了幾千例相應手術,可是誰也不能保證下一次,醫生的判斷不會出問題。畢竟椎體形狀復雜,而且在大量接診患者的時候,醫生的精力和注意力都有可能遭到削弱。如果在手術過程中才發現患者骨骼的狀況和預期不同,那就很可能導致嚴重后果。

所以,3D打印技術開始在各個頂級醫院的骨科流行了起來。尤其是涉及到頸椎,胸椎,腰椎的科室,以及關節外科。只要病人的情況不是特別危重,醫生們總是愿意多花一點時間,打印出患部的模型,然后整個科室一起商討手術方案。

然而,僅僅只是模型的話,對患者的好處其實相對有限。的確,有模型可以讓醫生更全面掌握情況,縮短手術時間,減小手術創傷,增強手術效果。但歸根結底,那也只是醫生們的輔助工具而已。但金屬3D打印技術的出現,第一次讓“私人化”替換部件成為了可能。

現在市面上所多見的手術用椎體固定體基本都是通用型號。而人體的脊椎由三個部分組成,天然存在三個生理曲度。這也就導致每一節椎體形狀都完全不同。通用的固定體雖然方便制造,但在實際使用中卻存在無數的麻煩。過長或者過短都算是小毛病——骨科醫生手里是有電磨和電鋸的,實在不行可以用工具對固定體進行修改。可真正的麻煩在于頸椎,尤其是涉及到C1到C4節頸椎的時候。C1和C2節頸椎就是寰椎和樞椎。這兩節椎體長度都很短,而且形狀復雜。除了連接并且支撐顱骨轉動之外,還必須要保證椎管內的延髓和脊椎不受擠壓。

而在3D金屬打印技術出現以前,如果患者出現了寰樞椎嚴重骨折,又或者罹患了枕段脊索瘤。那么醫生們只能在手術時,用螺絲和支架把裁剪好的醫用鈦網,擰在受損脆弱的寰樞椎前后兩側,然后一邊祈禱自己已經徹底清掃了腫瘤,一邊祈禱患者在未來的生活中不會出現螺絲或者支架松脫的現象。

支架松脫,可能會導致堅硬的鈦網變形,從而擠壓到患者的食道,氣管,甚至頸動脈等。如果沒有經常來醫院復查,這一次變形很可能就會直接要了患者的命。而一旦腫瘤復發,新生的腫瘤很可能繼續侵蝕殘存的寰樞椎體。即使有鈦網的支撐,沒了椎體,神經和血管得不到支撐保護,患者還是會死。

延髓尾端是小腦的延伸部分,也是脊椎的起點。這里主要調節控制人體的心搏、血壓、呼吸、消化等重要功能,一旦稍有損傷,患者就會直接死亡,甚至連搶救的機會都沒有。因此,這一區域也常常被稱為“生命禁區”。主刀的醫生們只要有選擇,基本都不會考慮在這里進行手術——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然而,宋華林的情況比較特殊。同協的急診醫生在病例庫里查詢到了他的資料后,迅速叫來了骨科的幾位大佬會診——這幾位都是能編寫教材,制定診治指南的業內領軍人物。而這幾位專家,在看過了宋華林十五年前的影像檢查資料和手術記錄后,都皺起了眉頭。

實際上,當年給宋華林做手術的,也是同協骨科的頂尖人物。同樣是掃清脊索瘤,其他醫院的醫生可能會考慮直接做樞椎半切,而同協的手術方案卻是在掃清脊索瘤的時候,通過脊柱內窺鏡和電磨去除了遭到侵蝕的樞椎,并且用骨水泥進行了填補。

也多虧了這個手術方案,宋華林的樞椎雖然被去除了接近30的骨質,但仍然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強度。如果不是這個手術方案,大巴車翻覆的時候,宋華林很可能就命喪當場了。

“只能做替換。”同協骨科主任邱院士沉默了很久之后,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雖然不知道患者現在的骨折情況,但要內固定已經被磨掉30的樞椎,這不現實。”他轉頭看著自己的學生,現在的骨科副主任王一飛教授問道,“你們搞的那個3D打印技術怎么樣了?能不能用?”

“二期臨床還沒結束。”王教授答道,“可是我們的3D打印,主要是做髖關節和骨盆修復的。直接上樞椎……”

“我記得南方醫那邊在搞這個研究。”邱院士摸出了電話,“你們先把原來的影像資料整理出來,我問問那邊的老朋友們,能不能搞個圖紙出來。”

孫立恩坐著急救車,基本沒過多久,就來到了同協急診科。高速出事的地方距離這里只有十八公里,雖然這次開救護車的司機水平明顯不如昨晚的那個“王哥”,可速度卻仍然快的嚇人。再加上有警察摩托車開道,一路上救護車連續闖著紅燈,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醫院。

“快,送搶救室!”朱教授早就帶著人守在門口等著接車了,看到孫立恩和搶救床一起下了車,他直接把手里的白大褂扔了過去,“穿上,你一會和我一起進手術室。”

夏海看著孫立恩,一臉的不滿,“你是同協的醫生就說是同協的嘛!把自己裝成外地醫生干啥?我又不會吃了你!”

孫立恩也沒工夫和這個貧嘴醫生多說話,套上白大褂,推著病床就沖進了搶救室。倒是宋華林還在床上嘟囔著,“不用推這么快,還有時間的。”

宋華林生命體征穩定,這雖然有運氣的成分,但也和孫立恩的緊急處理脫不開關系。孫立恩推床進了搶救室,和同協里一臉嚴肅的醫生們報告完了情況后,這才稍微松了口氣。

“你怎么跑到高速上去了?”看著正事兒忙完了,在帶著宋華林去做影像檢查的路上,朱敏華教授終于忍不住問道,“你不是來接人的么?”

“是接人啊。”孫立恩苦笑著應道,“我要接的是霍普金斯的帕斯卡爾博士一家。結果剛接到人往回走的時候,就遇見了這場車禍。當時在車上的,除了我和帕斯卡爾教授以外,還有來同協做國際交流項目的瑞秋,以及我的同事胡佳。他們也忙的夠嗆。”

朱敏華看向宋華林的眼神有些變化,“真不知道這個病人到底是走運還是倒霉。說走運吧,一場車禍就傷到了樞椎,說倒霉吧,卻又遇見了你們。”

孫立恩沒接話,他換了個話題,“我聽袁醫生說,同協打算用3D打印假體,給他做個樞椎替換術?”

“具體的還要看他的骨折情況。”朱敏華點了點頭,“平安在電話里和你說了吧?這個患者以前在我們這里做過脊索瘤清掃術的。看CT檢查結果,如果是一型骨折,那就肯定得做置換。”

“我還不知道現在的技術已經能做到這一步了。”孫立恩有些咋舌,“樞椎形狀復雜,而且對強度要求也很高的吧?”

“如果是以前的樹脂或者塑料打印,那肯定沒法用。”朱敏華也有些感慨,“當醫生,一定要對技術的進步心存感激啊。換成二十年前,不管是誰來主刀,這場手術都和殺人沒什么區別。可現在,至少我們能替患者爭一爭。”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