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一十七章 獎勵

更新時間:2019-02-28  作者:羅三觀.CS
在李萍等往日學生的幫助下,周秀芳被換上了一套以前穿慣了的衣服那是她以前給學生們上課的時候最常穿的灰色長褲,以及淡藍色的呢子外套。m.

老周家的親戚不算很多,只來了幾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家。而那些沉默著等在臨終關懷室外面的,大多數是周秀芳以前的學生。他們之中甚至有些已經退休在家,有些則是匆忙間請了假,從寧遠以及附近的各個醫院中趕過來的。

周軍今年已經三十五歲了,雖然年紀不小,但卻還沒結婚。和他戀愛九年的女朋友夏嫣然也從上海趕了過來,正陪著周軍在一旁說著什么。等孫立恩和劉堂春趕到的時候,正好看到夏嫣然靠在周軍懷里抹著眼淚。

“嫂子好。”孫立恩大學五年,學來的最重要的經驗就是平時嘴巴得甜一點。夏嫣然上次來寧遠還是一個月以前。聽說孫立恩是周軍的帶教規培后,夏嫣然還專門請著孫立恩吃了頓飯。“周軍這人吧,嘴上不饒人,但是心是好的。小孫你多諒解諒解他啊。”

只是一個小規培的孫立恩本來就不敢有什么不滿,只不過被嚴格要求下,情緒低落也總是有的。被夏嫣然這么一說,孫立恩頓時覺得心里的疙瘩去了大半。人的情緒有時候真的很神奇,如果不是有夏嫣然這一頓飯,孫立恩說不定真的堅持不下去。

“小孫,你來啦?”夏嫣然趕緊從周軍的懷里掙了出來,擦了擦眼淚,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聽周軍說了,奶奶是你接診的……”她忽然頓了頓,似乎覺得現在說這個有些不合適。但話已出口,再收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繼續道,“辛苦你了。”

雖說生死有命,更何況周秀芳的病情進展太快,而老太太又拒絕了其他的所有治療和搶救措施。可看著一臉木然的周軍,以及正在擦眼淚的夏嫣然,孫立恩還是覺得心里有些不好受。

周秀芳和孫立恩說的最后一句話是,“去忙吧,忙完了以后記得來和我老太太說說看,你究竟搞明白了什么。”等到孫立恩趕回來報告高嚴的確是急性甲基苯丙胺中毒的時候,老太太卻已經陷入了腦死亡中。想到這里,孫立恩就覺得自己心里一陣陣的發堵。我還沒有告訴您我發現了什么,您怎么就……走了?

“立恩啊,發什么呆呢?”劉堂春畢竟上了年紀,走路的速度比孫立恩稍微慢了點。和一旁負責接待前來慰問家屬的龍新生秘書長打了個招呼,劉堂春這才走了過來。拍了拍孫立恩的肩膀,“等會你就在這里站著吧。龍秘書長說陳書記已經快到了。”

在得知第四中心醫院外有大量民眾自發聚集,送別周老太太以后,陳書記很快就作出了決定他也要來醫院看看。周秀芳作為一個老黨員,作出的這個決定太過突然,而且又如此令人動容。陳書記不可能不來看看。更何況,醫院外聚集的大量人群也需要盡快疏散,以防止有人員踩踏等事故發生。這也需要陳書記到場,對人群進行疏導。

原計劃應該到達現場控制場面的防暴隊員并沒有出場,他們只是坐在附近的大巴里等待著指令,而現場不斷有巡警進行勸說,同時控制人群聚集的位置,以防人群在道路上聚集阻礙交通。同時還得積極勸說那些看起來就身體不太好的老人家們趕緊回去雖然墻后面就是醫院,可這種天氣要凍出個好歹送到醫院去那也太不劃算了。

陳書記來的很晚,倒不是因為擺譜。純粹只是因為路上太塞了。配給陳書記的那輛小奔騰在市區里遇到了晚高峰。堵了快二十分鐘,他才勉強能看見第四中心醫院的急診大樓。目測距離大概還有個八百米左右,陳書記干脆讓司機把車在路邊靠了靠,自己推開門下了車,帶著身后幾個一同前往的分管副市長,一溜煙的朝著醫院小跑了過去。

“不好意思,路上堵車太嚴重了。”孫立恩正努力安慰著周軍,卻忽然聽到身后傳來了陳書記的聲音,零下兩三度的氣溫中,身材絕對不能算苗條的陳書記以及隨員愣是跑出了一頭汗水。

院辦的臧福生主任連忙過來,低聲朝著陳書記說了幾句話后,喘勻實了的陳書記這才擦了擦頭上的汗,過來和周軍握了握手。“請節哀。”

周軍直愣愣的伸出手去,和陳書記握了握,一言不發。

老周同志恢復的比周軍好一點,他至少臉上還有眼淚。陳書記安慰了幾句諸如,老人家這么長壽,如今走了也算喜葬,至少那邊沒有病痛之類的話。隨后就看到了站在兩人身旁的孫立恩。

“孫醫生。”陳書記稍微愣了愣,握手道,“您也認識周教授?”

“周教授入院的時候……我是她的接診醫生。”孫立恩有些尷尬,隨后他又解釋道,“周軍醫生是我的帶教老師,他是周教授的孫子。”

“那你也算是她的門生了。”陳書記很快就捋清楚了孫立恩和周秀芳的關系,他帶著孫立恩往旁邊走了走,看著他和臧福生道,“電話匯報比較簡短,周教授是怎么回事?”

孫立恩嘆了口氣,“周教授因為心力衰竭被送到了急診,檢查后我們發現她得了一種急性白血病。而周教授自己就是研究這種疾病的專家。在得知了自己的病情后,老人家拒絕接受任何搶救措施和治療。然后決定把自己的遺體,以及幾十年來記錄下來的所有病史都捐贈給寧遠醫學院。”

陳書記的表情有些動容,他感嘆道,“老一輩的黨員都有如此胸襟,真是讓我們這些當后輩的慚愧啊。”

孫立恩想了想,有些猶豫的補充道,“日本武田制藥的董事會主席也來了寧遠。他說要給周教授捐一座銅像,立在醫學院里。還要以周教授的名字命名一座綜合診斷中心。”

“嗯?”外事辦喬主任接待小林豐的時候,只是向周書記匯報了小林豐是來探望病人的。而后面的這些捐贈內容,喬主任還沒來得及向上級領導報告。陳書記這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消息,再三考慮后,他對身旁的秘書道,“你和喬主任聯系一下,如果小林先生方便,請他參加今天晚上的招待晚宴。”陳書記頓了頓,繼續道,“把那個副領事也叫上一起來。只請一個有失禮數。”

安排完了以后,陳書記重新看向了面前的孫立恩,忽然道,“寧遠醫學院打算給你進行研究生錄取免試推薦,這個事情你知道了吧?”

孫立恩點了點頭,老劉同志剛剛才向他宣布了這個消息。

“這個獎勵是醫學院方面的,政府這一塊,我們能給的獎勵其實比較有限。”陳書記嘆了口氣,表示了自己的無奈,“目前我們是打算給你申報一個見義勇為的獎勵,然后再和相關的基金會商量一下,全面你的研究生學費。”u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