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零五章 來客

更新時間:2019-02-26  作者:羅三觀.CS
后手不只是為了拯救高嚴的性命而準備的。實際上,一旦高嚴出現了腎衰竭。那么緊跟著發生全身多器官衰竭幾乎是必然結局。更何況使用了納洛酮后,高嚴的身體將無法被臨床常用的麻醉劑抑制——他甚至連上手術臺的機會都沒有。

這個后手看似沒有存在意義,但實際上卻是重要的策略。如果真的不幸發生了腎衰竭,那么高嚴的死亡就會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被歸咎為家屬配型不合,或者沒有及時移植腎臟。而真要萬一配型成功了,無法接受麻醉也是因為高嚴處于甲基苯丙胺影響。

醫生們不傻,高考六百多分的人里沒有幾個是蠢貨。在治療的過程中設置一些后手,看似居心不良,卻也是被現實所迫。盡管絕大部分的患者及其家屬對于醫生都是感激涕零的,但偶爾出現的那么幾個醫鬧和奇葩,也足以對醫生們造成巨大的傷害了——自己用健康甚至生命為代價和賭注去拼回來的希望,卻還要被患者家屬當成騙子以及居心不良。這種委屈遠比拮據的生活以及超長時間的工作更讓醫生們難以接受。

周策提出了這一建議后,并沒有立刻繼續說什么其他的,而是靠在墻邊,接著余光仔細看著孫立恩的反應。

孫立恩有些苦惱。他也明白這樣做似乎是最合適的——這樣既能讓家屬對高嚴的病情有更直接的了解和反應,同時也能將家屬遷怒的風險降到最低。但這么做讓他覺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大不了把房子賣了!”高父的話讓孫立恩有些不忍。這個家庭的經濟狀況可能也不算太好。誰知道高嚴在外面搞出了多大的爛攤子呢?看著老兩口砸鍋賣鐵的把兒子救回來,結果可能換來的仍然是死亡,或者植物人狀態,這樣對他們真的好么?

沉默了好一陣子后,孫立恩無力的擺了擺手,“我去和他們談吧。把配型先做掉。”他深深的嘆了口氣,“這種東西有百害而無一利,為什么要沾它呢!”

周策忽然道,“其實,可以考慮直接放棄腎臟的。”他提議道,“就把他的腎臟當做是已經徹底衰竭了,別管會有什么其他損傷。該上的治療全都給他上去。這樣還能搏到一線生機。”

孫立恩搖頭道,“那不行,腎臟也得保,否則上了納洛酮以后不能做手術,兩顆徹底衰竭的腎臟留在他體內,那就是兩顆不定時炸彈,誰知道什么時候會炸開。萬一在使用納洛酮期間就炸了,那就只能看著他活活疼死。”

左也不行,右也不行。現在的高嚴絕對是孫立恩見過的最棘手的病人。權衡各種治療方案,同時還要顧及到他的多個器官損傷程度。孫立恩簡直覺得自己是在鋼絲上玩著雜耍。只要一個不小心,高嚴就會從鋼絲繩上摔下去,直接摔在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堅硬水泥地上。

柳平川朝著門外的眾多民眾深鞠一躬。慢慢抬起頭來的時候,眼中淚滴已經順著臉龐滑落了下來。

稍遠處,三輛黑色的豐田皇冠正在緩慢駛入第四中心醫院的大門。三輛汽車全都掛著黑色的牌照。紅色的“使”字后面跟著三個數字,081。而這三輛皇冠與其他路上常跑的車輛最大的不同,是車頭前面的旗桿,以及旗桿上面的日之丸旗。

這是日本使館的車輛。

距離寧遠最近的日本領事館位于上海。開車過來怎么也要十來個小時才能抵達。所以對于寧遠的老百姓來說,這樣的車輛簡直顯眼到了極點。

三輛車停在了大門口,隨后在寧遠市外事辦的車輛引導下,停在了稍遠的停車場里。五名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人從車里走出。互相點頭示意后,朝著寧遠外事辦的工作人員走了過去。

“這次真是給大家添麻煩了。”穿著黑色西裝,銀白色頭發梳的一絲不茍的中年人率先朝著眾人鞠躬道,“犬子在中國遭遇事故,聽濱田副領事先生說,寧遠政府的各位給予了大力支持。真是太感謝諸位了。”中年人說完,又重新朝著眾人鞠躬了一次。他雖然說話語調有些怪異,但說的卻是熟練無比。

“小林先生。”帶頭的市外事辦喬副主任上來和他握了握手,“客氣的話先不用說了,咱們先到醫院里和醫生溝通一下吧。”握手后,喬副主任從口袋里摸出手絹,擦了擦頭上冒出的汗水——雖然下著雪,可他仍然忙出了一頭的汗水。

喬主任往后退了幾步,用本地話朝著同事們抱怨道,“這幫家伙真不是玩意。憑什么大使不能隨便跑,領事就可以坐著車往咱們這兒開?”

后面的同事看起來也累的夠嗆,“人家說是執行領事保護。大使活動得提前報給咱們外交部審核等待安排。可領事真要悶著頭往咱們這兒跑,那可是真沒辦法。”他也擦了一把頭上的汗,“就是這幫家伙太不是玩意了。提前二十分鐘才通知到達,這不是誠心添亂么?”

和小林先生說了幾句話后,日本駐上海副領事濱田雅功稍微走慢了幾步,讓自己的身形和喬主任等人平齊后問道,“請問一下,這家醫院的診療技術水平怎么樣?”

“濱田副領事。”喬主任有些不滿意的看了一眼面前這個不告自來的家伙,“第四中心醫院是我省目前唯一的一所大型急救綜合醫院。除非去北京或者上海,廣州,成都。否則不會有比我們更好的醫院了。”

濱田雅功今年50多歲了。看上去比走在前面的那個“小林先生”年輕不了幾歲。他朝著幾人客氣的點了點頭,“這次小林豐先生來華,還專門邀請了順天堂的矢富教授一起為他的公子診病。還希望貴方能夠為矢富教授的診治提供協助。”

喬主任雖然不太清楚順天堂到底是個什么醫院,但想來能被專程請到寧遠來,也是因為小林豐下了大功夫的。但這種行為到底合不合法,肖主任可真不知道。他只能模棱兩可的點點頭道,“我們一定會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幫助。”8)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