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零三章 露怯

更新時間:2019-02-26  作者:羅三觀.CS
醫院外的熱鬧,和孫立恩已經沒了關系。柳副院長邁出搶救大廳的時候,徐有容打了電話過來。一項冷靜的徐有容語氣有些緊張,她沒說具體有什么事情,只是催著孫立恩馬上到她辦公室來一趟。

雖然有些擔心柳院長,但這種情況下躲遠點才是正常行為。孫立恩回頭看了看,眼見似乎外面圍觀群眾情緒穩定,這才順著樓梯爬到了六樓去。

徐有容沒有自己的辦公室。她的辦公地點和其他的神經外科醫生一樣,擠在一個不怎么寬敞的房間里。里面用類似三流民辦企業的文職部門中常見的亞克力隔板,隔出了一個個單間。和民營企業不同的是,里面擺著淡灰色的桌子都挺寬大——基本上每個桌子的長度都在一米二以上。而上面無一例外的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和款式古老到難得一見的4:3比例17寸液晶電腦顯示屏。

徐有容坐在電腦前面,正在看著一篇文獻。臉上滿是焦慮不安。

“什么事兒啊?”今天是第四中心醫院神經外科部門的手術日,大部分神外醫生都正在手術臺上和病人的腦子或者神經系統較著勁,所以周圍的空位挺多。孫立恩順手拽過一個凳子,在徐有容身旁坐下問道,“電話里不方便說?”

徐有容轉過頭來,對孫立恩道,“剛才……有個電話打到我手機上了。電話那頭的人說,布魯斯博士讓他幫忙傳話,讓我看看這幾篇文獻……”她指了指電腦屏幕上的內容,“馬里蘭大學附屬醫院的研究報告,不建議對急性甲基苯丙胺中毒的患者使用維生素C酸化尿液。如果有腎功能不全的話,酸化尿液可能導致肌紅蛋白在腎小管內結晶,加重腎損傷。”

這種處理方法倒不是空穴來風,孫立恩很快就領會到了這種處理方式的重點所在——保護器官,尤其是肝腎對中毒患者有積極意義。作為人體最大的解毒器官和最主要的排泄器官,肝臟和腎臟能否工作順暢會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中毒的患者是否能夠存活。

尿液為什么是綠色的,這一問題目前還沒有明確答案,但至少這些尿液證明了高嚴的身體仍然在努力工作,試圖讓一切正常運轉起來。

酸化尿液處理原理屬于有機化學。孫立恩學的不是特別好,但總算是明白這一過程的機理。甲基苯丙胺中有一NH2鍵直接接在苯環上,而這一氫分子可以被電離出來。酸化尿液可以使得其電離下降,并且盡量保持分子特性。而這樣的甲基苯丙胺不容易被腎小管重新吸收進入血液。

注射維生素C酸化尿液的本質,是為了減少腎臟對于甲基苯丙胺的重新收,從而達到增加排出量的目的。真正讓尿量增多的,還是甘露醇和一天之內將要補充進去的整整八升液體。

雖然還不確定高嚴究竟是在什么時候,使用了多少甲基苯丙胺。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段時間里,他的腎臟一直在高負荷工作。而這也就意味著,他的腎臟很可能已經出現了功能受損。

“安排腎功能檢查,肝功能也一起查。”現如今最重要的就是馬上明確高嚴的身體損傷到底到了什么地步。“維生素C先停掉,甘露醇和液體補充繼續。”

“已經安排了。”徐有容的動作比孫立恩要快,她指了指屏幕上的電子報告,“我給你打完電話之后剛剛出來的報告,血肌酐增高到596μmol/L,血β2微球蛋白升高到了3.1mg/L。”

孫立恩的臉頓時黒了下來,他靠在椅背上哀嘆道,“大地雷啊!”

血肌酐正常參考值一般在62~115μmol/L之間。突然跳到596μmol/L,那就基本是腎臟在高聲大喊,“老子不干了!”。而血β2微球蛋白提高則說明了具體“罷工”的腎臟結構部位——近曲小管重吸收功能減退。

高嚴并不是腎功能障礙,這是急性腎功能損傷。用大家都能聽得懂的話來說,他出現了急性腎衰竭的癥狀。

“調整治療方案吧。”孫立恩撓著頭,“急性腎功能損傷,肯定不能再指望他能靠自身的機體功能緩過來了。這個情況,他得上透析機。”

徐有容面有愁容,“還要控制補液量,得控制在每天兩升以內。”

孫立恩點頭道,“你給ICU打電話,讓他們趕緊把藥停了。”稍微頓了頓,孫立恩問道,“如果酸化尿液不行,堿化尿液呢?靠堿化尿液能緩解他的腎損傷么?”

“你……”徐有容一臉看怪物的表情,欲言又止。看了孫立恩幾眼后,她又忽然笑了出來。“也只能怪你這幾天表現的太不尋常,我還真把你當成我的上級醫生了。”她用手敲了敲桌子,正色道,“腎損傷已經形成,你現在堿化尿液也不會有什么太大的幫助。而且已經出現的癥狀說明,他的腎損傷并不是因為酸化尿液后產生了結晶體,而是急性甲基苯丙胺中毒造成的。”

孫立恩有些面露窘迫的點了點頭。自從能看到狀態欄以后,孫立恩的心態確實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以前只能聽從上級醫生命令進行治療的他,開始逐漸建立起了自信。憑借過去所學,對上級醫生的思維方式進行引導,甚至直接對病人進行處置。但說到底,他仍然只是個剛剛畢業不久的本科醫學生。他的經驗不足,知識也不足。

現在的孫立恩,就像是一個靈敏的人形綜合體檢機。他能很敏銳的發現患者的病狀,但卻無法給出合適的治療和處置方案——前幾個患者處置得當,一方面是因為有劉堂春等人在旁邊協助,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們的癥狀相對比較簡單,都還算是急診的正常處理內容。

但高嚴的情況不太一樣。他的腎損傷嚴格來說應該由腎內科來接手。而第四中心醫院大急診模式下,接診醫生在明確轉診前仍然要繼續負責治療。這成了對孫立恩知識的一場綜合考驗。

如果團隊內有個腎內科的醫生就好了。孫立恩第一次覺得,自己的這個小小團隊有急切需要補上的短板。

“上透析吧。”孫立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透析能過濾出血液里的毒素和廢物,對甲基苯丙胺應該也有效果。”

徐有容略一遲疑問道,“要不要加納洛酮?”

納洛酮是一種非常特殊的藥物。它對人體的作用主要體現在阿片受體上,是臨床常用的阿片類受體拮抗藥。它對阿片受體神經的親和度極高,能夠阻斷阿片類藥物對人體內的受體作用。

通俗一點解釋,納洛酮就像是一群喜歡插隊的壯漢。他們極易通過腦血屏障,能夠在靜脈注射后幾分鐘內達到最大濃度。憑借著自身的強壯——對μ受體有很強的親和力,納洛酮能夠和各類阿片類藥物進行競爭性拮抗。并且扭轉阿片類藥物效用,解除阿片類藥物過量的癥狀。

問題在于,雖然甲基苯丙胺也能作用于阿片類受體,但它畢竟不是阿片類藥物——它甚至不是鎮靜劑或者止痛劑。而使用了納洛酮以后,這群壯漢牢牢把持住了受體,同時也會阻礙進一步治療。

要改善高嚴的腎臟情況,增加腎臟供血是一項重要的方案。但這一方案需要使用多巴胺——而多巴胺受體會被納洛酮“把持”起來。導致注入他迪內的多巴胺失去作用。

可如果不使用納洛酮,雖然增加腎臟供血有可能救回他的腎臟,可這同時也意味著甲基苯丙胺將在他的大腦中繼續發揮作用,刺激并毒害高嚴的腦神經。如果時間過長,不可逆轉的損傷范圍過大,他則會直接腦死亡。

不管腎臟,腎衰竭可能會引發連鎖型的多器官衰竭。高嚴會死。

不管腎臟,長時間的刺激將徹底損壞他的大腦。高嚴還是會死。

孫立恩愣住了。

長久的沉默后,他低聲道,“上納洛酮吧。”

腎衰竭雖然可怕,雖然可能會引起多器官衰竭。但畢竟有透析機抗在前面。它的威脅并不比腦損傷更大。就算發生了腎衰竭,終生透析或者腎臟移植都至少還能維持高嚴的生命。而大腦損傷……大腦移植這種事情是不存在的。

孫立恩站起身來,對著徐有容道,“我去和高嚴的家屬談一談,你聯系一下腎內科的醫生。請他們過來會診一下,看看這個腎損傷有沒有什么辦法處理。”

ICU門口的等待大廳,并不是一個為病人設立的區域。它的服務對象,是那些守在ICU門外,心神難安的患者家屬。

高嚴的父母逐漸從一開始的憤怒中緩過了神來。兒子今年二十一歲,脫離了他們來到寧遠生活。而沒有了父母的監督,孩子們有時候確實會惹出令人感到難以置信的亂子——有時候這種亂子甚至會危及到他們自己的性命。

高嚴的父母坐在ICU等待大廳里一分鐘都沒閑過,他們拿著醫生轉交的高嚴的手機,給電話簿里的每一個聯系人都打了電話。很多人聽到老兩口的聲音后直接選擇了掛斷,而有一些和兒子有交往的人,在支支吾吾中,提到了高嚴沾上的惡習。

老兩口徹底傻了眼。他們在絕望和擔憂,憤怒和惶惶不知所措中,抱頭痛哭。8)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