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九十三章 病毒性腦膜炎

更新時間:2019-02-26  作者:羅三觀.CS
肌酸激酶是人體內的一種重要激酶,平時主要用于心梗等心腦血管疾病的檢測。一般來說,如果在血常規中發現了肌酸激酶升高這一特征,醫生們首先會想到的是病人可能有心梗。

“上心電圖,查血常規,止血后送拍X光……”孫立恩正在安排著后續的檢查,一直老實躺在床上的高嚴忽然猛的一抽,整個人背部離開床面,以頭和腳作為支撐點,后背彎曲拱了起來!

在高嚴旁邊忙碌的護士們被嚇了一跳,這動作看上去就不是正常人能做出來的。人體拱橋似的姿勢持續了幾秒鐘后,高嚴忽然像是被抽去了身體里的骨頭一樣軟了下來,隨后開始了嚴重的全身性肌肉痙攣,強直,震顫。口吐白沫,全身抽搐,面色發紺。這是典型的癲癇全面發作跡象。

不需要孫立恩提醒,護士們在高嚴癲癇發作的瞬間就重新撲了上去。她們手腳麻利的解開了高嚴身上的衣服。又將他的腦袋側向一旁,防止有嘔吐物阻塞呼吸道。

高嚴的癲癇發作了大約一分鐘左右。醫護人員全體靠后,靜靜等著高嚴的癲癇發作完畢。和通常概念不同,癲癇發作雖然看起來嚇人,但實際上并不需要太多的干預。尤其是對醫生來說,病人癲癇發作時,僅僅需要監護呼吸道情況即可。不會有醫生試圖撬開患者的嘴巴,往里面塞棉花之類的東西——如果癲癇發作時咬到了舌頭,后續干預也是沒有意義的。反而容易在撬開嘴巴的過程中傷及下頜,甚至直接撬掉兩顆牙齒。至于掐人中這種做法,就連中醫醫師都不會推薦。

癲癇發作,對于患者的癥狀又是一個強有力的提醒。大腦皮層中的異常放電活動是導致癲癇癥狀出現的主要原因。癲癇結合肌酸激酶升高,以及高腦脊液壓力。那么懷疑的方向就應該是腦膜炎或者腦出血。

“先去做個CT檢查,看看有沒有腦出血。”血常規的結果最少要等10分鐘才能出來。在這之前,首先要保證高嚴的性命——腦出血是會短時間內致命的。“小郭,你去外面找梁保安,讓他帶著家屬先去掛號。”

珍貴的O型陰性血掛了上去,高嚴的生命體征還算穩定。但誰也不知道這種穩定究竟是能長期保持下去,還是會在某個毫無預兆的瞬間直接崩盤。

時間,時間,最重要的還是時間。孫立恩作出了決定,掛號都可以再等一等,CT必須馬上做。如果引起癥狀的是腦出血,萬一出血量繼續擴大引起腦疝,這個人就救不回來了。他用筆形手電檢查了一下高嚴的兩側瞳孔,雙側等大,對光反應良好。

“孫哥……”跑出門外的護士小郭又跑了回來,“梁哥說家屬不見了!”

孫立恩瞪大了眼睛,“他不是跟著過去了么?”

梁保安的確一直跟在那個女人身后。只是四條腿的哈士奇跑起來的速度比兩條腿的人快了不知道多少。幾個轉彎,哈士奇就連帶著那個女人一起消失不見了。

“我以前跑的可快了!”四十來歲的梁保安不服氣的擦著頭上的汗水,喘氣聲粗重如牛,“以前十里八鄉的年輕后生里,沒一個跑得過我的!”

“總之,現在找不到家屬了。”護士小郭無奈道,“我找找看他身上有沒有身份證,不行就先辦個欠費吧?”

第四中心醫院是地區急救中心,每年都有省級財政撥付的專項款項,用于支持欠費病人的收治。雖然這筆費用基本每年都不夠用,但是好在還有一些慈善機構的捐款支持,至少每年不至于虧錢出去。

高嚴的身份證就在自己口袋里。小郭出去給高嚴掛了號,而常駐第四中心醫院的老吳頭也終于趕到了搶救室。他要走了小郭用完后的身份證,并且用高嚴的指紋給他的手機解了鎖,開始尋找通話目錄里的親屬電話。而孫立恩等人則推著高嚴去了CT室。

急查CT的結果直接了當——未見異常,未發現出血灶。

“考慮腦膜炎吧。”徐有容低聲道,“我查一下他的腦脊液壓力。”

顱內炎癥基本都會引起腦脊液壓力上升。而腦脊液壓力上升就意味著腦室壓力增加,從而使大腦處于受壓迫狀態。

大腦是個很嬌貴的器官。只要稍微有些不對勁,就能表現出各式各樣奇怪的癥狀。幻覺和癲癇都可以是因為腦室壓力上升而引起的——也有可能是腦炎累及到特定區域而引起的癥狀。

剛把病人重新送回搶救室,護士小郭就帶來了一條好消息。“系統里找到了患者兩天前接受治療的記錄,患者兩天前高燒40.2攝氏度,前往社區醫院檢查后接受了抗生素靜脈滴注。”

感謝寧遠市推行的聯網數字病例系統。全市所有的社區醫院和大型醫院都實現了病歷共享。小郭只是拿著高嚴的身份證去掛了個號,就拿到了他幾天前剛剛接受治療的記錄。

“主訴,高熱,畏寒,頭痛。診斷為上呼吸道感染,予以頭孢呋辛靜脈滴注,頭孢克洛口服,布洛芬口服。”徐有容快速瀏覽了一遍下級醫院的治療手段,“抗生素無效,病毒性腦炎?”

頭孢呋辛是第二代頭孢菌素,也是臨床上常用的對抗不明細菌感染的抗生素。對大部分細菌性腦炎都有非常好的效果。但很明顯,它對高嚴的癥狀毫無幫助。

如果不是細菌性腦膜炎,那懷疑的對象就自然而然變成了病毒性腦膜炎。

“請神內來會診。”孫立恩考慮了一會,作出了決定。“我先做個查體,一會徐醫生你抓緊時間做個腰椎穿刺,測一下腦脊液壓力。”

急診科的醫生和神外的醫生都有同樣的愛好——拿著一個橡膠頭的小錘子在病人身上敲來敲去。這種有些滑稽的動作,其實是一項重要的檢查。通過敲擊或者刮擦不同的部位,觀察病人的反射行為是否正常。反射動作過小或者過大,反射區域變化,都提示著不同的癥狀。在懷疑病人有病毒性腦膜炎的情況下,進行反射動作檢查,是一項很有價值的檢查手段。

孫立恩用棉簽的木頭一端,在高嚴的右足背外側上劃了一下。而高嚴右腳的拇指稍微收縮了一下。隨后孫立恩在小郭的幫助下,將高嚴的大腿搬到靠近床沿的位置,讓他的小腿自然垂下。輕輕用叩診錘敲擊了一下他的股四頭肌位置。

高嚴的小腿在敲擊后猛的踢了出去。

徐有容瞇起了眼睛,“往膝蓋上面敲一下看看。”

孫立恩照做了。叩診錘輕輕一敲,高嚴的小腿又一次猛的踢了出去。

同時表現出查多克(Chaddock)征陽性。下肢腱反射亢進。

這意味著高嚴的中樞神經,受到了損傷。8)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