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七十一章 急診日常

更新時間:2020-06-21  作者:羅三觀.CS
核磁共振室的門被推開了,馮明探出頭來看著孫立恩道,“可以了。”

“你們討論的怎么樣?”孫立恩問道,“盡快確診,還是繼續觀察?”

“確診。”馮明微微一笑,“還有,我們打算三月結婚。”

安排了秦雅轉入神經外科,孫立恩仍然覺得世界真的有些奇妙。

馮明早就準備好了求婚事宜,實際上,如果不是因為秦雅突然暈倒入院,他本來應該在兩天后向秦雅求婚。不過現在看來,得虧秦雅是在家里發病的。不然過幾天只怕借著微信朋友圈和微博的力量,基本全國人民都會知道某個倒霉鬼在求婚的時候嚇暈了自己的女朋友。

由于秦雅的早孕只是經過了初步的快速測試,第四中心醫院的婦產科已經提前介入,準備對秦雅的身體進行進一步檢查,以明確她是否已經懷孕。而馮明則開始摸出電話,向自己的父母通報情況。

至于孫立恩和徐有容,兩人則在辦完了交接手續后,重新回到了搶救室待命。

醫院外的雪下得更大了。鵝毛一樣大小的雪花從天空中打著旋落在地上,孫立恩甚至覺得自己聽見了雪花落地的聲音。天空中一絲風都沒有,只有雪片飄飄灑灑落地。

然而急診室里的電話聲基本從早上宣布應急響應到現在為止就沒停過。大雪所引發的視線不佳和地面結冰成了日常交通最大的威脅和隱患。現在是早上九點十分,在孫立恩和徐有容離開搶救室的兩個小時中,寧遠市的急診系統已經向第四中心醫院的急救中心輸送了接近一百七十名傷者。

好在大雪天氣下,司機們也都選擇了緩慢行車,大部分傷者的傷勢都不算嚴重。雖然車禍傷者眾多,但多虧了安全帶和安全氣囊,送到醫院來的絕大部分傷者都只是單純的瘀傷和軟組織挫傷。偶爾有一兩個輕微腦震蕩。

雖然沒有顱腦損傷和腦出血癥狀的患者,但這也并不意味著孫立恩和徐有容可以去休息。兩人組成的治療團隊接受了兩名腦震蕩伴隨頭部血腫的患者。而為了保證徐有容那雙穩定的手仍然能夠在緊急情況下進行手術,基本所有實際操作都落在了孫立恩的頭上。

“其實這個傷口可以用免縫膠帶了。”徐有容抱著記錄本,正在指導著孫立恩進行處置工作。孫立恩面前的女性傷者名叫袁夢。年紀不大,看上去大概也就二十七八歲的樣子。自訴是因為大雪天路滑,在寫字樓入口不到十米的地方滑倒摔在了地上。她的額頭在花壇邊緣輕輕蹭了一下,被干凈利索的帶出了一條五厘米左右的切口。

人的頭皮處血運豐富,皮膚下面有大量的毛細血管和靜脈動脈。五厘米的開口有接近一半處于她精心打理過的頭發里。突然涌出的鮮血直接順著她精致的妝容流了下來,順便弄臟了她的外套,以及衣服里面的名牌襯衫。

袁夢比較倒霉,這不僅僅體現在她在寫字樓十米外的地方摔破了頭,而且還弄臟了自己價值近千元的衣服。同時她還暈血。

察覺到自己頭上有一股暖流涌出后,袁夢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結果看見了一手的暗紅色。而下一秒鐘,袁夢就直接暈了過去。

寫字樓門口上班的人很多,有幾個熱心腸的上班即將遲到群眾毅然決然的停下了腳步,他們先是一起將袁夢搬到了暖和的寫字樓中,然后一起叫了120。

在寫字樓里值班的保安們見事態似乎有些嚴重,拎著急救箱也趕了過來。在奢侈的使用了十幾塊大號滅菌紗布塊,以及接近五米長的繃帶后,他們順利的給袁夢止了血。只不過代價則是將袁夢包裹的仿佛摔碎了腦袋一樣慘烈。

接到報警的120很快抵達了現場。來到現場的院前急救員一見袁夢被包扎的極其慘烈的腦袋,以及她灑了一身的鮮血,當時就急了眼。掛上心電監控后,急救員直接就給第四中心醫院打了預報電話,聲稱有一名嚴重顱腦損傷病患即將送達,可能有大出血,而且意識不清。

接到了預報的周軍直接就把這個病例塞給了無所事事的孫立恩和徐有容。為了搶時間,周軍還特意給兩人安排了兩名專職護士幫忙。除了資深護士鐘鈺以外,小郭也被塞到了這個治療團隊里。

兩名醫生,兩名護士組成的治療團隊在接到袁夢后一起傻了眼。

孫立恩首先發現了不對勁,袁夢的狀態欄里除了“頭皮裂傷五厘米”之外,什么負面狀態都沒有。就連個“失血”的狀態都欠奉。而接上了心肺監護儀之后,孫立恩更是再一次核實了狀態欄的判斷——心跳正常,血壓略高,血氧含量正常。

鐘護士給袁夢做了一下基礎的入院查體,她頭部的包裹看起來確實嚇人,所以鐘護士也沒有先去拆繃帶,而是先檢查了一遍袁夢的身體狀況。結果是孫立恩意料之中的一切正常。她的身上連塊淤青都沒有。

徐有容還打算進一步檢查一下,卻被哭笑不得的孫立恩攔了下來。“我和你打個賭,她其實什么事兒都沒有你信么?”

“拿病人打賭不合適吧?”徐有容并沒有接茬,而是有些不滿道,“她摔倒后傷到了頭部然后昏迷。很有可能是顱腦損傷……”

孫立恩從袁夢的口袋里摸出了她的手機,用面部攝像頭在袁夢的臉上擺了擺,順利解鎖后從通訊錄里找到了一個名為“媽媽”的號碼撥了出去。

“喂,請問是袁夢的母親么?”電話很快就被接了起來,孫立恩直接問到,“我這里是寧遠市第四中心醫院搶救室,我想問一下,您女兒是不是有暈血之類的毛病?”

“嗯,嗯。是的,我是她的接診醫生。”孫立恩答道,“她目前只是暈過去了,外表初步檢查傷勢不算嚴重,所以我猜她可能有這個毛病,嗯,好的,一會見。”說完,孫立恩掛了電話,有些遺憾的朝著徐有容道,“可惜你沒上當。她就是暈血,她母親說她可能早上沒吃早餐,平時還有些低血糖。”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