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五零章

更新時間:2021-10-09  作者:潭子
信心滿滿的龐中選帶著一隊人,以為很快就能從絕地里走出去,卻沒想,走啊走,走啊走,走到他們吃了一頓又一頓,走到疲累不堪,還沒走出去。

好在目前補給還充足。

但是,龐中選心中不安的很。

安畫他們能想到繞行靜河域時看到的墨云,他當然也想到了。

這靜河域或許根本不是他們以為的,快要成熟的界域。

李玉……

想到那個死鬼,龐中選不由的有些陰謀化了。

混沌巨魔人可能早就知道李玉,他們不敢跟他們硬著來,所以……所以抓了李玉,以特別的方法,讓他往族里報虛假消息……

想到這里,龐中選不由覺得身上更冷了。

如果他的猜測成真,這一會,他們不是全軍覆沒在這個破地方,就是……就是安畫和賀幼明早就發現不對,開星船另外選地了。

要不然,怎么可能幾天都沒見著他們?

一想到,那天賀幼明避開一步,逼得他不得不做探路先鋒,龐中選心中就是一陣煩躁。

他……,他和第一小隊,或許被放棄了。

龐中選緊了緊身上的大氅,把大氅的厚毛帽子往下壓了又壓。

“段振,你拿羅盤在前開路。”

把羅盤丟給第一小隊隊長段振,龐中選把雙手往袖子里縮了縮。

從現在開始,他要保重自己了。

賀幼明在往后退縮的時候,大概對這里起了懷疑。

一個不成熟的界域,星船是不可能下來的。

龐中選知道,他想出去,只有一條路了,就是等安畫他們把林蹊也扔下來,殺了她,立下大功。

要不然,圣尊不可能在他們還什么都沒做,就費大力氣下來救人。

“……是!”

拿了羅盤的段振遲疑了一下,偷著把他自己的羅盤摸了出來。

沙沙的細雪下,兩個羅盤顯示的方位確實是一樣的,長老,”他的眉頭深蹙,“我們走了這幾天,按理,應該能看到我們的人了。您看,我們要不要放一枚紫瓊花,給前面的人確定一下方位?”

也免得走岔了。

“唔,想放就放一枚吧!”

龐中選也想知道,安畫他們現在的具體情況。

大大的紫色瓊花閃耀在天空。

第二小隊看到了,隊長路紹業一馬當先,帶著他的九個隊員往紫瓊花閃耀的地方趕去。

這一會,他們離得已經不是很遠了。

同一時間,萬里之外,坐在石船里避風的陸靈蹊和青主兒正圍著不滅火爐,喝她們的熱湯。

外面的天太冷了。

整個靜河域可能只有她們。

喝點熱湯暖暖肚子,也是好的。

“靈蹊,吃完飯,我們再尋個避風的地方,把石船固定住,睡一覺吧!”

“行!聽你的。”

挖個洞,把石船推進去,再用挖出來的土石,稍微堵一下洞口,就不用擔心石船再飄出去了。

這個活,陸靈蹊每天都干。

她們現在最大的問題,還是保暖問題。

雖然她身上穿得厚,可是,青主兒沒把她的厚法衣拿出來,除了吃飯的時候,天天都要縮在她身上。

她倒是可以給她縮,問題是,哪怕有不滅火爐在,躺石船也一樣的冷。

要是能有一套厚被褥就好了。

陸靈蹊吸吸鼻子,好想有一套厚被褥。

這靜河域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好,真要演化三年……

陸靈蹊懷疑壓下去的寒毒,還會復發。

因為不滅火爐里的大補湯已經被她喝了差不多一半,以后沒了它……

陸靈蹊這幾天,都開始克制著,不讓自己喝那么多了。

她要省著些。

“棍子餅烤熱了吧,給我來點!”

青主兒也不敢喝多。

雖然她知道,她喝的相比于林蹊來說,很少很少,少的可以忽略不計,可是,她還想少喝一點兒。

大補湯在一天,她就不用擔心靈蹊的寒毒,沒了大補湯……

青主兒無數次的后悔,發現不對的時候,沒多撈幾個乾坤玉箱。

她們明明不缺吃的,不缺喝的。

她們儲物戒指里裝的,不說仙界最頂尖的食材,可絕對是仙界,最頂尖仙廚親制的。

守著這么大的寶庫,如今……

“給!再加點湯,泡著吃。”

陸靈蹊很心疼她家的青主兒,遞一點棍子餅的時候,又給她的小碗加了一點湯。

“我不要了。”

“要吧!”

陸靈蹊不容拒絕,“不用擔心我,回頭,我會用棍子餅里面的肉,再熬湯的。”

這是個辦法。

青主兒笑瞇瞇地吃起來,“我的小葫里,裝的都是兌了花蜜的靈水,所以,熬湯的水,我給你出了。”

她腰上的乾坤小葫蘆空間可大了,是陸望老祖后來幫忙煉制的。

“……行吧!”

雖然不知道,那熬出來是什么滋味,但是誰讓她現在沒有水呢。

外面的雪化化,雖然可以變成水,但是……

陸靈蹊覺得,那雪里,也暗含了一點風中的陰火。

那個東西,能不接觸,還是不接觸的好。

要不然,她和李玉的架,就不可能那么好打了。

“我們要是都喝不慣甜肉湯,就干脆一點,只熬你的花蜜水。”

熱乎乎的花蜜水,也很好喝的。

“行啊!”

兩人吃飽喝足,收拾好一切,跑外面尋找山峰、山包或者大石的時候,卻沒想,居然看到遠處的山崗上移動著什么。

咦咦?

陸靈蹊改動石帆的走向,讓石船飛近點,飛快點。

果然,不是眼花,那真是兩個人。

不僅是兩個人,他們的身上,還掛著三個大包袱。

陸靈蹊和青主兒的眼睛同時亮了。

“快快快!”

看他們的樣子,不是混沌巨魔人。

不是混沌巨魔人,那就是佐蒙人了。

三個大包袱呢。

哪怕里面什么都沒有,只憑他們身上穿的法衣,也足夠她們搶了。

青主兒開心壞了,“快開船,到前面堵他們。”

那兩個人還沒看到她們。

也是,她們的船上落滿了積雪,不仔細盯著看的話,與周圍的環境根本就是一體的。

“靈蹊,這里怎么還會有佐蒙人呀?”

青主兒太高興了。

她們自己的東西,雖然拿不出來,但是,老天好啊,老天給她們送補給了。

“他們是和我一樣,在感覺不對的時候,一下子拎出三個大包袱嗎?”

陸靈蹊的眉頭蹙了蹙。

這種可能性太小了。

青主兒能想到拿東西,主要是因為,她們被化塵珠扔出來了。

這兩個人……

陸靈蹊開著船,迅速靠近山崗。

掛著三個大包袱,艱難往北,想和大部隊匯合的一高一矮兩個倒霉蛋,感覺自己太慘了。

星船開走了。

這破地方,除了雪還是雪。

不和大部隊匯合的話,總感覺心里沒底。

“幸好我們聰明,把絕地包袱都帶著了。”

要不然,就憑這破天,日子還不知道有多難熬。

“天要黑了,挖個洞,歇一歇吧!”

“下了這山崗,我們就在山崗下挖個洞。”

天氣雖然不好,但是,他們有三個絕地大包袱。

把里面的厚毛法衣,厚毛大氅,隨便拿兩件出來,墊的蓋的,就都有了。

“龐長老這一會,恐怕還不知道,星船已經開走了。”

“……會知道的。他是金仙長老呢,族里放棄誰,也不會放棄長老的。”

所以,他們一定要跟長老匯合。

要不然,誰會記得他們啊?

“我知道不會放棄龐長老,”個高的佐蒙人一邊走,一邊道:“我就是不明白,這里真是靜河域嗎?”

據說,李玉長老帶著的幾百族人,正在這里呢。

“別是安畫開錯方向了吧?”

“……難說!”

矮個佐蒙人眼中閃過一抹晦氣,“我也不覺得,安畫有什么本事。”

若不是圣尊的徒弟,她算什么?

“成康雖然也不怎么樣吧,可是,至少,他不用別人去救。”

“……你還不知道吧?成康隕落在仙界了。”

“什么時候的事?”

“我也是聽人說的,聽說,成康去仙界散播林蹊出事的時候,被南佳人抓了個正著。”

“南佳人?林蹊的師姐?”

“是!”

“我的天,她那么厲害嗎?”

先抓安畫,再抓成康。

“安畫沒出事前,我都不知道,天淵七界那里,還有一個南佳人。”

也就安畫出事以后,族里才下大力氣查這個人。

“教出南佳人和林蹊的宜法,也不知道什么樣?”

大個子佐蒙人沒說話了。

那宜法和風門等一干天淵七界的修士,在天仙戰場上,據說又陰殺了他們一位金仙長老。

總之,他們只要遇到天淵七界的修士,就沒好事。

被選過來殺林蹊……

大個子佐蒙人正要嘆口氣,就聽到同伴的驚呼,“快看,那是什么?怎么在動?不對,還有人。”

有人?

大個子佐蒙人忙順著的他手指的方向望過去。

果然,那個飄著的東西上,隱隱綽綽站著一個人。

是他們的族人吧?

整個新生宇宙,能稱人的只有林蹊。

而她不可能出現在這里。

混沌巨魔人也不可能出現在這里。

“喂!這里!”

矮子一邊朝陸靈蹊揮手,一邊急步往她這里奔,“可算找著你們了。兄弟,這里真是靜河域嗎?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陸靈蹊:“……”

原來是新來的佐蒙人嗎?

來了多少個?

怎么來的?

石船放慢速度,在他們快要看清她的時候,她一把放下了石帆,當然,本來橫放在石船上的重影大刀,也被她以最快的速度抓在了手上。

“停!”

大個子佐蒙人跑得比同伴快,感覺不對的時候,急忙喊停,“是……是林蹊?”

怎么可能是林蹊呢?

大個子的臉上扭曲了一瞬,青白微轉后,三個包袱一扔,抽出心愛大刀,“你怎么在這里?”

居然還開著船?

難不成靜河域的事,有她插手?

怪不得李玉長老隕落了。

“你……你不是應該在混沌巨魔人的雄澤界嗎?”

“知道的還挺多。”

陸靈蹊看了眼也扔了三個大包袱的矮個子佐蒙人,“這樣吧,我也有很多問題,我回答你們一個問題,你們也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可以!”

大個子佐蒙人跟同伴靠近一點,“現在你先回答我們的問題,你怎么會在這里?”

“不小心過來的。”

“你這回答……我的不滿意。”

“那好吧,我再說細一點兒,就是,我跟著混沌巨魔人的長老季剛,一起過來的。”

混沌巨魔人的長老季剛?

大個子佐蒙人眉頭攏了攏,“那你看到過我們的長老李玉嗎?”

“這是第二個問題了。”

陸靈蹊笑了笑,“想知道,你們也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你問吧!”

“你們……”陸靈蹊看了一眼他們丟在地上的六個大包袱,“來了幾天?”

“快六天了。”

六天?

陸靈蹊挑了挑眉,“我見過你們的李玉長老。我的第二個問題是,你們來了多少人?”

這個問題……?

兩個佐蒙人互視一眼,都覺得這個問題不能答。

“換一個。”

矮個子佐蒙人道:“這個問題事關機密,我們不能跟你說。”

“噢”

陸靈蹊想了想,“那你們怎么知道,這里不能用儲物戒指的?”

“試出來的。”

兩個兩個試?

那么在他們之前,至少有三組人下來了。

陸靈蹊又瞥了眼六個大包袱,“我的問題問完了,靜河域的天氣不好,留下四個包袱,我暫時放你們走如何?”

“哈哈!哈哈哈!”

大個子佐蒙人沒想到,她如此獅子大開口,“你以為,這里是什么地方?林蹊,你的十面埋伏還能用得出來嗎?”

老天想讓他們立功吧?

要是他們能把林蹊殺在這里……

大個子佐蒙人眼中閃過一抹亮光,“現在,是我們兄弟給你機會,你自己自裁吧!你自截,我們給你個全尸。”

給她一個全尸?

陸靈蹊冷笑,“你們盡可一試。”

話音剛落,兩個人已經快如閃電地沖了過來。

陸靈蹊當然也沒猶豫,提著大刀,如大鵬展翅般躍下的時候,狠狠一刀劈下。

叮叮叮

轉瞬間,三個人就過了數十招。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