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四八章

更新時間:2021-10-07  作者:潭子
妖啊!

李玉簡直要瘋了。

他辛苦修煉這么多年,居然要敗在一個人、妖不辯的人手里。

偏偏族里雖然早就懷疑林蹊的第二丹田成就的是妖,可是,如他這般,并不相信的人太多太多。

他不甘心。

眼見那大刀斬來,李玉就已經猜到,林蹊一擊不中,會立馬橫刀,所以,仰身側避的時候,他的整個身體在大刀橫來之前,立腳于地,劃了一個圓。

與此同時,他的長劍亦在斜地里,狠狠刺來。

電光火石間,重影大刀在他斜起一劍刺來時,狠狠撞上。

火花四濺!

被憤怒和不甘支配的李玉,忘了神魂痛苦,忘了身體疲累,雖然被重影大刀的勁力,又打的后退了兩步,卻還是以最快的速度又沖了上來。

死,他也要把她拉著一塊兒。

可是,他的愿望雖是美好的,現實卻是,又在林蹊的一腳下,‘嘭’的一聲,被踹出好遠。

胸口一悶,眼前一黑,腦子里好像有無數細毛針,在不停地扎,不停地扎,從外面扎到里面,又從里面扎到外面。

壓不住了。

被那一腳踹絕望的李玉,再也爬不起來了。

他努力地晃了晃腦袋,看向朝他走來的某人,面部一陣扭曲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林蹊,原來你是這樣的林蹊,你背棄人族,你拿著天渡境,不跟任何人分享,為的就是隨時進出,獨享那里的荒獸吧?”

他的聲音,要多大,喊的就有多大。

他只恨這里的破風,把他的聲音吹變調了,只恨季辰、季剛那些混沌巨魔人現在不在這里。

“什么悲天憫人,什么道門天才,狗屁,你是狗屁!”

可恨,他們全都被她騙了。

“天道護你這樣的人,它離分崩也不遠了。”

說話間,他抓起自己的劍,猛地扔起。

“我不要你殺,我自己來!”

長劍落下,卻沒想,不是落在喉間死點,居然掉在了一尺外。

李玉的手顫了顫。

翻個身,想要往劍那里爬去。

這一次,他不耍酷了,他自己把腦袋湊到劍上。

細毛雪還在沙沙地下,他的頭發,他的眉毛,都顯得有些霜白。遠遠看著,真是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陸靈蹊沒有靠近他,只是腳尖微動,‘咻’的一聲,腳下的一塊碎石飛出,硬生生地砸在那把長劍上。

長劍被擊,哐當當地滑出老遠。

“你……”

李玉憤怒回頭,瞪向她的眼睛里滿布血絲。

“接著再表演一會。”

陸靈蹊冷笑一聲,“再喊大一點,也許混沌巨魔人就能聽到了。”

她尋他有一段時間了。

混沌巨魔人如果也跟他們一樣,困在這里,肯定早就回頭拿他們打牙祭了。

到現在都沒來找他們,顯然人家早就溜了。

她才不怕他怎么喊呢,“李玉,你喊那些,其實不止是想給混沌巨魔人聽吧?你還想在我的心中,種下一點種子。

什么我不配得天道厚愛啊,什么我假模似式,不配當人……,是不是?”

“你覺……覺得你配嗎?”

李玉不知道,是不是又有陰火燒到進神魂里了,眼前真的在一陣又一陣地發黑,“林蹊,我族在承受當年的天道因果,你……將來也一樣,也要承受天道因果。

我們……我們誰都逃不掉。”

他不能親手殺她,可是,也一樣能毀了她。

一庸、魯善、馬知己、劉叔異他們當年也都厲害,可是如今呢?

全一個個的困于心魔,修為無有寸進。

“捫心自問,你敢說,不論什么時候,你都無愧于心嗎?”

“唔,要叫閣下失望了,我敢說呢。”

陸靈蹊笑瞇瞇地緊了緊身上的厚毛大氅,“知道我為什么讓你說這么多話嗎?”

為什么?

李玉好想看清她臉上的神色,可是,兩邊離得還有些遠,中間又隔著無數的細毛雪。

他知道,她不敢靠前,是怕他臨死一擊。

李玉大喘著粗氣,忍著神魂痛苦,真的好想積蓄力量,哪怕殺不了她,咬一口肉,喝口熱乎血……

“你身上的法衣,卷吧卷吧,放石船當坐墊還是不錯的。”

什么?

李玉喘氣的聲音為之一歇。

“弄上血了,就不好坐了。”

話音未落,陸靈蹊如離弦之箭般,在騰起的瞬間,一把抓住踢起的幾塊石頭,‘咻咻咻咻咻’直沖李玉最開始想要對準的喉間。

石頭一點也不尖銳,裹挾著圓潤的重力,好像恨不能砸斷李玉的脖子。

李玉很想躲,可是,他只動了一下,就沒再動了。

腦袋太痛了,好餓,好累……

他沒有力氣自己動拳頭了。

‘卟卟’的聲音里,帶著幾聲‘咔咔’,李玉如愿以償地睜著眼睛,歪下了腦袋。

陸靈蹊沒有馬上上前,停在數丈外,觀察良久,確定這家伙真的死了,不會跟她玩臨死一撲,這才慢慢向前。

“他的仙嬰……”

青主兒好可惜,“林蹊,我們沒時間,收他仙嬰進靈脈吧?”

“沒!”

陸靈蹊一點也不可惜,“不過,他的嬰氣自散天地,也一樣還給了這方天地。”

多散一點,說不得,能早一點改變絕靈狀態呢。

沒多大一會,石船再次啟動的時候,陸靈蹊的屁股下,就多了一件疊了幾疊的坐墊。

有了它,終于不那么涼屁股了。

石船最不好的一點就是,它需要她的體溫來溫暖它。

現在好了,隔著坐墊,陸靈蹊覺得整個人都暖和了,“有興趣到山谷那里看看,天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嗎?”

“……沒興趣!”

青主兒猶豫一下,“我們還是往外圍跑跑吧,總不能整個靜河域,都是這個樣子。”

心腹大患已除。

冒險的事,就不必干了。

“你現在有吃有喝,我們就當游湖了。”

這是‘湖’嗎?

陸靈蹊無語,“我現在的人生目標,就是有吃有喝嗎?”

“嘻嘻!”青主兒嘻嘻笑,“寧老祖給你棍子餅的時候,偷著傳音跟我說,到了新世界,要學會帶你隨遇而安,她說這些年,我們都繃得太緊了。”

“……那是寧老祖以為的。”

陸靈蹊并不覺得,自己有繃過。

她一直都挺隨遇而安的。

要不然,換誰左一個祖宗,右一個祖宗,左一個長輩,右一個長輩,頭頂的大山永無止境,早就崩潰過了。

“我一直都是自自在在,順勢而為。”

“那不就結了。”

青主兒不想去探那個可能比這里更嚴重的地界,“我們來的時候,不都做好幾百年才能回去嗎?

就順勢而為逛逛唄!”

“……行吧!”

陸靈蹊到底沒說過青主兒,控制石帆,由著石船帶她慢慢往外圍去。

與此同時,圣尊也終于收到,李玉魂火滅了的消息。

這笨蛋……

回回都給他希望,然后又甩給他失望。

原以為,他都撐了一個多月,應該能撐下去了,結果居然這時候死了。

圣尊砸了自己心愛的茶盞后,又控制不住地揉向細細密密開始疼起來的腦袋。

為了救李玉,他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啊!

結果還是死了,真是對不起他。

圣尊揉著腦袋,緩和了好一會,才給安畫點了一支傳界香,“李玉的魂火剛剛熄了,你們行事小心著些,若是遇到浮空石的山谷,離它遠一些。”

肯定的。

李玉茍延殘喘的這一個多月,安畫已經從師父用傳界香傳來的話中知道,李玉是自己作死,跑進了滿是浮空石的地界,還連累了她師父。

雖然連累了圣者師父,安畫卻大松了一口氣。

跟林蹊無關就好。

李玉當土皇帝當久了,大概早就失了警惕之心,現在這樣……

安畫瞄了一眼龐中選和賀幼明兩長老,輕聲道:“進靜河域!”

此時的她完全不知道,靜河域已經大變樣。

更不知道,她想用來陰林蹊的神秘小界,機緣巧合地和靜河域溶和到了一塊,如果能早一天來,就還能看到點異像。

“等等!”

一直在內室躺著不動的世尊,破天荒地開口了,“我心不安,先在靜河域外轉一圈看看。”

龐中選和賀幼明心下一跳。

雖然世尊已經很不地了,但是,他畢竟是圣者,他心不安……

兩人沒理安畫,果然看著星船,在靜河域的外圍慢慢轉著。

星船里一片沉默,安畫有些懊惱地抿嘴。

她有些怪世尊,有什么話,不能提前通知一下,非要在她說過之的事,下她的面子。

“安畫,你過來。”

世尊終于喊她了。

“師叔!”

關上內室的門,安畫還是那副恭敬樣子,“您對靜河域不安,是指哪方面?”

“……不知道!”

反正就是不安。

世尊在心里嘆了一口氣,“雖然老夫的預感常常不靈,但是安畫,小心無大錯!轉過一圈,沒有問題后,你讓龐中選先下去。”

龐中選是金仙長老,可以自由出入罡風層一段時間。

“告訴他,等他半個時辰,沒有問題,再上來報一聲平安!”

那時候,他們再上去,他才能安心。

“……是!”

安畫看著疲憊閉上眼睛的世尊,心頭一懔。

世尊的這個方法,雖然慢了些,可是,安全方面確實更有保障。

“李玉現在死,于我們而言,可以說開局很不妙!”

他們就要到靜河域了,可以助他了,結果他沒福的死了。

世尊心中不安的緊,“安畫,從現在開始,你要把這里當仙界,凡事當小心,再小心。”

“是……!弟子知道了。”

安畫心下一頓,到底道:“師叔,以后……不管我讓龐長老和賀長老干什么,一定先知會您!”

世尊沒有睜眼,中是點了點頭,“去吧!”

聰明外露,就不叫聰明。

世尊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天地因果下,他們缺了很多的運道。

再大意,就真的要丟命了。

可惜,這些話,他卻不能在長老團上說出來了。

林蹊、運道已經快成他們每個佐蒙人的心魔了。

李玉已死,現在說什么都遲了。

世尊在安畫退出的時候,睜開眼睛望向不遠處的沙漏。

如果不是連著兩次遇到大范圍碎隕石,星船無法通行,他們早在三天前,就該到了。

現在……

也不知道是李玉沒有運道,還是……族里沒有運道。

世尊閉上眼睛,幽幽嘆氣的時候,不知道,沉寂了這些年的他,最近有多睿智。

星船圍著靜河域轉了一圈,確定沒問題,安畫這才看向神情放松許多的龐中選,“龐叔!”

她先拱手,“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中也有些不安,您看,您和賀叔能不能先下去一個,看看靜河域?”

她異常誠懇地道:“我們在這里停留半個時辰,如果有問題,要麻煩兩位叔叔及時報上來。”

“……那行,我去看看吧!”

龐中選太討厭往后縮了一步的賀幼明,“老賀,這里交給您了。”

“是!我一定會看好大家的。”

賀幼明天生一雙笑眼,看樣子非常和善。

但是,那是底下修士的想法。并不包括龐中選和安畫這些人。

“等我好消息!”

龐中選放出他的紫焇葫蘆,跳下星船的時候,直接坐著紫焇葫蘆如風下落。

他本來很想相信世尊的,可惜,繞了一圈,什么發現都沒有。

龐中選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對世尊的敬畏又少了一分。

想想也是,世尊對屬于他自己的危險,都反應遲鈍,又如何還能預知大的危險呢?

他……早就不如他了。

龐中選下落的越來越快。

在他想來,他們的危險,還是來自混沌巨魔人。

那些個家伙,有勇無謀。

如果發現,他們又開了一船的人來,萬一不忍……

或者他們以為圣尊會被那誓言所縛……

龐中選突然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靜河域的發展據說很不錯,可是,入目所見,怎么一點綠色都沒有?

龐中選突然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靜河域的發展據說很不錯,可是,入目所見,怎么一點綠色都沒有?龐中選突然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靜河域的發展據說很不錯,可是,入目所見,怎么一點綠色都沒有?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