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三六章 各行各道

更新時間:2021-09-24  作者:潭子
印顏死了?

兇手逃了。

雖然季辰三人還頂著明華破妄鏡在尋找兇手,可是事實上,三人心中都充滿了不安。

原來他們混沌巨魔人也在林蹊的同階無敵之例。

那么,她是不是也可以越階挑戰他們?

不管心里有多不想相信,可事實上,三人都默契地不敢再分開了。

他們不能死。

任何一個都不能死。

族里還需要他們。

若是讓圣尊知道,他們被林蹊鬧得人仰馬翻,說不得,等他在仙界那邊緩過勁,馬上就能來對付他們。

如果那樣……

“通知季梓,讓他把族里最近發生的事,跟季晚提提吧!”

硬來,顯然是不可能了。

林蹊也許有特別的藏身之寶,他們一天尋不到她,族里上上下下,就都處于危險之中。

季剛終于向季辰提議,“二哥,這件事不能耽擱!”

再耽擱,可能又會有印顏一樣,擁有遠大前程的族人隕命。

“……好!”

遠方,太陽出來了,族地沐浴在陽光之下,看上去漂亮又安靜,可是季辰眼前卻一陣陣地發黑。

他們混沌巨魔族真正的太陽沒有出來。

不僅沒有出來,混沌巨魔族的天,還在往更黑的地方去。

季辰突然好后悔。

林蹊是他引進族里的。

是他癡心妄想,把佐蒙人恨不能送瘟神一樣的人,花大力氣弄了過來。

現在還能把瘟神送走嗎?

對那方仙界的修士來說,他們混沌巨魔人的新世界,也許遍地都是寶,所以,林蹊是順勢而為,一邊避開圣尊,一邊過來……跟他們搶寶吧!

怎么辦?

季辰不知道該怎么辦。

他們已經在她面前,證明了無能。

印顏的死,會是族里一個又一個兇殺案的開始嗎?

如果那樣……

“老三!”他看向季道:“這任務就交給你了。”

到了這種時候,季辰終于知道,孫女在外域戰場,為何那么低調的做人了。

原來偏居一隅的他們,自以為是天道之子的他們,不知不覺間,早就是井底之蛙了。

季辰異常難過。

到了這時,他也終于理解了季肖,理解他在仙界多年,沒有建樹的本質。

“那我現在就去。”

透過化塵珠的水鏡,青主兒看到季道急匆匆走人,心情不甚美妙。

季晚在外域戰場多年,沒對人族出過手,反而幫他們連殺了好幾個佐蒙天仙。

這說明,她是個聰明人啊!

可是,聰明歸聰明,在混沌巨魔族卻沒有話語權。

這些天,青主兒從收集來的一些消息中,已經知道,季晚從仙界回來后,就被關在一個據說很恐怖的地方。

她一不贊同大長老的所謂買肉計劃,二不贊同親爺爺季辰和圣尊的所謂協議……

現在看她還是個好的,可是林蹊如果顧著她,還能一搶人家的界心嗎?

真要搶的話,哪怕是朋友,最后肯定也會變成仇人。

所以……

青主兒看了一眼又抓緊時間修煉的陸靈蹊,覺得她們還是不當朋友的好。

以前如何,以后還如何吧!

大家只當點頭之交,你有你的理想,我有我的目標,真有沖突,各憑本事!

圣尊終于知道仙盟坊市最近的熱鬧。

徒弟成康正在充當南佳人不停長手長腳的肉‘人’。

從仙界各方趕去的修士,都想割塊‘圣尊徒弟肉’,拿回去當祭品。

他們哪是在割徒弟?

他們分明是想割他的肉。

“世尊!我打算往混沌巨魔人的新世界,多送一些人過去。”

世尊:“……”

他雖然很長時間都沒過問族事了,可是,只看圣尊攏起的眉心就知道,最近很不順很不順。

哪怕林蹊被他弄到了混沌巨魔人的新世界,他……也在仙界人族那里,受到了巨大打擊。

“……可以!”

這種事,不必告訴他的。

混沌巨魔人的新世界,在他的計劃里,本來就該是他們的。

那些人不知改變,一味沉浸在過往的榮耀里,終將被時代,被世界所拋棄。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對混沌巨魔族發下的誓言,幾乎可以忽略不記。

“我都支持你。”

他們一直都是互幫互助的。

雖然漸漸的發現,圣尊不是他想象中的樣子,世尊此時,也只有支持一途。

“如果長老團那邊不同意,我……”

“不!”

圣尊打斷他,“我決定的事,長老團不同意也得同意。”

他們有什么用?

憑什么不支持他,憑什么在暗里說小話?

沒有他和世尊,他們……什么都不是。

圣尊決定強硬起來。

人族已經在用成康打他的臉了,他不能再讓那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所謂長老,也跟著一起打他的臉。

“世尊,我也送你到那邊去吧!去泡泡青羊古泉,喝點紫玉靈乳。”

“……好!”

林蹊在那邊呢。

世尊其實不想去。

可是,想到他剛剛對長老團的強硬,世尊到底又把反對的話按了下去。

他現在比長老團最最普通的長老,都不如呢。

他的反對,在圣尊這里,也許也是無效。

躺了這么多年,他其實已經廢的差不多了。

好不容易下定決定,割裂神魂助養廣若……,結果林蹊走一趟,好像又哪哪都不對了。

雖然還沒有放棄助養廣若,可他對當初的‘借殼重生’計劃,已經沒報多少希望了。

“林蹊在那邊,我們也要防著些。”

那些人都蠢得很。

“要不然,你把成康或者安畫,給我一個。”

圣尊的這兩個徒弟,雖然都有些不足,但是,既然當了他徒弟,在一定程度上,就代表了他。

世尊希望,能借助他們,讓他有掌控新世界的感覺。

而不是不是彼此離心。

在權利的道路上,世尊總覺得,圣尊與長老團那邊離心了。

只是兩者都不愿意承認這一點。

或者說,他們也都怕承認這一點。

“到了那邊,有些事,也需要他們拿主意的。”

圣尊:“……”

他現在沒有成康了,只有安畫。

但是,成康的事,安畫已知。

她能不跟世尊說嗎?

“在你心里,成康和安畫哪一個更好一點?”

世尊想了想。

安畫聰明,成康其實也不算太差。

他們兩個人缺的都是運氣。

真要比較……

“成康吧!”

安畫都被林蹊的師姐南佳人捉過了。

而成康近接觸林蹊最多,接觸天淵七界的修士也最多,可是,他還一直活到現在,只憑此點,就完勝族中大部分的人了。

“他的私心雖然重些,可其對危險的感知上,可能要勝安畫一些。”

圣尊垂下眼瞼,“……成康被捉了。”

什么?

世尊驚的都坐了起來。

“他到仙盟坊市散發林蹊被弄走的留影時,讓林蹊師姐南佳人活捉了。”

又是南佳人?

世尊的眉頭也攏了起來。

“現在……正被南佳人捆在天下堂廣場賣肉。”

圣尊把才收到的消息玉簡,遞到了世尊的手上。

“你說,我現在應該怎么辦?”

圣尊嘆氣,“真的不管的話,于我于成康,可能都是災難。可管……”

“殺了他吧!”

世尊放下玉簡的時候,眉頭已經松開,“當初他從幽古戰場回來,我覺得此人不太好掌控,特意防了一手。”

他從儲物戒指里摸出一個貼著禁制符的玉盒,“打開看看吧!”

圣尊:“……”

不是他想的那樣吧?

圣尊又高興,又羞愧。

他好希望是他想的那樣,可是,如果真如他所想,那么世尊……就是比他厲害,又想在了他們所有人的前面。

圣尊撕開禁制符,打開玉盒,里面確如他所猜,是一枚小小的,好像朱砂的小珠子。

“這是從育堡里拿出來的?”

“是!”

“那安畫……”

“安畫的我沒拿。”

世尊搖頭,“當初安畫比成康爭氣多了。”

族里培育出來的曦智果,成康偷著匿下過不少。

他就是不放心他,覺得他太鬼了些。

“而且,安畫離開育堡的時間也太久了,成康的能重新起來,也是因為他二進育堡。”

也是機緣巧合。

算他們的運氣。

“多謝了!”

圣尊當然知道,這東西的育成條件,當下一掌按下。

好像朱砂的小珠當場成粉。

剛剛從廣場押回,面色慘白的成康突然之間,整個身體控制不住的顫抖,“救……救我!”

話音未落,一抹暗紅,就從他胸口正中的死點處,向外漫延,沒一會,不要說臉了,新長出的手腳,也全被暗紅所替,好像他現在的身體,已全都死點所替。

“快救我……”

談鐘音剛想幫他按下翻涌的氣血,卻沒想,他的整個身體‘噗’的一聲,盡成粘稠血水。

看到濺在法衣的那點暗紅,談鐘音好像想到了什么,神情說不出的嚴肅,“都不要動。”

她以最快的速度摸出一個大玉箱,一掌拍出間,粘稠血水一絲不漏地盡被收進玉箱里。

“佳人,請一庸堂主速到丹堂。”

說話間,她自己已經在玉箱上連貼禁制符,然后就那么托著玉箱,直朝丹堂飛奔而去。

沒多大一會,不僅一庸堂主被驚動,就是草部紀桐,法如寺元字輩元泰、元巖也被驚動,齊沖丹部。

自我禁足于小小空間的季晚,沒想到,林蹊真的被爺爺弄了來,更沒想到,短短時間,他們就從勉強朋友的關系,走到如今地步。

印顏在仙界作了那么多的死,都沒死成,林蹊也一直都沒管她,現在居然在他們的族地殺了她。

這怎么可能呢?

“……季晚,老夫的話,你聽清沒?”

季道甚為焦躁,“你覺得,接下來她還會干什么?要不然,你隨老夫一起出去吧!”

出去?

季晚有一瞬間的心動。

可是……

“三爺爺,林蹊不是那種特別酗殺之人。”

一定是印顏惹了她。

“印顏之死……,十有八九與她素日言行不忌有關。”

如果林蹊真的藏身族地的話。

“她們本來就有過節。”

季晚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她很不喜歡印顏。

之所以愿意忍著,不過是看在印顏資質還算出眾,可能成長為厲害的存在,庇護族人。

“這些天,你們在尋林蹊的時候,私底下,印顏只怕也說了很多不好的話。”

當然,也不排除林蹊在殺雞儆猴。

那樣對她,族里是把她當軟柿子捏呢。

“我現在出去,只會更加的激發矛盾,讓她以為,大長老當初是騙她的。而我,受制于族里……,更不可信!”

不出去,比出去好。

“先外緊內松一段時間,約束族人,不要再談印顏之死,也不要再想著尋她。”

當著他們的面,人家都能逃,就算尋到了又如何?

“讓大家多談談先天清靈之氣,通天泉水,紫玉靈乳……”

說這些的時候,季晚不知道三爺爺有沒有心痛,但是,她的心痛了。

這些天才地寶,都是這方宇宙之物,它們正在幫忙改善這方世界,讓這方世界充滿活力,可……

季晚按了按胸口,“林蹊到我們這邊來,我想,不獨獨是想在佐蒙人那里賺大把仙石,還希望從我們這里,得到點什么。”

他們能有什么?

黃金稻谷,以及大家用本源之力,培養出來的各種瓜、菜。

那些瓜菜跟黃金稻谷一樣,都比人族種出來的大上上萬,甚至更多倍。

別人可能不在乎那些東西,可是林蹊……,季晚遲疑了一下,想到她很吃會,感覺也會摘些帶著的。

但是,這些東西再好,也比不了剛剛說的天才地寶。

林蹊家累甚重,肯定希望能帶些回去。

“只要得到了,我想她也不會跟我們死磕到底。”

季晚甚為疲憊,“三爺爺,你回去讓我爺爺去給我爹娘上柱香,借用我爹娘的名頭,如此再過幾個月,把我放出去。”

這樣就會顯得太突兀了。

“我去找林蹊。”

她必須去找她,“您不是說,她帶了大量的食靈蜿蟲來嗎?既然她一開始就是報著善意來的,我想,好好說,還是能把她對我們的態度,轉圜一點回來。”

但是,再

的本事,季晚把自己代入到林蹊身上,發現就憑爺爺他們的手段,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