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三三章 有來有往

更新時間:2021-09-20  作者:潭子
南佳人很忙,仙盟坊市看似很平靜,但是,她知道要不了多久,林蹊失蹤的消息,就會傳開。

表面上,師妹的失蹤,能影響的只有天淵七界,只有他們這些親近的人,但是事實上……

南佳人覺得,還會影響整個仙界。

近幾百年,人族對佐蒙人的行動,若有若無的都有師妹的影子。

這一點,普通修士可能不知道,但是不管是仙界的高層,還是佐蒙人那邊,肯定都深有感觸。

現在,他們好不容易把師妹弄走了,肯定要炫耀炫耀。

南佳人最恨的就是這一點。

所以……

“南仙子!”一道傳音符飛來,里面的聲音又急又快,“是我,老唐啊,有人找我們送東西,送的是留影石。一共十枚,分別送往四大仙宗、天下堂、刑堂和坊市四門執事,現在我們正在跟他談往四大仙宗的價錢,您快來看一看。”

坊市所有專業跑腿的修士,都被南佳人重點照顧過。

在她看來,佐蒙人舍不得他們自己人傷亡了,以后再在仙盟鬧事,肯定會用隱蔽的手段來。

像老唐這樣專業給人跑腿,游走在黑白兩道的低階修士,十有八九會被他們利用。

為此,南佳人特別透過談鐘音向天下堂申請了一筆專項資金,買他們為天下堂線人。

為了這些線人的安全,她還煞費苦心的,在暗里給他們訓練了好久。

現在……

傳音符在南佳人的手中一閃化灰,緊跟著,她就給談鐘音放了一枚迅速更快的傳訊玉簡。

正在跟老唐幾個談生意的成康哪里知道,這些化神小修,會當著他的面弄鬼?

這一次,他需要的人有些多。

十枚留影石,必須十個人一起行動。

這不是任何一人能吃下去的活。

看了留影石中影像的修士,絕對會把這些人拿下。

“……那就這么說定了,”成康看了一眼,又被他們叫來的三個修士,“走傳送陣的仙石,由我來出。但是,你們必須把東西,交到差不多的人手上。”

是不是余求、馬知己他們的看,他無所謂。

林蹊身份特殊,只要看到留影石中影像的修士,不管真假,肯定會第一時間往上報。

這就夠了。

“自然自然,我們兄弟就是干這事的。”

他們又不是那種給人指路的煉氣小娃娃。

老唐看到街頭那個熟悉的身形,喜滋滋地接過他們兄弟的跑腿錢。

這錢是他們個人的。

如果真為天下堂立了功,天下堂那邊還另有獎勵。

老唐覺得這一單應該會有獎勵。

四大仙宗、天下堂、刑堂還有坊市四門的執事,就像南仙子說的那樣,分布的很特殊,這類‘活’,一般都是大‘活’。

反正普通人絕對不會有這么奇葩的要求。

“唔!對方有回應更好,沒有回應也沒關系。”

成康擺擺手,“開始干活吧!”

他們干他們的活,他也該走了。

他得在四門執事反應過來前,先一步離開仙盟坊市。

仙盟所有人都以為,他們再也掀不起風浪了,他馬上就給他們鬧這一出……

想想,都開心的很。

自從主事仙界事務以來,不管是安畫,還是他,報給族里的,從來都是壞消息。

族里給他們的,也一直都是壞消息。

難得有一個打臉的。

這次的臉……不僅是打林蹊,還打在天淵七界和仙界所有人的臉上。

先走一步的成康,神識并沒有全撤,關注著老唐十人各走各道,才腳步一轉,往最近的北門去。

林蹊不在了,族里可以在仙界重新開始了。

他或許能朝便宜師父再要一位金仙長老陪同做任務。

沒有金仙長老在側,干什么他都沒底的很。

成康暢想未來,才要在來安街轉彎,肩頭就被人拍了一下。

“燕師兄!”

南佳人在他轉頭的一瞬不好意思的掩口,“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認錯人了。”

成康:“……”

看在對方算是美女的份上,再加上他沒多長時間了,只是微點一下頭,就要重新開走。

“哎,等等!”

南佳人又趕上他,“敢問道友是燕山燕家的人嗎?”

“不是!”

成康不想理她,言簡意賅地搖頭。

“不是?”

南佳人一副不相信的樣子,“那你怎么跟我燕師兄長那么像?”

成康腳步一頓。

他現在的臉是隨手捏的。

好像是在哪個坊市,看到這個人,但具體的身份,還真沒細查。

如果……

“這世上相像的人,應該很多吧!”

燕山燕家嗎?

回頭查一查。

成康接著往前走,“麻煩不要再跟了,我趕路。”

“這路又不是你家的,你走,我就不能走嗎?”

南佳人縮地成寸,幾步走到了他的前面。

北門已然在望。

成康搖搖頭。

坊市內他不能干什么,但是坊市外……,這自以為是的女修,敢再跟他搭訕……

成康舔舔唇。

他或許可以嘗嘗仙嬰的味道。

這些年,為了安全,他一直茍著,都快茍出霉了。

‘咕’的一聲,成康咽了一口唾沫。

林蹊再也回不來了,霉運已去,從今天開始,他或許可以張揚那么幾下了。

成康加快腳步,走出北門后,迅速跟上,“這位仙子,看樣子,我們是一路啊!”

“是嗎?”

南佳人腳下的云團慢了下來,“我要到芙蓉嶺去,閣下……”

“從芙蓉嶺路過。”

成康笑了。

這里離芙蓉嶺還有好一段距離。

“仙子前面說我和誰像?”

“唔,你們笑起來的時候,又不太像了。”

南佳人好像很不好意思,“不過,我家師兄若是知道這世上,有跟他長得差不多的,應該會很高興,敢問道友高姓大名!”

“康元。”

康元?

南佳人眨了眨眼,幾乎在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同是圣者徒弟的成康。

安畫走了,成康來了嗎?

來的可真好。

“真是好名字。”

南佳人眼中的笑意加深,“在下賈南。”

“原來是賈仙子。”

成康拱手的時候,腳下的云團又往她那里靠了靠,“不知賈仙子到芙蓉嶺做什么?”

“訪友!”

南佳人轉頭邀請,“我燕師兄也會去芙蓉嶺,康道友若是有閑……”

“雖然沒什么閑,但是,我也想見見,跟我長得很像的燕道友。”

“真的?太好了。”

南佳人在他也露出溫暖笑意的時候,突然出手。

捆仙繩幾乎在瞬間,把成康捆了個結結實實。

這里離北門還不太遠。

來來往往的,還有人呢。

成康完全沒想到,有人敢膽大妄為到這種程度,“你你……你干什么?”

捆仙捆仙,捆仙繩捆住的人,修為馬上就被鎖了,他只能在對面幾道遁光往這里來的時候大聲喊,“朗朗乾坤……”

“在下南佳人。”

南佳人在自己臉上的抹了一把,“跟我走吧!”

成康腦袋‘轟’的一下空白一片。

南佳人腳下的云團托住成康,轉身就往仙盟坊市去。

而此時,送留影玉的修士才到北門。

玉盒里的留影石,他還沒交北門執事呢。

“怎么回事?”

執事顧不得這個小修,雖然不認識南佳人,但是,人家亮出了天下堂的腰牌。

“抓了一條魚。”

南佳人一把攝過玉盒,靈力一展,留影石上的禁制‘啵’的一聲破開,林蹊虛虛的影像就投在不遠的地方。

只見她站在劇烈震動的某峰頂,似乎被鎖住般,花雨連飛,沖不出去后,又變成大刀,連連劈砍。

可是,怎么劈砍好像都破不開那里,她的面容終于驚慌起來。

一枚看樣子很高級的金色靈符被她迅速啟動,但是,那亮起的護罩,還沒完全成形,畫面就是一陣模糊,她的整個人好像一下子消失了般,沒影了。

現場只乘那枚沒有完全啟動的金色靈符飄飄落下。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修士,全都傻了眼。

“今天,是我家師妹失蹤的第四天。”

南佳人看向面色如土的成康,“說吧,她被你們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成康抖著唇,眼中全是驚恐。

他怕林蹊,他怕柳酒兒。

林蹊不在了,柳酒兒為了天淵七界的其他人安全,一直沒有現身過。

雖然安畫栽在南佳人之手,可是,可是他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會栽在南佳人手上。

這是什么人啊?

雖然在幽古戰場的時候,他曾遠遠見到過她兩次,可那時候,她明明普通的很。

“我叫康元。”

師父能來救他嗎?

師父說過,他不會救他的。

他……

成康的心跳‘咚咚咚’跳得非常快,“這……這東西,我也是受人之托,是別人要我到仙盟坊市找幾個人,幫忙送一下的。

冤枉,我冤枉啊!

我真不知道……”

“成康,你給自己留點臉吧!”

什么?

成康如土的面色,瞬間又變白的好像一張紙,沒有半點血色。

“也給你那位厲害師父圣尊……留點臉吧!”

南佳人本來不敢十分肯定他是成康,可是,叫出名字后,他的表情讓她肯定了猜測,“噢,對了,他好像說過,如果你被抓了,他不會來救你。”

北門所有看到影像的修士,都不約而同地咽了一口唾沫。

圣尊逼著他們的圣者虛乘,放了已經被抓的安畫,他們還記憶猶新呢。

沒想到……

“被抓的感覺如何?”

如何?

若不是被捆得緊,成康感覺自己都攤倒在地上。

“我久仰你和安畫的大名了。”

師妹被抓,肯定會影響仙界的士氣,她現在要做的是,盡可能再給大家提點氣。

南佳人冷聲:“成康,你現在還把試煉的目標放在我師妹身上嗎?”

成康:“……”

他抖著唇,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一會,他真希望,他成跑跑能實至名歸,還能跑。

“說吧,你們把我師妹弄到什么地方了?”

成康死死地抿住嘴巴。

“不說?”南佳人冷笑,“到了我手里,你應該沒明白,嘴硬是沒用的。”

雖然知道沒用,但是……

成康還想給那位便宜師父留點臉。

他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說一句話。

真要被她幾句話一說,就把混沌巨魔人說出來……

成康懷疑,那位圣者師父,會萬里迢迢地趕來,一掌把他拍成飛灰。

也許不用趕來。

成康突然想到師尊轉留影玉過來的時候,連同附贈的醴引丹。

服了醴引丹后,安畫連著著問了他好些服過的感受。

他當時說什么?

說識海很舒服,說神魂被滋養,但是,又隱隱的好像被什么箍了一下……

成康抖著的唇都變白了,瞳仁里盡里絕望。

醴引丹上一定附有神魂禁制。

師父不想人族這邊知道林蹊被他們弄到混沌巨魔人的新世界了。

他怕虛乘會親到那邊接人。

所以,這影像才會去頭去尾。

所以,林蹊連著失蹤數天,季肖該干什么,還是干什么,好像沒受一點影響。

他他……

“佳人,怎么回事?”

談鐘音適時地出現。

“談長老,您來的正好。”南佳人朝她拱手,“林蹊失蹤,我一直都覺得是佐蒙人搞得鬼,果然,就被我抓到這人。”

“……你叫什么名字?”

談鐘音說這話的時候,金仙大修的氣勢全出。

北門所有修士全都噤若寒蟬。

林蹊真的被佐蒙人害了嗎?

那以后……怎么辦?

“他叫成康,圣尊的另一位徒弟。”

“成康?”

談鐘音一掌拍下。

此時,是個人都能看出,她是要強搜他的魂了。

成康的額前靈光一閃,硬生生地抵住了談鐘音的手,緊接著,圣尊的虛影就堵在了成康的身前。

“圣尊?”

談鐘音大怒,“堂堂圣者,說話當放屁嗎?”

她不是真的要搜成康的魂。

就是想讓圣尊和天下人看看,大家是有來有往的。

你們抓了林蹊,我們馬上就能抓了成康。

你們看似贏了,我們也沒輸。

圣者的徒弟,哪怕名號沒有林蹊的響,也不是普通什么人能比的。

“我的徒弟,談鐘音,你是搜不了魂的。”

圣尊的虛影嘆了一口氣,“你們有兩條路,一條是殺了他,一條是把他關起來,養著他。”

談鐘音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