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零零二章 各自行動

更新時間:2021-08-17  作者:潭子
踏雪和小貝終于在賭物館跟陸靈蹊匯合了。

當然,在柳酒兒的房間里,兩個小家伙也特別受了青主兒的招待,一人得了一對大耳朵。

聽到三人在里面嘻嘻哈哈,除了尚仙好奇的看了一眼,其他如柳酒兒、南佳人,都是一副驚恐之色。

“……還有一個叫象鼻。”

看她們的樣,陸靈蹊忍不住想笑,“這里沒水可玩,也沒花可澆,要不然,青主兒肯定更喜歡玩象鼻。”

啊啊啊!

南佳人和柳酒兒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鼻子。

幸好師妹(師姐)有點良心,把她們叫了出來,要不然她們哪里還有半點仙子形象?

“咳!”南佳人輕咳一聲,“接下來,你準備到哪去?”

“上次回明心街十一號,師父師叔他們說,他們會去外域戰場,所以,陸安老祖代替我進駐仙隕禁地祭祀的事,我已經跟談師叔說,如果有人問,就可以往外傳了。”

陸靈蹊有她自己的計劃,“至于我嘛……,回刑堂照顧世尊幾下,我就要回天淵七界了。”

她要回托天廟、神隕地看看。

“你們有什么想讓我帶的,提早說一聲。”

“帶的先不說。”

南佳人看了柳酒兒一眼,“酒兒,現在給我師父他們起一卦吧!”

“噢”

柳酒兒的屁股不自覺地往陸靈蹊身邊挪了挪,“林師姐,隨慶師伯他們的未來如何,你也想知道吧?”

自然!

不過……

陸靈蹊瞄了她一眼,“那就快算吧,別磨磨蹭蹭了。”

四蛋哥把十八運珠還給神隕地的前輩們了,師妹現在往她身邊湊……,原因如何,簡直一目了然。

“稍等!”

柳酒兒摸出她吃飯的家伙,朝四方默祝半晌,鄭重撒下一卦。

“上兌下巽,澤風大過?”

看著面前的龜甲,柳酒兒的眉頭,不自覺地攏起,“這卦……”

“如何?”

“如何?”

陸靈蹊和南佳人幾乎同時問出。

“大過之卦為異卦相疊,陰陽爻相反,陽大陰小,行動非常,有過度之像,內剛而外柔。”

柳酒兒掐動她的手指頭,“雖有一定風險,卻也不是災難,需要謹慎處理。憑師伯們的本事,現加上風門,此卦當為上卦之兌為澤。”

她長舒了一口氣。

這世上做什么事,都有風險的。

長輩們的決定,也不是她輕易能改變的。

好在……

柳酒兒看了一眼陸靈蹊,“師姐,有關風門道友的事,你覺得,是讓佐蒙人和萬壽宗自己發現的好,還是他主動跳出來的好?”

“這話你怎么能問我?”

陸靈蹊笑了,“我是師姐,酒兒,同樣的話,我反問你,現在該你回答。”

看到南師姨在那里偷笑,柳酒兒有一種想抓狂的感覺。

當小的太可憐了。

“各有各的好……”

兩位暴力師姐當面,柳酒兒也不管不說,“如果隱匿消息,讓他們自己發現,說不得風門道友能借助風門(任意傳送門),在外域戰場上,配合大家立個大功。

但是這樣一來,萬壽宗那邊,恐怕就有些不舒服了。

那位包世縱前輩到現在還生死不知呢。

很多人都懷疑,他搶了風門的傳送門,自己躲了。

萬壽宗因為他,到現在都飽受各方壓力。

師伯和風門他們進外域戰場,不可能裝著一點也不知道,真什么都不做,萬壽宗那里表面上是不能拿我們怎么樣,但是……”

“但是于長遠來看,可能就是大錯!”

同一時間,明心街十一號,宜法也在和風門分析這件事,“包世縱好歹是一代金仙大修,到現在都沒傳出他的死訊,那他就一定還活著。

萬壽宗再家大業大,也不可能隨意舍了一位金仙大修。”

說到這里,她看了一眼,穿著紅衣,又裝嫩的風門,“而且,天下覬覦任意傳送門的多了,先給萬壽宗一個面子,于你保住任意傳送門,于你以后應該都不錯。”

陰佐蒙人是很重要,但是他們想在仙界各方早就成熟的勢力下,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就不能只顧一處,很多時候,就必須做出妥協。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宜法沒說。

黎丙章剛死,雖然他的死,不該關他們的事,但是,他們卻不能不防,某些喜歡以高標準要求別人的人。

仙界這樣的人很多。

商禮華……只是其中之一。

哪怕他當時就被林蹊撅回去了,卻不代表,這件事就真的過去了。

生與死間,有大恐怖!

青主兒代表生。

被林蹊那么一弄,那些人是不能明著來了,但是,不代表在可以的情況下,他們不會伸出腿來絆你一下。

小貝從妖族回來說,曾執掌妖庭刑堂的迷幻天魔狐之所以滅絕,就是因為,妖庭各方你絆一下,我絆一下,慢慢的……,盡皆消亡。

萬壽宗是四大仙門之一,風門出關,先為他們洗清莫須有的污點,至少在明面上,他們要承一份人情。

這份人情用在關鍵的地方,可能就是救命的。

“對了,你去送人情的時候,干脆大方一點,據我所查,安畫那些人的藏身地,離仙盟坊市不會太遠。”

宜法又道:“萬壽宗那里,也應該查出了些東西,如要可以的話,就問問他們,需不需你的相助。”

半個時辰后,一襲紅衣,看著有些面熟的傲嬌少年,就從東門一路往天下堂去了。

“咦?那個人看著有些面熟啊!”

守門執事撓了撓頭,“頭,你也覺得那少年面熟吧?那是哪個厲害世家的?”他把各宗的天才都想了一遍,沒對上號,只能往世家那里想了。

被叫頭的金甲執事,望著風門離開的方向,面露復雜,“還記得任意傳送門嗎?”

“風門?”

執事失聲叫出的時候,長街上,風門路過的地方,所有認出他的修士,都是一副見鬼的表情。

當年,這一位可是傳出死訊了呀!

都說是萬壽宗包世縱所為呢。

他怎么……

“快快快,跟過去看看。”

很快,風門的身后,就跟了一堆的人。

縮在堂里的商禮華,遠遠看到這么多人一起過來,還以為發生了什么大事,忙偷偷閃避。

他的膽子有些小。

黎丙章死得太蹊蹺。

昨天器堂堂主張川傳出消息,說是對方的長針可能有破甲、破罩之能,才告誡他們,最近要注意點安全。

商禮華可珍惜他的這條命了。

反正執事弟子找不著他,肯定會找談鐘音的。

他悄沒聲息地從后門溜了。

“那位就是商禮華?”

“是!”

安畫和班二奇進坊市打探消息,心情正不好,看到他鬼鬼祟祟的專走小巷,忍不住都帶了點笑意。

生意來了呀!

林蹊提醒他,要他注意安全。

也許,他們應該成全她的烏鴉嘴。

兩人一齊站了起來。

天下堂各個長老,商禮華與天淵七界的關系,應該很近的,因為,做為酒仙宋玉的小弟,他接收了宋玉數萬畝靈田,外加兩個山頭,三處店鋪。

當初似乎說好,幫他代管。

可惜,管的時間過久,不管是商禮華還是商家,都感覺那就是他們家的東西了。

“商禮華能在天下堂當長老,主要是沾了宋玉和馮硯的光。”

安畫對天下堂的長老們,了解的很深,“他不僅接收了宋玉的東西,據說槍神馮硯的一些資產,也都傳在他手。

宋玉他們離開的時候,好像就替他謀好了位子,原本是指著他在天下堂有點作為,將來,能為天淵七界出點力的。”

可惜,那些人眼瞎了。

商禮華分明就是個小人。

“天下堂諸位長老,他其實是最墊底的存在,只是,一庸一直想給宋玉他們面子,所以,慢慢把他和商家扶持了上來。”

“一庸的眼——瞎的很。”

“一庸的眼……,倒不是很瞎,只是仙盟各方勢力紛雜,站在他那個位置,扶持別人,還不如扶持各方不靠的商家。”

安畫一天到晚就是琢磨這些人,哪能不了解,“他扶持的商家、徐家、梅家,都跟宋玉他們有些關系,他似乎也不在乎他們平庸,平庸的人好駕馭。

他決定歸還天淵七界產業的時候,哪怕這三家再不愿意,也只能老實聽令,這就是他的手段。”

她努力向一庸學習呢。

雖然他在很多事的處理上,都有些不完美,但是,總的來說,還是非常不錯的。

至少各方勢力,已經在表面上,對他表示了臣服。

族里發展到現在,各方勢力也是紛雜的很。

安畫很清楚,將來回族里,她也要跟一庸似的,左右逢源。

“當然,宋玉他們當年也可能也預估到這一點了,但是,幫他們處理這些事的是一庸,所以,一庸才是我們最應該剪除之人。”

可惜,那人現在閉關。

就是不閉關,安畫也不覺得班二奇能陰殺他。

“那我留著亂魂針的最后一次使用機會。”

班二奇可不知道,安畫是那么想他的,還想做一做美夢,“你了解他的兒子傅子璨,回頭,我們再借用傅子璨,看看能不能靠近一下。”

安畫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當年,純陽宗的事如果沒有暴露出來,她已經嫁給傅子璨,早就可以近距離靠近一庸了。

可惜啊!

“好!到時我試試。”

連試都不試,不是她的風格。

兩人腳步輕移,很快就抄近路,走到了商禮華的前面。

天下堂,被動接活的談鐘音,其實對風門很感興趣。

“你要去外域戰場?”

“是!”

“冒昧問一下,你知道,在江湖傳言里,你已經死了嗎?”

“……才知道不久!”

風門似乎很郁悶,把執事弟子奉上的茶,一口飲盡,“聽說,我是死在萬壽宗長老包前輩手下。奶奶的,這分明是佐蒙人的計。

原本我都準備自己去外域戰場,好像到那里報名也是一樣,奈何聽到這個消息,我想了又想,還是到這里報名吧!

萬壽宗的那位包前輩,如果沒意外的話,可能被佐蒙人抓去了。”

“多謝道友還家師兄清白。”

傅清容人未至,聲先至。

風門抬眼的時候,她已經走了進來,“打擾談長老了,聽說風門道友到天下堂來,傅某實在忍不住,還望……”

“傅師姐快坐,我們之間,不用這么客氣吧?”

談鐘音笑著站起來,請她坐下時,又親手奉上一杯茶,“當年的事,不獨是你們萬壽宗的事,也是天下堂的事。所以,我早就吩咐執事弟子,傅師姐若是過來,可一路暢通。”

“多謝!”

傅清容點頭承情,“敢問風門道友,知道月亮宮曾經的五蓮山嗎?”

“不知!”風門搖頭,“月亮宮如何,與我無關,當年,那位廣若大師還說我的任意傳送門是仙界至寶,他言之鑿鑿,我還差點信了。”

這倒是事實。

若不是林蹊知道的多,廣若好像真把他忽悠了。

傅清容和談鐘音微不可查地對視了一眼。

“那我就沒什么可問的了。”

傅清容到此,當然不是喝茶的,“道友此來,可解了我們萬壽宗上下,多少年的疑惑了。”

她翻手就是一枚金光閃閃的金甲符,“外域戰場并不安全,一點心意,道友拿著吧,應該能擋金仙三擊。”

還有這好處?

風門很高興,恭敬一禮,“多謝前輩!”

說幾句好話,得個保命之物,怎么算,都是劃得來的。

“佐蒙人一向猖狂,那安畫和成康,公然叫囂,他們試煉的對象是林蹊。”

風門把宜法跟他分析的一些事,拿出來賣人情,“而林蹊是刑堂的囹官,所以,我覺得,他們不會離林蹊太遠。很可能,就藏身在仙盟坊市周圍的萬里之地。

兩位前輩,若是有什么懷疑的地點,我們現在就可以查一查。”

用任意傳送門?

傅清容和談鐘音都動心了。

她們也都認為,佐蒙人最大的據點,不會離仙盟坊市太遠,也都有懷疑的地點。

只是,那些地方,想要無聲無息的侵入,都有些困難。

“我們萬壽宗曾用家師兄包世縱的魂火試過,他確實就在這一帶。”

傅清容站起來,“我有懷疑的幾個地點,但是,為了他的安全,一直不敢輕舉妄動,如果風門道友愿意相助,不管成與不成,”她深施一禮,“我傅清容俱都感激不盡!”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