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九一章 暗戰

更新時間:2021-08-05  作者:潭子
殺田甜,是因為田甜發現了他們的某些秘密,那么殺這位八卦王老于……,難不成,是因為他的八卦,接近了佐蒙人正要做的事?

陸靈蹊沒有猶豫地往人群湊了湊。

天下堂巡察和刑堂巡察相繼開來,封鎖百略街沒多久,錢兩一就收到了老于身隕的消息。

他知道了,南佳人當然也就知道了。

“老于……,應該是受了我們的連累!”

南佳人有些難過。

是她和師父宜法共同定計,讓喜歡吹牛的阿菇娜接近他,借他之口,宣傳天淵七界,宣傳林蹊,以求未來能在仙界各處多建幾座托天廟,托天廟的香火也能更旺一點。

原本,他們也想過,老于那里會有一定危險,特意送了兩張保命仙符,又請食神前輩在暗中保護良久,直到一年前,大家才放松警惕,沒想到……

“佐蒙人那邊應該是吸取了以往的教訓,連著五年一點也不動,麻痹我們。”

尚仙嘆了一口氣,“回頭多送點奠儀吧!”事到如今,后悔無用,只能盡量安慰家屬了,“佐蒙人在這時候,朝老于動手,恐怕也有挑釁林蹊之意。”他看向師妹,“今年是林蹊在外域戰場的百年。”

原以為,病書生陸安秘密過去,佐蒙人還不知道,還會跟以前一樣,偷著遠盯仙隕禁地和棺材坳,但現在……

“佳人,你說有沒有可能,他們已經知道林蹊在外域戰場呆不住,要回來了?”

天下堂魚龍混雜,她對那里……

“不知道。”南佳人搖頭,“具體如何,我們恐怕要問問陶甘、陶單。”

他們一進搭不上談長老,但是,借著林師妹,再借著阿菇娜,跟陶甘、陶單倒是混熟了,雖然提到那兩個人,她的牙就有點痛,可……,這也是唯一能給談長老提醒,順便讓他們了解內幕的途徑了。

“那行……”

尚仙站起來,“我們先到百略街看看老于吧!你把柳師妹叫上,不論如何,我們……都要替他報了這個仇。”

補償他們要有,仇——更要報。

所以,沒多大一會,在人群中,聽大家猜測老于因為得罪佐蒙人的陸靈蹊,就見到了也擠進來的某個人。

戴著隔絕神識面紗,又把眼睛弄小了點的柳酒兒,若有所感地望向她時,陸靈蹊已經從她腰間的布袋轉過眼。

不用猜,她就已經知道她是誰了。

破布袋,就是笨師妹的招牌。

柳酒兒雖然不相信,佐蒙人能殺人,還待在這里,但如果是人奸所為……

她不動聲色的想要往懷疑對象處擠一擠的時候,突然又頓住。

青主兒感受到她的視線,在微風襲來時,輕輕地動了動。

柳酒心中一跳。

她對師姐身邊的青主兒聞名久矣,只是,從來沒見過,現在……她不自覺地又往她身邊湊了湊。

陸靈蹊忍不住斜了她一眼。

柳酒兒眼中不自覺地帶了點笑容,傳音過去,“師姐,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沒多久,”陸靈蹊傳音回去,“老于和你們是什么關系?”

“……他喜歡八卦,我們借阿菇娜給他提供了很多天淵七界的事。”

這樣啊?

陸靈蹊輕輕嘆了一口氣。

八卦王八卦的事情有些多,大家嘰嘰喳喳地,她聽了不少,除了他們天淵七界的,還商家的八卦,談長老的八卦,甚至連陶單、陶甘的都有。

“你覺得,他是因為八卦我們才被佐蒙人盯上的?”

“不是我覺的。”

柳酒兒糾正道:“是南師姐和尚師兄覺得,不過,可能就是事實,這幾年,因為老于,我們在仙盟所轄的凡世十六國,都建了托天廟。

佐蒙人那邊……

我聽說,他們以前想要殺什么人的時候,時間能橫跨千年,甚至萬年。

他們以前沒對老于動手,是因為,我們有人在暗中看護他,感覺我們的人撤了,馬上出手。”

柳酒兒把她的猜測說出來,“師姐,尚師兄和南師姐,想在這里找點線索,給老于報仇,你……你在這里,感覺有什么人不對嗎?”

“……沒!我和青主兒都沒在周圍人的表情上,感覺到什么不對。”

陸靈蹊感覺這仇難報,“但是,想找他們,我有另外辦法。”

果然師姐什么時候都是師姐。

柳酒兒放松不了。

飛升仙界后,現在算卦,感覺老被老天盯著。

尚師兄和南師姐找不到殺老于的人,肯定還要她算。

現在好了,林師姐回來,她就不用強行算卦了。

“師姐,什么辦法?”

“你等著!”

陸靈蹊從人群中擠出,頂著巡察盯過來的目光,在手上倒上一點千藥汁水,直接撕下了臉上的冰肌,“在下林蹊!”

不管是巡察,還是圍在此處的修士,就是尚仙和南佳人、柳酒兒,都有些呆怔了。

剛趕到未久的談鐘音,也忍不住攏了攏眉。

難不成老于的死,還跟林蹊有關?

要不然,怎么會這么巧?

是天下堂那邊,有人跟佐蒙人走漏了什么風聲,所以,他們要利用老于給林蹊弄個下馬威?

就在她限入自我懷疑,眾人也懷疑老于的死跟林蹊有關時,陸靈蹊已經朝談鐘音拱了手,“談師叔,我懷疑老于的死,跟我有關。”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談鐘音沒有接她的話,她并不想林蹊擔下老于的事。

如果真有人要對老于的死負責,那也只能是天下堂。

“剛回來,到百略街的時候,正好見到老于身隕的那一刻。”

“……”談鐘音點點頭,“那你怎么會認為,老于的死,跟你有關?你是覺得,佐蒙人一直在盯著你?他們若真有那本事,林蹊,你覺得,你還能站在這里跟我說話嗎?”

為了她,佐蒙人在外域戰場,已經連隕五位金仙,甚至連圣尊都出手了。

“不能!”

陸靈蹊搖頭,“算時間,今天恰是我百年該回來的日子。”她的眼睛望向兩邊的店鋪,“我想佐蒙人那邊,應該是用老于給我一個下馬威。談前輩,您能幫忙查查,百略街的所有鏡光陣嗎?他們殺個人,沒有明著過來,肯定要從其他地方看看,得意得意的。”

“查!”

談鐘音當場就朝天下堂的巡察揮手,“所有鏡光陣,我都要看到母陣在哪,沒有母陣的……,或者母陣另有雙向的,一律抓起來。”

她早就想查仙盟坊市的各個鏡光陣了。

以前沒人支持,如今……

“想當人奸,”她的眼睛瞇了瞇,“就要做好,被我一掌斃了的準備!”

“對對,那些人就是該殺!”

“該挫骨揚灰!”

“該……”

一時之間,群情激憤。

談鐘音的神識如狂風般卷進各個店鋪,“膽敢妄動者,殺無赦!”

一時之間,哪里還敢有人動?

談大長老的威名,誰人不知?

“多謝談師叔!”

陸靈蹊深施一禮,“在佐蒙人那邊的鏡光陣未破前,我想說幾句話。”

“你說!”

“安畫,我知道你在看著我,就算你這一會沒看著我,事后肯定也能聽到我說的話。”

陸靈蹊瞄了瞄各店暗隱的陣法,聲音談談,“你算過,你們直接、間接死在我手上的人有多少了嗎?

如果沒算,建議晚上算算。

如果它讓你心驚,恭喜你,此生此世,我林蹊,都是你的心魔!

做心魔的,當然要干心魔事,告訴你們的圣尊、世尊,我會保著這條小命,慢慢的再成長為他們的心魔。”

“什么叫慢慢成長為他們的心魔?”

談鐘音的聲音里,不由帶了點笑意,“不管是世尊,還是圣尊,在你這里,應該都落下了心魔。”

圣者,也不是沒有心魔。

只是,他們都有大毅力、大意志壓著。

“你先不要走,回頭,我親自送你回刑堂。”

談鐘音的聲音,一直都帶著靈力,傳在整個百略街上,“天罰獄廣若那里,還等著你回去呢。”

“好呀!”

看到某人笑模樣的安畫,一掌拍散這邊鏡光陣的時候,臉上陰得都能滴水。

林蹊回來了。

還這么巧的,就遇到老于……

班二奇的牙齒咬得咯咯響,“她們在說什么?你為什么要拍散鏡光陣?”

“我們在百略街的布置……,都要保不住了。”

安畫會唇語。

雖然關注鏡光陣時,林蹊和談鐘音可能已經說過不少話,但只憑她們后來說的,她感覺那里的鏡光陣,都保不住了。

不僅保不住,買通的那位陣堂陣師,也要保不住了。

她急奔內室,尋出與陣師聯系的傳送寶盒,鄭重放入一枚特別的符箓。

“這是……能毀了那邊傳送寶盒的棄符?”

“是!”

遇到特別情況,毀了傳送寶盒,是對雙方的安全負責。

大家在建立聯系之前,早有約定,一旦傳送寶盒毀了,就是暴露的時候,要馬上離開。

“希望那位柳光乘柳道友的動作能快點。”

在陣堂可不下去了,仙界可能通輯的情況下,就只有到他們那邊去了,“班叔,您馬上去越秀山,從現在算一個時辰的時間,如果他還沒到……,那就不用等了,馬上離開。

如果到了,就開啟越秀山秘道,讓他在那里暫歇一年。”

天下堂和刑堂一定會查一段時間,避開最危險的時段,剩下的……就好說了。

“好!老夫馬上過去。”

班二奇匆匆趕向越秀山的時候,安畫長長的吁了一口氣。

他們并沒有買通百略街的商家,只是借用維護大陣的機會,請那位柳光乘柳大陣師,幫忙另布了某些鏡光雙向陣。

此陣并不是那么好布的。

柳光乘為了安全,也只肯在各個主街動手腳……

安畫突然吸了一口冷氣。

柳光乘只在各個主街干,是因為那里人來人往,他是想借人多,給布下的鏡光雙向陣打掩護。

如果暴露了,可以推托到他們的陣法師頭上,但這樣真的能行嗎?

安畫忍不住在房里轉了圈。

這樣做有一定的可行性,但是……,談鐘音和魯善那些人能相信嗎?

還有林蹊……

她也是陣法師。

她一定會查的。

柳光乘……

安畫感覺那姓柳的不是林蹊的對手。

她后悔地拍了拍腦袋。

早知道,應該遲一會毀傳送寶盒,應該給柳光乘另外的警示,把林蹊的厲害分析給他聽。

現在……

安畫猶豫了一下,到底給洪成志傳了信。

洪家洪士楓為了查洪彥高的死,據說一直隱在仙盟坊市。

請他拐個彎,找一個小散修傳個信,應該是沒有危險的。

做完這一切,她呆呆地坐在椅子上。

現在知道林蹊就在百略街,可是,他們在那里沒有人,更沒有定位的法器,錯過這個機會……

安畫呆坐良久,給成康傳信,讓他回來的時候,洪士楓也收到了洪成志的消息。

他拿著這枚另有禁制的玉簡在手上轉了轉,到底走出所租小院。

與此同時,明心街十二號院里,一副老朽樣子的聞人謙,看著墻上突然響起的箏音,眉頭一攏,沒有半點猶豫地站了起來。

“陸懔、思惠,給老子出來,活來了。”

洪彥高一個小小的天仙,不可能摸到合歡宗第一秘庫,搶下身外化身的肉身傀儡。

洪家一定有問題。

付楨和夏舞帶著孩子在濟水上游的南雄開店,暗查洪家,在洪家的某些人手上,看到了不少疑似合歡宗的法寶。

雖然那些法寶,都被改動過,但是,一件像,可以是巧合,十件像……,就絕不是巧合了。

“師伯,洪士楓又動了?”

陸懔和蔣思惠急急沖出。

“是!”

聞人謙眼中殺機隱現,“你們跟他套了幾年的交情,這一次,就把他請家里來吧!”

他要在大家的牌位前,宰了洪士楓,“思惠,跟陸懔分開些,但有任何一點不對,不必怕暴露,馬上借我們的秘法,把陸懔轉移到安全地帶。”

“是!”

宗門的仇要報,但是,夫君的安全更重要。

蔣思惠哪里會反對,“師伯,您等我們的好消息!”

感謝書友蝶豆花、你是我の卑鄙、之心、明月和她、YTT桃桃、蕎顏m、劉海清、星雨夢淵、無風吹柳、古鈴咕呤咕呤、spore5406、書友20210407214850769、書友20210407214850769的打賞,感謝所有支持的朋友,債越欠越多,以后慢慢還,但是今天,我想重點感謝一個人,書血1314,她不僅是的盟主,還曾是我的運營官,這幾年一直是她幫忙做活動,幫忙運營。

雖然她現在不做了,但是,我還是想說,謝謝你,謝謝你一直的支持,希望我們能永遠是朋友,不管是書里,還是書外。

良時如飛鳥,回掌成故事,希望八月的我們,水逆退散,日日是良時,都能攥緊我們人生的好故事。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