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六二章 仙隕禁地

更新時間:2021-07-04  作者:潭子
仙隕禁地幾乎就是寸草不生的地界。

走進來的陸靈蹊和青主兒在一塊豎著好像月牙的奇特巨石處駐足,良久不語。

英烈園她們一起入境戰聯,其中一次就是死在這兒。

站在月牙石下,兩人好像看到了當初相扶在一起,最后卻帶著無盡的憤怒和不甘,一齊隕落的女孩。

“上柱香吧!”

來之前陸靈蹊做好了準備。

三道菜,三道點心,三個果盤,一壺小酒外加一柱香……

青主兒和陸靈蹊并排站在一起,很恭敬的一連三次躬身,這是祭奠死去的人,也是……祭奠她們自己。

因為入境戰聯的時候,她們真真切切的在這片土地上,流盡了最后一滴血。

那種無力、憋屈的感覺,她們從來都不敢去細想。

“世尊被我和美魂王陰了,現在半死不活,圣尊……,我剛剛絞了他追蹤我的神識。”

陸靈蹊看著小小的青主兒高舉比她高的香,飛著插進香爐里,輕聲道:“報仇之路,才剛剛開始,他們曾經給予我們的,我們……會一點一點的還回去。”

“我幫你。”

青主兒沾了滿身的香灰,飛了回來,“諸位前輩,也保佑我們好好活著,給你們把憋著的氣還回去啊!”

兩個人一連數拜,這才相攜而去。

半晌之后,在最后將落的淡淡香煙中,兩個好像要被嵌入月牙石中的女孩,艱難地相扶著爬了起來。

“有吃的。”

破敗的身體在煙氣飄渺中,慢慢的飽滿起來,恢復她們生前漂亮的樣子。

“我們的運氣真好。”

圓臉女孩高興地拿起一塊糕點,“姐姐,你先吃。”

“……請大家都吃一點吧!”

“那當然!”

圓臉女孩笑著朝寂靜無聲的地方道:“知道你們都在呢,快過來吃好吃的呀!”

話音剛落,被層層云霧遮住的世界,好像刮過一陣陰風般,大地瞬間變了樣,缺胳膊斷腿,甚么腦袋被打扁,身體被長槍釘在地上的影子們,相互攙扶著,或走、或跳、或被同伴拖著,就那么圍了過來。

“哎呀!好豐盛呀!”

每個影子的臉上,都是一幅滿足的樣子,“還好香呢。”

“好長好長時間,沒聞到這么香的靈食了。”

說話間,盤中的食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化起來,很快,連剛剛還水靈靈的靈果,也蔫巴下來,看著好像就是一層皮,包裹著果核。

“這次進來的是個厲害的人物呢。”

“長什么樣,你們看清楚了嗎?”

“真是太好吃了,好希望她能再給我們祭上些。”

“你們一下子問這么多,讓我們怎么答?”

圓臉女孩笑得很開心,“一個一個來吧!這次進來的,是一個女修和她簽了大德之契的木靈,她們在英烈園入境過戰聯,當過我和明師姐。”

英烈園里,大家好像都得了供奉,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死得太不甘不愿了,始終無回。

多少年來,如果一直沒有人能入境戰聯,讓他們轉轉心境,他們就會變成自己也不認識,只知道殺戮,不辯敵我的陰魂鬼物。

“那女孩說,她和美魂王一起坑了陰尊!”

“是林蹊?”

“是林蹊!”

“肯定是林蹊。”

“她沒說她的名,”明師姐清冷的臉上也泄出一點笑意,“但既然是跟美魂王一起的,應該就是最近最有名的林蹊。”

“可是美魂王……“

“美魂王如何,有銀月仙子管著。”明師姐看了一眼少了半截腿的男子,“我們就不要操那么多心了。”

“就是,”圓臉女孩道:“美魂王怎么啦?他不是我們的人啊?他雖然性格不好,可是,別人不惹他,他能惹別人嗎?當初……當初若是讓他來……”

“讓他來也沒用。”

嘆息的不是一個兩個。

“……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明師姐拉了拉面現難過的師妹,“林蹊不僅坑了世尊,據她所說,進來之前,才剛剛絞了圣尊追蹤她的神識。”

真的假的?

一陣陰風吹來,剛剛七嘴八舌的眾鬼,卻都有些沉默了。

仙界有很多喜歡吹牛的修士。

他們都以為,他們是天之嬌子,可事實上,哪怕有洗眼靈水相助,在遇到估蒙人后,大都只有逃進這里避禍的本事。

那個林蹊,別又是一個被別人捧得甚高,也自視甚高的人吧?

“……她說,報仇的路,才剛剛開始。”

明師姐知道大家在想什么,她也擔心,但是……

受了她的香后,師妹和她的魂體明顯凝實了許多,原本當鬼還有的憋悶,現在都沒多少了,“佐蒙人曾經給予我們的,她們……會一點一點的還回去。”

“嗯嗯!”

圓臉女孩連忙點頭,“那個青主兒還請我們保佑她們好好活著,幫我們把憋著的氣還回去呢。”

“可是林蹊……有木精靈寵嗎?我怎么沒聽過?”

“是不是認錯人了?”

“你們沒早點出來,看她們長什么樣嗎?”

“就是啊,明晗,你也沒看清嗎?”

明晗搖頭,“她身邊的木精青主兒氣息很古怪,我和彭妍……”

“我們沒敢出來,”彭妍鼓著臉道:“你們不相信,自己追追看。”

追追看,就追追看。

一陣陰風過,現場少了三分之一腿腳不錯的。

陸靈蹊希望能再借一把天運,找到仙隕禁地里那個傳說中的秘境。

只是,越往里走寒氣越重,為防再次引發寒毒,緊緊身上的大毛斗篷時,她一連摸了兩顆旭陽丹入口。

青主兒就站在她的圍脖里,幫忙一起尋找那個傳說中的秘境。

一陣風來,她若有所覺地回頭。

陰風中,正要進前一點的鬼們,忍不住的有些心悸,齊齊住腳。

呼呼呼

后面的,沒想到前面的這么突然的住腳,一個擠一個,擠成了一團。

陰風吹過,青主兒好像看到了向個影子,不過,她裝著沒看到,默默轉過頭了。

仙隕禁地最不缺的就是鬼雄。

有他們在,圣尊也不敢來。

青主兒對他們早有心理準備。

反正林蹊已經成仙,身上又沾有天罰雷力,哪怕他們又失了靈智發瘋,她們也不怕。

所以,青主兒壓根就沒跟陸靈蹊說,她看到了什么。

她們要找的不是鬼雄們。

這些鬼們也不知道禁地秘境在哪。

晉師伯和談前輩都說,他們的記憶是一段一段的,有時候在現在,有時候在過去,亂的很。

而且人鬼殊途,接觸久了,人氣和鬼氣混雜,人受不了,鬼也受不了。

總之到了禁地,保持恭敬,保持距離就對了。

“下雪了。”

看到天空飄下的雪花,陸靈蹊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把厚厚的帽子往下壓了一點不錯,大毛斗篷上的帽子也戴上了,“主兒,就呆里面,不要亂動了。”

“我沒那么冷!”

青主兒笑嘻嘻地爬出來,坐到她的肩頭,“不過,晉師伯說這里的雪,一下就沒完沒了,至少七天,我們……”

“就以七天為限。”

陸靈蹊撫了撫腰間掛的英字牌。

她自己的送給了陸望老祖,這一枚是合歡宗聞人謙師祖送的。

也不知道爹娘如今怎么樣了。

師祖說,三十年內,他能把他們逼進天仙境。

這個逼……?

想到老頭笑瞇瞇說的這句話,陸靈蹊的嘴角忍不住翹了翹。

“七天之后,我們接著回落鳳灣。”

青主兒吃她的域外天魔,她就呆化塵球里,用仙石修煉好了。

反正又撈了簡野王的儲物戒指,如今,她不差錢。

陸靈蹊豪氣的很,“只要你不把外域天魔都吃了,佐蒙人就發現不了什么。”

“嗯嗯,以后我一年吃一個。”

她們要在這里百年呢。

青主兒很滿意了,“不過,神百嶺我們跟佐蒙人干了一架,棺材坳,我們又干了一架,要是能在落鳳灣再玩一場,你說,我們還能不能再陰個佐蒙人的金仙大修?”

“你當人家的金仙大修是大白菜呢?”

陸靈蹊雖然也想發財,可是,心里更清楚,經過棺材坳的一戰,佐蒙人那邊以后再找到她,對她出手的時候,只會更謹慎,更厲害。

“雖然他們會補充人手,但短短時間,因為我間接、直接的連隕四位金仙,連圣尊都親自出馬,以神識監視了,你以為,他們再補的人手,不會小心再小心?”

落鳳灣有域外天魔,也是大家避著走的地方呢。

“乖!別做夢了,幫我找個背風地,撐個帳篷吧!”

仙隕禁地本就陰氣逼人,再加上這雪……

陸靈蹊又緊了緊身上的厚毛斗篷,“我要喝點熱湯,我要烤烤火。”

晉師伯說,就算要在仙隕禁地烤火,也要找個秘封的地方,也免得傷了陰風中的前輩們。

雖然走了這么久,她都沒在過往的陰風中,感覺到什么異常,陸靈蹊還是不想壞了這份規矩。

“那……”青主兒游目四望,指向遠處,一座不算大的山頭,“我記得那里,被一個金甲修士一拳搗裂成了幾塊,那里肯定能尋到背風的地方。”

陸靈蹊抬頭看向她指的地方,加快腳步。

她也記得。

這片仙隕禁地發生的大戰,入境戰聯時,可以說,她參加了大半。

那金甲修士,其實并不是真正的金甲修士,他是肉身被佐蒙人打爆,仙嬰不退,化成好像混沌巨魔人般高大的金甲修士,以散嬰為代價,集所有靈力為一擊。

那一拳……地動又山搖。

他也確實打死了一個佐蒙人。

想到她們曾經參與的那場大戰,想到那一擊后,徹底消散的金甲修士,陸靈蹊和青主兒都沉默了下來。

遠遠跟著她們的幾個老鬼,雖然害怕青主兒,雖然感覺林蹊也不是他們能靠近的,但是,就是忍不住的想要跟著。

在呼嘯而過的風中,他們聽到了兩人的談話,已經可以肯定,她就是近些年,很多修士口中的那個林蹊。

“感覺不像是撒謊!”

可惜,他們對外界的消息,知道的并不是很多。

進來的人族修士雖然有不少,但是,沒有佐蒙人刺激,沒有祭奠供奉,他們大都只能沉睡,就算想來,腦子也未必清明。

也許他們錯過很多有關林蹊的消息呢。

“再看看吧!”

他們在陰風中前行,沒多久就超過了陸靈蹊。

帳篷好搭的很。

沒多大一會就弄好了。

在里面生好火,兩人自然而然地在更背風的石縫處擺下祭奠用的一切,給那位只有一面之緣的金甲修士上香。

“金甲前輩,來吃供奉啊!”

陸靈蹊上好香,躬身下拜,“晚輩遠遠見過您,您好厲害,當時那三個佐蒙人想救他們的同伴,一齊朝您出手,可是,您硬是頂住了。”

雖然付出的代價有些大,可是,在當年的諸多大仗中,他好歹撈回了本。

“如今晚輩要在這里暫歇一時,打攪您了,請您吃點供奉,您要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也可以弄點神跡告訴我。

晚輩陸靈蹊,只要能做到的,一定全力幫忙。”

仙界到現在都沒查清楚,為何建了英烈園,又做了無數次法事,這里死難的前輩們,就是無回。

就算請動鬼修前來勾通,也會因為種種原因,要么無功而返,要么……連請來的鬼修都成了他們中的一員,再也找不到了。

“我會在這里停留幾個時辰,我等您啊!”

“我也等您!”

青主兒跟著躬身,拜了幾拜,這才跟著她回到暖融融的帳篷。

帳篷上的厚簾阻住了她們的視線,呼嘯的風聲裹挾著大雪,也讓陸靈蹊沒法觀察外面,兩人完全不知道,風再大,雪再急,都是繞著兩柱香走的。

更沒看到,不散的煙氣最終在小小的石縫中,化成了一個小人兒,那小人兒從石縫中走出的時候,已經變成金甲修士曾經的樣子。

“來來來,都過來吃點供奉!”

金甲修士很高興地招呼大家,“大雪的天,正好也暖暖我們的鬼身。”

一個又一個鬼影,在雪地上站起來,他們笑著走向難得豐盛的供奉。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