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二三章

更新時間:2021-06-16  作者:潭子
盛開到神面嶺已經有幾天了。

師父說,神百嶺溝壑甚多,又因為神識禁制的問題,常有隱匿的魅影,而有魅影的地方,就必有食靈蜿蟲。

她們師徒想把宗門賜下的山頭打理好,就不能不多弄點食靈蜿蟲。

這東西除了各宗偷著圈養的,也只有外域戰場有了。

盛開一路都很小心地在各個溝壑轉,生怕被什么人或者魅影提早發現。

只是她這里小心了,卻沒想還是會遇到意外。

看著前方驚慌飛起的幾只鳥兒,盛開下意識地伏到了溝中,青色法衣與周邊的草木混到一起,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出來。

她以為,對面要不了多久就會有人,或者魅影什么的過來,卻沒想,一等沒等到,二等……還是沒有,好像那幾只驚慌的鳥兒只是自己打架了。

盛開沒有馬上站起來,對面沒有任何一點聲響,但是,身下的土地卻在微微震動。

她沒有猶豫的側過臉,把耳朵貼到了地面。

嘭嘭嘭嘭嘭嘭

沉悶的聲音從前方的地底傳過來,而且看樣子是打在一處的。

地底有聲音,地面怎么可能沒有一點動靜?

盛開再抬頭的時候,臉色不由有些發白。

師父說,神百嶺還是個打伏擊的好地方,她就曾在這里遇到過伏殺,那一次,她雖然警醒的快,放出了求救煙花,可是,對方用了禁空禁術,求救煙花是放出去了,外面卻沒人能看到。

若不是正好有巡察前輩看到,她的命在那時就沒了。

盛開有些艱難地吸了一口氣,師父能被佐蒙人盯上,是因為她厲害,飛升不過兩萬多年,就已經晉階金仙。

那如今這里的……

難不成是林蹊?

也只有林蹊,能讓佐蒙人如此大張旗鼓吧?

可是,好像也不對,林蹊似乎還在駐地沒出來呢。

前天還收到了紫霄宗一位師兄的傳訊,問她林蹊是不是怯戰了?

還提醒她,如果林蹊不是怯戰,而是在駐地休整的話,以后遇到也盡量離遠些。

機緣再重要,也沒有命重要。

佐蒙人不會放過她的。

以前不會放過她,吳非前輩那般仙嬰自爆后,就更不會放過她了。

這里不同于沙原,在沙原,林蹊可以憑力氣,憑機緣,把佐蒙人全都埋進沙子里,但這里……也許會有金仙級的佐蒙人暗里出手。

林蹊再能越階而戰,也不能連越兩階。

那么問題來了,對面到底是誰?

盛開摸了一枚求救煙花,緩緩靠近,緩緩冒頭,才要動手,就感覺到了不對。

求救煙花,被她一把扔出。

可是,已經遲了。

游天祜很擔心周圍有人族修士發現什么,所以回來的時候,都沒有馬上進到禁空之地,反而繞著檢查外圍。

果然被他發現了一個漏網之魚。

眼見那煙花要炸,他抬手一吸,硬生生地讓那煙花炸在了自己的大袖中。

咻咻咻

盛開不敢耽擱,發現她看不出對方的修為后,就連著朝不同的方位扔求救煙花。

這些煙花可能都會被人家打下來,但,打煙花的時間,卻可以幫忙拖延一、二息。

盛開以最快的速度,扔出了五枚煙花,獨留一枚扣在手中。

“哪里走?”

游天祜很快就認出了她。

紫霄宗盛去非的徒弟盛開,據傳還是她家的后人。

盛去非對此女據說特別的好。

游天祜在盛去非手上吃過幾次大虧,如今看到她的后人兼徒弟,如何還能放走?

他急急收了要爆的煙花,就朝盛開狠拍一掌。

可惜,到底錯過了時間,一掌拍出,盛開身上卻升起了一道藍色光圈,一點也沒費力地擋住了。

保命仙符吧?

游天祜沒有猶豫地一掌又一掌。

保命仙符這東西,只要耗盡靈力,就屁用都不管了。

他正要一鼓作氣毀了這靈光就要散開的藍色光圈,耳邊一動,身后百多丈外,又有一朵求救煙花‘咻’的一聲飛了起來。

好膽!

居然在逃命的時候,還敢跟他留一手?

游天祜不敢讓這里的動靜,被太多的人知道,只能一個閃身大袖一擺,再次把那煙花兜到袖中。

可是,剛剛兜入,他就感覺不對,里面的似乎不止是煙花,還有……

“嘭”

一聲悶響后,游天祜的法衣和手臂,盡被炸爛。

他當場被氣得面色青黑。

臭丫頭居然把天雷子塞在了煙花里面。

天地法則下,雖然玉仙和金仙的天劫都不能再用來制雷,可是,天仙級的天雷子,讓他硬生生地扛在袖中,換成誰,都不可能皮肉無傷的。

“找死!”

手臂肉芽閃動,游天祜又如風的拍向逃跑的盛開。

陸靈蹊到底心中不安,第一次借用濁云晶制成的飛行仙寶飛云障,趕往晉仲原所要巡察的神百嶺。

如果神百嶺一切正常,五座墳那里,她倒是不擔心了。

“靈蹊,你怎么會覺得晉師伯會出事啊?”

青主兒再次裝成了發飾,在識海中道:“他是金仙,他在這里呆了好多好多年,他……”

“我沒說他會出事,我就是想看看。”

陸靈蹊亦在識海中回答。

她們早就說好了,以后交流,就借用大德之契,在識海中說話。

“那你……今天是做了惡夢了?”

“……是!”

青主兒不說話了。

修仙者的夢境,有時候很玄的。

不過,她很快又想到了什么,“靈蹊,如果晉師伯有危險,只你一個人不行吧?”

“當然!”

她一個人是不行的。

“飛云障低空急行,跟我一樣修為低的天仙修士,雖然會下意識的避開我,可是,他們也會注意我這邊的。”

陸靈蹊解釋,“至于像晉師伯那樣的巡察,看到這飛云障,肯定早猜到是我了。”

云吼獸的濁云晶異常難得,但她不一樣,天道親閨女呢。

而且,又深受義父和木老祖以及祝師父的喜歡,身上有飛云障很正常。

那些巡察前輩們,只要看到,肯定都會往她這里多注意注意的。

“他們一直指著我在天仙戰場大殺四方呢,我這么急行,他們總會看顧一二的。”

青主兒細細感應一直追逐她們,卻沒有惡意的那抹神識,到底沒說話了。

飛云障做為極厲害的飛行仙寶,在已經成仙的陸靈蹊腳下,說風馳電掣一點也不為過。

被調到此間的太疏宗長老竇伯輝跟了好一段后,眉頭不自覺地沉了下來。

不太對勁啊!

自從知道林蹊來外域戰場,吳吉仙嬰自爆,云天海閣在此做任務的弟子,一個比一個低調。

現在林蹊動用飛云障如此急行,有點腦子的都能猜到是她,佐蒙人那邊不可能一點也不關注的。

可是直到現在,都半個時辰了,路恒那些個家伙跑哪去了?

就算他們能忍下吳吉的仙嬰自爆,也要為世尊爭取爭取吧?

竇伯輝感覺出事了。

但面前就是神百嶺,要超過他巡察的范圍了。

他才要用萬里傳訊符,試著呼叫一下晉仲原,就看到前方一道驚天劍氣一斬而過。

紫霄宗盛去非的道窮劍?

劍氣稍弱,是……符?

雖說小輩弟子們都會有一兩道長輩賜下的保命符箓,可讓他們進外域戰場的時候,都說清楚了,不是遇到超過階位的強襲,是不準動用那些仙符的,沒有理由的隨便動用,要受三十道打神鞭。

好好的,她的徒弟……

竇伯輝認識那個才到這里的盛開。

小丫頭手上功底不錯,同輩中……

他正在想,她遇到的誰時,心頭猛的一跳。

道窮劍一斬而過,可是,應該還手的動靜呢?

陸靈蹊沒看到還手的動靜,特意飛高了一點。

進了神百嶺,神識放不出百丈,還不如眼睛呢。

她飛高了,竇伯輝也飛高了,但是,剛剛出現劍光的地方好像又沒動靜了。

這怎么可能?

竇伯輝顧不得陸靈蹊,從后面跑到了她的前面。

陸靈蹊加快速度,正要跟著下去檢察,剛剛還能見著的竇伯輝卻在幾步之后,從她眼面前消失了。

陣法?

陸靈蹊心下一跳,想也沒想地放出一枚求救煙花。

血雪的救字,炸響在空中,經久不散。

從地底沖出的路恒三人,當然看到了那枚求救煙花。

但是,放出了又如何?

竇伯輝誤打誤撞的撞進來,當場就受了游天祜偷襲的一劍。

如今,他們四,人族四。

但是,他們四人雖然有些狼狽,卻能借助身體天賦,迅速恢復。

可是人族這里……

看著被晉仲原護住的竇伯輝和盛開,路恒一邊強攻,一面冷笑,“姓晉的,恭喜你,林蹊也來了。”

沒想到,殺個晉仲原,除了把竇伯輝釣來了,還把林蹊釣來了。

“竇伯輝,一個小丫頭都比你謹慎!”

臭丫頭不進來,路恒忍不住嘲笑這個幾乎少了三分之一身子的家伙,“要不,我們打個賭,我們賭她不敢進來。”

游天祜就等著某人進來,像偷襲竇伯輝一樣,再來一劍,給世尊,給他們這么長時間的憋屈報個仇呢。

相比于晉仲原和竇伯輝,林蹊的這條小命,對他們更重要。

叮叮叮叮叮

路恒三人恨毒了季伯原,他的重山印砸得他們三個都大傷元氣,沒有個百十年修養,根本不可能恢復。

“晉仲原,你不是厲害嗎?怎么現在一個屁都不放了?”

晉仲原沒時間放屁。

他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盛開。

小姑娘是紫霄宗后起之秀,盛去非因為她,還特意來信,請他多為照顧呢。

他還沒照顧到她,卻連累了她。

看到她被游天祜追殺,看她那么機警的用天雷子陰了游天祜,晉仲原的心好痛。

早知道這小丫頭來了,早知道她這么聰明,他砸那虛空符的時候,就少用點勁。

如果能在她用天雷子陰游天祜,讓他暴出死點的時候,沖出去給他一印,他現在要面對的就只有路恒三人了。

晉仲原一邊放大重山印,讓重山印頂住來自后面的攻擊,一邊用護身靈盾在重山印之間弄了一個安全的三角帶,護著盛開和竇伯輝。

他真的沒想到,竇伯輝會這么冒失。

感覺不對,不是應該警惕著進來嗎?

居然……

晉仲原努力以手印擋住這三人的強力攻擊,靜待竇伯輝服下丹藥,能恢復二、三戰力。

只要能恢復一點,憑他的本事帶盛開逃開,還是可以的。

前提是他能拖著路恒四人。

至于林蹊……

小丫頭到現在都沒進來,還早早在外面放下一枚求救煙花,他感覺,他應該放心一點。

只是……

現在的求救煙花,已經沒什么用了。

他的巡區,在神百嶺這里與竇伯輝有交接,至于五座墳那邊,離這里還有好一段距離,不要說萬藥宗的武曉芹未必能看到,就算看到,也未必能想到,他和竇伯輝都遭了暗算。

想不到,又如何會救援?

晉仲原真想不惜一切打破這禁空的禁制,跟林蹊說,快跑快跑。

可是……

晉仲原頂著路恒三人越來越快的劍,面色越發的蒼白起來。

林蹊有飛云障,如果示警,憑著飛云障瞬移萬里之能,肯定能逃過的。

他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放棄自己和盛開、竇伯輝,讓林蹊逃命,一個是……再頂一會,看看能不能尋到轉機。

林蹊是聰明的,如果她能用飛云障接到他們,大家一起逃……,也許都能逃過。

前一個,是林蹊一定能逃過,后一個……是他們一起逃過。

晉仲原正要拼一把,游天祜老是等不來人,已經準備出去了。

他是金仙,如果能出其不意,應該能在林蹊啟動飛云障之前,把她一掌拍下來。

只要拍下飛云障,臭丫頭就是有通天之能,也得給他留下了。

他算著她繞著禁空飛轉的方位,一腳踏出的瞬間,兩掌狠狠拍下。

路恒三人也在等著這一時,手上的劍,不由就慢了,可是,應該摔下的人,卻在他們眼面前消失了。

明明那兩掌都拍到了人,但是那人如夢幻泡影一般,‘啪’的一聲,好像水泡一般,就那么沒了。

這是怎么回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