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三六章 大沙蟻

更新時間:2021-06-07  作者:潭子
沒有?

明明落在這一片的。

陸靈蹊哪能死心?

那么多的極光,都不知道會凝成多少五蘊彩紗,要是浪費了……

陸靈蹊可舍不得浪費,好在現在是極夜,沙地被凍住了,五蘊彩紗不會沉到沙下。

她懷疑極光和沙地在黑夜給了眼睛錯覺,讓她錯估了距離。

陸靈蹊一點點地擴大搜索區域,從直向,轉到橫向,然后又繞著圈兒的找。

季苑超級不喜佐蒙人。

這些混蛋覬覦這片宇宙星空不說,還覬覦他們新的宇宙星空。

心太大,太狼!

遇不到則罷,遇到了……一個也別想走。

咻!咻咻咻……

堅硬如鐵的沙鏢被她踢著直往兩人的雙腿去,看到彭鑒倒地,她沒半點猶豫地先追另一個。

苗天波沒想到彭鑒那么沒用,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連忙不顧一切地發足狂奔。

他和彭鑒兩個人的時候,都拿她沒辦法,現在只他一個人了。

生死關頭,他的速度一再提升。

這邊,確定那要命女修真的追著兄弟去了,佯裝斷腿的彭鑒齜牙咧嘴地從冷硬的沙地爬起來,跌跌撞撞地往反方向跑。

腦子是個好東西,有時候比戰力強多了。

彭鑒一邊慶幸,一邊逃亡,只想離人族這次進來的兩個女修遠點再遠點。

可惜,他沒有慶幸多久,黑夜中,大片大片小如芝麻的紅點出現,它們在快速往這邊聚攏,冷硬的沙地,都被走出了聲音。

大沙蟻?

完蛋,它們是聞到他和苗天波身上被砸出的血沫味兒吧?

彭鑒心下巨跳,想也不敢想地,回頭再跑。

這邊,苗天波和季苑也感覺到了不對,黑夜中,雖然不能完全看清大沙蟻,可是,它們小如芝麻的紅眼睛,一大片一大片,只看著就讓人頭皮發麻。

兩人顧不得交手,一齊回頭逃跑,所以沒多大一會,就和彭鑒順利會師了。

到了這時,三人哪還不知道,他們被大沙蟻有預謀地圍了?

互視一眼的時候,誰也顧得拼命,季苑一馬當先,沖著那個還沒完全合攏的缺口去跑時,苗天波和彭鑒亦緊跟其后。

沙沙,沙沙沙……

大沙蟻爬動的聲音,有如潮水,那潮水正緊跟在他們的身后,一旦追上,馬上就能把他們都淹了,淹得骨頭渣子都不會剩。

眼見這浪潮就要合攏,季苑急得渾身冒汗,速度再提一成,險險的在它們合攏前,由著細細的小道沖了出去。

“啊”

身后傳來慘叫聲,她沒敢回頭,不過,被大沙蟻咬到的痛苦,可能也提升了他們的身體機能,季苑能感覺到,那兩人跑得更快了。

佐蒙人。

擁有自愈之體的佐蒙人,到底比她更沾光。

只要一時咬不死,沒被大沙蟻的大軍徹底淹了,努把力,就還能逃出命來。

季苑好想回頭,陰上一把,奈何大沙蟻爬動的‘沙沙’聲,好像就響在耳邊,為了自己的性命,她到底沒敢回頭浪費那么一息兩息時間。

他們又在沙原玩一場逃命的游戲的時候,陸靈蹊正為她的發財大計努力。

擴大的區域越發的廣了,她不相信,就那么點時間,還能讓到手的寶貝逃了。

“靈蹊,在那!”

青主兒也跟著尋了半天,待到終于看到,興奮得差點跳起來。

果然,她們的運氣一直都在。

“快快快!”

她的小身體前傾,扯著陸靈蹊往右前方去。

其實陸靈蹊哪用她扯?

飄渺無行,幾步一跨就趕到了。

微弱的夜光下,數丈長寬的五蘊彩紗,看著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

紅、橙、黃、綠、青、藍、紫依次輔開,有的還交織一處,看的陸靈蹊都想上去滾一圈。

“靈蹊,你要給我留一份做法衣的五蘊彩紗。”

看到這么大的一片,青主兒大膽的提出自己的要求,“等我化形了,我就……,兩套吧,給我留兩套法衣材料。”

想想,她可能還要換衣服呢,她又迅速給自己加了一套。

“行啊!”

陸靈蹊一口應下,“這么大一片呢,主兒,我們真的發財了。”

她見過張穗拍買的落日金紗,窄窄的一條,八指寬,兩尺六寸長,愣是用了祝師父二十六萬仙石。

就那,據說還算大的呢。

現在她有這么一大片……

陸靈蹊蹲到地上,小心地先用手指扒拉,確定它就是凍在這地上的,才從納物佩摸出一把預備意外的長劍,一點一點地切割地面。

情愿把這破紗帶著,也不能損失寶貝一點兒。

“靈蹊,我警戒四周,你快點挖。”

看到這片極光的,也許有好多人呢。

青主兒幫不了她別的忙,“也許要不了多久,就會有人過來了。”

極夜之下,五蘊采紗不會沉到沙下,有點閑功夫的,肯定都想過來發個財。

尤其這里還有混沌巨魔人和佐蒙人。

“知道了。”

陸靈蹊的長劍圍著五蘊彩紗一圈又一圈,半晌后,已經要卷著彩紗才能剝離了。

就在她以為,快可以的時候,遠方傳來了‘沙沙’聲,青主兒連忙豎起小藤藤,往有聲音的方向望過去。

這真是,不望還好,一望……

“靈蹊,快快快,大沙蟻來了。”

這片沙原都不知道落下過多少這樣的五蘊彩沙,那些東西沉到沙下,不知道是不是也被這些大沙蟻啃了。

“快點呀,它們跑得好快!”

陸靈蹊再也顧不得完整性,開始暴力拆除。

眼見沙丘上無數的小紅點要飛奔而來,她忙把五蘊彩紗卷吧卷吧,收進大容量的納物佩中,這才發足狂奔。

沙沙,沙沙沙……

大沙蟻已經聞到了她的味,哪里能放過,一路緊隨,只是,它們在這邊,沒有形成包圍圈,只能分成三條長長的箭,在她的屁股后面緊追不舍。

“呀!它們的箭還弄得挺漂亮。”

青主兒瞄著它們的小樣,忍不住樂了,“靈蹊,要不然你吃個棍餅,給它們一點希望?”

陸靈蹊果然跑慢了一點兒。

這些大沙蟻如果用的是其他形象,她可以跑快點,讓它們死心重尋獵物,可它們好死不死的,變化的居然是箭……

長這么大,除了少時被阿菇娜的天狼箭追過,她還沒有認慫過呢。

眼見它們組成的長長的紅箭,從三路扎來,陸靈蹊好可惜,不能給它們來個狠的。

“不知道它們的頭頭是誰。”

青主兒也很可惜,一邊觀察一邊道:“如果殺了它們的頭頭,靈蹊你說,它們是不是要追到天涯海角啊?”

“……肯定有人試過,不過,沒被記載下來……”

陸靈蹊眉頭微攏,突然覺得不對,才要回頭看看的時候,突然發現前方出現了大片的紅點點。

糟了。

她才要掉頭跑,就發現,那些紅點點的目標不是她,它們迅速移動的方位是另一邊,而……

凄厲的慘叫聲從遠方傳來,原本追她的三支長箭,微一猶豫后,居然齊齊舍了陸靈蹊,一字排開,與前面的大隊守在了沙丘上。

以逸待勞?

聽著慘叫的聲音,還在往這邊快速移動,陸靈蹊和青主兒終于沒了看熱鬧的心思,趁著人家都不注意她們,悄悄的往外圍溜。

“別叫了。”

眼見前方又有好多紅點,季苑終于忍無可忍,“你把那些家伙都引過來了。”

真是自己作死不要帶累她啊!

可恨,兩個混蛋居然就跟緊了她。

“彭鑒,別叫了,再叫,我們真的要死了。”

苗天波也疼,他是一邊跑,一邊借著雙腿的磨擦,使勁的蹭,使勁的拍打,把所有爬到身上的大沙蟻拍死或者拍落下去。

“沒看它們越來越多嗎?”

越來越多嗎?

彭鑒欲哭無淚。

好疼!

說好的上品法衣呢?

這些蟲單獨哪一個,都是一拍即死的家伙,可是,嘴巴怎么這么厲害?

法衣在它們的嘴巴下,怎么一息都堅持不住,就跟破紙一般,被它們咬得四處漏風?

彭鑒又跳又跑,手腳俱動,只想把爬到身上,悍不畏死的家伙們,全都拍下去,全都弄死。

只是,明明身上都拍下去了,怎么從大腿到小腿還是一路被人家咬了呢?

他后知后覺地,終于知道有大沙蟻鉆到褲子里面時,以逸待勞的沙蟻大軍,也朝他們發起了圍攻。

遠遠逃開的陸靈蹊,聽到那邊安靜下來,忍不住懷疑被圍的家伙已經喪命在蟻口。

“這么多,都不知道怎么……”

青主兒正要說,都不知道它們是怎么從沙底下爬出來的,陸靈蹊就一個踉蹌,差點栽到一個洞中。

她連忙后退,卻沒想,堅硬的沙地突然大面積塌陷,一個不留神,她就摔到了一個深洞中。

青主兒顧不得觀察這深洞,連忙把自己的小藤藤甩出去,“靈蹊,抓住,我拉你上去。”

深洞里無數大沙蟻爬行的沙沙聲響了起來,陸靈蹊不敢停留,抓著青主兒先一步逃了出去。

“快快快,走!”

飄渺無行全力施展。

季苑雙腿邁開有如風火輪跑過這邊沙丘的時候,只能遠遠看到一個黑影一閃又一閃的消失在遠方。

居然還有人?

想到被一群沙蟻圍觀堵截,她想也沒想的,就順著陸靈蹊逃跑的方向,一路跑著。

好半晌后,也跟著跑來的苗天波一腳落空,‘啊’的一聲,扯了一把旁邊的彭鑒。

彭鑒本來逃得就甚為艱難了,被他這么一扯,哪里還能擋住?

眼見沙蟻大軍就要淹下來,苗天波顧不得同伴,奮起踩住他,一躍而上。

他跑上去了,彭鑒完了,“啊啊啊”痛苦的慘叫聲,被沙蟻大軍迅速淹下。

季苑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但是,之前叫的是跟在身后的人,那么……

想到那個她差點也中招的大坑,她哪還不知道,身后的家伙坑了他的隊友?

狗咬狗,一嘴毛。

活該!

季苑兩條大長腿運轉如風,可是,還是沒追到之前逃了的人影。

好半晌后,天空淅淅瀝瀝地下起了凍雨,身后的沙沙追擊聲,也終于完全停了下來。

她顧不得冷,坐在沙丘上,大口大口喘著氣。

她都如此,苗天波當然更甚。

不過,他不敢離她太近。

如果還有力氣,他真想離她遠一點。

自從遇到她,兩個多月的太平,就一去不返,居然淪落到幾番驚悚逃命。

呼呼呼呼呼

苗天波大口喘著粗氣,努力的想要離季苑遠一點兒。

“站住!”

季苑也在喘,不過,逃到現在,她也在懷疑,那些大沙蟻認準他們,死追他們的原因,“有多余的厚毛法衣吧?扔一件過來。”

在這里殺人,要狠要準,更要快。

慢一點兒,萬一再讓大沙蟻聞到味……

“你要敢不給……”季苑欺上兩步,“我不介意,再讓那些大沙蟻再來一回的。”

“給!”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

苗天波從納物佩中,迅速給她甩出一個大氅,“大沙蟻什么樣子,道友想來是見識到了,你一下子殺不了我的。”

他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后退,“真要拼起來,我死,也定拉著你一起。”

“放心,你的命,沒我的保貴!”

到仙界來,她的任務是接近林蹊,跟她交朋友。

如果她愿意把天渡境的消息告訴更好,如果不愿……

季苑覺得,并不能勉強。

這也不是能勉強得來的。

當初印顏他們,是受了她的惠,才回歸族里,這些年,因為有印顏那些人,族里又出生了好些個小孩子。

真說起來,林蹊對他們算是有恩的。

這恩是實打實的。

硬來,根本不可能。

而且,她特別研究過那女孩,雖然心懷悲憫,卻也是個立定目標絕不退縮的人。

這么多年,都沒跟季肖大長老說出天渡境,這一生……只怕都不會說了。

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交朋友,讓她看到混沌巨魔族的處境,讓她對他們也心生悲憫,只有這樣,才有三成可能得到天渡境的具體位置。

至于當初鞅前輩說的小境……

那東西,如果真的能鎖定天渡境,對方更不會給了。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