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三四章

更新時間:2021-06-05  作者:潭子
破破的托天廟前,又是一場不在正常時間里的大祭。

但因為是葉貓兒幾人主祭,八臂神猿還是很開心的給他們開了門。不過,大門一開,原本湛藍的天空,卻好像晃了一下般,待到眾人抬頭,又好像什么事都沒有。

神隕地中,銀月仙子幾人俱有所感,好像有一個跟他們心心相關的東西,正在靠近一般。

“酒鬼,快看看,托天廟那里怎么回事?”

宋玉透過微連的空間小縫望下去的時候,八臂神猿的地宮下,萬生魔神瞪著一雙眼睛,簡直不敢相信。

十八運珠?

怎么可能?

絕對是十八運珠,但是這東西不是隨著它的最后一任主人掉落虛空了嗎?

他親眼看到的呀!

萬生魔神看著那個捧著十八運珠,面色微有蒼白的男子,嗓子眼里有無數想罵的話堵著,憋得他連魂體都有些不穩起來。

居然是他?

一瞬間,萬生魔神終于知道,這些年,到底哪里不對了。

十八運珠早就出世,他原先的懷疑沒錯,之所以都沒被人注意,是因為……因為它的運一分為二了。

它不獨獨認李開甲一個人為主,要不然,任誰半途剝離早就命運與共的十八運珠,都不可能只是面色蒼白。

這破珠子,是認了兩位主人。

想到李開甲和林蹊同出一地的傳言,萬生魔神異常頹然地坐倒于地。

地宮中,依時而出的雷絲,狠狠的扎進他的體內,讓他控制不住地顫了又顫。

“那是什么?”

神隕地里,宋玉也瞄到了那串珠子,一直好半天才動一下的心跳,突然活躍起來,他忍不住捂了捂胸口。

如他一般捂胸的不是一個兩個,銀月仙子也在捂胸。

那里跳動的東西,帶著一抹急切,一抹歡愉,更帶了一抹說不出的心酸和委屈,讓她忍不住淚流滿面。

一抹不知從何地飄來的薄云,突然淅淅瀝瀝地下起雨來,細細的雨絲落在托天廟的每一個角落時,從無相界到天淵七界,再到云天海閣轄下的各個托天廟,依次間,都下起了細細的雨。

仙盟坊市上空的云朵亦在往托天廟集中,所有修自然之道的修士,都若有所感的把神識投了過去。

雨,輕輕的下,似乎無聲,無言……

隨著一個又一個強者的目光投在托天廟的上空,坊市里敏銳一點的修士,也忍不住把目光投了過去。

怎么回事?

好好的下個雨,怎么就下在托天廟?

雖然坊市的護罩從來不禁風雨,可是,只那么一塊在下,怎么感覺都不對呀!

大家慢慢集中過去的時候,陸靈蹊站在天下堂的天涯殿外良久,直到神識確定前輩們的石像都更加潤澤,不是不好的事,才正式走了進去。

“應該是好事吧?”

談鐘音的神識也從托天廟退了回來,“林蹊,你能猜到是什么好事嗎?”

“不知道!”

陸靈蹊老實搖頭,她確實不知道呀,“我沒糊弄您,您也不要以為,托天廟什么好事都是我做的。”她的眼角眉稍都是笑,“我一個人再有本事,沒人幫忙,也不能干下什么。”

人間值得!

她在努力的時候,這世上,還有無數的人在同她一起努力。

大家回應的可能有些遲,但到底來了。

“談師伯,我師父曾經說過,只要在路上,就沒有到不了的地。”

她已經把托天廟帶到了人前,時間長短不敢說,但是,陸靈蹊感覺,哪怕沒有她,托天廟諸仙也一定能從里面走出來。

“我相信,酒仙前輩他們已經找到了他們要回來的路。”

傳送上靈光微閃,剛剛還笑著說話的女孩已經不見,談鐘音默立良久,才笑著轉身,不過……她很快又定住了腳步,祝紅琳那家伙,好像是說不出那么簡單,卻又很有深意的話。

那……

說話的人是隨慶吧?

重新抬腳的時候,談鐘音臉上的笑意加深。

她之前還擔心那個死了的隨慶是真的,但現在看來,根本還是假的。

陸安是假的,隨慶是假的,那么風門肯定也是假的。

所以,馬知己那個老狐貍,先是被安畫和成康算計,然后又被林蹊以冷眼旁觀的方式,算計了一把嗎?

活該!

談鐘音腳步輕快地離開天涯殿的時候,陸靈蹊帶著青主兒已經站在了一片滿是黃沙的地界。

天涯館的傳送陣別是直接把她扔到十萬里沙原吧?

怎么一個人都沒有?

抬頭看看沒有一絲云彩的天空,陸靈蹊很想說,老天,我不是你親閨女嗎?你怎么一來就把我扔這了?

不管是飛南給她的資料,還是老祖和談鐘音給她的資料,都說這十萬里沙原,對天仙修士來說,不是個多為難的地方,但是,它熬人,平時基本沒人來。

“早知道會被傳送到這里,把踏雪帶著好了。”

青主兒終于伸出了小腦袋,“靈蹊,開局不利,你要注意啊!”

十萬里沙原都是不能動用靈氣和神識的地界呢。

比無相界的二十萬里荒園還要難走。

好在只是十萬里。

好在能成仙的修士,哪怕沒有特別鍛過體,也有本事一路走出去。

“那什么宇宙極光喜歡打在這里,還有大沙蟻。”

“……說錯了吧!”

陸靈蹊想討吉利話,“有宇宙極光的地方,就必有五蘊彩紗和落日金紗,這兩樣多貴啊!”極光代表了危險,可是,極光過后,沙面會被溶成一種就叫五蘊彩紗和落日金紗的特別材料。

把它煉進法寶里,不僅可以增加韌性,還帶有一定的極光屬性,適用于所有攻、防類法寶。

拍賣場只要有兩者消息,都會吸引很多人呢。

當初剛到云天海閣就碰到祝師父和師姐張穗,就是因為張師姐要買落日金紗。

“還有大沙蟻,人家吞的是沙,吐的是金,真要遇到……”

“停!”

青主兒連忙叫住,“你還是別遇到吧!”

遇到宇宙極光,可以撿寶,可是遇到大沙蟻……

人家可是非常有腦子的,就是陸望老祖都說,遇到它們,最好跑快點。

“人家為什么吞沙,還不是沒人可吞?”

被人家聞到味了,那可是能追出十萬里沙原的。

在沙原外面好殺,外面可以動用靈力,可是在這里,怎么殺?

靈力、神識不能動的地方,用腳踩嗎?

青主兒攀到她的發間,“快點,別啰嗦了,把帷帽帶上,我們趕快走吧!”

陸靈蹊笑著從早就準備的納物佩里,拿出特制的帷幄戴好,抵擋刺眼的陽光,“你瞄后面,我看前面,如果有人……喊一聲。”

“知道了。”

帷幄的輕紗,不擋視線,還能遮蔽陽光,青主兒自然而然地替她看著后面,“不過靈蹊,你現在要往哪個方向走?”

正午的陽光當空照,那是分辨不了方向的。

而且聽說,這里只有極晝和極夜,如果極晝不能出去,極夜就很容易遇到大沙蟻。

“羅盤在這里也不能用,我……”

陸靈蹊瞇著眼睛,瞄瞄四周,“我們往那吧!”

隨便指了個方向,她抬腳就走。

此時,數百里外,狼狽異常的季苑正從破了的星船中爬出來。

明明走的是正常路線,可是……

想到星空中,遠遠相撞到一起的兩個人,季苑哪里不知道,她是倒霉的遇到了虛乘和圣尊。

那兩位圣者在打架,她……

神識不出,丹田不動,這里是什么地方?

季苑眺望四周,除了沙還是沙,只能深嘆一口氣,又爬進星船,把當點心吃的肉干,全都撿起來,裝進袖中暗袋。

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又打不開儲物戒指,這僅剩的一點吃的,就絕對不能浪費了。

最后一次把左右沙丘的樣子全都記住,季苑放棄拉不動的星船,一個人徒步上路了。

星船是很重要的交通工具,修修肯定還能用的,她要找到季肖大長老,再把它尋回去。

好半天后,寂寞的沙原,除了偶爾拂面而來的熱風,還是只有她一個人,季苑走得甚為心焦,只能努力回想仙界地圖,哪里有這樣的破地方。

可是,她明明都能把仙界的地圖背下來,卻始終沒有這樣的沙地。

難不成,她現在落上的地方,不是仙界?

想到這里,季苑不由一陣氣沮。

星船是被圣者打架的余波擊中,她到底昏迷了多久都不知道呢,現在……

拿起腰上的酒葫蘆,輕輕灌上兩口酒,讓靈酒刺激精神后,她才要再次抬腳,就看到了遠處的兩個黑點。

是人?

確實是人。

有人就好啊!

季苑大喜,連忙整理儀容,迎著兩個黑點走去。

遠處的兩人也看到了她。

但是,十萬里沙原,輕易是不會有人的。

這一次族里進沙原的就他們兄弟,所以對方……

兩人對視一眼,都加快了腳步。

數百里外,走了大半天的陸靈蹊也停下了腳步,正要給自己補充點水份,正午的陽光突然消失,天地之間,被一片濃黑所替。

極夜了?

陸靈蹊狠狠吐了一口氣,把該喝的水喝完,這才順著她認定的方向,再次走起。

眼前突然由白變黑,季苑才恍然明白,她落入的是個什么地方。

外仙域戰場啊!

這里是十萬里沙原,是佐蒙天仙和人族天仙試練的地方。

那剛剛的兩個人……

季苑忍不住懷疑對方是佐蒙人。

但是,她可以跟他們說,她是混沌巨魔人嗎?

佐蒙人能覬覦人族仙人的血肉,當然更加覬覦他們混沌巨魔人的。

想到了這里,季苑連忙掉轉方向。

“你走不了的。”

透過不甚亮的星光,苗友波和彭鑒一齊急追。

人族的天仙呢。

這要是能抓到,馬上就能大快朵頤一頓。

“老老實實停下,老子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雖然不知道,人族這里怎么只有一個女修進來,但是,既然遇到了,那就是他們的菜了。

季苑一聲沒吭,大步向前。

這一會,她已經確定,對方是佐蒙人了。

雖然很想殺幾個佐蒙人,為族中的一些人報仇,但是,這里不能動用靈力,只憑她一個……肯定是打不過人家兩個的。

十萬里沙原,跑快點,到了外面,再收拾也不算遲。

季苑打定了主意,帶著兩人在前面狂奔。

可是,奔著奔著,她就覺出不對。

之前還非常熱的地界,越來越冷了。

就是地面的沙,也硬梆梆的,好像被凍到了一起。

做為被追殺的人,這樣的地面其實于她很不利呢。

就在季苑三人加快速度,前方不遠的地方,突然亮起一片美麗之極的極光。

從藍色到紫色,它們在緩緩的流動。

而且,看它們的樣子,正是往他們這里來。

季苑回頭的時候,苗友波和鼓鑒也一齊回了頭。

殺人雖然重要,可是,在這種時候,保命更重要。

“靈蹊,快看!”

青主兒剛鉆到陸靈蹊的厚毛披風帽子處,就瞥到了右前方的極光,“極光,真的是極光。”

她們要發財了。

果然,老天還是愛靈蹊的。

“快去!”

她們雖然看到了極光,可是,沙原里的距離無法判斷,萬一極光熄滅了,她們可能就找不到五蘊彩紗了。

“沒看到金色,應該沒有落日金紗,只是五蘊彩紗。”

“知道。”

陸靈蹊大步往那里跑。

此時,那極光,已經從紫色又變成了青色,遠遠看去,好像發亮的水幕一般,美輪美奐。

“靈蹊,你要是把五蘊彩紗也溶進重影里,以后再變花的時候,肯定更漂亮。”

就不至于是一種顏色了。

“呀呀,又變成紅色了。”

青主兒甚愛紅色,“你跑快點啊!”

人家極光在跑呢。

跑到哪里,哪里就會有凝出最終的五蘊彩紗。

“萬一叫別人搶在我們之前得到,那就不好了。”

陸靈蹊腳步一頓。

對噢,萬一這里不止她一個人呢?

如果有佐蒙人,看到這樣的極光,肯定也要過去看看的。

“主兒,好好注意四周,如果有人,趕快提醒一聲。”

這極光從天撒下,又在黑夜,幾百里的人都能看到。

“這里……應該有佐蒙人。”

憑她和佐蒙人的孽緣,十有八九會碰上。

陸靈蹊重新加快腳步的時候,嚴肅道:“或許還不止一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