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一三章 算計

更新時間:2021-05-17  作者:潭子
絕殺紙傀的材料到底是什么?

不僅符堂想破解,天下各宗各世家,甚至對符之一道稍感興趣的散修,都想破解。

可惜,這么多年過去了,大家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佐蒙人利用絕殺紙傀對付他們,卻沒有半點辦法。

如今……

自我禁足于戰幽殿的寧知意聽著萬里傳訊符中靈蹊說起無想時,那激動的聲音,忍不住笑了。

不過,笑著笑著,眼中的淚水有如河水決堤般簌簌而下。

有媳如此,她的兒能差嗎?

遠遠的,天下堂受命保護在此的麻天鉞忍不住一嘆。

是林蹊在跟她通報天淵七界超二十人飛升的事吧?

守御戰幽殿這么多年,老頭對讓他們省心的殿主,很有些憐惜。

不是人人都能耐得住寂寞,忍得了欲|望。

仙界是下界修士人人向往的地方,誰上來,不要走一走,逛一逛?

獨有惜時……

麻天鉞很清楚,她這樣做,不僅是為了她自己,更為了天淵七界。

好在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發展,天淵七界一下子飛升了這么多人,她心下的擔子應該可以放一點下來了。

這是一個值得他們守衛的人。

麻天鉞如以前般,慢慢隱了自身,裝著沒看到,沒聽到。

在這里,他只對她的生命安全負責。

再次回到今明島的陸靈蹊,終于看到從天渡境出來的兩個徒弟。

“逛得如何?”

兩個徒弟,一個面色發白,一個滿臉興奮,只一轉念,陸靈蹊就知道,為何會有這么大的差異了。

“師父!”

小貝飛到她面前,“我個子小,我進出那里,不會引動什么空間波動。”

荒獸也不會在意他。

原本他一直很愁自己的個子,可是現在,小貝突然發現,個子小也有個子小的優勢,“以后我還能再進去玩嗎?”

“……當然!”

陸靈蹊回以微笑。

安了安全,天渡境,他們以后都不會再進了,但是小貝可以例外一點,“只要不亂動里面的東西,怎么著都行。”

偶爾進去,給青主兒收集一些荒獸的肥料,再找幾顆外界難得一見的仙果,還是可以的。

“我就知道,師父最好。”

小貝快樂的在她身邊繞了一圈,“師父,我們保證,天渡境,只限于我們自己知道。”

他和敖象在私下里,都發過誓了,哪怕爹娘也不告訴。

“師父當然相信你們。”

陸靈蹊摸摸敖象的小龍角,給了他一個安慰的眼神,“要不然,也不能讓你們進天渡境啊!敖象,別怕,你已經回來了。”

“……我不怕!”

敖象有些不好意思,把小腦袋埋到了師父的懷里,“師父,我就是想著,當年……一開始的時候,您過得好艱難。”

如果沒有小貝在前面探路,他在那里,肯定只有縮的份。

“我們本來是想給您找找龍姨的,可是,走到半道又怕了,”主要是他怕了,“我們就又回來了。”

他和小貝都想感激那位龍姨,想謝謝她,照顧了當年還弱小的師父。

如果不是她照顧了師父,就不可能有他們如今的日子。

小貝也許已經被涼承弄死了,他……還是那個誰都不待見的小龍兒。

“……回來是對的,那里……”

陸靈蹊也很想念那里的龍姨,以她如今的修為,再進天渡境,不用再像以前那般躲躲藏藏了,但是……

她輕輕嘆了一口氣,“我們都好好修煉,等到我晉階金仙,一定帶你們進去,一起拜見龍姨,再介紹龍寶給你們認識。”

等她晉階金仙,混沌巨魔人,或者這仙界的任何人,都別想從她的手上覬覦天渡境了。

“沒有保護那里的能力之前,我們感謝的最好方法,是藏著它,藏好它。”

季肖哪里知道,天渡境已經被陸靈蹊安置妥當?

他和印顏繞在天盛街,繞在刑堂,就是想捕捉小境的氣息,可惜……

“大長老,林蹊還沒帶來嗎?”

印顏說不出的失望。

再沒有天渡境的荒獸肉,她的修煉……就要越發耽擱了。

“她到底想怎么樣啊?那明明是我們的。”

我們的?

季肖閉了閉眼睛。

是他們的不假,可是,失落了呀!

“這件事,硬來是沒用的。”

他看了一眼印顏,莫名的有些煩躁。

如果,這丫頭當年不是那么性急,能折節下交,先收林蹊之心,再跟她哭求天渡境,說不得這一會……

“佐蒙人盯她正緊,她也才晉天仙。這樣吧,你先回族里,這些年,天下堂和刑堂盯你的人太多了,換季苑過來。”

什么?

印顏一呆。

大長老是不喜歡她了嗎?

季苑……

“是!”

這些年在外面,族中事務生疏,于未來也不是好事。

大長老既然想讓季苑來代替她,那就來好了。

只要她有本事說動林蹊還了他們的天渡境,她也能跟著沾光不是。

印顏迅速應下,“大長老,我是自己開星船回去嗎?”

他們又換了一批二、三階的靈獸肉,她帶回去也算一功。

“是!回了那邊,把星圖給季苑,讓她再開星船過來。”

他們三兩句說清了家務的時候,卻不知道,那個遙遠的地方,已經有幾批佐蒙人悄悄入駐了。

“怎么回事?”

二長老季辰一身威嚴,趕到哭嚎的那家時,所有的聲音都為之一靜。

“爺爺,是沙叔,已經十年沒回來了。”季苑上前一步,“今午沙嬸夢到……夢到他已經去了。”

什么?

季辰的眼睛微微一瞇,泄出一抹人人懼怕的殺意。

“……做個夢罷了,有什么好哭的。”他瞪著剛剛還哭嚎的女人,“沙平被老夫叫出去,做秘密任務去了,死沒死的,老夫比你清楚!”

說完這句話,他大袖一甩,轉頭就走。

就在大家都松一口氣,沙嬸露出不好意思的笑臉時,季苑卻注意到爺爺去的方向是祖祠。

她沒管族人的慶祝,隨便糊弄兩句,就追到了祖祠。

果然,爺爺正在做光面的靈牌。

“爺爺,沙叔……是被誰殺的?”

季辰看了一眼孫女,“我族曾經役使萬族,我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你說,我們為何會拋棄曾經的家園,到這初生世界?”

“因為……我們敗落了。”

“不錯!”

季辰點頭,“我們敗落了,我們想要傳承下去,就不能跟已經強大起來的人族、妖族死磕到底。”

他們選擇了暫時退讓,退到了這方宇宙,想要一切重來。

“我們覬覦仙人的血肉,覬覦大妖的血肉,同樣,他們……在有能力下,也能反過來吃我們,扒我們的皮,抽我們的筋,煉我們的骨,就是血肉……”

季辰頓了頓,“人族雖然未必吃,但是,妖族和佐蒙人一定極愛。”

吃與被吃,只看誰的拳頭更大。

沒了天渡境補養的他們,在一天天的虛弱。

以前幾萬年,才失蹤一人,現如今,縮短了十多倍,兩三千年,就會失蹤一人。

“對我們出手的……,具體是誰,爺爺不知道。”

他有懷疑對象,只是不能對孫女說。

“但肯定就在剛剛說的三者中。”

“……爺爺,當初季鞅長老不是說,他在那個就要成形的小境中,做了些手腳,只要找到小境,就可以找到天渡境嗎?大長老為何……”

“他找了,他一直在找。”

季辰嘆了一口氣,摸出兩枚玉簡,“看看吧,這是他送肉回來時,特意帶回的消息。”

印顏很蠢。

這是他的第一感覺。

可惜,季肖因為一些事,卻甚為喜歡她,反而拋了他冰雪聰明的孫女,要不然……

“等他再回來,我會建議他,帶你去仙界。”

季辰看著孫女兒,“你的修為比印顏高,不需要跟在大長老的身邊,”安全方面,他不替她擔心,“爺爺希望你能以普通人的身份,接近林蹊,慢慢探查我們的天渡境。”

“……是!”

季苑并不喜大長老,這人的心胸、眼光遠不如她的爺爺。

她知道,大長老也不喜她這一脈。

真到仙界,他……恐怕也不會給她任何便利。

“爺爺,我們都會好的。”

拿這方宇宙的諸多先天之物,換取那些于他們根本沒用的所謂靈肉,季苑一直覺得,大長老是本末倒置,是飲鴆止渴。

那些先天之物,于他們的修行是沒什么用,但是,于這方世界有用啊!

如果他們愿意等,這方初生宇宙,也會慢慢的爆發生機,成為一方真正的世界。

可惜……

“您不要太憂心。”

“唔”

季辰把還沒弄好的光面靈牌遞給孫女,“你把這靈牌弄好,放到暗堂,爺爺去查一下。”

手印連打,地面咔咔數聲,升出一個巨大的長桌,上面擺著無數的透明水晶盒,每個盒子里,都刻有一個人的名字。

尋到沙平的盒子一把吸出。

不同于別人的名,隱有流光閃動,沙平的名字,灰暗無神。

季辰手上的靈光一點,沙平二字輕輕一晃,很快變成一滴鮮紅血液,那血液微微跳動著,朝著西北方向,一動又一動。

“爺爺……,您注意安全!”

看到爺爺一閃消失,季苑嘆口氣,學著爺爺的樣子,打出一個又一個手印,讓剛剛升起的長桌又落了下去。

屈通和安畫,被追出了一肚子的心驚和火氣。

那女修是誰?

居然才飛升就喊祝紅琳師伯,是……林蹊早就幫她在云天海閣拜了師父嗎?

如果這樣……

不僅屈通在咬牙,安畫也在咬牙。

哪有這樣拜師的?

林蹊到底許了云天海閣多少好處?

“……我想起來了。”

成康看著好不容易逃回的兩人道:“幽古戰場曾有一個善使紅綾的女修。”

“你是說……余紅綾?”

安畫心下一跳。

那余紅綾是跟著另一個十面埋伏的使用者——陸安一起的。

糟了,余紅綾飛升了,那陸安呢?

“就是她。”

成康在心下深深嘆了一口氣,“不過,也許我們不用擔心她曾經的搭檔陸安。我記得,蘇櫻后來查過,那陸安是壽元到了,假死多少后,在林蹊的幫助下,沖進化神的。”

她能幫一次,就不能幫第二次了嗎?

屈通和安畫對視一眼的時候,好想相信成康的判斷。

“林蹊進幽古戰場的時候,是元嬰,一個人大殺四方。陸安……是化神,可是,他的身邊,一直都有余紅綾。”

成康想在安慰他們的時候,也安慰安慰自己,“每次快要不濟的時候,都是余紅綾幫他頂著我們的強攻。”

所以,他覺得,陸安不可能飛升成仙。

成仙和化神完全是兩個概念。

這不是誰想幫就一定能幫到的。

仙界有那么多的二世祖、三世祖、四世祖什么的,可是,他們在長輩的全力相助下,也只有百分之一,能幸運的沖進天仙,得享數萬年壽。

大部分人,都只能活上化神的三千壽。

“若是不放心……”

成康的眉宇中殺氣一展,“我們就投石問路,往刑堂大門扔一個跟陸安相像的尸體,讓別人誤以為是他。”

林蹊和陸望一次次打臉他們,更讓這天下人,以為他們不行了。

“當初在幽古戰場做任務的仙界修士有不少,總會有人認識陸安的。”

成康覺得可以一試,“把他扔在刑堂廣場,不用我們發聲,就會有人誤以為,我們殺了陸安,到時候,林蹊和天淵七界的修士若是一言不發,那十有八九……他就沒有飛升。”

這是知道,他在不在的最好辦法。

“……好!”

這個計策還不錯。

與他之前的扔隨慶的尸體,有異曲同工之妙。

屈通認同,“陸安的事,就按照你的謀劃來。”

讓天下人誤以為他們殺了陸安,于仙界各方的狂升的氣勢而言,是個絕大打擊。

“但是余紅綾……”

若不是跑得快,差點也跟萬寅一樣,被那些人族仙人包了餃子。

這件事在屈通這里過不去,“此人……必要除之。”

他轉向安畫,“云天海閣那里,我們真的一個人手都沒有嗎?”

“……有兩個。”

安畫知道長老的意思。

她也咽不下那口氣。

一個才飛升的小天仙,居然……

“您放心,我不會放過她的。”

林蹊能提前代那余紅綾拜師,而余紅綾又能跟在陸安身邊多時,兩人之間的關系,一定非比尋常。

他們拿林蹊沒辦法,難不成還不能從她身邊的人出手嗎?

“她和林蹊一定有非常好的關系,我要讓林蹊看看,我是怎么殺了她好朋友的。”

這一會,她和成康是師父圣尊徒弟的事,林蹊可能已經知道了。

她要讓她知道,是她安畫,殺了余紅綾。

她也要變成她的心魔。

“那兩個人……”成康持反對意見,“是我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上的。”

“殺余紅綾一舉數得。”

安畫只要一想到,那個好像無害的女孩,就那么讓他們暴露,就忍不住的心跳加快,“讓那兩個人動手,林蹊與云天海閣之間,必生隔閡。”

同時,也會加深云天海閣內部的不和。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