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零五章 合歡宗

更新時間:2021-05-08  作者:潭子
天渡境的風光,不是隨便什么化神修士都能看的。

陸懔和蔣思惠深入八百里,見到那一個個想象不到的荒獸后,帶了無盡的后怕,就再也沒有出過門了。

他們的女兒還在小結丹的時候,就被扔進了這滿是荒獸的地方。

那時候,女兒該是何等的惶恐?

寒毒就在那時候中的呀!

可是回家后,她一個字也沒說,只說巨龍前輩帶她和小龍兒的趣事。

什么噴口火,飛鳥變燒雞;什么一聲吼,山林百獸瑟瑟發抖;什么她在她龍姨的龍須里安家,在龍角上眺望遠方……

當時聽著高興,可真正見到了……

兩個人除了努力修煉,不敢再有其他任何心思。

亂星海他們去了,幽古戰場他們去了,哪里還不知道仙界是個比天渡境更危險的所在?

他們幫不上她的忙,可絕對不能再拖她的后腿。

所以哪怕成就化神,修煉也還是他們生活的主旋律,不敢有一絲懈怠。

他們不能讓孩子在擔心她爺爺后,還要再擔心他們。

仙路艱難,他們在,家就在。

只要家在,闖蕩天下的女兒就不會迷失她自己,就能永遠有個來處。

這是他們唯一能為女兒做的。

“好香!”

例行的三個周天結束,陸懔抽了抽鼻子,忍不住笑了,“快走,爹過來找我們吃飯了。”只有老頭子才有他們洞府的陣牌,能無聲無息的進來做飯。

蔣思惠哪里需要夫君說?

揮開房門的瞬間,人未到,聲先到,“爹!雷河秘地快開了吧?”她也一直算著時間呢,說好的,差不多的時候,爹來找他們,“這一次我們一家三口……”

她正要說,我們一家三口一起到那里等等女兒,卻沒想,女兒就圍在她爺爺的身邊,像小時候一般,正偷笑著撿了一個靈雞翅要吃。

“娘”

陸靈蹊應聲抬頭,雞翅瞬間不香了。

扔下雞翅膀,她都沒顧自己的油手,就這么一閃站到母親的身邊,一把抱住,“娘,您還記得我呀!”

她都要以為,爹娘把她忘了。

“……不記得了。”

蔣思惠反手擁抱女兒的時候,好像擁抱了整個世界,“這么久了都不回來,我還記得你干嘛?”

話是這樣說的,不過陸靈蹊卻在脖間感覺到了熱熱的東西,一滴又一滴……

“我錯了。”

幾乎想也沒想的,陸靈蹊就認了錯,“娘,這一次我們一起走,我們一家人再不分開了。”

她只顧自己的修煉,沒管爹娘,沒管爺爺,確實是錯。

他們只有她。

“你要帶珠境到仙界?”

沖出來的陸懔強忍了激動,好像很沉穩的走向妻女,“不是說混沌巨魔人找你就想拿珠境嗎?”

不能因為他們一家團圓,就讓救了女兒的恩龍遭遇危險。

“不行,混沌巨魔人貪得無厭的很。”

話才說出口,就看到老爹瞪來的眼睛,陸懔心下一顫,連忙又道:“要不這樣,你用珠境帶你爺先上去……”

這邊的話還沒說完,又看到夫人一息變臉,眼中的淚珠都沒用道法一下子閃沒,就瞪過來了。

陸懔瞬間卡了殼,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夫人也天天念叨女兒呢。

可是,他們的修為不足,跟在女兒的身邊,不是給她添亂嗎?

“都帶……”

看到父親可憐巴巴的樣,不知道為什么,陸靈蹊有些想笑,又有些心酸,“陸望老祖的今明島無人能進。寧老祖的戰幽殿,佐蒙人強攻過無數次,也沒成功過。

還有食神前輩的仙上樓。

爺爺在家呆煩了,可以選一家仙上樓當仙廚,或者就跟大師父開一家酒樓。”

師父、師叔們不能都進仙上樓,再開一家酒樓的可能性極高,“你們上去了,我就把鴻蒙珠境隨便放在哪位老祖處,保證安全的很。”

只是安全起見,不能再像這里一般,隨便從珠境往天渡境跑了。

“要是還不放心,大不了我再送回來,放神隕地。”

她能自由出入兩邊,怕什么?

陸靈蹊覺得這一切都不是事。

“爹、娘,離近點,我們就不用一隔幾百年才見了。”

雖然爹娘大都不管她,可是,他們在她觸手可及的地方,到底是不一樣的。

“都聽你的。”

陸永芳白了兒子一眼,“你爹說話不算數。”

他這么大年紀了,就想一家人在一起。

誰攔,他跟誰急。

“對了,靈蹊,主兒和踏雪呢?”看到糟心的兒子,陸永芳瞬間想起另外兩個心頭肉,“他們也在仙界,這一次就你一個人回來了嗎?”

“爺爺,我在這呢。”

青主兒原本不想打攪他們一家四口親近的。

不過爺爺記得她,她當然要出來的。

她笑嘻嘻地從陸靈蹊身上一閃,跳到爺爺身上,“爺爺,我好想你。”

“乖,爺爺也好想你。”

陸永芳完全抵抗不了青主兒軟軟糯糯的童音,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葉葉,“嗯,又長大了一點。”

有小家伙陪著孫女,他才能少牽掛點。

“你陸爹陸媽在一片秘境幫你收集了好些肥料,回頭都放空間里去。”

“謝謝陸爹陸媽。”

青主兒喜歡這樣的禮物,聞言那清脆的小聲音,簡直甜得人掉牙。

“跟我們客氣什么?”

蔣思惠直接就給青主兒摸了一個儲物戒指。

“嘻嘻!我沒客氣。”

青主兒的小藤藤一卷,就收了對她來說很重要的肥料,“陸媽,我也給你們帶禮物了。”

她手上的好東西,不知道有多少。

“爺爺,我沒有保和丹,不過,我有萬年的靈藥啊!”

“陸爹陸媽,恭喜你們化神,我新得了一個叫明心閃的功法,正是夫妻共使的功法。”

陸靈蹊目瞪口呆。

青主兒哪來什么明心閃的功法?還夫妻共使的功法?

她怎么都不知道?

陸靈蹊正要說什么,就見青主兒朝她一笑,“靈蹊,這是我在一堆戰利品里面好不容易撿到的噢。”

反正她撿到,就是她的了。

“是你自己說,分我三成的。”

“……行,你的就是你的。”

失策呀,結束大戰那么長時間,她都沒好好檢查一下戰利品。

“爺爺,這是你的。”

青主兒確定她不會搶,高高興興地送她的禮物,“陸爹陸媽,這是你們的,這功法我看過了,修好了,哪怕你們分隔百里,心念相通功法一動,也能瞬移到彼此的身邊。而且,它還能疊加部分修為,也就是說,一個人在打架,另一個人可以遠遠的借出靈力呢。”

真的假的?

連陸靈蹊都忍不住把神識往那功法里探了探。

“明心閃,合歡宗頂級功法。”

只前面的這幾個字,就讓陸靈蹊心下一跳。

合歡宗曾是仙界很有名的隱世宗門,他們出門行走的人,從來都是夫妻一起。

入境戰聯,據她所知的,合歡宗就有六隊夫妻共赴死難。

當時合歡宗還很有名的,可是,慢慢的,卻漸漸不聞了。

據傳如今無垢山出現的遺址,就是合歡宗的宗門所在,那里……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

“真是合歡宗的?”

陸靈蹊面容嚴肅的很。

如果是合歡宗的,那是不是代表著,他們真的被佐蒙人滅宗了?

“是!”

青主兒點頭,“明心閃我是在龔承仁的儲物戒指里發現的,但是刑翰那里,也有好幾樣印有合歡宗印記的東西。”

她摸出兩個套在一起的靈佩,還有兩瓶叫天一丹的丹藥。

“靈蹊,應該就是你想的那樣。”

她沒馬上告訴她,是不想影響她回來的心情。

但現在……

“好在,明心閃又到了我們手里。”

好在陸爹陸媽修的正是雙修功法。

合歡宗的功法,給他們正正好。

“陸望老祖不是追殺那六個人去了嗎?回頭,我們再問問,有沒有合歡宗的東西,如果有,都拿來給陸爹陸媽。”

“嗯!”

陸靈蹊轉向面容凝重下來的爹娘,“爹,娘,合歡宗在仙界是有名的隱世宗門,也曾有金仙大修出現。”

可惜早早隕落了。

“他們……應該被佐蒙人滅門了,這明心閃是極好的功法,你們……”

“我們會好好學的。”

陸懔和夫人蔣思惠對視一眼,拿過明心閃的玉簡,“爹,林蹊,主兒,你們可能不知道,我與思惠修的同于道,可能就是合歡宗的功法。”

什么?

陸靈蹊瞪大了眼睛。

因為某些原因,她從來沒有了解過爹娘的功法。

只聽師父說過,這功法,是非常非常好的雙修功法,是他花了近百萬的貢獻點數,從宗門的藏書樓換出來的。

至于宗門從哪弄來的……已經不用說了。

當年的除魔之戰,定有合歡宗的人下界。

“同于道,同聲相應,同氣相求,”蔣思惠嘆了一口氣,“云從龍,風從虎,水流濕,火就燥,自然之類也。”

她摸出他們修習的功法玉簡,與明心閃的玉簡放在一起,上面小小的,圓圓的古字‘合’字,一模一樣。

“想不到……”

蔣思惠看向夫君,“我們要加把勁啊!”

被佐蒙人滅門,那么合歡宗的事,以后就是他們的事了。

天色將晚,陸靈蹊才從珠境出來,找向丹崖山。

“有事?”

采薇一直住在她常年煉丹的小谷,“有事就快說吧!”

能讓林師妹求教她的,只能丹藥或者靈草了。

采薇懷疑與證道丹有關,所在非常期待的給她倒了一杯極品靈茶。

“幫我看看這兩瓶丹藥。”

從佐蒙人的儲物戒指里搜出來的,雖然有合歡宗的印記,陸靈蹊還是不放心爹娘服用,“它叫天一丹,沒意外,應該是仙界合歡宗獨家靈丹。”

合歡宗?

這名字感覺不是很好啊!

采薇小心翼翼地接過丹瓶,“天一丹?”

名字起得很高大上,但是,她莫名的就想到了某些雙修之士所謂的天人合一。

“這獨家靈丹,是給雙修之士服用的吧?”

難不成是給她爹娘?

“林蹊,雙修之道走正途的很少,這種丹藥,我不建議你給你爹娘服用。”

他們修的是同于道,聽師父說,是宗門傳下非常正統的道門功法。

“宗門傳給我爹娘的功法,就是合歡宗的功法。”

什么?

采薇詫異回頭。

陸靈蹊心下一嘆,把她所知的合歡宗全跟師姐說了,“師姐,這天一丹如果真是合歡宗的獨門丹藥,于我爹娘,可能非常有用。”

“……行!我幫你看。”

這樣的宗門,不該斷嗣。

采薇一口應下,“不過,在佐蒙人手上繞一圈,我要查驗的時間,可能要長一些。”

如果是為雙修而煉的丹藥,她就算要嘗,也得小心。

所以,保險起見,得先找試藥園里的靈獸試一下。

“沒關系。”

有它更好,無它……,爹娘能自己修到化神,就一定能夠再修成仙。

陸靈蹊又一連給師姐摸了幾好個玉盒,“師姐,你也要好好修煉了。”南師姐他們都沖進了化神中期,結果,這位師姐還在化神初期呆著。

“這些,都是可助修行的寶貝,回頭你自己看。”

“知道了。”

采薇沒跟她客氣,一把全收了,“隨慶師伯他們飛升成仙的時候,就是我沖擊化神中期的時候。”

她一直算著時間呢。

采薇并不覺得,自己會落下多少。

當然,師妹林蹊這種人,不在可比之例,“我是丹修,你對我的要求,不能那么高的。”

她不要管宗門的諸多事務,但是,她要煉丹啊!

做為超級宗門的千道宗,必須要有一個煉丹宗師做鎮的。

采薇有她自己的定位,“把手伸出來,讓我看看你的寒毒。”

說話的時候,她先早出了她的手。

陸靈蹊:“……”

她不想伸手。

寒毒確實沒有消盡,但它們并不能出來作亂了。

而且,她現在是妖身。

采薇師姐可沒摸過她的龍角。

“怎么?”等著給她把脈的采薇挑了挑眉,“多年不見,嫌棄我了?”

“哪有。”

陸靈蹊瞅著她的手,后悔自投羅網。

但此時溜已不可能,只能眼一閉,心一橫,“師姐,我有一個秘密要告訴你,不過,你是不能跟別人說的。”

轉移話題?

采薇垂下眼掩住里面的失落,“說吧!”

“你看,這是什么?”

陸靈蹊自己脫了頭上的帽子。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