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九零章

更新時間:2021-05-07  作者:潭子
留仙留仙,留住誰了?

站在留仙山下,陸靈蹊望著這個心心念念了三百年的地方,輕輕嘆了一口氣。

“靈蹊,我呆你靴子上啊!”

青主兒滑到她的靴子上,“這一路有不少靈植呢。”

樹也是靈植。

留仙山上,遍植不愁木,它的果子便有鎮魂之用。

“知道,你要干活了唄!”

為了方便青主兒,來的時候,陸靈蹊連靴子都換了雙纏枝紋的,“好好干。”

她們忍了三百年,既然來了,當然不能空手而回。

陸靈蹊對青主兒很有信心。

證道丹的丹方她們不需要完美復制。

美魂王只需要知道它大概需要哪些靈藥,這些靈藥都有什么特性。

只有了解了這些,才能從它們和證魂草合成證道丹的成丹之因上,為大家尋求某一突破。

這突破可能還會帶動神隕地,讓它從那個不見天日的地方走出來,走到陽光下。

“嗯!那邊有人來了。”

青主兒把自己變成了纏枝紋,“靈蹊,這次的名字可要保長久點。”

珍兒的名字雖然也還好,但是,云天海閣在凡城建了那么多托天廟,現在做云天海閣的弟子,也容易被佐蒙人盯上呢。

“知道了。”

蔣十八,跟陸跟林可都沒半點關系。

“我沒那么笨。”

“……我就是提醒你一下。”

青主兒當然知道她沒那么笨,但是,就像宜法師叔說的,靈蹊就是事故體質。而如今的她們在仙界都弱的很,低調才是王道。

提醒完了,她縮著腦袋,觀察周圍的所有草木靈植。

后面的腳步聲又快又急,陸靈蹊回頭的時候,見到的就是一個女孩在前面邊哭邊跑,兩個大男人在后面氣急敗壞的追。

好在他們都很懂事,沒在這里隨意動用遁術。

“穎兒,你怎么就這么不懂事?”

看到陌生人,蓄了短須的男人苦口婆心,“不就是讓你嫁個人嗎?衛新義一表人才,前途可期,哪里就配不上你?衛家在紫霄宗更是赫赫有名,還有一個未來必定會成為金仙大修的衛九錫。

人家若不是看在二弟面上,你以為你是誰?人家認識你個屁,二弟若是有靈,肯定也會同意這樁婚事的。”

“就是啊,好妹妹,我們趕快回家吧。”

青年男子亦是一臉急色,“你這樣跑過來,叔叔英靈不遠,必會傷心的。”

“什么一表人才,什么前途可期?”

女孩珠淚滾滾,“你們還不是看中了衛家給的聘禮嗎?別當我不知道,衛新義處處留情,光侍妾就有五個了。

父親若在,哪怕窮死,也絕對不會同意的。”

“可是叔叔去了呀!”

青年男子的眼睛紅了,“不同意衛家的婚事,我們家的茶園就要保不住了。”

“那關我什么事?”

女孩怒而回頭,“茶園是誰押到賭場的?你們不賭,誰能搶我們家的茶園?”

“……我以后再不賭了。”

短須男子很是黯然,“乖穎兒,你就幫幫大伯,幫幫我們章家,那茶園可是我們家的祖產啊,沒了祖產,我們家哪里還能再叫凌河章家?我們一大家子的人,又能往哪里去?”

“嗚”

女孩哭得痛不欲生,不過,她沒有停下腳步,很快就超過了陸靈蹊。

兩男子無奈地緊追其后,很快也超過了她。

人家的家務事,陸靈蹊無意插手,干脆走慢點。

“靈蹊,他們說的衛九錫,就是那天,你在托天廟見到的衛九錫嗎?”

“應該是的。”

“那這個章家肯定是非常非常小的世家。”

青主兒小小的嘆了一口氣,“不過,這衛家也是,照顧人家有的是辦法,干嘛非要拿一個有一堆侍妾人的搞聯姻啊?”

大家族肯定能尋出幾個潔身自好的子弟。

“這不是惡心人嗎?”

能怪人家哭得那么傷心嘛?

陸靈蹊輕輕嘆了一口氣。

她能說什么呢?

這里不是天淵七界,要不然,還能干涉一下。

“英烈園有四大守園人,據說都是金仙大修,那叫章穎的女孩往這里跑,應該也有向他們求援的意思。”

畢竟那女孩才是英烈園英烈的后人。

守園人對她肯定要照顧一些的。

“衛家在紫霄宗好像也不是多大的世家。”陸靈蹊曾聽張穗提過一嘴,“只是,出了一個未來可能很厲害的衛九錫。守園人幫著說一句話,應該不是太難。”

“那……”

青主兒正要再說什么,突然若有所感的和陸靈蹊一起抬頭。

一道遁光從她們的頭頂一閃而過,好像一點也沒顧忌修仙界默認的不能在留仙山飛行的規矩。

這也太不像樣子了。

陸靈蹊眉頭剛蹙,就見前方一道靈光閃過,那遁光上的人‘哎喲’一聲,直直摔下。

“衛新義,你想死嗎?”

衛九錫大怒的聲音,在更上方響起,“想死給我滾回家去死,別污了前輩們的眼。”

“哎呀,不是。”

衛新義痛聲哀叫,“四伯,我是追著章穎來的,章穎,我沒有對前輩們不敬的意思,我追來是想告訴你,別驚動章叔英靈,你不喜歡我有侍妾,回家我就遣送。”

“好好好,穎兒,你也看到新義的誠意了,乖,我們回吧!”

章家老大又在那里勸了,“衛道友,別怪新義,新義有此心,我家二弟定不會怪罪。”

“章穎,我發誓,只要你嫁給我,以后,你家的事,就是我家的事。此生此世,我衛新義,也只有你一個道侶。”

追妻都追到這里來了。

陸靈蹊也是無語。

“……衛九錫衛前輩,我不喜歡他。”

章穎無視衛新義的誓言,只盯衛九錫,“衛家想要照顧我家,我章穎感激不盡,但是……以這種好像逼婚的方式,請恕章穎無法接受。”

“穎兒,你你……你是要氣死我嗎?”

章家老大又氣又急,“衛道友,你別聽她的,她現在是在跟我嘔氣,回頭……”

“大伯,我沒有嘔氣,我是認真的。”

看到從英烈園下來的幾個紫霄宗弟子,章穎大聲道:“不晉玉仙,我絕不嫁人。”

晉了玉仙,章家也沒人能逼得了她了。

“我是要到外域戰場的。”

“你現在才是化神后期。”

章家老大更氣了,“你以為成仙那么容易?你知道天多高,地多厚嗎?哪怕你爹在這,他也不會……”

“我爹最疼我,我不愿的事,他絕不會勉強我。”

章穎一口打斷,轉身朝沉下臉的衛九錫拱手,“還請衛前輩成全。”

衛九錫瞟了眼面露憤怒、尷尬的堂弟,慢慢點了頭,“我知道了,新義,馬上回家,與章家的婚事,就此作罷。”

“不……不行啊!”

章家老大痛呼一聲,“衛道友,我家的茶園,我家的茶園被義和賭檔收了,婚事作罷,我家茶園怎么辦?”

他朝紫霄宗在此一眾不停拱手,“衛道友,這婚事不能做罷啊!她小孩子不懂事,我……”

“義和賭檔?”

衛九錫瞟了眼慢慢走上來的陌生人,嘴角曬然一笑,“行了,章道友的事,我知道了,看在已故章道友的面上,這件事,我衛家幫你承下了,以后……道友不要再賭了。”

這一會,他心中是憤怒的。

章家這幾個人,早不往這里跑,晚不往這里跑,偏偏在他們代宗門祭拜的時候過來。

守園的于前輩,就在那里盯著呢。

“多謝!多謝!”

章家老大把頭都彎到了地上,“啟兒,穎兒,快!快謝謝衛道友!”

“不必了。”

衛九錫溫聲以靈力托起,“新義,替我送三位道友一程。”

丟下這句話,他轉身走向盛開幾人。

陸靈蹊慢慢的走上來。

她是真的沒想到,又跟這幾個人碰上了。

“三位道友,請吧!”

衛新義紅紅白白的臉,好像不知道該擺什么表情,聲音帶了種特別的尖利。

“不用,我要祭拜我爹。”

“呵呵!”章老大扯了個比哭還難看的笑,“不敢勞煩衛道友,對不住衛道友,我……我們既然到了這里,自然是要去祭拜一番的。”

衛新義深深看這三人一眼,拂拂衣袖,一言不發的一個人慢慢往下。

陸靈蹊眼觀鼻,鼻觀心,默默往旁邊站了一點,這才重新抬腳。

上次遇到衛九錫時,沒得太平,這一會……

她很自然地避過這邊的門,從英烈園外轉著往東邊的門去。

為了方便天下人祭拜,英烈園有東南西北四道門,現在身處,卻是北門。

順著石板路,走在幽靜的英烈園外,陸靈蹊很無奈。

“那是盛開吧?”

青主兒看到盛開了,“靈蹊,你以后變回珍兒的時候,可以跟她多套套交情。”

他們當初在盛開處,可是拿骷髏蝗賣了不少仙石。

“知道。”

陸靈蹊和青主兒在識海中說話,“不過主兒,我們到這里,不是來交友的,你現在要看的是這里的靈植。”

“我看著呢。”

居然懷疑她的專業技能?

“一路上來,我看到了十五種靈植,除了不愁木,其他都是常見的外傷藥,有四種還有微毒,正常都是不能入神魂類的丹藥。”

“都用玉簡記下來。”

丹藥是個神奇的東西,有時候,藥性相反的靈藥,相結一處時反而會另起一種藥性。

“我又不傻!”

青主兒對她很無語,“早記下來了。”

“噢,那你當我沒說。”

陸靈蹊看到前方一個掃地的老者,很小心的連神識中的通話都暫停了。

青主兒也不敢說話了,掃地的老者和那把掃帚都很古怪,石板上的落葉和灰塵什么的,在觸到掃帚時,好像憑空消失了般,什么都沒落下。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