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八八章

更新時間:2021-04-28  作者:潭子
等在雙盟坊市的化神星君們,看著傳界香上慢慢凝出的字體,面色都很不好看。

他們很想相信仙界的仙人,可是……真遇到事時從來都靠不住。

沒有神隕地諸位前輩和天淵七界的犧牲,有如今的仙界嗎?

當年剛過河就拆橋,如今……

柳酒兒注意到大家眼中的期待消失,都升起另一種憤怒和堅定時,心中的某個地方不由的一動。

她小心地瞅了眼宜法師伯,卻沒想師伯早有所感地瞟了過來。

柳酒兒連忙眼觀鼻,鼻觀心。

相比于師父,諸位師伯們都……都……好厲害!

“天淵七界的事,不是你林蹊和我們千道宗一家能擔下的。”

一直到現在,柳酒兒好像還能感受到師伯們周身索繞的殺意。

當時明明只是推演人家可能不同意啊!

結果說著說著動了氣,又動……動了腦子。

一致要求林師姐把人家拒絕的話,一字不漏地全用傳界香傳下來。

“大道在前,最終是要靠我們自己爭取的。”

好像老好人的渲百師伯原來也不是她想象的樣子,“順境修力,逆境修心,對如今的天淵修士而言,磨難只是向上的動力,只會讓大家更加堅定自己的道心。”

師伯笑著說這句話時,眼中也有殺氣呢,“而心之一道向來飄渺,四面八方,處處是路,仿佛條條道路通大道,但稍有不慎,便會落入旁門左道。

有一個目標,有一份時時警惕、時時超越的心……于如今的我們而言更重要。”

可不是更重要嗎?

站在人群中的柳酒兒狠狠吐了一口氣。

要努力啊!

不努力就只能跟師父一樣,做個指哪打哪的人了。

“還愣著干什么?”

知袖可不知道旁邊的徒弟在腹誹她,“走吧!回去就給我閉關去。”

“是!”

柳酒兒應聲的有些響亮,連縮在角落的容錚都忍不住瞟了她一眼。

徒弟太蠢,知袖無奈地瞪她一眼,走在了前面。

這一走,就是三百年,各界除了輪值的化神修士,不管是老牌的還是新晉的,俱都閉關修行,各方事務有序下傳,除非有人飛升,大家會集體觀禮外,其他時間,幾乎無人過問外事。

三百年的時間,于仙界而言更像是一個眨眼。

佐蒙人和混沌巨魔人在外面如何蹦跶,如何殺人與被殺,陸靈蹊全然沒管。

修煉幾乎是她生活的全部,偶爾的調劑,不是找扎根在坎七的青主兒說話,就是拿湮魂針給世尊扎上幾針。

“林蹊,那個世尊還沒發現嗎?”

過了這么久,青主兒感覺世尊應該能發現一點不對了,“如果他還沒表現出異常,那他肯定已經發現了,并且在想辦法破解你的湮魂針。”

“唔!我知道的。”

陸靈蹊摸摸小家伙又粗壯了不少的藤藤,“你不用操心我這邊。他想再多的應對之法,現在也遲了些。”

湮魂湮魂,用湮魂針湮滅的神魂,可不會再長回去。

再加上每三個月一次的隔山打牛,哪怕現在廣若死了,世尊也不可能再回巔峰。

“今天回來,我是要告訴你,我要沖擊天仙了。”

青主兒一下子從土里蹦了出來,“是兩個丹田一起晉階嗎?”

她一直等著這一天呢。

“是!”

陸靈蹊笑咪咪的,“第二丹田可以沖擊十階了。”

雖然不能跟第一丹田比,但是,妖族晉階向來緩慢,能這么把第二丹田也修到九階大圓滿,她已經把晉階天仙的時間,推遲了二十多年。

“那……跟魯堂主說過了嗎?”

“說不說都無所謂,我又不去天劫園。”

天罰獄才是她應劫的好地方。

“還是說一聲吧!”

住在人家的地盤,晉階天仙和第二丹田沖擊十階這么大的事,肯定是瞞不過的。

“外面好多人在等著你晉階天仙呢。”

消息一旦外傳,混沌巨魔人的大長老季肖肯定要第一時間找過來,“魯堂主還好,你跟他好好說,他肯定愿意幫忙遮蓋一二,只要沒人知道你晉階天仙,我們就還能偷著玩。”

這些年,青主兒雖然扎根在這里,但是,透過刑堂的某些靈植,外界的消息一樣都瞞不過她。

“你不知道,云天海閣在凡城建了好多托天廟的事,已經傳遍天下了。”

“噢?”陸靈蹊瞇了瞇眼,“那各方有什么反應?”

“各方有沒有反應我暫時還不知道,但是,云天海閣抓了好多在凡城搞破壞的魔修和邪修。”

說到這里的時候,青主兒難掩憂色,“那些混蛋對付修士沒本事,對付凡人可是有的是本事,林蹊,他們要是……”

“沒有要是。”

陸靈蹊給了一青主兒一個寬慰的眼神,“修仙界有修仙界的法則,云天海閣在各個凡城抓的人,修為都不會高過元嬰吧?”

但凡想求個元嬰千壽的,都得考慮一下天劫。

朝凡人動手,一沒仙石,二傷天和,三還要接受天道懲處,誰會那么傻?

佐蒙人可以用砸錢的方式,讓某些無望修行的小魔修、小邪修過去,但云天海閣也是要試練弟子的。

把試練弟子的地方,放在凡城,讓他們修修心,也不是不可以。

“放心吧,義父他們能處理好。”

蚊子再小也是肉,那些在凡城歷練的云天海閣弟子,可能還就等著有人發現托天廟,等著鬧事呢。

“算時間,踏雪也該從妖族回來了。”

小家伙只托妖部的前輩把那一盒證魂草帶了回來,自己卻留在了敖桐姨的身邊,幫忙查當年的偷蛋壞蛋。

“我晉天仙,會按正常程序穩定好修為才出關。”

時間最低也是一個月,“如果他回來,跟他說,不要在外面亂跑,接著找影六,當他的伙伴。”

妖族那邊肯定有佐蒙人的耳目,要不然,送證魂草的御風子前輩也不會少了條胳膊。

陸靈蹊不想踏雪冒一點風險,“如果不想當影六的伙伴,就等我出關再說。”

“知道了。”青主兒點頭,“我會看著他的。”

其實,她覺得,她可以當踏雪的伙伴。

可惜,靈蹊不可能放心他們兩個。

“真乖!”

陸靈蹊輕輕觸了觸她的小臉蛋,“看在你這么乖的份上,我也聽你的去找魯堂主,請他幫忙遮掩一二。”

證道丹丹方的事,過去了這么久,想來那位大能早就沒盯她了。

忍了這些年,也該到英烈園走一趟了。

魯善很配合。

當初栗太常為防刑堂被人窺探,還另外布置了游龍百變大陣。

此陣每隔幾百年,就會自主運行一次,提前為林蹊打開,故友若知,肯定欣慰。

遠遠的,看到刑堂上空翻涌的巨龍和因巨龍而來的各種異像,不懂的小修,都忍不住駐足。

“快看,那是走蛟成蛟時大水的異像。”

有人把給小孩說故事的地方放到了刑堂廣場,“走蛟一般都是蟒蛇成精,成蛟當日,狂風暴雨,借助水勢沖入山川大河之中。”

“就像那里面的狂風暴雨嗎?”

“對!”

“看著跟真的一樣。”小童伸出手,“爺爺,您看,下雨了呢。”

“哈哈哈!”

老頭大笑,“你好好看,接下的是雨嗎?”

天地之中,似乎水氣繁多,但事實上,一切都是假的,只是游龍百變大陣給人的錯覺。

“咦?真的不是雨誒!”

看到落在手心的雨居然沒有濕手,小童樂了,忍不住仰著頭,伸著舌頭,嘗游龍百變大陣的假雨。

季肖走到這邊的時候,心甚憤怒。

他天天都在算時間。

可恨,白送林蹊東西,現在都找不到門路。

按理說,臭丫頭有天道親閨女的美稱,她手上的機緣算著也不會少,這么多年了,哪怕跟余求當年一樣呢,也差不多到了快沖擊天仙的時候了。

“大長老,”一道傳音符飛到他面前,無風自燃的時候,印顏的聲音也隨之響起,“萬壽宗萬宗主到了,要跟您談這次的百萬靈肉。”

季肖很煩。

但這又是正事,他必須回去。

要不然,小肚雞腸的馬知己,肯定又要跟他裝模作樣好半天。

沒有兇獸肉,萬壽宗所謂的靈肉,他們還舍不起。

季肖很快回轉。

透過鏡光陣,魯善一直在看著他。

這些年,這個混蛋常來刑堂廣場轉悠,他和林蹊之間……

“堂主!”

長史飛南從外面走進來,“林蹊的天劫很順!很快就能過去了,您不用……”

“不會很快的。”

魯善瞥了他一眼,“把該撒的仙石都給我撒下去。”

他可記得,那一年,天罰獄處連著好些天的靈氣漏斗。

沒意外的話,當年就是林蹊在那里修煉晉階。

現在……

小丫頭的修為,早就到了能沖擊天仙的時候,可是,她一直壓一直壓。

原來,他還以為,她是要把基礎打得更牢固一點,可是現在看,她分明是兩個丹田一起晉階。

“游龍百變大陣維持兩個月。”

飛南眨了幾下眼,“游龍百變大陣以前都是一個月結束的,我們現在要是開兩個月,那外面的人肯定會懷疑的。”

堂主本意是要保護小丫頭。

兩個月就畫蛇添足了。

“唔,那暫時就一個月。”

以游龍百變大陣的異像,遮蓋林蹊晉階的天象,所耗仙石極多,能省一個月是一個月吧!

“一個月后,示情況而定吧!”

希望林蹊的兩個丹田同時突破的快點再快點。

魯善站起來,“印顏那里,以后就明著盯,讓她知道,我們在看著她。”

“……是!”

飛南知道堂主的意思。

那個印顏比季肖還不講究。

幾次傷人,都被影衛當場拿下,還死不悔改地以賠償了事。

可恨,那些苦主愿意跟她私了,要不然……

刑堂的人都知道,曾經的十幾起失蹤案和兇殺案,都是印顏的影子。

影衛出動,原本是要拿她一個現行的,奈何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真的殺人。

可但凡出手相救,還沒把她抓進刑堂,人家就能拿仙石拿天地靈物,把苦主家人砸得眼冒金光。

如今甚至好些低階小修就等在她可能要走的路上,等著她出手呢。

“噢,對了,她那邊若是再手癢,告訴我們的人,不必出手相救。”

什么她就是玩玩,還不太懂輕重,那是狗屁。

魯善實在膩歪了。

不僅膩歪她,還膩歪那些個見錢眼開的混蛋。

“是!”

飛南愉快應下。

轟隆隆的雷聲,從廣若那里傳過來,炸得世尊異常不安。

要到林蹊沖擊天仙境的時候了?

只要一想到,他忙了三百多年,結果,還是這么半死不活,世尊的心里就忍不住一陣翻涌。

打壓著打壓著,把她打壓成了天仙。

咯吱吱……

攥住手的時候,世尊好像要捏碎自己的骨頭。

最近一些年,他的精神越來越不濟。

原以為是隔山打牛罩的原因,卻沒想……

“喝吧,碧落仙泉水。”

圣尊走進來,好像沒看到他又陷入自苦之中,把手中的小葫蘆塞到他手中。

“我……我是不是很蠢?”

“不!正是因為你太聰明了,才有此磨難。”

圣尊看著他喝下碧落仙泉水,“此水是安畫從季肖那里換來的,她已經跟季肖說好了,他手上的碧落仙泉水,全留給她。”

“你們拿什么換的?”

“放心,外域戰場上,最近我們又收了兩個天仙,一個玉仙尸體。。”

以前,他們殺了人族修士,大都歸于個人,但如今……

圣尊知道世尊擔心什么,“妖族那邊,暫時我們都不會動的。”

提議人族戰場上的人族尸體歸公,是徒弟成康,也是他主動說,妖族那邊暫時不能動。

圣尊很高興,兩個徒弟都在仙界歷練出來了。

雖然他們還沒跟縮著腦袋的林蹊對上,卻也足夠他驚喜了。

“廣若那里,以后你就別管了。”

越管越糟。

不如放棄。

“我知道了。”世尊聲音低沉,“不過,今天他那邊的雷力,大概比往常多了好幾倍,林蹊……大概在晉階了。”

晉階?

圣尊的眼睛閃了閃,“再晉階也不過是個小天仙。”

不管心里怎么想,在世尊面前,他還是要安慰的,“天仙離玉仙,還有十萬八千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