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九二章 逃

無線電子書    摘仙令

  好好的,他們怎么會誤入萬仙隕落的戰場?

  是誰觸動了檻聯?

  紫霄宗一眾都有些驚疑不定。

  身為大宗弟子,他們當然知道四門入口處的檻聯是怎么回事。

  來的時候,掌門師伯親口說觸動有獎勵,除了英烈園的秘境獎勵外,宗門還會另外獎勵十萬宗門貢獻點,一張護身玉符。

  這么好的事,他們當然不想放過,可是在入口處停留那么久,每個字都跟著寫了一遍又一遍,結果還是什么都沒有,現在……

  衛九錫、盛開幾人的神識不由自主的分查出去。

  要知道今天拜園的,可是以他們紫霄宗為主。

  他們都沒觸動,那……帶他們進戰場的能是誰?

  盛開先查的就是東門,自然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門前不遠的一老一少。

  于前輩是什么樣的人,掌門師伯早就說過,他老人家之前還在他們這邊掃地,現在突然跑到東門,那么他身前的女修……

  “蔣十八這個名字雖然還好,但是你將來必是要結交天下的。”

  老于瞅了北門一眼,傳音道:“而且,那些家伙跟著沾光一場,也總要讓他們記住你的人情,”大宗弟子的人情不好拿,但只要拿了,哪怕他們再不愿,在成長起來后,都只能捏著鼻子還情,“把冰肌拿下吧!”

  陸靈蹊的內心是拒絕的。

  為什么她每次出門要不了多久,就會被人扒出來?

  蔣十八這個名字,是她想了好久才想出來的,還跟青主兒據理力爭過,現在還沒跟第二個人說,還沒當一聲蔣仙子,就又要成為過去嗎?

  盛開發現那女修的氣息慢慢變了,變得……

  “果然是帶了冰肌?”

  神識也瞄到這邊的景清眉頭一擰,與大家一起圍觀某人撕開冰肌。

  “……林蹊?!”

  衛九錫的手上有她的小像,一眼認出的時候,心跳都跟大家一樣,多跳了那么幾下。

  這天下,有多少人在等著林蹊晉階天仙?

  沒想到啊!

  不過想想也是,只有從尸山血海里走出的林蹊,才能在觸動戰聯后,把他們所有人也帶進戰場。

  看著面色蒼白,沒有血色的女孩,紫霄宗一眾不約而同一齊遙遙拱手。

  林蹊是中了神泣不死的第二人。

  云天海閣的余宗主雖然被家族拖累的不輕,但是他有一個好師父,又背靠云天海閣,中了神泣后迅速穩住神魂,逆毒而上,是云天海閣砸了無數天材地寶的結果。

  可是林蹊有什么?

  沒人能幫她。

  雖在刑堂當了囹官,卻一點也不輕松,要不然,當年也不會斬殺一堆惡人后,還站在刑臺上喊話佐蒙人。

  她一直佐蒙人斗著呢。

  哪怕沒有明刀明槍。

  但……他們這些好好的人,又有幾個能干她那樣的活?

  而且,云天海閣能在三百年的時間里,無聲無息幫忙在凡城建下那么多托天廟,她……不可能什么都沒做過。

  就像現在,她帶著冰肌進英烈園祭拜死難的仙人們一樣,人家做事一點也不張揚。

  那什么,喊話佐蒙人后,就縮回刑堂,以求刑堂庇護的話,大家聽聽也就是了。

  林蹊一直在做她要做的事,從來不曾退縮過。

  這樣的人……

  衛九錫等在她拱手還禮的時候,都忍不住再次還禮,把腰往下彎得更狠了些。

  猜測林蹊可能在龍游百變大陣下暗中晉階天仙,成康和安畫,就派足了人手,分三路想要堵住她。

  一路看住刑堂,防著她不走尋常路,光明正大從那里出來。

  二路看住云天海閣在仙盟坊市的駐地。

  云天海閣的凡城,突然冒出那么多托天廟,說明二者之間一直有聯系。既然有聯系,那么林蹊晉階天仙,或許就會往那里再次聯系一下感情。

  三路是看住戰幽殿。

  相比于只會做飯賣飯的仙上樓,戰幽殿才是天淵七界修士心目中可以依靠的地方。

  林蹊晉階天仙,或許也想第一時間通知惜時。

  此三路,安畫和成康天天過問。

  奈何一直都沒有任何發現。

  一路可能查不到她,他們早有心理準備,但是,二路三路,不要說她曾經假扮的珍兒沒有出現,就是其他陌生的女修也不曾出現過。

  就在安畫和成康懷疑,某人還要茍在刑堂一段時間的時候,就收到了師父圣尊給他們緊急傳送的一枚傳音玉簡。

  “外域戰場的仙隕之地,今日的辰時三刻突然有變。沒意外的話,應該是有人觸發了英烈園的十四戰聯,能觸發十四戰聯的人,人族那邊屈指可數。”

  英烈園的四幅戰聯,不管是誰,一生都只能觸發一次。

  陸望和曾經的那個人,已經觸發過,所以,他們可以排除了。

  其他……

  不是圣尊看不起那些人,實在是如今的仙界,若不是機緣巧合的讓天淵七界重新摻和進來,憑他和世尊早前的布置,全面滲透只是早晚的問題。

  “林蹊恰是最有可能的一個,她在幽古戰場背了我們太多人命。算時間……也差不多到了穩定境界可出門的時候。

  你們在仙界查她的思路沒問題,但是,此人不會用你們的思路來走她的路,她之所圖沒意外的話,應該還在神隕地眾仙出來的事上。”

  圣尊聲音有些感慨,“云天海閣幫忙建下那么多的托天廟,她自然也要對世人做出她該有的態度,所以,英烈園必是她要走一趟的地方。”

  湮魂針就算不是她所創,可只憑她扎到世尊,還讓世尊誤以為,他可以反過來誤導她,逗她玩,就極不簡單。

  圣尊對世尊的蠢也是沒脾氣,這么大的事,他若早點告訴他,怎么樣他也會幫忙查一查他的神魂的。

  可惜……

  “成康、安畫,你們跟她你來我往這些年,應該知道,她的膽子有多大。仙盟坊市太小,化神期的林蹊,可以茍在仙盟坊市,暗搓搓的對付我們,可是,晉階天仙的林蹊,她的眼睛,必已放到了整個仙界。

  在仙盟坊市查不到她,你們不如馬上聯系我們布置在英烈園外圍的人,讓他們重點查一下那邊有什么不對。

  這一次只要有懷疑對象,不必再細查身份浪費時間,盡全力一擊而殺。

  只有我們動起來了,混沌巨魔人那邊,才會動起來。”

  季肖現在還能買得起肉,還在肖想天渡境,此二者不到真正的山窮水盡之時,他恐怕是不能下定決心跟他們合作。

  圣尊希望能盡快替他把決定做下來。

  要不然,往后推的時間越久,于他們越不利。

  天淵七界的飛升修士會越來越多,陸望現在雖還沒出來,可是,縱觀各方種種,圣尊卻覺得,他比原先難纏多了。

  以前的陸望,只能在外域戰場找他們麻煩,聰明一點,機警一點的族人,都會早早避開他可能要行的路。

  但現在……

  純陽宗的事,表面上陸望好像沒冒頭,可是,圣尊就是覺得,他在那里插了一腳。

  他和妖族的敖桐聯合起來了。

  “不管英烈園那邊有沒有林蹊,我們能不能成功截殺林蹊,你們都要讓季肖相信,她真的晉階天仙了。”

  圣尊剛把話說完,這邊的成康和安畫已經用傳送寶盒給他們的人發過信了。

  兩人都清楚,天渡境的事,越往后推,于天淵七界和林蹊就越有利。

  陸靈蹊哪能知道,人家能把她想的那般厲害?

  到英烈園她是誠心祭拜不假,但是,最主要的是想查這里的靈植,想湊出證道丹大概的丹方啊!

  “多年不見,沒想到會在此處見到你。”

  盛開雖然高興,卻也不無憂色,“林蹊,戰聯十四字一直能影響仙隕之地,那里的佐蒙人這一會,只怕已經發覺這邊的不對。”

  身為大宗弟子,她知道的當然也多,“你……,要不然你與我們一起回紫霄宗,從那里轉傳送陣回仙盟坊市。”

  “多謝!不必了。”

  真要跟他們一道走,不是她連累他們,就是他們連累她。

  此二者都不好。

  既然如此,又何必一起倒霉。

  陸靈蹊在摘下冰肌的那一刻,就已經做好了被追殺的準備。

  這么多年,沒跟人動手,她的手其實也癢的很。

  打得過,來一個她殺一個,打不過……,那就逃唄!

  對于逃,陸靈蹊還是有點信心的。

  重影的傳送且不說,她還有最好最好的逃命寶貝呢。

  當然,此二者不到不得已的時候,還是不能用的。

  隱隱的,陸靈蹊其實是希望,佐蒙人如果追殺過來,她逃跑的動靜能鬧大點。

  嗯,她想讓天下人看看,這好像太平的仙界,具體什么樣子。

  佐蒙人可以在這里追殺她,那么……他們就有能力追殺其他任何人。

  這仙界,在人家那里還是篩子。

  純陽宗就是前車之鑒!

  當年萬仙死戰,才擋住了佐蒙人,如今……

  陸靈蹊希望,她祭拜英烈園的消息傳出后,能讓某些人的心稍有觸動,哪怕他們不能跟云天海閣一般,幫忙再建托天廟,可至少到托天廟祭拜的時候,也能如她一般誠心一點。

  至于拖著掃帚的于前輩……

  這老頭或許是想幫她,但也可能,跟她一樣,想讓天下人看看,佐蒙人在這仙界,滲透的有多深。

  前輩們的英靈不遠,他們那樣裝著當聾子、瞎子,最終能收獲什么。

  “我還有其他一些事要辦。”

  “這樣啊……”

  盛開稍為沉吟,給她摸了一枚玉符出來,迅速塞給她,“我家老祖送我的保命玉符,拿著,別拒絕。同樣的玉符,我還有一枚。”

  把人家的圣者都陰了,人家能饒得了她才怪了。

  “在外面千萬小心,能用冰肌隱藏形跡,最好還是隱藏好。”

  “知道了。”

  陸靈蹊無法再拒絕她的保命玉符,“幫我跟衛道友、景道友他們告罪一聲,我得先走了。”

  這一會的英烈園有不少修士了。

  再不走,萬一人家的大能修士趕過來,她可能就逃不動了。

  “放心吧,我師兄師姐他們都會理解的。”

  盛開朝不遠處的衛師兄點個頭,衛九錫不動聲色地輕搖手中的玉扇,很快絲絲縷縷的靈霧就多了起來。

  陸靈蹊在臉上迅速抹了一把,微改面部形象的時候,冰肌也重新貼了上去,“告辭!”

  話音剛落,腳下已經縮地成寸,從南山而下。

  “老于,快點,跟上啊!”

  掃帚早就等急了。

  可是,他也知道,這不是他著急就能急出來的事。

  引動戰聯,參與曾經的大戰,哪怕全是假的,神魂也會疲累異常,不借著祭拜的工夫,稍為恢復一些,于她未來的修行可會非常不利。

  “再不跟,林蹊就要跑沒影了。”

  “急什么?”

  老于并沒有追,“這里又不是只有我們兩個,南門那邊歸老唐管,放心吧,老唐一定會護她周全的。”

  老唐?

  掃帚氣得想自己跳起來跟上,“老唐做事墨跡,你讓他管……?”

  “是誰說,溫室的花朵,是經不起風吹雨打的?”

  老于感覺到老唐瞄過來的神識,微微一笑道:“林蹊的路得她自己走。”天淵七界的事,他們不能隨意插手,“以前沒人幫忙的時候,她都能走得很好,如今,有老唐在暗中護持,就更不要說了。”

  是嗎?

  掃帚懷疑地看了他一眼。

  這老頭,平時可不會這般夸人。

  一定是老唐那個小心眼的,懷疑他說他壞話了,伸耳朵過來偷聽呢。

  “世尊捏在林蹊手上,”掃帚只能道:“佐蒙人那邊出手的,一定不會是小天仙。”

  他們早在陸望那里吃過虧了。

  十面埋伏同階無敵。

  所以,他們要么一時反應不及,無法出手,要么……來的人一定是可以碾壓林蹊的玉仙,甚至金仙大修。

  “看在世尊的面上,萬一人家出動金仙大修呢?”

  “嗯,你要相信老唐,”老于忍著笑意,努力配合掃帚,來了一句,“那老東西,可不是吃素的。”

  隱在云端的老唐笑著摸了摸他的寶貝胡子,幾下輕彈,遠方天空,就不時結起分散數百里的云團。

無線電子書    摘仙令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