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八五章 遍地開花

更新時間:2021-04-18  作者:潭子
奶奶的,他本來就是個魔修啊!

風門被隨慶氣的沒脾氣,換以前肯定要跟他干一場。

可是如今……

如今氣短啊!

千道宗從老的到小的,一個個的全都起來了,打了隨慶,只怕要被人家老老小小組團揍。

偏偏這揍可能還不是一下子。

想想曾經那個干什么都不惜性命,恨不能同歸于盡的隨慶,如今徒弟徒孫一大堆,風門就再也不敢氣了。

他惹不起,只能躲。

最近幾個月山海宗好些老牌元嬰長老都收到了來自千道宗修士的挑戰書。

風門懷疑就是宜法在背后運作,要不然,南佳人、葉貓兒他們怎么就光找那些老家伙的晦氣,不找新晉元嬰?

想到這里,他不由的深深嘆了一口氣。

這都叫什么事啊!

當初掌權的是顯武掌門一系,他就是個擺設。

是他們要殺道門的天才弟子,關他什么事兒,他……他就是要點面子,在山海宗被隨慶挑得差不多的時候,跳出來,把兩人趕走罷了。

風門細想當初他是不是朝宜法那個小氣的家伙動過手,想過來想過去,都沒找到。

哼哼!

他堂堂風門少祖,也確實不會自降身份的朝一個小筑基動手。

宜法再找他……

風門覺得,他可以跟她算算,他明著敲隨慶,事實上一次次給隨慶放水的事。

要不然,不說其他,只說鐵刺嶺一事,若不是他給他們放水,佯裝開錯了門,把他們甩得遠遠的,隨后趕到的山海宗修士,就能把他們兩個啃得渣都不剩。

想到這里,風門心安了。

陸靈蹊在神隕地教大家怎么盡量美味地吃證魂草時,各界化神修士,亦齊聚靈界聯盟總部。

證道丹一事,無需擴大。

不進化神,無緣大道,用證魂丹完全是浪費。

“……如此,就這么決定了。”

瞟了眼才趕來的師妹宜法,隨慶心情甚好的馬上給了個結束語。

哼哼!

這次林蹊的事,他這個當師父的,終于做主了一把吧?

隨慶很高興,宜法被俗事纏住,完美地錯過了林蹊帶回的消息,也完美的錯過了主持商談證道丹的所有事宜。

“證道丹的丹方,我天淵七界的修士絕不染指。”

丹方只為神隕地的前輩所求。

不立這份天地之誓,他們才是真的危險。

畢竟人家有丹方,無證魂草,丹方再厲害,也不能憑空煉出證道丹。

但,一旦人家把丹方給了他們,仙界的某些人是不是就可以認為,他們人人手上都有可能藏有那么一枚兩枚證道丹?

到了那時,飛升仙界,才是他們真正的劫。

所以,為了大家好,隨慶從一開始,就要求大家以天地之誓,買未來平安,買丹堂前輩的憐憫之心,請他們看在神隕地前輩們曾為之方宇宙生靈慷慨付死的份上,為他們開放丹方。

也許前輩們就可以從丹方中,得窺天地所賜(證魂草)的真正用法。

這一點,才是至關重要的。

“我們不動丹方,但是,神隕地在我們天淵七界,所以,未來丹堂所煉之證道丹,我天淵七界的飛升修士,每百年必要示飛升時間,輪流去丹堂取上一枚。”

既然決定對仙界限量供給,他們當然也不能免俗。

百年一枚證道丹,看著時間似乎輪得有點久,但是仙人的壽元何其多?

而且,修煉更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百年于天仙的修煉,可能才剛起步。

“這百年時間,在可談范圍之內。林蹊真要與仙界談的時候,最長還可延至三百年輪一枚證道丹。”

談判談判,總要給人家還價的時間。

“但是,不管是一百年,還是兩百年、三百年,我天淵七界修士服食證道丹的時候,丹堂或者是天下堂,都要給一處靈氣極佳,保護力強的閉關之地。”

為了大家的安全,拿了證道丹的修士,最好當場服食,所以,安全的閉關地,必要提在條件里。

“一年十株證魂草是我等的想法。”

十株證魂草,若是都能煉出證魂丹來,并且助十位仙人修行,那就太逆天了。

長此以往,天道平衡必會被打破,到了那時才是大禍。

隨慶可不敢讓徒弟擔下這等大禍。

他深嘆一口氣道:“具體如何,還要看林蹊已經交上的二十三株證魂丹,能煉出多少證道丹來,若是成丹率不高,只有三成,那十株可就此定下,若是成丹率五成、七成,證魂草必要削減。”

這是他們必須守住的東西。

“這些事,我都會讓林蹊盡量跟那些仙人前輩們談好,天地因果……,想來,他們也會敬畏的。”

證魂草的事,在仙界,知道的人也是少得可憐。

隨慶相信,那些人都懂,“大家若是沒有再補充的,那就散會!”

“哈哈哈……!大家一起談了這些天,哪里還有要補充的。”

神隕地只有林蹊和她的幾個徒弟能進,她和千道宗若是不愿跟他們分享,誰都不可能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是被仙界某些別有用心之人利用的知道。

到時,哪怕死皮賴臉的賴到證道丹,也肯定沒命享用。

大家修到化神,都不是傻子。

大覺寺果報大師首先哈哈一笑,拱手道:“一切就都麻煩隨慶道友跟林道友說了,林道友的人品和機變之能,我等都是信服的。”

誰能料到當年求他幫忙煉制破障丹的小丫頭,能走到如今的地步?

果報大師慶幸當年與無相各方結交的那份緣法,“不管談出來的結果如何,我等都絕無二話。”

“不錯,隨慶道友只管放心大膽的讓林道友跟仙界的前輩們談。”

聯盟長老恒年起身拱手的時候,七界近百化神亦隨同一起,拱手拜托、道謝!

哪怕三百年他們天淵七界的修士才能輪到一枚證道丹,大家的仙途也都能平坦不少。

修仙路,越到最后,越是艱難。

多出這么一枚可輪的證道丹在前面釣著,感覺飛升都更有勁了。

“哈哈,那就這么說定了,”隨慶還禮,并定下托天廟下次大祭的時間,“下月初三辰時一刻,七界大祭同時舉行!”

宜法從師兄重平的傳音里知道所有,與大家拱手道別的時候,心情其實甚是愉悅。

這種不需她主動牽頭拿主意的事,師兄搶多少,她都不在意。

反正,她知道林蹊忘了誰,也不會忘了她。

“師妹來得可有些遲啊!”

大事處理完了,隨慶當然不會忘記得瑟那么一下下,“你看,你才趕過來,我們又都要趕回去了。”

“沒事,不就是跑個路嗎?”

宜法才不上他的當,笑瞇瞇地道:“相比于師兄連日的辛苦,我這算什么?”

在處理有關天淵七界的大事上,師兄的眼光和胸襟,都在她上。

難得在林蹊的事上,跟她小肚雞腸的得瑟、炫耀,她就忍了吧!

托天廟,萬生魔神一直在心里數著林蹊這次什么時候走,她一天不走,八臂混球就會一直叨叨個沒完沒了,假惺惺地感謝他,當初送她進神隕地送得有多好。

這是要氣死他呢。

萬生魔神不想天天被氣,只能祈禱林蹊能趕快滾。

只人她滾了,他才能清靜一點,才能早點保重自己。

好在一連半個月的祈禱,老天終于放他一馬了,臭丫頭終于出來了,萬生魔神數著她的腳步聲,才要高興這苦日子終于過去時,卻不想,她居然進了八殿。

這是要干什么?

八臂混球一不能說話,二不能動,這破殿有什么好進的?

透過蒙眼的薄薄石皮,八臂神猿也在看著林蹊。半個月前進來的時候,小丫頭已經祭拜過他了,現在……

看到她躬身行禮后,轉身朝雷錘輕渡雷力,八臂神猿激動的身上的石皮都掉了一塊。

陸靈蹊聞聲回頭,眼睛在那片石皮上停駐好一會,這才看向始終站著不能動的石像,“前輩,那天我急著進神隕地,忘了告訴您,我在仙界見到您了。”

什么?

不管是八臂神猿還是萬生魔神,都被仙界二字驚得想跑出他們身體的桎梏,更近的圍聽她說話。

“因為在應對世尊的事上有功,天下堂堂主一庸長老以我的名義,推動仙盟和妖庭,在兩家的坊市各建了一座托天廟……”

陸靈蹊把那天他顯圣的事,全都說了出來,“雷錘的雷力也跟我的重影一樣,是天罰雷力,那天沒把毒隱王馮斯來的神魂活活劈死在身體里,是您雷錘上的雷力不足了吧?”

她一邊說,一邊放開重影,讓雷錘全力吸收雷力,“我現在多幫您弄些雷力,回頭各分廟再有什么事的時候,您就省心了。”

是嗎?

八臂神猿想笑來著。

雖然他并不能真正的牽動嘴角,可是,這一會,他知道自己是笑的。

就說那天好像活動了筋骨嘛。

原來……是真的。

又一片石皮落了下來。

笑著的八臂神猿感覺他鼻子酸酸的,眼睛熱熱的。

托天廟現,天淵道歸這句話,那些年,他早就不相信了。

他站在這里不能動,萬生魔神的分魂一次次的在外面興風作浪,每次抓人進神隕地,還要跟他慢慢說細節,說曾經的同伴們有多……

他在氣他,他要讓他絕望。

八臂神猿知道,他早就絕望了,但是他不能倒,也不敢倒。

他怕他倒了,萬生魔神的主魂逃出,會把天淵七界徹底的禍害完。

如果那樣,真是死都不安心。

幸好……

又一片石皮,從八臂神猿的眼角落下。

正在給雷錘渡雷的陸靈蹊回頭的時候,好像感受到了石像傳來的萬般情緒,她心下一默,終是道:“前輩!一切都會好的。回頭我給猿叔傳信,讓他帶族中小猿過來一起給您看啊!

我聽說,這幾年,族中好多新生的小猿都是八臂的了。

仙界的八臂猿雖然也不是很多,但是,您要相信,您顯圣的事只要傳回妖庭,那里的八臂猿也會越來越好的。

等回了仙界,我就給歸墟海的敖桐姨傳信,請她幫忙,在那邊多照應一些。

那邊的妖庭前輩們不管心里怎么想,哪怕再不甘不愿,肯定都要進托天廟,給您彎腰,給您上香。”

八臂神猿的左眼石皮,終于落下大半來,這一次,他終于不是非常模糊地捕捉她的樣子了,雖然還不能非常清楚,可是,他已經能認清她了。

“前輩!”

陸靈蹊抬頭看向他掉石皮的眼睛,“您能聽到我的話吧?”她朝他露了一個大大的笑容,“我好高興能夠知道您認識您,好高興能在仙界見到您大發神威,那天,您把仙盟的所有人都鎮住了。”

是嗎?

八臂神猿也好高興。

“您把毒隱王馮斯來的尸體砸進地磚之中,不讓別人動,然后所有人都沒敢動了,我回來的時候,聽說只要進過仙盟坊市的修士,有一個算一個,都到托天廟上了香,去親眼見證您留下的神跡了。”

陸靈蹊為他們高興,“您弄這一下子,以后我再在仙界建托天廟就好辦了。”

是嗎?

八臂神猿想高興來著,但是隱隱的,他又感覺,她再建托天廟的阻力只會更大。

“這一次回來,我讓我師兄,幫忙多印了好多傳唱您們的話本。”

陸靈蹊笑著跟他報喜,“再回仙界,我都帶著,然后請我義父云天海閣的宗主,還有那邊的師父幫忙,先在云天海閣下轄的凡世散出。

等時間長了,我就在那邊,再建些小的分廟。”

不是真心的祭拜,她也不稀罕。

陸靈蹊懷疑那樣的祭拜,前輩們也收不到。

“天地有因果,仙界從上到下的生靈,都欠前輩們的因果,我相信,時間長了,他們肯定會還的。”

如果不還,那……他們自己去拿。

毒隱王馮斯來就是明證。

“前輩可以顯圣一次,一定可以顯圣更多次。”

陸靈蹊鼓勵八臂神猿的時候,也在鼓勵她自己,“等到您完全可以庇護托天廟了,可以讓那些想搞破壞的人繞著托天廟走,我一定會讓托天廟,在仙界遍地開花。”

她一個人不行,可以找師父,可以找義父,可以找敖桐姨,還可以找食神前輩和所有心有底線,愿意相助的前輩們。

陸靈蹊相信,那樣的人不會少……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