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八一章 神隕地的草

更新時間:2021-04-13  作者:潭子
鏡光陣前,成康和安畫好一陣沉默。

他們千方百計的打壓天淵七界,世尊甚至早早布局,連分魂都下界了,可是壓著壓著,人家還是冒頭了。

八臂神猿出來了,其他人……

“當初師父讓我們一百零八星衛進亂星海奪運,我想,那是我們最有機會殺林蹊的時候。”

當時奪的,也許不止是他們個人的運,還有兩族的運,只是師父沒有算出來。

成康苦笑,“可惜,我們兩個都失敗了。”

若是當時就把林蹊殺了,不要說仙界了,就是天淵七界又有幾個人會去建托天廟?

“……十面埋伏同階無敵。”

安畫輕聲道:“不要說我們還惜命,就算不惜命……,在十面埋伏面前,想用人海戰術殺她,也完全不可能。”

所以,在天地因果面前,他們的運——早就輸了。

安畫努力振作精神,“毒隱王馮斯來動的是水麒麟的靈殿,水麒麟沒有一點動靜,我覺得,我們可以往真正托天廟還站著的八臂神猿處想想了。

也許他能站在那里,撐著托天廟,就是負有保護托天廟之責。”

“……知道了又如何?”

在鏡光陣上,看到人群往第一殿聚集,成康懷疑人族的某些大能,要在托天廟的事上,推波助瀾幫林蹊一把了,“以后我們想對托天廟動手,就更難了。”

哪怕花錢也請不到什么厲害人物了。

其他小魚小蝦再多,又有什么用?

“這件事,你打算什么時候報予師父和世尊知道?”

“馬上。”

遲報不如早報。

安畫直接拿出傳送寶盒,用空白玉簡把剛剛發生的事,全都記錄下來傳送過去,“避過這場風頭,我們馬上轉移。”

“不找影衛的麻煩了?”

成康詫異。

“早前我們在托天廟的對手,只有林蹊和刑堂,但現在……”

安畫覺得,因為八臂神猿,仙界曾經不得不妥協的某些大能仙人,都要插手了。

這時候,不是逞一時之快的時候,避敵鋒芒才能更好的保存他們自己。

“師父說,一時的勝敗,不叫勝敗。”

看到天下堂和刑堂的巡查從裂縫中追殺出來,她果斷關了鏡光陣,“成康,通知還在仙盟的暗衛,查一查,今日在托天廟的修士中,有沒有誰很古怪。”

林蹊說她要縮在刑堂,誰都不能找她,否則就有通敵之嫌。

但別人不能找她,并不代表,她不能出來吧?

“仙界的托天廟不同于其他,我不相信,林蹊就真能忍得不住,連看都不看。”

成康的眉頭跳了跳,“好,我馬上就問下去。”

他在這邊給他們的暗衛發信的時候,仙界的托天廟迎來了一場真真正正的大祭。

這比原來與妖庭約好的時間,整整提前了半個月。

此時,踏雪也正與妖部的一眾人等坐在同僚金鷹御風子的背上,遠眺妖族的領地,莽莽林原。

“老大。”

他小心地靠近童大娘,“您好小的時候,就離開這里了嗎?”

“唔!”

童大娘睜了一只眼,隨即又閉上了。

“您在這里還有家人嗎?”

童大娘沒有正面回答,閉著眼睛道:“……你要是悶得慌,就學孔他們,自己下去跑。”

自己下去跑?

踏雪瞄瞄他的小短腿,不敢再問她了,“我家住在戈壁。”他沒在這時瞅到戈壁,“以前,我是我們那的老大。”

童大娘懶得理這小家伙。

戈壁沒什么食物,那里的沙狼,不可能多大的機緣,靠自己修煉,最高不會高于五階。

“后來,有一天,林蹊從我們那里過,我本來帶著小子們,想用她打牙祭的。”

交流好書。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本事不小哇。

童大娘忍不住睜眼了,“她怎么沒把你打死?”

“她懶,不想走路,把我們揍了一頓,我給她當坐騎了。”

“噗!”

馱著他們的御風子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

踏雪可不覺得自己可笑,童音清亮,“我這叫識實務者為俊杰。”

“對對,你是俊杰!”

童大娘也忍不住笑,“那俊杰,請問林蹊當年修為多高?”

“結丹!”

林蹊說,要跟同僚處好關系,有時候,可以適當說些他們都感興趣的。

他們現在要去妖庭那邊的托天廟祭拜,踏雪覺得,他們肯定都對林蹊和神隕地感興趣,“當時她剛從天渡境出來,看我乖乖的,就拿那里荒獸肉給我吃呢。”

所以,是吃了荒獸肉變異的嗎?

童大娘和御風子都等著他接著往下說。

“荒獸肉可好吃了。”

踏雪小小地嘆了一口氣,“可恨,那些混沌巨魔人也要吃那里的肉,她偷著帶出來的不多,要不然,我現在肯定更厲害。”

“你幸虧不厲害。”

童大娘細瞇的眼睛瞟了一下御風子,“混沌巨魔人想要發展,想要不滅族,只能找荒獸肉,如果知道你一個小妖兒,居然吃他們吃不著的荒獸肉,肯定要把你先啃了。”

“御風子伯伯,你不會賣我吧?”

“哈哈!我們兩個站一起,人家肯定更想啃我。”

御風子大笑,“整個仙界的生靈,都在他們可啃的范圍之內,所以,你不用怕我賣你。”

老大在提醒踏雪,讓林蹊心小混沌巨魔人呢。

“人家現在不敢啃我們,是因為,他們吃不著荒獸肉,身上沒勁。”

要是讓他們吃著天渡境的荒獸肉,厲害起來了,肯定想嘗嘗他們這些小雞崽的味兒。

御風子又不傻,“踏雪啊,回去以后,你可一定要告訴林蹊,防著混沌巨魔人,那個季肖一定會去找她的。”

“嗯!我一定告訴她。”

踏雪的小腦袋鄭重地點了點,“御風子伯伯,您真好,”他轉瞬就給他拍馬屁,“跟我和林蹊的鷹王叔叔差不多,都是大好人。”

“噢?那你的鷹王叔是幾階啊?”

“我離開的時候是八階,現在也許已經沖進九階了。”

才這么點修為啊!

御風子小小地嘆了一口氣。

“我等妖族修煉,越到后來,越是艱難,踏雪,你現在沒有荒獸肉吃了,以后可不要一天到晚只想著賺錢,修煉也是很重要的。”

“嗯,我進靈獸袋,就是為了不耽誤修煉。”

這話說的,御風子在空中踉蹌了一下,差點把童大娘甩出去,“到了妖庭可千萬不要這樣說了。”

“我只跟你們說。”

踏雪笑瞇瞇地道:“影六的靈獸袋,靈氣特別的好。”

“行了,閉嘴吧!”

個人有個人的選擇,童大娘不干涉,但是,推銷靈獸袋這種事,她可不要聽,“換個話題,跟我們說說托天廟的妖族前輩吧!”

“妖族前輩們啊?”

踏雪抓了御風子的兩根大毛,防著他把自己甩出去,“托天廟的妖族前輩們,除了雪舞前輩,是后來以神魂進入,能活著走動,其他……,好像都轉世了,尸骨留在神隕地,以本源之力,為百禁山的妖族提供源源不斷的流長水和繁花果。

每次大祭,進去的妖族都能進去找到繁花果和流長水。

聽說,那繁花果可以讓大妖更容易的生下寶寶,流長水也能提純大家的血脈之力。”

繁花果和流水長的作用,他們哪用踏雪來講解?

御風子和童大娘一時之間都有些沉默。

“雪舞前輩是迷幻天魔狐,迷幻天魔狐在我們那里,本來已經沒了,不過,青丘九尾狐那邊的老狐王生了一個血脈不純的女兒,她叫白顏,雖然不能迷幻天魔,但是,傳說,她的幻術遠比共他狐貍厲害,所以,她就找了狐貍叔。”

因為林蹊,因為亂星海,踏雪跟那片百禁山的諸多叔叔阿姨們,基本都見過,“狐貍叔是和鷹王叔叔一起的,他也有幻狐血脈,然后,那位白顏姨姨就嫁給了狐貍叔,他們生下的孩兒叫白萌萌,果然白萌萌就差不多是迷幻天魔狐了。

聽說,雪舞前輩可喜歡白萌萌了,還曾親自教導。”

御風子小心地偷看了一眼童大娘。

童大娘裝著沒看到,“那你知道,你們那里的迷幻天魔狐是怎么沒的嗎?”

“具體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認識的猿王叔叔說,他們六臂猿本來是八臂猿的,他們的族地在百禁山的中心區域,可是,后來,與其他族群爭地盤,總是爭輸,然后慢慢的,他們就被迫遷到了百禁山的外圍。

他說,神魂記憶中,總有一雙讓他心悸的眼睛,每次那雙眼睛出現,就是他們倒大霉的時候。

他去托天廟參加大祭,在那里感受到那雙眼睛。

林蹊懷疑是萬生魔神在搞鬼,他一直想給他自己報仇,他報仇的對象,除了人族修士外,還有好些妖族,尤其他還被八臂神猿前輩鎮著。”

“……那你們現在的六臂猿,回復到八臂猿了嗎?”

“沒有!”

踏雪搖頭,“六臂猿是很大的族群,流長水沒有那么多,而且,猿王叔叔他們住在百禁山的外圍,想要得到妖庭的分配,也不容易。

美魂王前輩進了托天廟后,托天廟輕易也不開門了。

林蹊說,美魂王前輩要大家細水長流呢。”

童大娘和御風子都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再細水長流,也總有盡時。

而且,神隕地的人族前輩可以復活,哪怕他們早不是曾經的他們,但他們活著是真的。

但妖族的前輩……

童大娘想了想,“踏雪,你聽過十八運珠嗎?”

她沒在林蹊身上感應到十八運珠,對她的運很有些奇怪。

“聽過。”

踏雪脆生生地道:“十八運珠在我們天淵七界,掀起過好多風雨,所有得到它的修士,最后能神魂轉世,都是運氣,所以,陸望前輩接手修真聯盟的時候,對大家說,那是災珠,然后,才沒人再去找那珠子。”

災珠?

童大娘震驚了。

“怎么是災珠?是……,還是萬生魔神搞鬼吧?”

“應該是的。”

這在天淵七界不是秘密,踏雪知無不言,“萬生魔神想弄死林蹊,才把她丟進神隕地的。在她之前,據說,已經有好些人,被他丟進神隕地了。

那里的前輩們,天天餓,天天餓,可是連草都吃不著,很多都迷失了自我,只要看到有人進去,他們就會群起而攻。”

說到這里,踏雪小小地嘆了一口氣,“托天廟得到祭祀,一開始只有七位前輩能重聚肉身呢,迷失的前輩們,聽林蹊說,都是過了好長時間,才不是骷髏樣。”

這是一個沉重的話題。

童大娘本來對踏雪多加照顧,就是想跟他打聽那里的情況,但是,越是接近,越是不敢問。

現在……,真是到了不得不問的時候了。

“林蹊這般到處建托天廟,就是因為,建了托天廟,各方多加祭祀后,神隕地里的人會越來越好是嗎?”

“是!”

“那……,你覺得,這樣做,有一天,他們真的能從神隕地走出來嗎?”

如果人族修士能走出來,而他們妖族……

童大娘都想轉回頭,問問林蹊,他們妖族的前輩們怎么辦?

她親善妖族,有為妖族想過嗎?

“我不知道,林蹊也不知道。”

踏雪搖頭,“她那樣做,只是不想等她不在了,托天廟會被各方慢慢荒廢下去。到時候,里面的前輩們,又要餓肚子了。

餓肚子很可憐的。”

他餓過肚子,所以,珍惜一切糧食。

林蹊餓過肚子,所以,不想曾經的前輩們,在那樣的地方,可憐巴巴的啃自己的骨頭。

“她在里面帶了好些草出來,都是曾經想找,也不怎么能找到的。”

踏雪摸出一個小玉盒,“老大,御風子伯伯,你們要不要吃啊?”

童大娘和御風子都不想說話。

“林蹊帶出來的草,都是撿嫩的找的。”

踏雪笑嘻嘻地抓出一把來,“是里面的前輩們,幫著一起弄的,老大,嘗一顆嘛!”

看到送到嘴邊的嫩草,童大娘到底張開了口。

“好吃吧?細細嚼,能嘗到絲絲的甜味呢。”

確實。

童大娘嚼著嚼著,突然奪過他的玉盒,“這都是神隕地里的草?到了仙界,你們給其他人看過嗎?”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