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七七章 美魂王的供奉

更新時間:2021-04-08  作者:潭子
再建托天廟?

天音囑的公示欄和各坊市的公示欄上,那醒目的公示讓所有看到的修士,都忍不住的目露復雜。

“……我早就聽說,林蹊把當初賣廣若的三千萬仙石,全都花在托天城上,沒想到……,她現在又要把幽古戰場賺的錢,也全花出去啊!”

這已經不能用傻來形容了。

敬佩與可惜輪流在八卦修士的眼中出現。

當然,到了這種時候,相比于可惜,還是敬佩更多些。

仙界已經多少年,未出如此英雄人物了。

雖然陸望號殺神,也是很多人的偶像,但是,真要算起來,跟林蹊這個小殺神還是沒法比的。

畢竟,他再厲害,也不可能把他辛苦掙到手的錢,這般花出去。

“……什么樣的城要花三千萬仙石?他們用的不是次好多的靈石嗎?”第一次聽說托天城故事的小修在旁義憤填膺,“天淵七界建城的那些人坑她了吧?”

“你知道什么?托天城是她給神隕地前輩們永保祭祀的最大保障。”

“就是,我聽說,天淵七界從幽古戰場回去的修士,都要往托天城送上最少價值百塊仙石的靈器、法器、靈草、丹藥,甚至直接仙石。

那里還有七界各宗特別放進去的功法、陣盤什么的,所有進去誠心祭拜的小修,只要進托天城,都不會空著手出來。”

把祭拜與利相結到一起,也只有林蹊能想得出來。

如今,她又要把托天城建到仙界和妖庭來了。

“可惜,她在我們仙界還沒有那么大的影響力。”

要不然,他們去祭拜一番,或許也能得上點東西。

“呵呵!兄弟想得可真美,”聽到他言外之意的修士們全都笑了,“不說各宗如何,她如今就算有那心,也沒那份財力了吧?”

“那可不一定,人家不是還號天道親閨女嗎?”

成康隱在人群中,又加一句,“這名號可是未進幽古戰場前就有了。”

“嘁!你還真想讓她變成窮光蛋啊?”

“就是,這樣想就太過份了。”

“什么人吶!”

“喛!你叫什么?”

“……我這不是順著你們說的嗎?”

安畫無語地看著成康狼狽后退,真不知道說他什么好。

林蹊這么做,如今最急的,不應該是他們,而是仙界各宗以及當年與神隕地修士相交的人。

神隕地里出不來的宋玉等,當初是為了他們人族的大義才下界的,可不是林蹊一個人的責任,她這樣做,是逼著一直安逸的那些人表態吧?

安畫慢悠悠地從后跟上成康,“跟一群小散修,你有什么可說的?”

他們什么都決定不了。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了解各宗對這件事的態度。”

從他們的態度上,或許可以探查到他們的戰心。

如果他們也如天淵七界的宗門一樣,全力支持,甚至不惜送財送物,那兩族之間的大戰,大概不會太遠了。

反之……,一切都還早。

“還有暗中去祭拜的修士,那樣的修士,去一個,我們得殺一個。”

暗中去的,肯定會有刑堂影衛。

安畫吃了影六的虧,對刑堂影衛恨不能連根拔起。

“前者,我們要通知隱藏在各宗的人,后者……我們需要屈、萬兩位長老的幫忙。”

影衛可不是一般人能截住的。

兩位長老也沒空老盯托天廟。

安畫只覺得他們現在要做的事多不勝數,“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還要在黑道發布一些懸賞令。”

可恨,林蹊居然先在刑堂廣場砍了一批人。

安畫覺得,她也是在用她的方式,警告那些只認錢的黑道修士,敢再跟他們佐蒙人合作,只要犯到她手里,有一個她砍一個。

“成康,你聯系屈、萬兩位長老,他們當天親眼看著林蹊砍人的,我們需要知道她的具體情況。”

那才是他們真正的對手。

世尊雖然因為廣若被她挾持,但是,她要真有本事,利用廣若殺了世尊,肯定早就干了。

既然不能干,世尊只要在一天,人族就不可能主動挑起大戰。

這一點,在離開時,他們師徒三個是當著世尊的面說的。

痛苦,他們不能幫他分擔,但是,他也得知道,痛,代表活著,代表希望,也許再痛著痛著,就又習慣了呢。

“……知道了。”

成康悶聲看她一眼,“不過,你真的不進仙盟坊市了嗎?”

“暫時不想進。”

安畫覺得,如果她是林蹊,現在肯定會縮在刑堂,全力提升修為。

因為該她做的事,她已經做過了,接下來,只要等結果就行了。

那結果,于她而言,不管好壞都能接受,因為,她只是付出了一筆投石問路的錢,順便又打響了她自己的名號。

想趁她未進天仙之前把她殺了,現在看來,完全不可能了。

既然如此,又何必早早的進仙盟坊市,在自己的心理上,種下那種無處下嘴的無奈之感?

“等她晉階天仙以后再說吧!”

安畫眼中閃過一抹必得之意。

她能未雨綢繆,她自然也能。

“其實我也想建議你,暫時不進仙盟坊市。”

林蹊的那番話,不僅絕了他們殺她的路,其實也絕了混沌巨魔人想要接近她的路。

“天下堂看著雖然是一盤散沙,但刑堂魯善不是吃素的。”

一直到現在,安畫也沒弄明白,憑一庸的本事,天下堂在他手里,怎以也不至于是一盤散沙的。

“暫時不逞能,于我們大家都更安全。”

屈、萬兩位長老不能再出事了。

“這次我會提議兩位長老,也暫避仙盟坊市。”

成康沉默了一瞬,“……我要去查一個人,查過了,就回來。”

“你要查當年幽古戰場跟我們合作的顧凌?”

“是!”

不查清楚,成康心中總有一個大疙瘩,“林蹊這樣到處撒錢,我總覺得不太對。”

安畫太了解他了,與其瞞著,還不如開誠布公,“她不是傻子,這世上誰是傻子,她也不可能是傻子,這樣到處撒錢……,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她非常有錢。”

買顧凌下毒的仙石和諸多外界難得一見法寶材料,可能都在她手中。

“我可能從一開始,就被她騙了。”

“……如果我是顧凌,真要跟林蹊合伙,騙了那么多財物,肯定不會呆仙盟坊市。”

安畫在心里嘆了一口氣,“成康,現在不是我們意氣用事的時候。”

抓顧凌固然重要,但是,查看、分析各宗對在林蹊建托天廟的態度,更重要。

“不管當初顧凌有沒有跟林蹊合作坑我們,她手上,都不太可能缺錢,有錢什么樣的陣盤買不到?”

仙盟坊市并不是最安全的地方。

相反,正因為它是仙盟坊市,魚龍才更加混雜。

“師父對我們寄予厚望!”

佐蒙人隱在各宗的人,因為安畫和成康動起來的時候,四大仙宗的掌教在天音囑上,倒都就這事,相互見了一面。

“……我已決定,只要人族這邊的托天廟建好,我們云天海閣自上而下,會分批親到托天廟祭拜。”

余求等于是通知萬壽宗、紫霄門和太疏宗的三位掌教,“這是我們欠那些人的。也是我們向天下、向佐蒙人表露態度的一個手段。”

說到這里,他還嘆了一口氣,“諸位,站在我們的位置上,我們不僅要有我們的氣度,也要有我們的血性。”

這家伙都這樣說了,還讓他們說什么?

原以為一盤散沙的云天海閣,在他手上,只會越發沒落,卻沒想,人家先是把佐蒙人打殘了,后來更是配合一庸那個笑面虎,還使勁坑了混沌巨魔人一把。

“祭拜的事,都好說。”

萬壽宗宗主馬知己沒說反駁的話,“但是,我怎么聽說,林蹊還把美魂王何天生的排位,也放到了銀月仙子的身邊,要共享祭祀?”

就算美魂王沒與佐蒙人合作,他是魔王是真的。

“他于天淵七界有恩,林蹊在天淵七界怎么做,我不管,但是在仙界,他只配被銀月仙子鎮于地宮。”

“不錯,我附議!”

“我也附議!”

紫霄門和太疏宗的掌教天然地就站到了馬知己處。

“余宗主,您怎么說?”

“……我保留意見。”

病歪歪的余求往椅靠上一靠,“美魂王何天生可不止是對天淵七界有恩,世尊因他才倒霉的,若不是他……,廣若還掌管戰幽殿呢,幽古戰場能有如今的局面嗎?仙界能有今天的局面嗎?

我年紀小,沒見美魂王何天生,但是想來,他既然能讓銀月仙子傾心,也自有他的過人之處。

各位老抓著人家的一點錯,不讓他跟銀月仙子在一處前,有問過虛乘前輩嗎?

直到現在,我可都沒聽說,虛乘前輩公開說,不準美魂王的排位與銀月仙子的放一處。”

他彈彈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塵,“說起來,不僅佐蒙人欠了天淵七界的因果,我們也是。”

余求看著面色不好的三位掌教,“六腳冥蟲有多厲害,大家都知道。天淵七界替我們承受了不可承受之重,我們始終沒什么表示,也說不過去吧?”

他知道,這些人是怕未失記憶的美魂王,有一天真的能走出神隕地,走回現世。

神隕地里早就死了的人,得了七界供奉,據說在變好,那么美魂王得了祭祀之后,萬一也更強大了呢?

當年,他幾乎就是可沖圣的魔王了。

如今……

“天淵七界能頂住六腳冥蟲的禍害,是因為美魂王。就算當年,他做了些天怒人怨的事,他也受到了他該受的懲罰。”

余求慶幸六腳冥蟲下界的時候,美魂王能夠相助一把,要不然,他女兒和林蹊還不知道什么樣呢。

“在過了那些年后,沒人能約束他后,他還能自己要求自入銀月仙子的地宮,我覺著,至少在心境方面,他不再像以前那么極端了。”

余求接著道:“林蹊能在他沒有要求的情況下,把他的排位擺到銀月仙子處,共享供奉,我想,這不僅是天淵七界和她對他的感激,還因為,在了解了銀月仙子后,她理解了銀月仙子的心情。”

銀月仙子當年殺錯了美魂王,也害死了她自己。

如果知道美魂王如今做的一切,一定會非常后悔。

“虛乘前輩沒有站出來說話,在下想來,也是因為銀月仙子。”

余求又把虛乘抬了出來,“各位道友以為呢?”

又什么話都叫他說了,還叫他們怎么以為?

馬知己沒有說話。

萬壽宗當年有好幾個師長都因美魂王而隕,他變得再好,在他這里,也是沒法原諒的。

紫霄門和太疏宗兩位掌教互看一眼,都有些沉默。

“罷了!”

紫霄宗掌教劉叔異先開口道:“托天廟建好,我等祭拜的時候,把香爐往銀月仙子處移移就是。”

一句定乾坤!

安畫和成康讓各方散布流言,詬病美魂王的時候,四大仙宗的掌教卻已做出了決斷。

隨著他們公開表示不忘先賢,門下弟子會分批祭拜早前死難的道友時,下面的小修,再蹦跶又能如何?

陸靈蹊等了好幾天,以為各方要給她施壓,以放棄美魂王的代價,才能建起仙界和妖庭兩方托天廟的時候,就聽到了踏雪帶回的話。

“……影六跟我說,等到托天廟建好,他也要去祭拜呢。”

踏雪跟著爺爺去過天淵七界的幾處托天廟,“我們妖部的老大也說,我們妖部的人,也要全回妖庭,去我們那里的托天廟祭拜。”

他好不容易才跟靈蹊重新匯合,結果,她出個門就是一個多月。

踏雪很有些怨念,他也想去見陸望老祖呢。

爺爺和陸安老祖他們都喜歡他,陸望老祖肯定也一樣。

妖庭對他而言,是個極其陌生的地方。

相比于那些不恥他進靈獸袋的所謂同伴,靈蹊和影六就太好了。

踏雪完全不理解那些妖族同伴的心理。

既然在刑堂混,既然自認是刑堂的一份子,怎么就不能合作共贏?

“靈蹊,我舍不得你。”

他和靈蹊合作的多好?

“你說,我請假不去行不行啊?”

妖庭離仙盟坊市太遠了。

踏雪打聽過,妖庭沒有傳送陣,這一去,至少要三年才能回呢。

“一走那么長時間,太耽誤掙錢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