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五四章 閑風飛升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拿著徒弟帶回的消息,陸靈蹊無奈的很。

“師父,寧前輩后來又添的這些消息,是食神華前輩給的。”葉貓兒感覺師父的臉色不好,明明她感覺上面給的消息于神隕地里的師父而言很好了,“這些……也幫不了您嗎?”

“怎么叫幫我?”

本來還懶洋洋躺著曬太陽的陸靈蹊翻身坐起,“那里面也有你師父,有你們的師父。”

一瞬間,除了栗苒,其他幾個,全都縮頭縮腦。

“還有你。”

陸靈蹊瞪向三徒弟,“矮子前輩叫栗太常,你也姓栗,也許他就是你的老祖宗呢,不要以為,這什么事都是我的,有事弟子服其勞,你們都是我徒弟,我的事,不是你們的事啊?”

“師父,我錯了,是我說錯話了。”

葉貓兒眼見大家都要倒霉,忙自動自站出來頂包,“這本事就是我們的事,不過,太常……太常師伯事,我們知道了,不算好事嗎?”

矮子師伯是五師兄周華利的師父,她是老六,喊師伯就對了,以前也喊矮子師伯的。

陸靈蹊看葉貓兒不解的眼神,想想,不在家的時候,除了南師姐、尚師兄,就是照管金風谷上上下下,還幫忙還了南師姐教徒的債,聲音到底軟了,“你現在知道的,我都已經知道過了。”

矮子前輩所謂不成熟的想法,動不動就冒在她的腦子里。

但是,偷那片新生宇宙的界心,哪那么容易?

混沌巨魔人要是知道了,能活活撕了她。

仙界那么多仙人,難道不知道,那片新生宇宙再那樣被混沌巨魔族霍霍下去,可能重歸寂滅嗎?

他們知道,但他們選擇了做壁上觀,并且還跟混沌巨魔族做交易。

他們在等著人家作死,可這樣……

陸靈蹊覺得,如果可以,她應該偷的,這樣不僅對那方新生宇宙好,對神隕地里的前輩們也好。

但是,她是什么修為啊?

她現在還只是一個小化神,居然要想著去拯救一方宇宙……

陸靈蹊無可奈何的重新躺回去,“十二枚混沌之晶你們自己送到神隕地,我就不去了,記著早去早回,我在庫房給你們都留些東西,回來,該吃吃,該用用,早點提升修為,要不然……”

抬抬眼皮,瞅著一眾徒弟,“要不然,我都沒辦法,把我知道的秘事跟你們分享。”

她好想跟他們分享啊!

可惜……她的修為弱,他們的修為更弱。

“對了,回頭給你們的大師兄傳個信,我有事找他。”

桐姨在查妖庭那邊攪局的人,算時間也該差不多了。

陸靈蹊覺得,可以跟敖象說清楚,如果他想去見他娘,那就走踏雪一樣的路,如果害怕,暫時還不想,那就只能等她飛升把他帶著了。

“行了,都……”

陸靈蹊突然想到了美人果,“對了,當初給你們的美人果,你們誰用了?”

“我……”

葉貓兒瞅瞅大家,不知道是不是該氣他們沒一個義氣的,居然都留著,“沖擊元嬰之前,我想蝴蝶能跟我一起再進一步,就……就用了美人果。”

“養蝴蝶是正事!”

陸靈蹊沒管那幾個,抬手又摸了一個大玉盒出來,“這就當師父補給你的,但是,不到萬不得已,美人果最好先不用,就算要用,也要等到成仙之后,它對成仙之后的修行,據說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什么?

“師父,那這太……太貴重了。”

葉貓兒都不太敢要了。

拜了師父后,以前不敢想的寶物、靈物幾乎都堆到了他們面前,由著他們用。

當初一同入門,感覺跟自己靈根資質差不多的師兄師姐,如今大半都在結丹上晃呢。

葉貓兒每次見到他們,都能看到他們眼中深藏的艷羨,總覺得自己不努力,都對不起師父剛下那么多寶的。

“我就不用了吧,我在幽古戰場也掙了好多仙石,以后,您的東西,您自個留著。”

說到這里,她把她在幽古戰場好不容易拍來的寶物拿出,“師父,這是我們在大拍賣會上拍到的春月蓮子,一共有四十九枚,聽云天海閣的朋友說,他們的宗主,以前就服用過不少春月蓮子,您試試看,有沒有用,如果有用,我們以后多替您留意著。”

看徒弟一臉期待瞅她的樣,陸靈蹊慢慢伸手,“花了多少點數?”

“我們幾個加一起不多的,才二十三萬。”

才二十三萬?

陸靈蹊捂著胸口,實在是疼的慌。

二十三萬點數,換成仙石得多少?整整六十九萬呢。

“你們這么蠢,可讓我怎么放心啊!”

她收了東西,教訓幾個一心要孝敬她的徒弟,“師父我的外號叫什么?天道親閨女,我明知道佐蒙人恨不能弄死我,還能那么蠢的,被他們算計?”

這下子連沒去幽古戰場,只是跟過來打醬油的包小玄都瞪大了眼睛。

“神泣?”陸靈蹊哼了一聲,在自己的臉上揉了揉,恢復正常面色,“師父現在就跟你們說第一個秘密,所謂的中毒,只是我逗佐蒙人玩的。”

所以,那什么連開門的力氣都沒有,在傳送通道的殿里,歇了一天的事,也完全是師父裝的?

“師父,那您怎么不早點告訴我們啊?”

栗苒算是敗了,“您知道我們這些年,有多擔心嗎?”

“嗯,我也想早點告訴你們啊,可是,誰叫你們的修為都那么弱的?而且,你們都沒眼睛嗎?想想你們師祖,再想想你們幾位師叔祖,他們有擔心過我中毒的事嗎?”

陸靈蹊沒好氣地收了孝敬,“捂好心臟,現在我來告訴你們第二個秘密。”

栗苒八人無奈地運了一口氣。

“被佐蒙人收買,對我下神泣之毒的其實是我自己,只是,對方不知道我是我,然后,我假裝中毒,從他們手上,又賺了好些靈物和仙石。”

一瞬間,八人的呼吸都有些粗。

師父在幽古戰場可沒呆夠百年,她在那里那么賺錢都不干了,那這騙的……

“……師父,您以后別跟我們說秘密了。”

最能賺錢的常雨真的捂在胸口處,“您要是再這樣說下去,我都要感覺我好笨好蠢了。”

他們明明很優秀的。

幽古戰場上,他們也坑了佐蒙人好幾下。

可……到底沒賺到一枚震幽牌回來呢。

“現在才有這覺悟嗎?”

陸靈蹊好氣又好笑,“放心,接下來的秘密,都是連我自己都兜不住的,沒到你們飛升成仙,都不夠分享的資格。”

南佳人從東水島和金風谷兩邊的小門見到幾人時,看到他們都是一副深受打擊的樣子,“怎么?幽古戰場的百年……不太順?”

她瞅了曬太陽的某人一眼,連忙安慰,“佐蒙人一直就盯著我們無相修士,你們沒什么成就才是正常的。

也別想著跟你們師父比,這世上,能叫天道親閨女的人,幾萬年都不出一個。”

真要比,能活活氣死。

南佳人才是那個把他們教出來的人,對林蹊的這種不負責任,甚至可能打擊的行為,非常不滿,當下聲音就連了點靈力,“林蹊,你自個事不順,就遷怒栗苒他們是不是?我告訴你,你這樣……”

“我沒有!”

“師伯,不干師父的事。”

“師伯,是我們自己的問題。”

“看到沒,沒有調查就問責,師姐,你也該去修修心了。”

徒弟是她收下的,再氣惱也沒用。

陸靈蹊一個閃身,從他們身邊,沖過兩邊的小門,“我找宜法師叔。”

她丟下可能很慌的師姐,把自己的調查,華悼公的那些話,全跟宜法師叔說了,“師叔,我師父閉關,我想了想還是只能找您。”

她給她摸出一顆丑陋小石子,“這是太常前輩留下的小星船,木頭人說,太常前輩曾經想過,去偷那邊的界心,為此還在那邊弄了……”

“停!別說了。”

宜法都怕了她了,“太常前輩當年是什么修為?我們現在是什么修為?混沌巨魔人就算現在虛弱了,也不是我們幾個化神修士能想的事吧?”

提早這么多年知道這事,不是讓她急嗎?

“太常前輩的東西,你就好好收著。”

她把丑石子又塞回到她手上,“要實在是閑得無聊,去找你和笙師叔,他對煉器感興趣,應該很想研究這個星船。”

六腳冥蟲下界的星船在百禁山妖庭的幾位長老手上,那位師兄還曾千求萬求地上去研究了一番。

回來還跟她可惜地說,人家什么都不讓他們深碰。

害他好長一段時間,都吃不好,修煉也不能專心。

“如果不無聊,又知道,暫時我們誰都沒辦法,那就好好修煉,外面你不想呆,可以回鴻蒙珠境呆著。或者就像你師父或者重平師叔似的,直接到天渡境,弄一個小洞府,在那邊修煉。”

“……我還是在金風谷修煉吧!”

到天渡境那邊修煉也不是不行,但是,那邊的荒獸太多了,陸靈蹊不想跟師父師叔似的,在地底下挖洞當地老鼠,“師叔,您要不要一起啊!”

“暫時不行,南佳人要進階了。”

當師父的,還是要替她看著點的。

要不然,宜法覺得,自己也太偏心了,“另外,聯盟的閑風長老要飛升了,我也要過去看看。”

陸靈蹊眨了一下眼睛,“那……我陪你一塊去吧!”

“不必!”

宜法嚴詞拒絕,“仙盟坊市接仙殿那里,大概不會太平,如果他遇到佐蒙人的截殺,萬一為了保命抬出你,那就不妙了。”

他們飛升都有危險,何況林蹊了。

“你裝著中了神泣,不就是想,在佐蒙人想不到的時間飛升嗎?”

宜法給她倒了一杯茶,“修仙界每個人都有手段,閑風那個人……更不會例外,你去觀摩他的飛升,他可能就會想到,你的毒……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重。”

“……知道了。”

陸靈蹊在心里嘆了一口氣,“那師父,您可要用留影玉,把您看到的一切,全都留下影來。”

“自然!”

宜法點頭,“不用太遺憾,七界除了我們無相界暫時沒有飛升修士,其他六界可都有。

我記得,余呦呦的師父德成星君也快要飛升了,還有神水宮那邊的兩位宮主。

尤其神水宮的兩位宮主,她們是知道你的,我倒是覺得,她們飛升的時候,你可以換個裝,讓莫驚鴻給你打打掩護去觀摩一番。”

“嗯!”

天淵七界的天道圓滿,靈界等六界的化神星君們,經過這些年,確實有好幾位迎來了飛升的時機了。

只是……

站在仙人堂里,閑風星君久久沉默著。

聯盟曾經飛升的修士,現在活著的不多了。

他不知道,飛升之日是不是自己身隕之時,心里面很沒有底,哪怕早就從風門處換到過一枚震幽牌。

如果遇到截殺,憑著震幽牌,他或許能撐到仙盟坊市巡察的救援,但得救之后呢?

坐吃山空是為大忌。

“實在不行,就去戰幽殿吧!”

恒年星君陪在旁邊,“天龍鏢局的錢兩一也在那里呢,大家相互也有個照應。”

“……”閑風沒說話,當初他爭取南部聚集地主事的職位,那位惜時道友,沒看上他啊!

明明錢兩一跟惜時一點都不熟。

閑風星君到現在都記得,錢兩一知道他被選為主事的時候,有多驚訝多驚喜。

“聽說惜時還拜了食神前輩為師,我們天淵七界也不是一點靠山也無的。”恒年知道他的顧忌,只能安慰,“那位食神前輩以前一直沒出來,現在出來,大概也是想替天地已經圓滿的天淵七界修士撐腰。”

“……希望如此吧!”

“肯定如此!”

老這樣擔心飛升日是身隕時,又如何抗擊天劫?

恒年接著道:“天下堂交還神隕地前輩們曾經的資產到戰幽殿,那位食神前輩大概也在背后出過力,惜時收了那些資產,又如何會不管我們?”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