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零八章 葉劍林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幽古戰場上,佐蒙人都是成隊成隊的行動。

修士的血肉,對他們來說就是糧食,而‘元嬰’便是仙丹。

吃了糧食吃了仙丹,修為才能上漲,才能在元后將要沖進化神的時候啟靈。

每一個在此啟靈的佐蒙人,或多或少的都擁有一個隊伍,智慧更高的佐蒙人都會在離開之前,盡量干一票大的。

所以,他們的散兵游勇,有時候可能就是誘餌。

只要有人族修士盯上,他們就能反過來包了人族修士的餃子。

用了洗眼靈水的修士能一眼看出他們的死點不假,但神識受禁,只能看到百米遠,一旦觀察不足,當敵人太多,殺不過來的時候,就可能是你變成人家腹中餐的時候。

而且殺一個佐蒙人只能得一個貢獻點數,仙丹、靈寶、仙寶……,任何一樣都需要數千甚至數萬數十萬的貢獻點數,所以任何人在這里,想要以后的仙途更好,都要付出十二萬分的努力。

殺破了膽,最終不敢出聚集地的修士只能用少少的貢獻點蹉跎在聚集地里,一天天地捱著。當貢獻點用完了,卻又還不到出去的百年,就只有被扔出去拼命這一條路可走了。

所以,為了性命,為了貢獻點數,大家都會尋求彼此相熟的修士共同組隊。

厲害的修士隊伍,每幾個月甚至幾年才回聚集地修整一次,每一次,都是仙丹、靈寶、仙寶出貨的時候。

別人只能用羨慕的眼睛看著他們。

“紅葉!求援吧!”

遠遠看到又圍來一隊佐蒙人,謝善先頂不住了,想要她放求援信號,“來的太多了,我們一時吃不完。”

消化不良的后果太嚴重。

在這里的佐蒙人都是一個樣,他們根本不知道誰是啟靈者。

萬一人家是高階啟靈者,還有帶隊的同伴……

隨著幾道傳音符飛出,仙界特制,需要幽古戰場三百貢獻點數的紫色求援煙花炸開,在永遠沒有白天的幽古戰場,表面上,它能看出很遠,可是事實上,能看到它的人,只在二十里范圍之內。

好在佐蒙人的眼睛和耳朵對這種煙花無感,要不然,它就不是求援煙花,而是作死的煙花了。

此時,紅葉也有些急了。

因為,這左近沒有她相熟的修士隊伍。

而遠處的‘嗬嗬’聲,卻越來越多。

還不會說話,只能發出單音‘嗬’的佐蒙人,其實也在用他們的笨方式,召喚同伴。

“收縮大陣,內隊換外隊,向左方慢移。”

若是沒有援軍,大家就只能靠自己守著他們的陣,一點點地往外突破了。

這時候,節省靈力、體力很重要。

紅葉仙子嚴重懷疑,這方圓二十里都沒有援軍,而能收到她傳音符的修士隊伍也不在左近。

叮叮!

叮叮叮……

以劍心隊為中心點的劍氣正朝四方連斬,只是,雖然也偶有點數飛進各自的腰牌,但更多的劍氣,卻被佐蒙人接住了。

沒有兵器的佐蒙人對上他們,是有些吃虧,但是修士沒并沒有太占便宜。

因為在這里,大家也只能用一件法寶。

用了殺人的利器,就不能再有防御的寶貝。

哪怕未來你能換到靈寶、仙寶,也只能放在儲物戒指里,等待一百年出去風光。

面對源源不斷撲來的佐蒙人,紅葉和謝善只能不停地調換內隊外隊,這時候,任何一個人受傷,對他們來說可能都是致命的。

好在這些佐蒙人里,沒有更高階的啟靈者。

普通的啟靈者雖然知道指揮著隊伍圍堵他們,卻不能突破他們的防線。

幽古戰場是彼此的試煉場,在這里,修士一方以智殺敵,佐蒙人以人多勢眾,以本能殺敵。

所有到過幽古戰場的修士,都對佐蒙人有種本能忌憚。

人族想要修到元嬰,哪怕天才修士也要一百多年,可佐蒙人幾乎剛剛育化便擁有元嬰修士的靈力,哪怕無智,也能在數量上補上所有不足。

一旦控制不住,這方宇宙,他們的家園,就得是人家的。

嗬嗬嗬……

讓人煩心的單音嗬聲中,紅葉突然聞到一抹血腥味。

回頭的時候,卻見謝善的衣襟上愣是插著一個估蒙人的斷臂,鮮血正從他的傷口慢慢往外滲出。

后面的隊友眼疾手快,迅速跟謝善換位,紅葉連忙過去,連封他的傷品,才小心地把佐蒙人的斷臂拔出。

長長的指甲上帶了不少血肉,外面的佐蒙人聞到味,‘嗬’聲更大了起來。

為防意外,紅葉不敢耽擱,手上靈力一動,一道無名火起,轉瞬就把那斷臂燒成了灰。

謝善在傷口上倒了一堆的藥粉,阻住鮮血外流的時候,也阻住了味道。

“我們這樣,恐怕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他后悔死了,早知道,就該聽紅葉的勸,如果始終與其他隊伍保持距離,沒有孤軍伸入,就不會有如今的劫難。

謝善的面上有些灰,“如果必要……”

遇到這種情況,就必須有人犧牲。

以前,都是受傷了不便的人斷后,如今……

謝善沒想到,他會這般倒霉。

與紅葉合作,在亂星海成立劍心隊,他們把劍心隊變成了亂星海的第一大隊。

到了幽古戰場,面對這些無智好像星獸一般容易殺的佐蒙人,他們按理也能很順很順的。

卻沒想,他居然要先走一條死路了。

這條路,不走也得走。

不走,就是大家一塊兒死。

所以,再不來援軍,他就……就必須斷后了。

“能堅持一會是一會。”

紅葉當然看到謝癢眼中的即決絕又絕望的眼神,但不到最后一刻,她是不會放棄隊友的。

此時若說放棄,人心立馬就得散,也許他們誰都逃不出。

“你先把傷口封好。”

血腥味會讓佐蒙人發狂。

紅葉拎起自己的劍,沖上要突圍的最前方,大聲道:“加快速度,只要行出十里,我就再放一枚求援煙花。”

這里沒有修士隊伍,可是不代表前方還沒有。

叮叮叮……

就在他們艱難突圍,右后方的巨石處突然轉出一個修士隊伍,其中一個修士,劍氣森森,所過之處,無數佐蒙人倒伏。

這是……劍陣?

劍心隊的修士都羨慕無比。

幽古戰場上,擁有組合式法寶的修士,都比別人占便宜些。

“是天淵七界的劍宗隊,那人是……葉劍林!”

謝善早在兩個月前,便聽說了無相界的劍宗隊。

敢以劍宗為隊伍名號,實在是有些狂。

只是,還沒等到不服者去找他們麻煩,劍宗隊最有名的葉湛秋,便以劍林這等成套法寶,在幽古戰場闖出了名頭。

現在已經沒人喊他真名,謝善若不是打聽消息,喜歡打聽全面,都不知道他叫葉湛秋。

能逃出生天,由不得他不感激他。

當然了,對天淵七界的修士,各方人等,也都有了特別的認識。

“多謝葉道友相助!”

遠遠的,謝善就揚聲,朝他們打招呼,“敢問這里,還有其他的修士隊伍嗎?”

如果有,大家一起以他們劍心隊為中心點,就能把這些佐蒙人全都變成貢獻點數。

“不知道!”

修為被壓在元嬰的兩儀上人錢兩一知道徒弟不會回答,幫他回了人家三個字。

葉湛秋出手的時候,耳朵是閉著的,眼里只有佐蒙人身上的紅(死)點,所過之處,劍氣縱橫,收割無數只會‘嗬嗬’的性命。

自從知道葉琛作死,與萬生魔神契約,害了他自己,害了葉家,還害了林蹊后,他好像就不會笑了。

上輩子,始終不曾進階元后的葉琛,應該沒跟萬生魔神契約,這輩子……

葉湛秋不知道,是他改變的太多,還是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雖然早就離開了葉家,可是,聽說那么多的葉家人,最終被萬生魔神以祭獻的方式弄死,對付林蹊,他就有一肚子不知道該是什么的氣,在身上亂竄。

林蹊真的是天道的親閨女嗎?

以前好象是。

但……

聽說她是陸傳后人,該姓陸,葉湛秋就更迷茫了。

好在被師父逼進了幽古戰場,可以把所有的悲、憤、恨、悔……還有迷茫全都扔給佐蒙人。

每殺一個,他就舒服一分。

葉湛秋的心里眼里,只有這些佐蒙人的死點。

這個在上輩子都不曾出現的幽古戰場,他要殺一個夠本,殺兩個……殺兩個幫上輩子缺失的也算上。

叮叮!叮叮叮……

他的劍林已如此厲害,如果是林蹊上來,一定更厲害。

離開天淵七界快一年了,也不知道那里……

最后一個還有紅點的地方,突然被斜沖過來的藍色劍氣沖破,葉湛秋才頓了頓,伸手一抓,飛舞的劍氣回頭,在他手上凝成一個小小的鐵樹。

“你這速度不行啊!”

錢兩一好像沒看到別人對徒弟的佩服,還是一副嫌棄樣,“都盯上了,怎么還讓我先殺了?快快快快快,老子告訴你,再動手,你的心里眼里,除了那些紅點外,還是逼著你自己,一快再快。”

林蹊最終有沒有危險他不知道,但是,他徒弟的危險倒是可以明確下來了。

再脫離家族,徒弟也姓葉。

葉家的狗屁倒灶事,徒弟避不開。

就算別人不會遷怒,他自己……

也會遷怒。

如果林蹊真的被萬生魔神害了,憑千道宗隨慶、宜法那些人,明著不能對付葉家,暗里,也會想法子,把葉家的人全都滅盡了。

徒弟的身份早就不同,葉家人難保不會求到他頭上。

到時候,他真能不管嗎?

可是,管的話,他又要如何管?

林蹊可是徒弟難得的好友。

為了避開種種,兩儀上人錢兩一只能逼著徒弟,放開外物,專注于劍,正好殺佐蒙人,集貢獻點數兩不誤。

如果將來真有什么,仙丹、靈寶、仙寶或許也能讓他無法釋懷的心,對千道宗稍有補償。

“……是!”

葉湛秋惜字如金,對旁人的目光不假辭色,只對著師父低低應了一個字。

一旁死里逃生的謝善忍不住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幽古戰場上,有這些老怪物在,他們的劍心隊,恐怕永遠都不能跟亂星海的比。

“錢前輩!”

紅葉朝錢兩一拱手,“在下劍心隊紅葉,”她努力跟兩儀上人套近乎,“說起來,我們劍心隊跟你們天淵七界的修士,真的很有緣呢。”

“噢?”

錢兩一當然不會自大到以為只憑劍宗隊,就可以橫行幽古戰場。

傳說佐蒙人每隔三十幾年,都會暴發好像獸潮一樣的佐蒙潮,那是由高階啟靈者指揮的戰斗,數百年前,還曾攻入過四大聚集地。

所以,任何的修士隊伍,未來都有可能是他們并肩做戰的戰友,該給的面子,都是要給的。

“道友還曾遇到我們天淵七界的修士隊伍?”

“是!”

紅葉臉上的笑意好像遮也遮不住,“二十多天前,我們遇到了天淵七界的相盟三隊,跟里面的那位知袖道友還說起了林蹊林道友。”

什么?

劍宗的修士齊刷刷望向她。

因為林蹊,知袖和宜法并沒有如約從通道上來。

那她現在來了,是不是說……

“知袖前輩與道友說了什么?”

葉湛秋忍不住緊張地問她,“林蹊……,林蹊如何了?”

如何了?

紅葉眨眨眼,笑道:“數十年前,在亂星海,我們劍心隊與林蹊林道友合作追殺被那里禁制按下修為的佐蒙人,我說很懷念與她的合作,她怎么沒上來。

知袖前輩說,她要收徒弟,至少要五十年,才能進幽古戰場。”

這么說她無恙地回來了?

要不然是不會有閑心收徒弟的。

畢竟已經收了兩個。

葉湛秋長長吐了一口氣,好像把胸中激蕩多日,始終排不掉的壓抑,全都吐了出來,“那道友知道相盟三隊往哪里去了嗎?”

“當時我們在東邊那一片。”

到了此時,紅葉哪還猜不到,這位葉劍林,跟林蹊有些關系?

“現在二十幾天過去了,有沒有轉移,我就不知道了。”

“如此……那道友在那里見過一個叫宜法的女修嗎?”

葉湛秋再次追問。

林蹊的諸多師長中,除了隨慶就只宜法真人最厲害了,如果她也到幽古戰場了,就可以確定林蹊脫險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