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三八章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廣若這些天,煎熬的特別厲害。

聚集地里除了巡察不時晃蕩外,一個走動的都沒有。

安靜得讓他都忍不住數起巡察們的腳步聲。

如果沒這點可以轉移視線的東西,他簡直都要過不下去了。

所有在幽古戰場的修士都在忙著掙點數,但那點數是什么?

他什么都不能做,也什么都做不了。

在這聚集地里,還能敲著木魚用往生經超度所有死難者,出去……面對無智,見修士就撲的族人,為了自保他也只能動殺手。

所以,就在這里念經吧!

廣若一邊念往生經,一邊想著郭默那些巡察還有多久能回來。

算時間,他們應該巡到三重門了,到了三重門,就會回頭再在聚集地轉兩圈,只要沒事,就自由了,要么在聚集免費提供的住地修煉,要么……

以前是呼朋喚友的吹牛打屁,如果是呼朋喚友地出去干一票。

夏正和元巖不在,聚集地周圍偶爾游蕩過來的……,就變成他們的私活了。

廣若非常無奈。

一直沒有修士隊伍回來,他也就一直沒辦法打聽二人的情況。

按理說,就他們的紈绔本質、老鼠膽子,是不敢離聚集地太遠的。

除非他們是以消息求得風門同意,幫他們轉移到其他聚集地了。

這樣一來,事情就不好辦了。

廣若非常頭疼,夏正和元巖能借風門的任意傳送門,他卻不能。

想要找到那兩個笨蛋,給天淵七界的那些人下套,他還要橫跨幽古戰場。

這么長的路……

他正在想怎么避開說是敵人,實則是族人的人時,突然感覺不對,駭然回頭。

三重門開的瞬間,血腥味如風壓來。

陸靈蹊走的很慢,孱弱的似乎隨時要倒,但其拄著的重影大刀帶著殺生百萬的煞氣,壓得郭默一行人滯了一瞬。

他們本來想迎向她的。

聚集地安靜了這么久,終于有回來的人了,可……

“林……林道友,你受傷了?”

傳說十面埋伏同階無敵,尋仙隊被她一人所救后,傳說在大家心中落實,按理她這么厲害了,不該……

郭默想扶一把的可靠近了才發現滿身疲態的女孩跟她的大刀一樣,似乎裹挾著無盡煞氣那好像從地獄殺回來的樣子奪人心魄他的手愣是沒敢伸出去。

“沒事,就是脫力。”

陸靈蹊好像沒看到他們臉上的驚疑、凝重摸出酒壺,又往嘴巴里灌了好幾口“歇歇就好。”她沒要任何人扶拄著重影大刀,慢慢走到門邊墻角,靠好后慢慢坐下。

可惜,青石板有些涼不太舒服。

“做戲做全套!”

青主兒阻止她起來“你至少要在這里歇上半刻鐘吧!半刻鐘后,讓踏雪馱著走好了。”

對噢!

還有踏雪。

在安全的地方這樣一放松,陸靈蹊真的感覺被無盡的疲累包圍。

殺生百萬,大賺特賺的時候,她并不是不累。

只是那樣的時候她不能累,更不敢累。

所以青主兒要她吃什么,她馬上吃什么要她喝什么,她也不管那里的味道有多沖人全都老老實實的吃了喝了。

現在……

她可以累了。

陸靈蹊抱著重影大刀靠在墻上眼睛都不想睜。

“……道友你是遇到大股的佐蒙人了嗎?”

郭默被身后的隊友搗了兩下,只能低聲輕問。

可惜,她的腰牌先是被她腰間的大型儲物袋完全地遮了,如今又被她的大袖徹底蓋住。

要不然……不用問,就能猜一猜把她累成這樣,連風門都出手的大股佐蒙人有多少。

“是!遇到了,很多很多。”

陸靈蹊微蹙眉頭,眼睛沒有睜開,“麻煩道友讓我先歇一會。”

“對不住!”郭默連忙拱手,揮手與隊友無聲退開,“李達,你們十三人接著把今天的活作完。”他傳音給他們,“我與董其在這里陪一陪她。”

雖說如今的聚集地沒有閑人,不會有人來打擾她休息,可是,在這里等她歇好,他們再走好像也沒什么。

這二十多天了才回來她一個人呢。

剛剛的血腥味太恐怖,她身上的煞氣也太不對,想來,主事江浩也想第一時間知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李達一行人,無聲無息地退走。

陪在這里的董其正要給隊長摸個蒲團,大家坐的舒服一點的時候,聽到聲響,連忙回頭。

從來都不關心外物,也沒點數租房,只蹭交易大廳墻角的廣若大師居然來了,而且,腳步聲還很重。

“大師!林道友很累,請您把聲音放輕一點。”

讓董其沒想到的是,他們家隊長,一個閃身過去就擋住了廣若。

廣若沒想到,郭默敢這樣說他。

干凈悲憫的眉頭,不自覺地蹙了蹙,很小聲的宣了一聲佛,“林道友身上的煞氣太重,不以佛法化解,于她以后……可能不太好。”

“是嗎?”

讓人沒想到是,主事江浩居然也從遠處縮地成寸而來,“大師是佛門中人,”隔絕聲音的結界在他們身旁勸輕一閃,“可能不知道,我道門亦有化煞之法。”

他笑咪咪的,但防范之意卻沒什么掩飾,“大道三千,其實‘煞’亦算三千道中的一個,林道友身上的煞氣在大師眼中,可能不是什么好東西,但于老夫,于幽古戰場,于我們人族修士而言……實在是大善。”

近幾天,江浩收到好些修士隊伍傳回的南部戰場血腥味問題,原來他還在想著怎么回事,要不要找風門看一下。

但現在,看到這樣的林蹊,江浩覺得什么都不必問了。

廣若臉上變淡,“小僧不曾說過,這煞氣出現在戰場不是善。”

做為仙人,做為曾經的幽古戰場主事,他板起臉時,對江浩和郭默還是有一定的震懾作用,“江浩,你是不是跟其他人一樣,對小僧沒在這里大殺特殺佐蒙人,而心生不滿?”

以前他們心生不滿,也只能憋著。

但現在……

自林蹊那天鬧一場后,廣若覺得,他要是再不給個解釋,某些修士就要把不滿掛到臉上,天天給他看了。

“不敢!”

江浩微一拱手,給他找理由,“大師是元爻大師的親徒,是有德之人,這樣做……”

廣若打斷,“家師元爻隕在此間,當年他離開的時候,曾經跟小僧說過,這里是人族和佐蒙人元嬰級別的狩獵場。他日,我若因為他而管理幽古戰場,就一定要以公平公正之心對待,我——不是元嬰修士。”

他重點提他的修為,“我們人族能與佐蒙人在幽古戰場,在外域戰場,保持某種平衡,在有些時候,需要我這個主事人,做出我該有的態度。”

他和他們這些人從來都是不一樣的。

這一會,廣若終于不再自稱小僧了,“佐蒙人有兩位圣者,而我們……只有一位。”這些人知道什么?

“這里,是你們的主場,我……若也像你們這樣,你們覺得,佐蒙人那邊,就不管不問嗎?”

江浩和郭默的面色都變了變。

看到二人被嚇住,廣若才緩和了臉色,“原以為,以我的身份,不需解釋。”他嘆著氣,“罷了,林道友這里,就交給你們了。”

臭丫頭殺了多少人,現在急問,也改變不了什么。

有這么多人關注她,他總會知道。

事實上,廣若這時已經后悔到這里來了。

林蹊本就對仙界有所懷疑,對他沒有尊敬,他這么上趕子,只會讓她更戒備他。

廣若重新回到交易大廳檐下坐定,再敲起木魚的時候,往生經念的更加悲憫。

他知道,就林蹊那一身的煞氣和隨她一起卷進來的血腥味,這些天,她手上至少也有十萬人命。

不是成康出手,就是四個觀風使對她出手了。

只是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逃開。

相比較那些無智,其實還不算真正族人的佐蒙人,廣若到底更看重有了腦子的。

佐蒙人真正的修煉,是在有腦子以后。

只要成康五人沒事,將來有機會聯系上,里應外合……

仙界已經有了一個殺神陸望,廣若覺得,不把林蹊按死在這里,以后,于他們可能更是大難。

至少陸望因為性情,只算一個獨行俠。

林蹊……

相比于她的戰力,她的腦子……

想到那天,她逼著邵裕逼著他的樣子,廣若覺得,她的腦子才更恐怖!

他在幽古戰場辛苦這些年,好不容易才讓風門和各方不再有信任,讓她半天就干脆利落地翻轉了。

“……阿彌陀佛!”

心中殺意再起。

為了防止被別人感覺到,廣若再次低聲宣佛。

虛乘、魯善那些人對他恐怕已有懷疑,要不然,江浩剛剛就不會用那種語氣跟他說話。

現在甩出師父元爻,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在跟仙界聯系的時候……

廣若心念雜生,往生經念得就特別慢。

此時,尸山外輻三百里的地界,被風門用任意傳送門,送來了無數修士隊伍。

分散奔逃的佐蒙人,有一個算一個,幾乎全被大家用最快的速度絞殺。

活干完了,大家心中的震撼沒有消退,反而更增。

很多人,又重新回到尸山處,在外圍繞一圈還不滿意,還從山腳一步步走到山頂。

這是何等的大手筆啊!

要是對著他們任何一隊來,都只有他們死的份。

“林蹊怎么樣了?”

“聽說被風門送到南部聚集地了。”

“她的狀況不太好吧?”

“嗯!聽最早到這里的孫燎、紅葉他們說,當時就是因為看著她非常不好了,他們才拼死救援。”

“那個背后指揮的佐蒙人……,你們說,有沒有被我們殺了?”

這誰知道?

沒人能回答。

有腦子的佐蒙人,都不會真正的加入戰團,他們只會在外圍指揮。

在發現在有孫燎、紅葉他們的救援時,那人下個死戰的命令后,完全可以提早一步避開。

“風門的速度挺快的。”

什么叫挺快?

眾人一副無語的眼神看向說話的修士。

風門當時連眼睛都紅了。

分明是拼命了。

要不然,大家分散在東、西、北戰場,也不能全都匯合在這里。

“這么看我干嘛?你們應該想想,林蹊這一戰,賺了多少點數。”

十面埋伏同階無敵,絕對絕對實錘了。

以后的幽古戰場,哪怕風門他們到了年限要離開,也不必擔心再讓佐蒙人占上風了。

“呵!說的對!”

大木隊隊長唐森摸出一枚留影玉,笑著道:“都讓讓啊,這么大的尸山,不留影給后輩們吹吹,就太不過癮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讓那些自以為是天之驕子的家伙看看,他們還以為,他們一個個的都多厲害呢。

瞅瞅真正厲害的人什么樣。

唐森帶頭,其他人又怎能落后,很快,尸山上連留影玉都成了搶手貨。

宜法在山腳下等風門回來,送他們到南部聚集地。

賺點數雖然重要,可是,此時林蹊的心理……她覺得更重要。

這種事,指望隨慶師兄……

宜法瞅到師妹知袖冷著臉,恨不能對隨慶師兄出手的樣,輕輕嘆了一口氣。

背后的佐蒙人布下這么大的局,實在出乎她的預料,早知道這樣……

宜法心里也清楚,有十面埋伏在,林蹊不會跟他們在一起得。

可是,人家的第一次出手,就弄這么大的手筆……

林蹊到幽古戰場還沒到一個月,對方這么快認定她,十有八九還是跟亂星海有關。

人家就是怕她成長起來。

宜法的眉頭緊緊攏著,轉向面色蒼白的夏正,“夏道友,仙界的接引臺有仙人看守嗎?”

“……有!”

夏正點頭,“接引臺位于迎仙殿,迎仙殿的禁制,哪怕金仙大能想要強攻,沒有兩天時間也是攻不破的。”

那就好。

宜法才要松口氣,就見夏正攥緊了拳頭,“不過,飛升的仙人,頂多可以在迎仙殿呆三天。”這三天還要給接引仙人好處,沒好處,人家說不得馬上就會把你扔出去,“三天后,是一定要出來的,那里位于仙盟坊市,雖然也算安全,可是……魚龍混雜也很容易出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