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二六章 兩個時辰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虞靜、成禹等各宗掌教,都在焦急等待千道宗幫忙傳來的百禁山消息。

那個叫玄華的妖王,能不能用千道宗傳送過去的陣盤多阻一時,是他們最關心的問題。

雖然連著幾天都沒有壞消息,人家也按照那什么美魂王的意思,拖了六腳冥蟲一時,可是,那種好像等著頭頂的一把大刀隨時劈下的感覺,還是讓他們每個人都焦躁了。

仙界的消息說,那些六腳冥蟲可合可分,合體之時,可以把每個人的修為疊加,現在是他們還沒有合的時候,一旦發現這樣分著不行,又如何不會合體?

雖說有界域保護,不管他們如何合體,最終都只能是化神后期,可是,無相界只有兩個化神初期修士,哪怕加上妖族,想要抵抗六腳冥蟲大軍,也是難如登天。

現在只能希望,那一個星船的六腳冥蟲真如美魂王和林蹊他們分析的那樣,人數極少。

只有他們的人數少,無相界才能有一線生機,否則通天傳送陣一定會被靈界關閉。

與其說他們在等百禁山的消息,不如說,他們在等百靈山確定六腳冥蟲的人數。

一旦超過……

就要在通天傳送陣未關之前,把門內最有潛力的小弟子們送到靈界。

只要有他們在,只要亂星海、幽古戰場的同門、師長們回來,無相界就不算完。

尚仙現在走到哪里,都揣著兩個傳送寶盒。

今天是第五天,那些六腳冥蟲的耐心,大概要耗盡了。

尚仙無法坐在殿內,一直站在神道大殿的殿頂,誠心祈禱那些六腳冥蟲沒腦子,還能再耗個兩到三天,只要有這個緩沖,妖庭和林蹊那邊的支援應該就到了。

可是……

刺目的陽光陡然一暗,天地雖無風,尚仙卻好像感覺到了天地無聲的哀鳴!

這是……

破了吧?

他紅著眼睛攥緊了拳頭。

雖然常聽師父重平吐糟那位瑛娘前輩,可是,那份吐糟卻另有一種高興,林師妹少時更得她教導良多,她還給千道宗的,不是畏畏縮縮的小可憐,是嬌嬌傲傲性情雖恣意,卻甚為陽光善良的好師妹。

沒有師妹,就沒有變數,不要說無相界了,就是天淵七界,也不能有如今的改變。

所以……一定不要有事啊!

如果可以,尚仙其實希望,瑛娘、玄華兩位前輩能善用他送過去的隨機傳送符,那符箓雖然不能傳送出很遠,可是,危險來臨時,或許也可以救一命。

自從聽林蹊說六腳冥蟲的速度可比元嬰瞬移,他就以宗門的力量,大力收購隨機傳送符,不管道魔,不管門戶地培養此類符師。

雖然時間太短,收效還很微弱,可是,也算帶了個好頭,各宗掌教都注意了千道宗的動作,開始培養此類人才。

“師父……!徒兒等您回來!”

尚仙迎著重新刺目的陽光,好想望進宇宙深處,望進幽古戰場,跟師父說,他想他老人家了,他……還有些害怕!

不同于師兄對通天傳送陣,對無相界的憂懼擔心,拼命趕路的陸靈蹊,滿心滿眼,就只有對瑛姨他們的擔心了,她想快點再快點,帶著美魂王這位厲害前輩,為瑛姨他們掙一份生機的時候,也為無相界掙一份生機。

“……破了!”

遠處山動水覆正一路擴散而來,逃亡的小妖們如無頭蒼蠅一般,四處亂撞。

美魂王就坐在養魂棺上眺望遠方,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嘆息!

他們到底遲了一步,算時間,林蹊就是累吐血,到那里也需要差不多一天的時間。

可惜了啊!

如果通過分合之后的化神冥蟲超過三十個,不管是八門鎖天陣,還是九方機樞陣,在絕對的實力面前,能起的作用,都相當的有限。

那個能把六腳冥蟲拖到現在的玄華……

林蹊就是想給她收尸,都不行了。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嘟……!”

回答美魂王的,是陸靈蹊狂灌靈酒的聲音。

她不能認輸,那里有好多叔好多姨呢。

他們在等她救命!

陸靈蹊避開天地破開時的氣浪沖擊,咬著牙,更是不惜一切地往出事地點狂奔!

美魂王和阿菇娜看她的樣子,到底沒再說話。

他們是如此,正在往這邊趕的東方渡、赤炎、瓊瑯夫人等當然也是如此。

這里是他們的家園,六腳冥蟲現在入侵的是他們世世代代生存的百禁山。不說瑛娘如何,只說那個看樣子非常有陣法天賦的玄華,都是他們不能舍的小娃。

眾人亦是狂灌靈酒,拼死趕路。

玄華不知道短短幾天,因為傳送寶盒傳出的一條條消息,早讓她在無相界出名了。

指揮大陣,發現吉豐和吉雨的小動作時,已經攔之不及,不過,她還遠沒到慌亂的時候。

林蹊早就給她傳信說,六腳冥蟲有翅膀,速度非比尋常,有如元嬰瞬移。

現在這樣……

陣旗旋動,與九方機樞陣相合的八門鎖天陣在二人幾下狂移尋找出路的時候,又把他們帶回了九方機樞陣的幻陣中。

從看不到自家人,到又看到自家人,這中間隔了近十息的時間,吉豐和吉雨只微一想,就已經知道,他們大概的情況了。

他們在陣中陣里。

“仙子的動作很快啊!”

最怕遇到這種玩陣的。

憋的人有力氣都沒辦法使出來,“不過,你能堵我們一時,能堵我們一世嗎?”

吉豐沉聲道:“界域的壁壘,我們都能打破,你這小陣……,”他的聲音,有威脅,又有另一種商量,“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吧,你放了我們,提供我們一定數量的肉食,我們定不在你家十萬里范圍之內鬧事。”

他們人少。

這些年,又以修為換性命,虛弱的不行。

現在首先要解決的是‘吃’,只有肚里有食,才可以說以后,要不然,讓族人再合體,肯定還會有人死。

“……是嗎?”

玄華若有所思,“你們暫停,我也暫停,我要和大家商量商量!”

拖時間,她現在的主旨還是拖時間,要不然,就算困住了他們,也沒本事按殺。

“商量?”

吉豐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相信,瞄瞄信任他的六十八個族人,心下頓了頓道:“你們知道佐蒙人吧?我們能順利到此,是佐蒙人給我們行了便利!”

給那些家伙當槍使,他也不樂意。

“但是,事實上,很早以前,我們跟他們有些仇怨。”

若是能借佐蒙人,讓這里的修者,給他們行些便利,那就太好了。

“正所謂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道友你看,我們的人手也并不是很多,所求者,不過是飽個肚子。”

他們要在這里找到王后,就必須有這里的修者提供方便,甚至線索。

“只要你們能一直給我們提供一些肉食……”

“什么叫一直提供肉食?”

玄華朝瑛娘使了個眼色,示意她把他們的話記下來,“十階、九階、八階的大妖,算肉食,沒有靈氣,連妖都不算的麻雀也是肉食。或者說,化神、元嬰的修士是肉食,沒有靈根的凡人也算肉食,你這肉食的范圍,包括的到底是什么?”

有這么多的血食嗎?

不要說開揚這些修為下落的六腳冥,就是吉雨這個長老,都想流口水。

他們這一次到的世界,真是一個花花世界啊!

可惜,常年得不到供給,他們已經分泌不出口水了。

吉豐也下意識地咽了咽干干的嗓子,“仙子是修士吧?你們也不吃那些沒有靈氣的肉食吧?您看,要不然這樣,你們給我們提供二階、三階、四階這三類妖獸,我們必與你們井水不范河水,甚至在對付佐蒙人的事上,還可以相助一把。”

是嗎?

玄華瞇了瞇眼,“道友這空口白牙的……”

“在下吉豐,正是我們這支小隊的隊長。”

吉豐知道她可能透過什么鏡光陣在觀察他們,很誠懇地拱手,“我可以以我們小隊所有人的性命發誓,只要你們每天的供給足量,只要你們不是想圍殺我們,我們絕對不會在這里動手殺任何一個有生命人或者妖。”

這個誓言……看上去真的不錯啊!

不過,誰信,恐怕誰就要第一個丟命。

不管是玄華還是瑛娘都不信。

人家能分分合合,現在摸不著他們的底,又被困住了,可能是有些發憷,可是,一旦讓他們摸到他們的底,只要合個十來個化神冥蟲出來,就能橫掃無相界,到時候哪里還能這樣好說話?

佐蒙人,佐蒙人最可惡了。

早就在算計天淵七界,人家那么有腦子,還能讓他們玩什么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笑話!

“……道友看上去很有誠意!”

玄華心中腹誹,聲音聽上去倒是緩和了些許,“但是,只我相信沒用,這樣吧,你們給我兩個時辰,跟各方一起商量一下。”

“應該的!”

吉豐雖然想說,你們商量的時候,能不能先給我們來點吃的,可是,到底怕這樣一再地說,讓人家摸到他們的底,“如此,我們就等道友的好消息了。”

這陣道似乎是一條幻道,“不過,為示誠意,道友是不是該把我們的人都弄到這里?”

玄華沒廢話,陣旗幾下一轉,讓這六十九個六腳冥蟲同居一條幻道,“我的誠意有了,希望你們也不要再亂動。”

“自然!”

吉豐坐下時,吉雨、開揚等六腳冥也一齊坐了下來。

他們都明白長老的意思。

那個助他們的佐蒙人說,王后雖然困在天淵七界的某個地方,可是,為防后世不懂事的修士(邪修)誤入或者解封,從來就沒有任何消息傳下。

現如今,只要解決了迫在眉睫的性命問題,就能鉆空子找到王后了。

只要找到了王后,什么誓言都沒用,反正他們根本不是這天淵七界的生靈。

所謂天道的反噬……與他們有關嗎?

到時候,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把所有落下去的修為,用那些化神、元嬰修士,十階、九階、八階大妖再吃回來,完全不是問題。

他們在打他們的小九九,玄華和瑛娘把能拖的時間,又延長了兩個時辰。

雙方都很滿意!

瑛娘看著傳送寶盒,把記載這里情況的玉簡傳送走后,才朝隱蔽的蚯王打了幾個手式,示意他趁現在,趕快給九方機樞陣的陣眼,添加仙石。

這些家伙的沖擊力,實在太強了。

仙石好像都變成了靈石,一點也不經用。

兩個時辰后再打,一定是你死我活的大戰,到了那時,想再添仙石,恐怕就更難了。

玄華主陣,瑛娘知道自己沒本事,就很自覺地幫她把外務做好。

一直心慌的尚仙終于感覺到了傳送寶盒的異動,連忙打開收信的時候,沒想到,還能收獲這樣的驚喜。

六十九,六十九,只有六十九個啊!

兩個氣息強大,其他差不多都只有八階,也就是說,有兩個化神級的,其他六十七個,能相合卻沒有相合,沒本事強力破陣,反而跟他們軟著來,那……那是不是說,就不用怕了啊!

尚仙記得師妹說過,那個崎山秘地里,連王后片她一片肉,都吃的甚為珍惜。

果然,讓美魂王讓他們分析對了,這些六腳冥蟲虛弱的很。

現在找他們要吃的……

尚仙努力冷靜自己,迅速拿空白玉簡傳信,里面只寫了七個放大的字,‘無論如何,都不能給食。’

寫完這些,看著它傳送走,他才盯著后面,玄華前輩和吉豐的談話。

這些家伙,是想跟他們玩緩兵之計。

或許,或許……

尚仙盯著玉簡中的佐蒙人三個字,不能不聯想到美魂王說腹線宙蟲的那些話。

穿梭在空間與界域之間的腹線宙蟲,聽令于佐蒙人,它們可能一直在尋找什么。

能尋找什么?

佐蒙人忌憚他們天淵七界,一直想跟他們搗亂,那……那些腹線宙蟲有沒有可能,是在尋找崎山秘地?

他們想放出六腳冥蟲的王后。

一定是這樣。

這些六腳冥蟲到這里來,也是為了尋找他們的王后。

尚仙扣住玉簡,沒有像之前那樣,迅速復制傳于四方。

六十九個六腳冥蟲,若是不管不顧地合體,最低應該能湊出二十個可比化神修士的蟲來,這個數量,一樣可以橫掃無相界了。

所以,這消息若是傳出去,也許有些人就會同意暫時的和平。

這個絕對不行!

連林蹊那里,暫時都不能說。

美魂王現在看著不錯,可是萬一反復呢?

還有阿菇娜……

尚仙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挑挑撿撿地給師妹傳了一個不是很完整的信過去。

兩個時辰,兩個時辰后的一場大戰,只要能再消耗對方九個冥蟲,只要他們始終不讓人家吃到肉,他們就能把這些混蛋慢慢磨死!

不行,他得再想想如何把各宗厲害的符箓都騙來,娘的,困不死他們,那就砸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