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四八章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陸靈蹊不敢想象重影和她分開會是什么樣子。

“神猿人在那邊,兵器在這邊。”她跟火麟兒嘆氣,“你說,他老人家難過嗎?”

呃……

火麟兒被問住了。

“這處神殿,看樣子也不是供奉這兵器的。”陸靈蹊又道:“火麟兒,你說我們把他老人家的兵器送過去怎么樣?”

怎么樣?

火麟兒猶豫,“這兵器很重的,我爹說,上次進來的大力熊都沒能扛動。”

能扛?

“那我試試行不行?”

“你?”

火麟兒眨了眨眼睛,打量她。

明明是條弱弱的小龍,怎么可能扛得動石錘?

“只要你不怕閃了腰,或者被它壓扁,你就試吧!”

他有些想笑,因為過來的時候,他也好奇舉了下石錘。

可惜,他細胳膊細腿,連吃奶的勁都用上了,人家連動都沒動過。

“那我就試了。”陸靈蹊本來就想試,聞言兩眼亮晶晶的。

“嗯!”火麟兒好笑,“試吧!只要你能試的動,在這托天廟里,你想把它往哪搬都行。”他坐看某人打臉。

這都是黑歷史,以后能笑一輩子的。

現在當他小弟,以后長大了,萬一比他厲害了,他拿這黑歷史,還能一套一個準。

嗯!想想就美滋滋。

“拿著!”

陸靈蹊可不知道火麟兒在想什么,把玉盒塞他手上,讓他捧著,站到石錘柄旁,兩手一齊握上去。

“……噗,我就知道,它不會動。”

等了一瞬,火麟兒就忍不住笑了。

“誰說的,我還沒用力呢。”

陸靈蹊手上的靈力涌動,“我先感受感受,這東西是什么材質。”古妖神的法寶呢,雖然已經破了,可是,看它砸在地上的樣子,就可以想象,當年是何等的強橫。

能摸一摸古妖神的法寶,這是何等的幸事,她總得先感受感受。

“那……你分辯出什么材料沒?”

看她一本正經的樣子,火麟兒更好笑了。

“好像不光是石頭。”

陸靈蹊握的石錘柄,似木似石,它好像不接受其他的靈力,反而從重影那里吸收了一抹雷煉時的雷力。

那雷力從由柄至錘,通順異常。

只可惜,她不是雷靈根修士,重影又吝嗇它的雷力,自動抵制了石錘。

陸靈蹊眉頭微鎖,好想問問火麟兒,八臂神猿前輩是不是能御使雷力。

如果他是玩雷的妖王,那這托天廟……

托天廟被打成這個樣子,還出現了八臂神猿的法寶,那么,當初砸此廟的人是誰?

“火麟兒,問個問題啊,這托天廟其實不只是是八臂神猿前輩的廟宇吧?”

火麟兒沒想到,她握個把,還能問到托天廟的情況。

四十年前,妖庭跟人修換了不少能升級地脈的食靈蜿蟲,托天廟就是在地脈升級后突然出現的。

當時妖庭查了好久,才知道托天廟的一點由來。

“當然不止是神猿前輩。”

火麟兒道:“確切地說,這里供奉了我們妖族二十二位妖神,這二十二位妖神里,就有我家的先祖,也有你們龍族的先祖。

另外的十人,聽我爹說是人族修士,只是,他們為何會與我們的先祖共同建下托天廟,就不得而知了。”

“這么厲害啊!”

陸靈蹊沒想到,這托天廟居然有這么大的來頭,“那當時你們進來的時候,托天廟就是現在的樣子嗎?”

如果是這些妖們破壞的,那就太可惜了。

“當然了,誰敢在這里偷東西啊!”

火麟兒都不知道她在瞎猜什么,“它供的也有我家的祖宗,雖說我家的祖宗早就不在這里了,可是八臂神猿前輩還在這里呢。

再說了,什么東西,有繁花果和流長水對我們重要?

大家在這里,連搶人的機緣都要被八臂神猿前輩罰到廟門處受兩到三記的陰雷,誰還會傻啦吧唧地亂動對我們沒用的?”

陸靈蹊看他奇怪不解的樣子,不能不懷疑,這事就她不知道。

別的妖一進來,托天廟的規則大概就印到腦子里了。

“咳!我不就是問一問嗎?”

為防火麟兒懷疑,陸靈蹊手上靈力涌動,猛然一提……

看著比普通錘頭大了三倍的石錘也就是動了一下。

她居然連提都提不起來嗎?

陸靈蹊哪能相信?

用引龍決鍛體至今,千兒八百斤的東西,可以說隨手就能提起,沒道理連挪一挪它的本事都沒有。

“哈哈!”

看到某人不死心,兩腿分開微蹲,積蓄全身力量還要再試的時候,火麟兒剛升的那點古怪感又沒了,笑著道:“我現在知道,我爹為什么說起這石錘時,臉上的表情那么奇怪了。”

他肯定也試過。

可惜沒試動。

要不然,他們肯定早幫八臂神猿前輩把兵器送過去了。

“青兒,你今天要能把它拖到神猿前輩那里,我就給你一顆我的伴生靈珠御靈珠。”

“真……真噠?”

陸靈蹊的眼睛一亮。

傳說麒麟神獸除了本命妖丹之外,在進階八階的時候,還會伴生一顆御靈珠。此靈珠不僅能定魂定魄,還能平復走火入魔時的靈力暴動。

“真噠!”

火麟兒昂著小胸脯,“我男子漢大丈夫說話算數。”反正那東西,對別人都有用,就是對他們麒麟族沒用,早晚要送人的。

“那你就瞧好吧!”

陸靈蹊在手上呸了兩下,勾通重影,借它雷力,然后用吃奶的力氣猛然一提。

咔咔咔……

石錘從地面拔起,好像珠網的地板瞬間更碎了些。

不過,陸靈蹊沒時間看了。

重影的雷力正被石錘瘋狂吸收,要是不快點,等它把雷力吸的差不多了,她肯定提不動它。

為了火麟兒許出的御靈珠,她怎么樣也要拼一拼。

陸靈蹊提著石錘就往第七殿奔去。

在右路查到頭,也往中路來尋火麟兒的白芷探查到兩人的氣息,才趕過來,就見某人提著爺爺也沒提動的妖神法寶‘咚咚咚’地往前跑。

她的眼睛忍不住都瞪大了些。

托天廟破成這個樣子,又只余八臂神猿前輩模糊的神像和破了一個角的石錘,爺爺和爹他們都奇怪的很。

所有進來的人,都曾動過妖神前輩的石錘,可惜,沒一個能拿得動。

這小龍怎么……

火麟兒奔過去的時候,白芷也忙奔了過去。

七殿回復平靜的神像,突然感應到什么,忍不住激動又驚嚇地地透過蒙著眼的石皮,望向門外。

當年的大戰,他連損七件法寶,只余一個雷錘。

這么多年來,他和雷錘明明近在咫尺,卻仿若天涯。

現在……

可千萬不要見財起意啊!

雖然雷錘不在身邊,可是,它還是幫他鎮著萬生魔神。

若是沒了它,不要說萬生魔神可能脫困,就是這托天廟可能都要化為齏粉。

如果那樣,他還怎么幫大家完在心愿?

所有人都隕落了,只有他還在這里。

他答應過大家,有可能的時候,把大家的身體本源,以流長水的方式,還給可能憶經勢弱的妖族。

千萬千萬不要帶走啊!

“呵呵!你完了。”

萬生魔神當然也有所感應。

他的語氣尖利又興奮,“人族向來貪婪,這一次,終于不用我慢慢跟你磨了。”

他要脫困了。

脫困了啊!

“八臂老妖,本魔神出去的第一時間,就是滅你全族,滅你全族。”

他咬牙切齒,“我要把你們當年珍視的,全都滅了,滅了……,滅的一干二凈。”

萬生魔神激動的恨不能馬上從石像下跳出來,“本魔神要把你們一個個的從輪回道上全都找到,一個個捏死,捏的神魂俱滅。”

咚咚,咚咚咚……

陸靈蹊的每一步,都好像有萬鈞之重。

長街在震動,奔跑的妖獸們震驚之下,自覺地給她讓道。

咚咚!咚咚咚!

八臂神猿一時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心跳如雷,還是那小姑娘的腳步如雷。

就要到了。

就要到了啊!

進來,千萬進來。

“哈哈!你完……”

萬生魔神想要沖出神像,可是,明明該咚咚咚跑過去的人,怎么跑進來了?

“啊,不,不不,滾出去,給我滾出去。”

可惜,他尖利的聲音,只有神像能聽到。

七殿在石錘落下的時候,跟著一震。

回為了,終于回來了。

八臂神猿的神像,好像也被震著了,微握的一只手臂上,石皮落下好大一塊。

“前輩,我把您的石錘給您送來了。”

陸靈蹊兩手微顫,不過看著這個好像被蒙了重重塵土的石像,心情不知怎的,卻甚為欣喜,“雖然它破了一點,可是,我想您是喜歡它在身邊的。”

喜歡!

喜歡極了。

八臂神猿好想咆哮著告訴她,他真的真的好喜歡,好喜歡。

可惜,他最終還是立在那里,不動如山。

只有眼角的石紋,在上翹,更上翹。

“我的天,你真的把它提來了?”

火麟兒真是敗給她了,“青兒,你的手還好嗎?”

為了他的御靈珠,這家伙真夠拼的。

“沒事,歇幾天就好了。”

陸靈蹊笑的見牙不見眼,“火麟兒,你有沒有發現,妖神前輩也在高興?”

進來的白芷打量神像。

“……前輩的法寶回來了,能不高興嗎?”

她按下心里的萬千起伏,鄭重地朝神像躬身行了一禮,“恭喜前輩,賀喜前輩!”

“嗯!恭喜前輩,賀喜前輩!”

火麟兒好笑地跟著她,也給神像賀喜,“哈!我們這樣是不是有些傻?”

“怎么是傻呢?”

白芷抬頭看向神像,語氣輕柔,“托天廟現在只余神猿前輩一人,可是,你說,怎么會有繁花果和流長水的?”

此兩樣對他們妖族來說,實在太過貴重了。

“前輩在庇護我們妖族。”

這里,也曾供奉著她家的祖宗。

也許,她家的祖宗也在冥冥之中,護衛著全族。

“火麟兒,青兒,我們要把這事,馬上報于妖庭諸長老處。”

陸靈蹊呆了呆。

她能用引龍決瞞過火麟兒,可是能瞞過那些老狐貍嗎?

瑛姨如果不是生性單純、善良,其實算計起來的時候,也是老狐貍一枚呢。

重平師叔和宜法師叔都不知道在她面前報怨過多少次。

妖庭的九大長老,最差的都是九階呢,

他們要是發火……

“咳咳!不……不用了吧?”

陸靈蹊干干地咽了一口吐沫,“石錘本來好好的在那邊,我就是一時起意,想要火麟兒的御靈珠,萬一前輩們不喜我們動了托天廟本來的樣子呢?”

她可憐巴巴地望向火麟兒,“我……我是偷著跑出來的,我爹我娘要是知道我闖了大禍,可能都要抽筋扒皮。”

抽筋扒皮?

火麟兒被她說的一抖。

“白芷姐姐!”

陸靈蹊又轉向白芷,“我們不說這事成不成?我爹我娘可狠了。”

“……沒你說的這么嚴重吧?”

白芷都不知道,她怎么這么怕,“你爹……是深海敖昭?”

也只有敖昭,才會那么狠。

一點也不顧血脈之情。

“……嗯嗯!”

陸靈蹊能說啥?

只能只憐巴巴地點頭。

她其實不知道敖昭是誰。

但是,有這么一個人,能幫她頂著,總好過她馬上被人戳穿的好。

“你們先別往妖庭說這事。就算要說,也別說我行嗎?”

陸靈蹊又可憐巴巴地看向火麟兒,“要不然,你的御靈珠我也不要了。我爹真的會抽我的筋,剝我的皮的。”

“男子漢大丈夫說話算數!”

火麟兒可不想她再拿御靈珠說話,一把從懷里把那個無用珠子塞給她,“白芷,回頭,我問問我爹。要是他們不喜這里變動,我們就裝著不知道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