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五六章 聚福樓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野狐?

他到底什么時候得罪了野狐?

涼承萬分不解,憑他和狐族的關系,又有什么樣的野狐敢找他報復?

身為妖庭長老的愛子,生平他只受到過一個人的報復。

被父親傷了,自棄家族后的涼瑛有一段時間就跟瘋了似的,以散妖的身份在外面亂晃,想方設法地找他麻煩,直到……

涼承長長呼出一口氣。

“幫我查查,涼瑛有沒有收到妖庭的邀請!”

地脈升級有時候影響的不止是眼面前的。

那片與世隔絕,靈氣不顯的百禁山,若是也有變……,難保涼瑛那個山大王不能再得什么機緣。

就算沒有機緣,如果她從什么朋友那里知曉近來的天地變化,本來已經認命的心,只怕也會重起波瀾。

重起波瀾的第一時間,肯定還是怨怪當年害她至此的人。

涼承有些害怕。

當年,她還能顧忌爹娘,顧惜他是她二哥,現在……

“還有,那片百禁山……有無異樣?”

“二哥!”禿七瞄瞄四周,湊到他耳邊,輕聲道:“那片百禁山還真出了一件大事,只是前段時間你一直忙,我才……”

“什么大事?快說。”

“二哥,不是壞事,是那里又出了一位妖王,”多了一位土生土長的妖王,涼瑛那個受了傷,半路去的想當山大王就不那么容易了,“聽說,那妖王還是個玄陰蚌母。”

禿七雙眼發亮,“二哥,您既然不放心那里,不若哪天,我們一齊過去一趟。”

蚊子再小也是肉。

那里的出產,這位二少爺看不上眼,他這個跑腿的,卻能得真實惠。

“過去一趟?”

涼承微一沉吟,“也好,百驍會后,我們一起走一趟。”

在爹娘那里做個戲,安安他們的心,倒也沒壞處。

而且……

涼承心里另打了主意,“妖庭既然知道有位玄陰蚌母,想來百驍會的貼子也到了那邊,兄弟,要麻煩你幫我多瞅瞅了,那邊有人過來,馬上通知我一聲。”

“肯定的。”

禿七就指著抱人家的大腿呢,自然要把人家的事辦得妥妥當當,“二哥,那個野狐……”

“接著查!”涼承眼中的狠戾一閃而過,“對方既然來了,既然動手了,想來,就不會輕易撤出。”

想了想,他又改為改為傳音,禿七一邊聽著一邊點頭。

陸靈蹊不知道涼承和禿七想了個引她出動的計劃,在房里聽青主兒從紅寶草那里學來的三人對話,實在為瑛姨難受。

“百驍會是妖族大事,瑛姨和玄華姨肯定都會收到消息,她們可能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青主兒覺得涼承太過陰狠,“我們就等她們來了,再一起想辦法,是不是對付涼承吧?”

人家畢竟是瑛姨的親兄弟。

靈蹊肯定不會殺,但是,不殺只打的后果,可能是人家的瘋狂報復。

“知道了。”

陸靈蹊與青主兒心神相依,當然知道她想什么,嘆口道:“我不找他麻煩,但是,探探他的行蹤還是可以的吧?”

雖然她會送瑛姨流長水,瑛姨不會稀罕那位九長老的贈送,可是,她就是替瑛姨委屈的慌。

如果可以,陸靈蹊其實想去探探那位九長老的家。

“你已經打草驚蛇了。”

青主兒甚為無語,“還去探人家的行蹤,是怕人家找不到你吧?還有,這里是妖庭呢,你想要把你的仙子形象,徹徹底底地毀了吧?”

想到自己在妖族的形象,陸靈蹊到底舍不得。

“行行行,我都聽你的,誰叫你是我的主兒呢。”

陸靈蹊給自己挽尊,“主兒,瑛姨他們沒來之前,我都在這里伺候你。”

“嗯!”青主兒微揚腦袋,“本仙子說到現在,嘴巴干了,你怎么一點眼力勁都沒有?”

“是是是,來了。”

陸靈蹊連忙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不過嘛……

她一時找不到青主兒能喝的杯子,只能以靈力給她聚上一個,“你先用著,我給你打套專用的茶具。”

說干就干,陸靈蹊特意拿出一個吃過的掘地館紫砂小煲,尋找厚實一點的地方,在那里用靈力切割,沒一會,就給青主兒弄出一套紫砂茶具。

“看著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茶,在某些時候,比好吃的更得修仙者的喜歡。

除了它蘊含大量靈氣以外,還是附庸風雅,彰顯品味的東西。

青主兒早就好奇了,只是,一口茶到肚,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樣。

聞著清靈的茶香,到嘴巴里,變成一種苦中回甘的靈水,哪里有秘水好喝?

“不過靈蹊,”她皺著小眉毛,“我更喜歡蜜水,這茶……不太好喝。”

“噗!”

陸靈蹊被她逗笑了,“好吧,茶不好喝,那酒……,你要不要試試?”

“不試!”青主兒連忙搖頭,“我現在還小呢,等我長大了,不用你說,我自己都會試的。”

兩個人在客棧里說說笑笑,真的就把涼承甩在了屁股后面,他疑心疑鬼了好幾天,又找了好些個狐朋狗友分散妖庭四方,以路人的身份,監視著他在各條街道溜了一圈又一圈,結果什么可疑之人都沒發現。

“你弟騙了你吧?”

白雯覺得他們現在挺蠢的。

沒溜著人家,結果涼承把自己溜了不算,還讓大家一起陪他溜了,“哪有什么野狐?真要有,我們青丘不可能不知道。”

誰不知道她和涼承的關系?

普通的族人怎么可能朝涼承動手?

“涼承,你是不是得罪你弟了?”

涼承:“……”

他現在的心情極度不好。

這二十幾天下來,涼礫在四妹的照料下,已經回復的差不多了。

“我去問問他,讓你們受累了。”

涼承只能向大家道歉,“白雯,你幫我請大家到得月樓先吃著,我去去就來。”

揮手跟大家告別,他急匆匆地殺向六丈樓。

與此同時,瑛娘、鷹王和玄華三人也已經趕到了云龍結界外。

“這是什么?”

玄華望向鷹王,“跟龍有關吧?”

“不錯!”

鷹王在云龍結界上感覺到了好些個雜亂的龍威,可是,真不知道它是什么,只能望向瑛娘,“瑛娘,它是什么?”

“……我好像應該知道的,但是,一時想不起來。”

戴著斗篷,一幅虛弱樣子的瑛娘眉頭深鎖,“不過,大家都能進,我想沒什么吧?”

畢竟妖庭在里面呢。

現如今的龍族也并不強大,弄這么個結界,說不得只是為了百驍會,“妖庭的幾位長老,都不是泛泛之輩。”

他們借著林蹊從千道宗那里換了好些食靈蜿蟲升級地脈,妖庭同樣,而且人家是跟整個無相聯盟做生意。

“兩年前,天大大還傳訊給我說,因為升級地脈,兩個對妖族至關重要的百略城和托天廟都現世了,那托天廟還有流長水和繁花果呢。”

憑她和天大大的關系,消息肯定是真的。

只是,她對繁花果不感興趣,至于流長水……

這么重要的東西,妖庭八成是要自己捏在手里的。

天大大雖然說,誰都可以進去撞機緣,可是,他自己兩次進去,什么都沒撈到,顯然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他既然給我傳訊了,肯定也給水族那邊的白芷傳訊了。”

瑛娘在五十多年前,收到她的傳訊,當年跑進內陸產子的時候還遇到過林蹊,林蹊救了她和她的孩兒。

“白芷的孩兒血脈返祖,被敖昭認回,我猜為了她的孩兒,她也會跟敖昭說流長水的事。”

瑛娘猜測這里的情況,“這里的龍氣很雜,或許就是龍王們來找場子的。”

天大大說,百略城沒向普通的妖族開放,托天廟雖然朝普通的妖族開放了,可是,普通的妖族得寶幾率少的可憐,大都是跟著興奮一場,累斷腿出來。

“我們有自知之明,對流長水和繁花果沒太多想法,龍族那邊卻不一樣。”

人家自古以來,就以神龍自居,自認為是妖族第一呢。

“若真是他們找場子,我們這些散妖,說不得也能跟著撿點便宜。”

想了想,她笑著先走了進去,“別愣著了,快進來吧!”

來的時候,她從胡一八那里弄了好幾根幻形毛,再加上玄華幫忙畫的病妝容,瑛娘一點也不擔心讓別人發現她是假病。

好半晌后,鷹王和玄華兩個土包子就站在妖庭的大門外,看著神奇的變身術。

“不是已經跟你們說過了嘛,只要到了六階,進妖庭就可以幻成人形?”

瑛娘發現他們兩個還要在外面看,只能一手扯一個,“這是假的,等他們出來,還是會變回去的。”

“那要是一輩子不出來呢?”

能無視兩大境界幻成人形,鷹王覺得一輩子不出來,也沒啥。

“嗬!一輩子不出來,你就得在妖庭有房。”

瑛娘已經替鷹王收到好幾道鄙視的小眼神,只能道:“沒房你得有靈石,妖庭能讓大家如此無視境界幻成人形,是因為它的某些布置,也需要大量的靈石。

現在也就是百驍會要開,才沒收進城費,要不然,在里面呆一天,就要三塊靈石。”

也就是跟林蹊認識了,她才沒缺錢,以前也是缺錢的很。

“行了,從現在開始,收起你的好奇,跟玄華多學學。”

玄華微笑不語。

有鷹王在,她其實不用多嘴的。

“我們現在去找客棧。”

在人群中發現一道熟悉的身影后,瑛娘瞇了瞇眼,“找了客棧,帶你們好好逛逛。”

“我道是誰?原來是阿瑛回來了。”

禿七知道她發現了他,干脆笑咪咪地走了出來,“這兩位是你朋友嗎?對了,你的傷……,二哥這些年,其實一直都惦……”

瑛娘微一抬手,數道泛著銀芒,極有韌性的蛛絲,就纏在了禿七的脖子和嘴巴上,“你要是再放屁……”她微微一笑,“我不介意馬上被驅逐出去。”

什么?

能馬上把她驅逐出去,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她傷人或者干脆就打死人了。

禿七臉上一變,連忙作揖討饒。

人家再不濟,也是九長老的女兒,所以一般的傷人,是不可能被驅逐的。

“滾!”

一把收回蛛絲的時候,那蛛絲上,粘了一圈好像被凍掉的皮肉。

禿七嚇得連滾帶爬。

“別急著走,”瑛娘聲音悠悠,追著他道:“告訴涼承,不要來惹我。因為現在惹我的結果,是他承受不住的。”

不絕了某些人的心思,不僅她麻煩,就是玄華和鷹王也會跟著受累。

玄華也就罷了,鷹王這個笨蛋,說不得就會被他們套到坑里去。

“走吧!”

瑛娘上前帶路的時候,傳音給鷹王,“看到了沒?這就是權勢,哪怕我早是家族棄子,一般的也沒膽子得罪我。”

“看到了,從現在開始,我像那次送林蹊一樣,不說話了行吧?”

鷹王再次向她保證,“你們到哪我到哪,我就不給人家接觸我的機會。”想挖坑給他跳,也要看看瑛娘和玄華同不同意。

“好,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瑛娘放心了,由著玄華做戲扶她,“妖庭最好的客棧就是這六丈樓,我們從窮鄉僻壤來,再往前走走吧!”

低調才是王道。

三個人慢慢走過這條街,轉到聚福樓這邊。

“聚福樓還不錯,要兩個丙號房吧!”

和玄華住一起,在外人眼里,說不得就是省一份房錢。

瑛姨三人走進聚福樓,卻沒想,人家根本就沒丙號房了。

“三位客官對不住,這些天來的人比較多,現在只余最后一個乙號房了。”

一個乙號房,讓他們三個人怎么住?

鷹王和玄華一齊看向瑛娘。

瑛娘的嘴角抽了一下,正要說什么,一陣風過,一個黑衣女子笑意盈盈地也站在了柜臺前,“不好意思,我前幾天訂的房想退了,我的朋友沒來。”

陸靈蹊租了她隔壁兩間房,特意等瑛姨和玄華姨過來呢。

卻沒想,連鷹王叔叔也來了。

當下就笑著看向鷹王,“咦?這位道友長相好威風,你們也是要租房的吧?要不,我把房轉租給你們如何?”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