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三二章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三重門外的小宴席,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雖說就在門口不遠,不是很擔心被佐蒙人襲擊,可是,那是吃飯呢,吃飯的時候,不是應該找個安全的地方嗎?走幾步就能安全了呀,至于要擺在佐蒙人出沒的地方嗎?

而且,請客的人和受請的人也不對。

十面埋伏同階無敵的故事,已經被仙界和知道亂星海事件的修士八卦的人人都聽了一耳朵。

大家避之不及的蝎子邵裕,主管幽古戰場的廣若大師,一來就被林蹊的十面埋伏,逼得給東西的給東西,做承諾的做承諾。

尋仙隊更是人家一力救下。

但這么厲害的林蹊,至于要請兩個混日子的家伙嗎?

“……那位林道友可不傻。”

廣若坐在交易大廳的墻角一邊敲木魚念往生經,一邊豎著耳朵,聽各方的聲音。

“你是沒看到,人家懟廣若大師的樣子,廣若大師當時都被懟的沒脾氣,而且,你們沒發現嗎?就是以前橫著走的邵裕,在看到那兩個人的時候,都會收斂些鋒芒。”

“對對對,你這樣說,我也想起來了,那一次他們在三重門外相遇,結果是邵裕繞著他們兩個走的。”

“這樣說,他們也是很有來頭的人嘍?”

“肯定的,你沒看他們每次到食肆,哪怕只點碗八珍飯,那狗眼看人低的伙計,也特別狗腿的招待嗎?”

“看到了,那伙計是仙界修士,也是個沒膽鬼,連他們都不如,聽說是走了后門才到食肆當伙計的。”

“哎呀呀,那你們說,這么長時間,他們談什么?談那位在仙界的殺神陸望嗎?”

能在仙界闖出殺神之名,定是極厲害極厲害的。

“應該是吧!不過我們暫時無緣看到仙界的殺神,以后倒是有很大的機會,好好看幽古戰場的殺神。”

“哈哈哈!說的太對了。”

廣若覺得那人笑得實在刺耳,用了很大的勁才按下心里的煩躁。

林蹊為什么請客請這么長時間?

肯定朝夏正和元巖打聽仙界的情況。

那兩個笨蛋現在怎么說,他倒是不很擔心,畢竟夏正曾賣過陸望,以后只要找機會,把這消息稍為透露出去,就能讓林蹊和天淵七界的那些人懷疑今天打聽到一切。

他現在煩躁的是,幽古戰場未開智的族人,要迎來一場百年浩劫了。

這場浩劫,原先他一直報著希望,覺得不會來得這么早。

但現在……

隨慶借貸的百萬點數,會把那林蹊逼成幽古戰場的死神吧?

只要一想到,那個咄咄逼人的女孩會在這里收割百萬性命,廣若就整個人都不好了。

也許,他應該想點辦法,跟幽古戰場的主事成康聯系聯系了。

這些年,成康一直避著南部聚集地走,一直覺得林蹊會殺來,那么,他肯定也做了某些應對她的辦法。

十面埋伏同階無敵,想要打破這個神話,首先要破了這十面埋伏。

但陸望成名這么多年,始終屹立不倒,一定非常非常難破。

想破……

以人命填的方式,消耗她的靈力,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讓成康不惜以百萬大軍,把她淹了,然后他看住風門……

咚咚咚

木魚的空靈聲音里,不知不覺就帶了絲殺伐之音。

江浩遠遠地看著他,眉頭緊緊擰著。

他已經收到仙界那邊的傳信了。

廣若答應林蹊,天淵七界再延百年的九折優惠,天下堂一庸長老沒打折扣地答應了。

但是,一庸長老也重點囑咐他,要注意廣若的一言一行,在方便的時候,給予天淵七界修士最大的幫助。

也就是說,天淵七界再延百年的九折優惠,不是廣若的面子,而是天淵七界修士自己掙來的面子。

廣若現在動了殺心……

一向以慈悲為懷,連佐蒙人都是能不殺,就不殺的有德高僧,在豎著耳朵,聽了幽古戰場形勢大好后,反而動了殺心,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江浩心中有一個想法正在破土發芽,但是,才剛長出來,就又被他按了下去。

廣若是那位元爻大師的親傳弟子呢,元爻大師隕落后,傳說又得圣者虛乘多方照顧,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是……

江浩的眉頭緊緊擰著。

廣若不知有人在刻意觀察他,從上到大,他習慣了被人矚目。

就在他按下心中殺意,木魚聲重新平和下來的時候,就見一個又一個傳音符在長街上飛馳,歡呼聲很快從各處響起。

這是……出事了?

廣若放下木魚,才要找個人問問,就見因為風門閉關,閑在這里的修士們全都興奮地集結,看樣子,是要提早出門了。

風門被林蹊說動,要放棄閉關了嗎?

當初要閉關的是他,如今放棄也不到自己面前報備一下嗎?

廣若眼中厲芒一閃而逝,收起木魚,身形一閃就攔住了一個歡天喜地的修士,“阿彌陀佛!道友,你們這是怎么啦?”

“大喜啊大師!風門剛剛傳訊各方,從現在開始,重新接活,而且不分老隊新隊,只要有求援,他都會不吝出手。”

什么?

“……阿彌陀佛!果然是喜事。”

廣若看著面前的修士加入他原來的隊伍,看著本來還算熱鬧的長街,慢慢變得冷清,才抬腳慢慢往三重門去。

他要去看看夏正和元巖。

本來還想看在渭涯長老和炎興長老的面上,看在二人很蠢的份上,不去動他們,但現在……

廣若突然覺得,有些東西是可以廢物利用的。

如果利用的好,能把他們的死,栽到天淵七界某些人頭上,那就最好不過了。

他的步子慢慢變得有力,但是,三重門處,夏正和元巖本來常呆的地界,此時卻沒有他們的身影。

那兩個笨蛋,又膽小又蠢,剛剛在外面賺了幾個點數,按理是不可能馬上再出去的。

但是,人呢?

“阿彌陀佛!這位道友,知道林蹊林道友在哪嗎?”

廣若攔住陳一鳴,很是有禮地打聽消息。

“林道友啊?她沒回來。”

陳一鳴太佩服了,“在外面吃完飯就走了。”

這么急?

“那……夏正和元巖,道友見過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

陳一鳴話到口邊,突然又轉了心思,朝以前非常敬佩的大師撒了謊,“風門重新接活,大家人來人往的,沒注意。”

送踏雪出來,他聽了好些八卦,尤其是交易大廳,林蹊獨對面前廣若和邵裕的八卦。

對蝎子邵裕,對面前的這位大師,他好像都不是太怕了,心中他們原有的仙人光環,好像也沒了。

玉仙又如何?

這里是幽古戰場,大家都一個樣。

更何況,他們算什么仙人?

本來,他們沒來的時候,佐蒙人長智的再多,也被風門和大家一起按下去了。

結果他們來了,反而……

“大師要找他們,那就在這等等吧!”

等死你。

陳一鳴看到他們跟著風門的任意傳送門走了。

拱拱手,他轉身走向醫廬。

那里,還有尋仙隊的好些重傷隊友。

他拍拍屁股走了,卻不知道,廣若真的就呆在三重門等夏正和元巖。

被林蹊那樣一鬧,他很清楚,邵裕暫時是沒膽子再出去的。

進幽古戰場搏命的修士,都是為財而來,而邵裕和他的隊友,被林蹊那樣一搞,在很多人眼里,跟財神爺沒什么兩樣。

以后……

廣若忍不住懷疑,邵裕以后都不敢深入幽古戰場,要跟夏正和元巖一樣,就在聚集地的外圍轉了。

那他……

邵裕他們不出去,他要怎么出去呢?

不出去,又如何聯系成康呢?

廣若一邊等夏正和元巖,一邊陷入深深的思考中。

夏正和元巖沒想到,會被林蹊和風門安排到無相大隊。

兩個人簡直想瑟瑟發抖。

幽古戰場最強的戰隊之一,據說,收的都是無相界的修士呢。

他們……

面對隨慶的黑臉,兩個人縮在一邊,動也不敢動。

“……你們的戰力不行啊!”

隨慶捏著風門帶來的玉簡,瞪著他們好半晌才開口,“我們無相大隊就沒有慫貨,所以從現在開始,我們會適當的訓練你們。”

不訓練不行啊!

徒弟應下百萬點數的借貸,唯一的要求就是訓練好他們。

不把他們訓練好,徒弟連面都不給他見。

看到兩個師妹跟著風門去見徒弟,隨慶的心真酸。

“不過是無智的佐蒙人,你們有什么好怕的?”

隨慶指向遠處慢慢游蕩過來的七個,“走吧!給你們三息時間把他們宰了,要不然……每增一息,你們受我一鞭。”

元巖的腿想軟。

“你們……你們都不掙點數嗎?”

他們不需要掙點數的呀!

七個點數也是點數,就這樣讓給他們……

“我們……我們……,你們每次漏一個兩個給我們就行了。”

“漏?”

在師弟重平看過來的時候,隨慶冷笑,“這種白日夢,就別再做了,現在我開始數數,不聽令……哼哼,老子就把你們扔遠一點不管了。

一……”

眼見人家要數二,夏正連忙沖了出去。

千多里外,飄渺的花雨中,陸靈蹊正坐在一塊巨石上請宜法和知袖喝茶。

“真生你師父氣了?”

“沒有。”

沒有才怪!

宜法嗔她一眼,“百萬點數對我們來說,是挺難掙的,不過對你……”

“別聽你宜法師叔的。”

知袖打斷師姐的話,“也別聽你師父的,這點數,我們能掙就掙,不能掙……,那就不掙。不要有壓力,還有三十四年我就能回去了,到時候我讓閔浩、酒兒他們都來,你把他們的點數都拿著好了。”

林蹊的十面埋伏可以了,用仙令換的好東西也多,不稀罕仙界的寶物。

沒道理,就讓她一個人白做工。

知袖心里清楚的很,師兄弄的那些仙家寶物,林蹊能用上的少之又少,最終不是他們用,就是充進宗門大庫,惠及整個千道宗,甚至整個無相界、天淵七界。

其實要不是她也被師兄逼得背債了,都想把腰牌上的點數,馬上劃給林蹊。

“嗯!我聽師叔的。”

陸靈蹊往知袖身邊靠靠,“師叔,我告訴您一件事,其實酒兒師妹在亂星海也打出了名號。”

知袖甚為驚喜,“她打出了什么名號?”

“能打出什么名號?”

宜法翻了個白眼,“用腳想都知道,她是用天演術陰佐蒙人了吧?是不是還用天演術算骷髏蝗的出入時間了?”

柳酒兒的戰力,連南佳人都不如,能打出名號才叫怪了。

宜法盯著自家師侄,“一看你的樣,我就知道猜對了。”

“……是!”

師叔這么聰明,陸靈蹊很無奈,她本來想讓知袖師叔多驚喜一會的,“柳師妹配合亂星海十五城,跟佐蒙人玩了一個大反攻,還幫大家弄了好些個骷髏蝗,賣了好多仙石。”

“是嗎?”

知袖臉上的笑意淡了稍許。

算計天地,天地必有因果。

只可惜,她說的沒用,徒弟一門心思,就是那天演數了,“那她回來,有沒有給你準備禮物啊?”

“準備了。”

陸靈蹊忍不住笑了,“師叔,我還要告訴您一個好消息,劉成師兄也被我趕到亂星海了。”

不僅知袖驚訝了,就是宜法都驚訝了。

劉成那是個死宅啊!

恨不能像大師父那樣,一輩子不出宗門。

“你用的什么方法?”

“你用的什么方法?”

兩人幾乎同時開口。

“唔!帶上敖象和小貝,我收了……十個徒弟。”

“噗!”

一口茶從知袖的嘴巴里噴出來。

“咳咳咳!十個?”

她的聲音都高揚了。

知袖一下子就想到見面禮的問題。

徒弟要給見面禮,她這個當師叔祖的當然也免不了要給見面禮的。

“對呀!”

陸靈蹊笑著把師叔的茶滿上,“一個徒弟的見面禮是兩塊上品靈石,然后,采薇師叔他們都說要把這錢賺回來,劉成師兄害怕他要舉債給見面禮,然后就逃了。”

“干的不錯!”

宜法看到臉都綠了的師妹,終于忍住了心疼,“這樣說,佳人也給我收了幾個徒孫?”

“沒有。”陸靈蹊得意,“她想收來著,可是一直沒看到真正合眼緣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