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七七章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宜法回宗了,可是誰都沒見。

跟無想在月亮宮的遺址斗了一場,她是那個被壓得死死的人。

她一肚子的郁氣不知道從哪發。

明明是個瘋子,當個瘋子就好,干嘛還要清醒?可恨,清醒后的瘋子比以前更瘋狂了,她要怎么勝過她?

什么一南一北?

當她稀罕跟一個瘋子并列稱什么天才嗎?

宜法在東水島轉圈,越轉越氣,也越無奈。

她這個千道宗的寶貝蛋,從來就沒有贏過無想。不管是她沒瘋的時候,還是瘋了以后。

現在……

雖然理智上不相信無想在時間大道上真能尋到過去的路,可心里總是冒出她尋到后,把林蹊變沒了的樣子。

摸摸額頭,上面又是一層細密的汗。

咚咚!

房門被敲,可宜法實在不想開門,“滾!”

“是我,重平!”

師兄?

宜法連忙坐直了身體,給自己打了一個凈塵術后,才揮手開門,“師兄,有事?”

“沒事就不能來看看你?”

重平笑著進來,“聽說你把無想送到飄渺閣了?”

“嗯!”

宜法現在不想說她,惜字如金。

“你只知道人、妖兩族要談判,卻還不知道林蹊收徒了吧?”

林蹊收徒?

宜法不能不關心,“她不是在百禁山嗎?”

好好的,師兄不可能閑的發慌,要跟她八卦林蹊的徒弟,那……

“你可別告訴我,她撿了一個小妖收徒弟。”

“呵呵!”

看到師妹鼓起眼睛的樣,重平忍不住樂了,“有個聰明師妹,你說我省了多少口水。”

宜法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你還樂和?那小妖幾階?”

用大德之契像收青主兒那樣,養著慢慢當有友不好嗎?

非要收徒弟?

“你這么幸災樂禍,”她磨著牙,“我一定跟隨慶師兄說。”

“噗!哈哈哈……”

重平的心情太好了,“說吧說吧,我保證師兄不會找我茬子。”

龍子螭吻呢。

當年又小又弱的小家伙,現在已經是八階妖王了。

妖庭和龍族不和,小家伙兩邊都靠不住,在妖庭又遇林蹊,是他們之間的緣份。

重平很為這份緣份高興,畢竟是八階妖王,是神獸級別的八階妖王。

“哈哈,不逗你了,當年的龍子螭吻還記得吧?”

重平反客為主,笑著給師妹倒了一杯茶,“小螭吻叫敖象,當年的妖庭并沒有把他還給龍族,現如今他在妖庭、龍族兩邊都靠不上,與林蹊秘密相認后,已經拜她為師。”

真的?假的?

宜法接過那杯茶,“……林蹊有說過什么時候回來嗎?”

“這倒沒有。不過聽說走之前,她威脅尚仙給三年自由時間。”

三年?

這時間不算長。

林蹊在亂星海拼殺六十年,三年假期放松一下,于身于心都有好處。

可是……

只要一想到無想,宜法就頭疼。

“師兄,如果當年的無想拜入的是千道宗,也未與陸信認識,你說,我們兩個誰更厲害?”

重平端茶的時候,不動聲色地瞟了一眼師妹。

“這世上是沒有如果的。”

他這樣回答好像被打擊了的師妹,“我只知道,你的修為比我高,在殺伐果斷方面,亦從不次于我。”

重平兩眼帶笑,“柳酒兒弄了個布袋法寶,林蹊懷疑那是她要套她的,你說,林蹊猜的對嗎?”

自然是對的。

“她的布袋法寶弄出來的遲了。”

若不然,早套到林蹊頭上了。

“林蹊進步的太快,十面埋伏太厲害,酒兒……識實務者為俊杰,只能認死了,拿到的材料,恰好就能弄一個別具一格的布袋法寶。”

“哈哈!”

重平大笑,“你說的對。當年啊,我其實也想套你麻袋的,可恨,你進步的太快,我也就只能當一個大度的師兄。”

大度師兄一裝就是幾百年。

“今天聽到你這樣嫉妒無想,我怎么這么樂呵呢?”

嫉妒?

宜法真不想看蠢師兄,“師兄知道這些天,我跟著無想都跑了哪些地方嗎?”

哪些?

看到師妹不同于平常的神色,重平心中一咯噔,嚴肅起來,“出了什么事?”

“師兄聽過月亮宮嗎?”

月亮宮?

重平的眉頭鎖了又鎖,“下元界的月亮宮?”

下元界曾經最大的勢力。

可是,現在只剩下傳說了。

“這樣說,無想是在尋找改變時間的十二道月亮之門?”

“是!”

“月亮宮都打成了那樣,哪里還有什么月亮之門?”

重平微松一口氣,“如果月亮之門真能改變時間的話,你覺得,月亮宮曾經的掌權人,會一點后手都不留?

換做我們是月亮宮的掌權人,發現不對的第一時間,你就只會跟人家拼命嗎?”

絕不可能。

面對覆派大戰,哪怕開啟月亮之門改變時間的時候需要祭獻自己的生命,肯定也會有人義無反顧。

“可是傳說月亮之門真的能改變時間規則。”

“好,我們就先假設月亮之門真的能改變時間。”

重平跟陷入某一迷茫的宜法道:“因為它能改變時間,所以,月亮宮的前輩大佬們,曾經用它挽回過很多東西,所以,月亮宮是下元界第一大勢力。

按理說這樣的勢力,是不可能被人打到家里,傳承斷絕的。那么,你認為這中間到底出了什么事,以至于月亮宮的敵對勢力,在明知道人家有改變時間的月亮之門,還能不惜一切,跟他們死磕?”

宜法被問住了。

“只有兩個可能!”

重平道:“一個是,因為月亮宮的大佬們,改變得太多,以至于被天地所忌,月亮門的效用在降低,而他們并不是完全的知道。

第二個原因就是月亮之門的開啟,需要很多苛刻的條件,月亮宮曾經把那些條件,全都湊齊了,成了下元界第一大勢力。

可是,天長日久的,他們膨脹了。

要知道,人的欲望是永遠止境的,比如我們的修煉,比如我們的壽元。

月亮宮弄成那個樣子,絕不止是外部勢力的攻入。

甚至就是他們自己人內斗。

比如說,林蹊要在千歲之壽時,飛升仙界,可是南佳人卻蹉跎了歲月,受困于化神瓶頸,在壽元將至的時候,不想認命,想借用宗門的月亮之門,再給自己一個機會。

她那樣做,你覺得,影響的只是她一個人嗎?

改動時間規律,那么林蹊的飛升,可能就會中斷,甚至她努力修行那么多年,又要重來一次,是你,你干嗎?”

當然不會干。

誰都不會干。

“如果傳說是真的,月亮宮的月亮之門,可以改變時間規則,那他們最終斷絕傳承,在我看來,十有八九就是內斗。”

重平一口把杯中的茶水全都飲盡,又倒了一杯,“一旦打起來,月亮之門在某些人眼中,可能就不是時間至寶,而是拖人下地獄的魔寶。

魔寶有存在的必要嗎?

依林蹊的脾氣,一定會毀了它。”

所以,月亮宮毀了。

“我承認,宜法你在很多時候比我聰明,所以,你承認無想比你聰明,在為兄看來,并不是多難。”

重平嘆了一口氣,“看看林蹊,就知道無想有多聰明。她瘋了,瘋的恰到好處,現在又有目的的找到下元界。”

他看向苦惱的師妹,“當年宜法和陸信被人追殺,陸家沒有幫助,反而在里面添了一腳,傳說就是因為他們得了一件異寶。”

宜法的眉頭攏了攏,她就是擔心無想手中另有底牌。

“后來,無人計較那傳言,是因為陸信和其子陸誠被流放,無想瘋了,一家三口,兩個超絕天才,以那種形式落幕,大家才以為,異寶的傳言根本就是假的。”

重平又往肚中灌了一杯茶,“我不認為完全是假的,你——其實也差不多吧?”

“是!”

宜法低頭。

她和師兄處理宗門事務,一個在明一個在暗,多年配合,彼此太了解了。

她一個人做不了的事,也許加上師兄,就好做了。

“師兄……”

宜法慢慢把月亮宮遺址,無想壓著她打,逼她超過她護住林蹊,不要讓她把林蹊變沒的話,在師兄面前全盤托出。

已經連著數天,那道一直追著他們的神識,終于沒有再出現,陸靈蹊和敖象、小貝一齊松了一口氣。

“師父,那天跟羊前輩一起推理月亮之門的元嬰修士到底是誰啊?”

敖象總覺得,那個老頭怕師父,怕他和小貝,“他都有膽子摸到妖庭,應該也是個很厲害的人物吧?”

“唔!不是厲害,在你們妖族可以說是臭名昭著。”

敖象還沒想明白,那邊小貝卻已經猜到,當場橫了眉,“是百獸宗的人?”

“百獸宗宗主伏荒!”

果然是他?

小貝和敖象一齊攥緊了拳頭。

若不是百獸宗,他們如何連自己的家在哪都不知道?

“師父,您怎么不幫我們把他打一頓?你不方便,告訴我們也行啊!”

陸靈蹊摸摸徒弟委屈的小臉,“師父可以向你們保證,當年不是他把你們偷到百獸宗的。”

“我知道。”小貝也很委屈,“偷我們的是那個叫老白鶴的老妖精,可是,伏荒是百獸宗的宗主,他也不是好人。”

“……修仙界沒有完全的好人,也沒有完全的壞人。”

陸靈蹊嘆口氣,“天淵七界每一界都有一個專門培養靈獸的宗門,無相界沒有百獸宗,也會有其他的宗門。”

有需求,就會有供給。

“老白鶴的故事,你們聽過沒?”

陸靈蹊看向兩個小家伙,“如果我告訴你們,他是死在我面前的,你們信嗎?”

“他……他為什么會死在您面前啊?”

小貝的腦子轉得比敖象快,“是因為您放了我們,他找您麻煩……”

“是!也不是。”

陸靈蹊帶他們往曾經的家園去,“他的壽元要到了,怕死,想走一條捷徑……”

噬靈魔功,枉死的小鶴,各宗應對,葉家的變故……

透過老白鶴的故事,她給他們分析各方立場,分析所有當事人的心境變化,“現在想想,當初老白鶴那么想從我手上搶走你們,應該也是想用魔功奪取你們的強大生機。”

肯定的。

敖象和小貝沒想到還有那么壞的妖。

比涼承壞,比橫行在妖庭的所有二世祖加一起還要壞。

而且是有腦子的壞。

在沒有暴露之前,居然讓所有人都尊他一聲前輩,真是好可怕。

兩人對視一眼,突然都覺得,當年不止是撿了一條命。

“雖然說三千大道,道道通天,可是,真正能走上通天大道的實在是鳳毛麟角。”

陸靈蹊瞇著眼睛望向正在升起的太陽,“天地以萬物之逆旅,日月為百代之過各。人活一世,我們總要活出自己的精彩。

這大千世界就是一個銅爐,我們自出生以來,便被老天爺丟在里面熔煉,身受七情六欲之苦,誰都跑不掉。

最終是龍是蟲,不看老天,只看我們自己。

我們活在當下,清清楚楚地為現在努力。

哪怕沒有成功,最終我們也可以釋然地說,我努力過了,我努力的還挺好。

說起來,我們人族還有一句話,叫做失敗乃成功之母,失敗不可怕,可怕的是失敗后,不知總結經驗教訓,一味怨天尤人。

機會從來都是給有準備的人,只有越努力,運氣才能越好。”

她帶著二人飛低一些,指向在林中嘰嘰喳喳,忽上忽下的鳥兒們,“你們看,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是有蟲吃。

可是……

“師父,那我們應該怎么說早起的蟲兒呢?”

這是個送命的問題。

“既然當一條蟲,我覺得,就不用起那么早了吧?”

陸靈蹊覺得徒弟有熊孩子的潛質,“反正它們是生活在樹枝樹葉上,如果它們不自己蹦跶,你看看,這小洞里的蟲兒就躲過去了,”

指著一條小貝當證據后,她頭疼地教他們分析,“這早起的蟲兒被鳥吃,從字面的意思來看,我覺得吧,就是出頭的椽子先爛,有時候,想要安全,最好的辦法是穩穩當當的隨大流。”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