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七九章

更新時間:2021-04-05  作者:潭子
因果之道最近一直是陸安思考的道。

他站在堂弟陸繼的墳前,有很多問題想問,可是最終只能化為一聲嘆息!

墳山寂寂,他再也找不回當年那個,不論干什么都要卜上一卦的人了。

在別人眼中,陸繼不是一個好族長,優柔寡斷根本撐不起陸家,可是,幫他想辦法去火毒的是他,逼他在最后時刻閉死關的還是他。

陸安到現在都記得在那個飛雪連天,眼都睜不開冰原,堂弟偷了好像透明水晶的小冰蛛回來,笑成了傻子。

“讓它認主啊!”

聽說他不愿讓小家伙認主,堂弟又急又氣,“我算過了,它跟我們陸家真的有緣,而且是幾代人的緣份!”

在堂弟眼中,幾代人的緣份,肯定就是護族靈獸了。

可是,小冰蛛乖巧可愛,那么點點大就是七階,真要讓它認主,自己在時還好,一旦自己不在,轉為護族靈獸,那最終……

陸安還記得小時的赤睛虎,那是一位堂爺爺的靈獸,非常和善的好老虎,像大狗一樣,可以馱他們到處玩兒。

堂爺爺去世,赤睛虎理所當然地轉為護族靈獸,十面埋伏尚未大成之時,幾次遇險,都是赤睛虎拼死救他于危難。

可是就是那樣的赤睛虎,在將要沖擊八階的那個月,被族里多位長老一起誘殺。

妖丹、皮毛、骨肉……

那一天,他端著族里分來的一碗肉湯,第一次用十面埋伏威脅族里,和堂弟陸繼一起,從長輩、兄弟、小輩手上,把它的骨肉精血全都搶過來,化灰后埋進了堂爺爺的墳里。

陸安還記得,堂弟那天哭得稀里嘩啦,因為他也是在赤睛虎的背上長大的。

他不想那么乖巧可愛的小冰蛛,再走赤睛虎一樣的路。

堂弟拗不過他,最終默認。

只偶爾叨叨,小冰蛛應該是他家的。

他不想小冰蛛長大后,要報復當初偷它的堂弟,所以不告訴它,他叫什么,堂弟叫什么,甚至不在修仙界拔火毒。

讓它與父母兄弟姐妹分離,已是他的錯。

陸安不敢誤它修行,在凡城給它布置了一個用靈石運轉,靈氣濃郁的小窩,每次回去,小家伙都特別高興。

它給他拔火毒,他給它做好吃的,教它認字,給它起名瑛娘。

他希望瑛娘做一個聰明善良,卻又有底線,知道自保的妖。

我們不傷人,不害人,但是,如果被人逼到家門口,那沒說的,打出去。

瑛娘做到了。

“陸繼,堂弟,你說的沒錯,瑛娘確實與我們家有緣。”

陸安輕輕在墳邊祭上三杯酒,“不過,不是你想象的那種緣。”

他很高興,小小的,被當成人質的靈蹊,在百禁山那個都是妖的地方,投了瑛娘的緣。

他教瑛娘,瑛娘反過來,把他家的孩子也教得非常非常好。

“當初,你到底都算到了些什么?”

丟下手中的杯子,陸安好想把他揪出來問一問,“有沒有算到,我還能再爬起來?”

小小的風旋,輕輕吹來,又輕輕吹走了。

陸安長長嘆了一口氣。

遠處,到陸家做客的小桂,騎在踏雪背上,歡快地往他這邊沖,“陸安爺爺,我爺爺喊你吃飯了。”

陸安嘴角一抽,“來了來了。”

他顧不得死了,說不出話的堂弟,笑著迎向小家伙,“你爺爺做了多少菜啊?”

“可多可多了。”小桂眉飛色舞,“瑛姨和玄華姨也要來呢。她們是妖,都是好能吃的,陸安爺爺,一會兒,您可要吃快點,要不然,就被她們搶了。”

“哈哈哈!知道了。”

辛苦升級法寶的陸靈蹊可不知道,家里的日子過得有多快活。

太乙精金、九竊石和混元母晶,被她在八十一天里,分九次慢慢溶進重影。

重影大刀輕輕一顫,瞬間變成無數飛舞的花瓣,花瓣隨心而動,又在眼面前,迅速疊加一處,成為一個小小的傳送陣。

咚咚!咚咚咚……

屋外又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陸靈蹊嘆口氣,這最后九天,也不知道是誰在發瘋,每天每天,都過來敲門。

真是煩死了。

她明明都跟錢前輩說過了,自己會閉關一段時間,全力應戰侵進神魂的‘神泣’。老頭明明也答應了,這段時間,絕不會讓任何打擾到她的。

“誰?”

陸靈蹊在臉上抹了一把,啟動幻形毛的時候,眉毛都有些豎起。

“我,錢兩一。”

錢兩一也沒辦法,他不想來打擾林蹊,奈何仙界那邊天天來催。

“錢前輩?”

陸靈蹊無奈之極,坐到飛毯上,緩緩飛出煉器室,做出一幅虛弱的樣子,給他打開院門,“您到底要做什么?不是都跟您說,我最近會很忙嗎?”

“不是我要做什么。”

錢兩一沖進院來,示意她關了禁制,這才道:“林蹊,混沌巨魔人那邊,有人要見你。”

什么?

陸靈蹊呆了一呆,“我,我,我都廢了,他們見我做什么?”

“不知道。”

錢兩一眉頭緊鎖,“這幾天,一庸長老和魯善長老,也旁敲側擊的問過好幾次,可是,他們就是不肯說,只說要見你。

我都跟他們說了,你最近在忙著應對侵進神魂的‘神泣’,不會見人,可他們還是每天都來,被逼無奈下,我才每天過來敲一敲門。”

“他們暫時歇在戰幽殿?”

陸靈蹊有些擔心寧老祖。

“沒有,他們被天下堂一庸長老暫時安排在戰幽殿對面的客館。”錢兩一總覺得,對方這樣找林蹊,沒好事,“林蹊,你若是不想見,我就去跟他們說,你還沒有出關。”

“錢前輩,他們來了幾個人?叫什么?”

“我只知道,一庸長老入魯堂主他們喊那中年人季前輩,另一個聽季前輩喊過名字,好像叫印顏。”

季前輩?

能讓一庸長老和魯堂主喊前輩的,莫非是季肖?

那個最終帶走所有佐蒙人的人?

至于印顏……?

陸靈蹊感覺這名字有些熟悉,當初那個混沌巨魔的小鏡里,她似乎用巨蜂蜜救過餓的要死的女孩。

那女孩就叫印顏。

他們現在找她,還這么急……

陸靈蹊的頭有些疼。

她不想跟混沌巨魔人打交道。

而且,她也不覺得,對方找自己能有什么好事。

鴻蒙珠境在她手上。

而鴻蒙珠境與天渡境有聯。

那個死了的季鞅,誤導她和青主兒,可把她們坑了許久。

一直到現在,青主兒都怕自己是個壞藤藤,一心一意,想自己扎根長大呢。

而鴻蒙珠境按季鞅當時的意思,就是可以跟天渡境有聯。

那……

陸靈蹊倒吸一口涼氣。

他們是沖著天渡境來的。

如果他們認定了,躲……大概是躲不掉的。

就算她躲了,千道宗也躲不掉。

陸靈蹊心念電轉,“我認識印顏,”她虛弱地道:“當初還是我救了她,前輩,您拉我過去看看吧!”

都逼著錢前輩每天過來敲門了,想縮頭,完全不可能。

“他們……是不是因為天渡境找你?”

錢兩一當然不是蠢人。

一邊拉著飛毯往外走,一邊傳音問她,“想讓你幫忙再鎖一次天渡境?”

那曾是混沌巨魔人試練弟子的秘境,里面的兇獸也只有他們能滅殺。

“能讓一庸長老和魯堂主一起陪著,想來,他們與仙界那邊,也達成了什么協議。”

錢兩一很憂慮,“你現在的情況不好,如果,他們要你做的事,超過了你的能力水平,就……裝暈吧!

多暈幾次,我想,他們也不能隔著靈柱把你拽過去。”

除非從仙界下來。

但是,幽古戰場這里有禁制,不管誰到了這里,都是元嬰。

他大不了不干了,用主事的身份牌,強開傳送通道,帶林蹊回去。

“多謝前輩。”

陸靈蹊對這位前輩的感觀甚好,“天渡鏡的位置,如果能那么容易鎖定,那么多年,他們那么多族人,就不可能一直分散在外了。”

反正,她不知道。

至于鴻蒙珠境……

丟了,壞了。

種過兩茬黃金谷后,靈氣湮滅,被她帶進了亂星海,然后在那里跟佐蒙人打架的時候,不小心丟了。

有本事找吧!

反正她不知道。

陸靈蹊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現在唯一要擔心的是,對方不要臉,要搜她的魂。

如果那樣……

陸靈蹊半瞇的眼中殺機一閃,“想要我幫忙,我現在連自顧都不行,又哪能顧得了他們?”

“對,我們幫不了忙。”錢兩一在旁道:“你放心,我會站在你這邊的。”

這種打不過人,只能當孫子的事,實在讓人憋屈。

錢兩一已經好多年都沒嘗過了,“大不了,這個主事老子不干了,我們一起回天淵七界。”

不去仙界,他也能憑本事飛升。

至于飛升以后……

“我收集了各界域不少人的資料。”

錢兩一寬陸靈蹊的心,“實在不行,以后我們飛升,暫時都不用天淵七界的名。”

“……好呀!”

陸靈蹊沒想到,這位前輩能把未來,鋪排的這么周到,聞言忍不住帶了點笑意,“我都聽前輩的。”

魯善和一庸今天都陪在這里。

季肖非要見林蹊,具體要干什么,他們心里也有點底。

無非是為了混沌巨魔族丟了的天渡境。

這些年,他們在那個新生的宇宙,似乎又弄了一個天渡境,按理是不應該再找林蹊的。

尤其林蹊中了‘神泣’之后。

“幾位前輩,喝茶!”

寧知意親手給他們奉上天下堂特別送過來的仙茶。

別人不知道靈蹊為什么閉關,她是知道的,算時間,這兩天,她的活要做完了,應該是要出關的。

看這‘季前輩’的樣子,是一定要等到靈蹊。

寧知意借著自己是神水宮長老的身份,這幾天,已經把黃泉禁地和那個封印了六腳冥蟲王后的所在,以及靈蹊當初忙了天渡境,就中了寒毒的消息,全都串起來,跟這位‘季前輩’說過了。

可惜,人家打聽歸打聽,卻沒法讓她看出他真正的喜惡。

一旁的印顏似乎挺好打聽的,說起關了六腳冥蟲的崎山秘地,說起當初的時候,還一臉的心有余悸。

但也僅限于此,其他……一問三不知。

寧知意也很無奈。

“多謝!”印顏是這里唯一有禮貌的。

跟著季肖大長老到這邊做客前,大長老就讓她有禮貌些。

他可以對別人愛搭不理,她不能。

她要用她的笑容,讓所有想要在她這里探聽什么的,全都無奈退開。

寧知意點點頭,退到魯長老的身側。

“唔!今天這茶味道不錯!”

季肖輕提茶蓋,微閉著眼睛聞了聞,臉上的神色非常自在,“兩位,我們要等的人來了。”

什么叫他們要等的人?

一庸長老和魯善都聽到了靈柱那邊傳來的腳步聲。

這一次,錢兩一的腳步聲,不同于前幾天輕盈,似乎有了些不一樣的力度。

“林蹊……拜見,拜見諸位前輩!”

陸靈蹊在飛毯上似乎很努力的坐起來,“不知諸位前輩找我何事?”

“是老夫找你。”

季肖隔著不甚清楚的靈柱,望向那個好像很孱弱的女孩,“老夫季肖,想來小友是聽過的。”

關注公..眾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是!”

“我是印顏,林道友,還記得我嗎?”

印顏似乎很關心地問話,“你現在怎么樣了?聽說你中毒了,我……我很擔心,這才央求大長老帶我過來的。”

“……多謝關心!”

陸靈蹊一點也不希望她記得她,“我會好起來的,我也正在好起來。”

“你不問問我過得好不好嗎?”

“……”陸靈蹊真不想問,“印道友能坐在這里,我想,是過得很好的。”

“并不!”

印顏搖頭,“林蹊,我喊你林蹊吧!你也知道,當初我在封印中醒來,非常虛弱,如果不是你送的巨蜂蜜,可能這世上早就沒有我了。”

陸靈蹊真希望,這世上沒有她。

“季鞅長老在送我們離開的那一天,隕落了,不過,他在隕落之前,說了一些關于你的事,他說,你可能幫我們重新鎖定天渡境。”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