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二四章

更新時間:2021-04-05  作者:潭子
云天海閣的很多弟子都知道,去云海的冬門自那年打開后,就沒關上過。

掌門的義女,龍族敖巽是雷龍,她在禁地雷海閉關,為了她,不僅掌門常常過去守著,很多年沒出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老宗主干脆就駐在了禁區之外。

聽說,老宗主為了這不是人族的小徒孫,還逼著天霞殿、妙元殿等殿主,輪流抵著冬門,不讓它關上。

既然敖巽在那里,既然門開著,怎么就不能讓他們進去呢?

“秦師姐,你說,我們能不能跟長輩們求求情……”

“不能!”

敖巽那里,不僅有新老兩位宗主,連她師父都去看門,方便她出關的時候,能隨時出來。

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是他們不知道的。

也許跟當初救了他們的神秘人有關,也許跟龍族有關。

冬門沒關,按理說,放他們進去很方便的,但連著四年下來,師長們寧愿花費精力抵著門,也不讓他們進去。

還有老宗主,就算他疼愛云天殿一脈,把敖巽當掌門師叔的義女來疼,也不會一點也不管他們。

所以,這里面……肯定另有秘密。

“你們慢聊,我還有事,先走了。”

秦殊看到遠處掠過的熟悉身影,哪里還管這些人?

急急追上出關的張榜,眼中染上笑意,“張穗!恭喜呀!”這次閉關,這丫頭的收獲看來不錯。

“秦師姐!”

張穗一下子就樂了,“這次閉關,我特別順!”敖巽當初分她的十二片天玄古茶葉,那威力真是沒說的,“聽侍女說,敖巽還沒從禁區出來,還得了老宗主的喜歡,這是真的嗎?”

“……真的。”

看到張穗只單純為敖巽高興的樣,秦殊心下頓了頓后,眼睛也浮出一抹笑意,“你是要到冬門求祝師伯,也讓你混進云海?”

這分明就是往冬門的路。

“求一求嘛!”

張穗可不像他們這些人,“師父要是不同意,大不了再回來。”反正也不會掉塊肉,“而且,敖巽這么久沒出來,我師門又到那里守門半個月,肯定會知道點的。”

“……說的是,那就一起吧!”

她是打醬油的。

張穗從小到大,都沒讓祝師伯省過心,圍觀她跟師伯賴皮,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

秦殊愉快地跟著一起了。

“我怎么感覺你這笑,有些不懷好意?”

“……誰說的?”

秦殊如何能認,“我也想跟祝師伯打聽一下敖巽的情況呢。”

上一次,她跟師父打聽,結果師父說他不知道。

相比于祝師伯,她師父要悶很多,只怕都沒跟掌門師叔和老宗主打聽過敖巽的情況。

對此,秦殊也很無奈。

雖然不能進云海,但是她覺得,哪怕不看敖巽救過她,只看老宗主和掌門師叔的態度,師父問一問敖巽的情況,關心一下,應該更好的。

可惜,做為徒弟,她不能反過來教師父,只能隱晦地提一下,或者自己給他描補。

“……那就快點。”

張穗跟秦殊從小玩到大,曲師叔什么樣,她又不是不知道。

就是她師父都在暗地里,吐糟過曲師叔好多次,說他一點也不會做人。也幸好秦殊常跟她玩,常到天霞殿,才沒被他教偏了。

兩人趕到冬門的時候,就見祝紅琳正靠在那半掩的門前,閉目養神呢。

“師父!”

張穗的聲音亮的很,祝紅琳一驚,嫌棄地抬了一下眼皮。

“師父,我進階了呦!”

“嗯!還不錯!”

“秦殊拜見師伯!”

祝紅琳擺擺手,“看到沒?學學秦殊。”徒弟咋咋呼呼的,她真愁,“想當一個人人認可的仙子,把你那嗓子給我放柔些。”

“……我在外面都很柔的。”

在自家師父面前,還要裝樣,那也太累了,張穗幾步上前,抱住師父的胳膊,“師父,您這樣也挺累的吧?冬門這樣開著,不是浪費嗎?您說……”

她正要說,我們能不能走后門進去轉一圈,就聽到了隱隱的吼叫,“吼”

云吼獸?

張穗和秦殊面上都是一喜,“師父,有云吼獸,您不去搶一搶嗎?”

“……老實呆著。”

祝紅琳把她們兩個往外面趕趕,“你掌門師叔在里面,還怕人家跑了?”

以前萬年才能出來一個的云吼獸,近來出現的有些頻繁。

祝紅琳隱晦地轉轉自己的儲物戒指,“沒事就快回去吧,這里不是你們能來的。”

早在兩年前,她就明白,木師伯為什么也要在里面守著了。

傲巽實在是個寶藏小龍。

掌門師弟自從把她帶回宗門,不僅身體好了許多,也連帶著,讓她沾了不少光。

“師父,敖巽在里面呢。”

張穗才不在乎她師父怎么說呢,“她現在怎么樣了,您問過余師叔嗎?”

“放心!她……”

祝紅琳突然若有所覺,回頭的時候,隱隱地看到四道身影。

其中三個大的非常熟悉,但里面怎么會出現一個小娃?

他們輪換著守在里,很肯定地知道,里面不可能另外進人的。

“好了,出來了。”

木老道拉著他起名敖海的小家伙,“紅琳在這啊?”他擺手,免了張穗和秦殊的禮,只高興的道:“來來,做師姐的,給你師弟敖海一份見面禮。”

什么?

祝紅琳都驚呆了。

“師……師伯,您……您收敖海做徒弟了?”

好好的,怎么又會有龍進云海?

而且還被師伯收徒?

“自然!”

木老道喜的眉毛都飛揚起來了,“別給我轉移話題,快給見面禮。”

“敖海拜見師姐!”

師父說,這些都是他的家人。

敖海天然的親近,小身體一彎,給了祝紅琳一個特別甜的笑。

“啊?乖!”

祝紅琳的眼睛在敖海和陸靈蹊的龍角上轉了一下,老老實實地給這個莫名出現,可以更厲害的雷龍掏見面禮,“這是青桑果……”

她本來準備給徒弟進階玉仙用的。

現在多了一個小師弟,就只能委屈徒弟了。

“師姐,你把青桑果折價,給我仙石吧!”

什么?

祝紅琳一呆,“這個很貴重的。”

“祝師伯,您就給……給小師叔仙石吧!”

陸靈蹊很郁悶,明明是她幫敖海長出來的,結果一出來,就長了她一輩,她要喊小師叔。

實在是沒理可講。

“要不然,他也不能把青桑果一劈為三,給我們當見面禮啊!”

一旁的張穗和秦殊的眼睛瞬間睜大了些。

青桑果對張穗太重要了,難得小師叔不要,還要給她們見面禮……

“師叔還小,我們就……”

“你們不要,我要。”

陸靈蹊眼見敖海從祝紅琳那里,得了二十萬仙石,很自然地伸手,“小師叔,她們不要,多給我點。”

祝紅琳三人都有些呆。

不過,木老道和余求笑咪咪一幅理所當然的樣子,又讓張穗后悔了,“要,我們都要。”

看敖巽的樣,不要才是傻子。

再說了,這見面禮是她師父給的。

能賺回一點是一點呢。

“……我的師侄有些多。”

敖海早得師父傳音,從仙石袋里,一人給她們掏了兩塊,“而且,我還小,所以,意思一下就行了。”

“還不如不意思呢。”

兩塊?

陸靈蹊接過的時候,更郁悶了,“老祖,您這有了新人,就忘舊人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快嗎?

木老道哈哈大笑,“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他若不是發現的及時,趕去的及時,這丫頭就要把敖海嚇得不敢見任何人了,“你老祖我要是沒收敖海為徒,你以為,你那些仙石,老祖我還能補給你呢?

走走走,敖海,為師帶你把師兄師姐們,全都認個遍,余求,你也來。”

大徒弟也跟著,有點腦子的就會知道,敖海有多得寵。

“先跟你兩位師姐玩玩。”

余求也沒想到,師父會把敖海收為徒弟。

他摸摸陸靈蹊的小龍角,“伯伯陪你小師叔轉一圈,就送你回去。師姐、張穗、秦殊,敖巽先交給你們了。”

余求跟上師父和師弟的遁光,張穗先忍不住,“敖巽,你要到哪去?回家嗎?”

“是!”

陸靈蹊點頭,朝也望過來的祝紅琳道:“祝師伯,在云天海閣的這些日子,多謝您照顧了。”

“……這不是應該的嗎?”

祝紅琳有無數的問題要問,但想想又忍住了,“你喊我師伯呢。”她微笑著道:“這幾年,給你存了不少天霞果,回頭,讓張穗都拿給你。”

“謝謝師伯!”

天霞果對宜法師叔他們都有大用,陸靈蹊太喜歡了,“師伯,我在禁區也撿了一點好玩的。”

她給她摸了一塊表面上流光溢彩,其實,都是細小電弧的金紫色石頭,“送給您。”

“……天然的雷石?”

祝紅琳甚為驚喜,“那師伯就接著了,不過,敖巽,敖海也是雷龍嗎?”

云海內的禁區,輕易木師伯都不讓他們進。

她一看就知道,這塊雷石是敖巽在禁區的雷海中撿的。

“他……可能比我還要厲害一點點。”

敖海誕生在禁區,禁區是云海的核心,按木老祖的說法就是,他可以控制整個云海。

“您看老祖那么喜歡他就知道了。”

“……確實!”

祝紅琳笑了笑,“那你們玩,不要出宗門。”

師伯和師弟,兩代掌門這幾年守的不是敖巽,是敖海嗎?

“我也陪你們小師叔轉一圈去。”

祝紅琳一個閃身,也跟著跑了。

陸靈蹊還沒動,就被張穗和秦殊一左一右的抓住。

“雷石對你來說,就是伸個手的事吧?”

張穗笑嘻嘻地朝她伸手,“給了我師父,總不能把我們忘了。”

“忘不了。”

陸靈蹊扔給她們一人一塊品相差不多的雷石,“都有呢。”

“謝了。”

秦殊感覺她身上的氣息,比幾年前強了很多,也為她高興,“敖巽,回了歸墟海,你什么時候,才能再出來呀?”

“大概……千年吧!”

努把力,早點飛升,才能再見她們了。

陸靈蹊期待回家,“對了,我具體在里面呆了多長時間啊?”

“快五年了。”

張穗閉關,對時間不是那么清楚。

秦殊道:“云海對我們關閉都有四年又兩個月了。”

“噢”

宜法師叔終于從她手上掙到仙石了。

陸靈蹊眼中微帶笑意,“這樣說,我出來正好五年了。”

這個時間回去,倒是正正好。

“佐蒙人后來又鬧事沒?”

她跟她們打聽消息,“還有,幽古戰場上,殺神陸望的另一個傳人,有沒有在那里大殺四方啊?”

“這消息,我也想知道。”

張穗和陸靈蹊一起笑著看向秦殊,“閉關幾年,剛剛要不是親眼看到木祖師多了一個徒弟,我師父現場掏見面禮,肯定都要以為自己是閉關幾十年了。”

“好吧,看在大家的交情上,我就不收你們的打聽消息的錢了。”

秦殊笑著帶她們走向另一邊的八角亭,“幽古戰場那里,那位病書生陸安帶著余紅綾,跟佐蒙人又干了兩場,聽說,賺得盆滿缽滿。”

余師叔也對病書生非常感興趣,幽古戰場的消息,宗門這邊,近來收得都非常及時,“再加上符陣的應用,佐蒙人在幽古戰場早就翻不了大浪了。”

“那就好。”

陸靈蹊眼中笑意加深,“不過,他們在幽古戰場翻不了大浪,在仙界其他地方有沒有翻啊?我聽說,好早以前,他們甚至利用亂星海的空間薄弱點,強行偷渡呢。”

“亂星海那里,他們早就不敢去了。”

秦殊的目光閃了閃,“亂星海的天地禁制太厲害,死一個,損失太大。倒是仙界,我們的圣者虛乘前輩,這幾年一直在追殺佐蒙圣尊。”

什么?

陸靈蹊和張穗都驚呆了。

“圣者之戰?”

那是多嚴重的大戰?

“他們在哪打?”

都不用陸靈蹊打聽,張穗就先問出來了。

“天上!”

秦殊指了指天,“曾經有一次,我們云天海閣的上空,波紋連閃,那時候,正是我們大力清洗佐蒙人的時候,我猜,那位圣者曾經到過我們云天海閣。”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