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七一章 好酒

更新時間:2021-04-09  作者:潭子
有什么古怪?

陸靈蹊只是覺得這些珊瑚樹有些高,五顏六色的很好看,如果她還是凡人,隨便弄上哪一株,那可就發大財了。

無想只見某人兩眼亮晶晶,一反前些天萎靡的樣子,心下高興,都不等她說哪古怪,就拉著在外圍幾轉幾不轉地走進珊瑚林。

不過百來步,天地好像在面前突變了,一股帶點酒香的荒古氣撲面而來。

珊瑚林似乎飄在了上一個空間,這里破破爛爛,倒伏著無數刻著符文,好像酒壇的東西。

陸靈蹊心下一動,千道宗開山老祖宗能法體同修,是因為他在秘境里,無意中找到了一個混沌巨魔人封存的小糧倉。

這里的酒壇這么大……

她腳尖一點,越過無數瓦礫,直撲一個倒在地上,好像還完整的酒壇。

可惜,酒壇也是破的,里面滴酒未存了。

“這里!”

無想站在一個大酒壇上,笑著朝她招手。

陸靈蹊忙一甩衣袖朝她撲去。

“酒噢!”

無想似乎特別高興,“除了這一壇,還有那邊,”她的手指向空間最邊緣,那里還有一個好像沒破的酒壇,“整整兩壇,都是你的。”

都是她的?

陸靈蹊簡單呆了。

她家的祖宗……

“您……您嘗過里面的酒嗎?”

算時間,如果壇中的酒還在的話,至少十幾萬年了,里面……

“沒!”

無想迅速搖頭,“師父不讓喝,我也不喜歡。”她好像想到喝酒的痛苦,眉毛鼻子都皺了起來,“不過,我知道喜歡喝酒的人,會非常喜歡喝。你喜歡喝,我把它都給你。”

都給她?

這是第二次說這話了。

這里緊挨著飄渺閣后山,離船墳也沒多遠,按理……

“不是有兩壇嗎?我們一人一份,你不喜歡喝,可以給……”

“不給,我就給你。”

無想止住她的話,“這是我發現的,我想給誰就給誰。”在這件事上,她似乎非常執拗,“林蹊,它不屬于飄渺閣,要不然也輪不到我發現。我喜歡你,我愿意把它都給你。”

陸靈蹊:“……”

她轉過身,把祖宗摟住,“嗯!都給我,誰讓您最喜歡我呢。”

說到這里,心中酸酸暖暖的同時,她又忍不住笑了。

祖宗雖然傻了,可是下意識里,她還是護犢子,弄到點好東西,就惦記著給她,把飄渺閣,把她的師兄師姐全甩在后面。

“不過,給了我,就不能跟別人說了,要不然……”

要不然,秋宇掌門絕不會再讓她們單獨呆一塊,不僅如此,她還會被飄渺閣新一代,四處針對,也許遇一塊就要干架。

“我誰都不說。”

無想的嘴巴咧開,眼睛笑瞇成了一條縫,“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

陸靈蹊伸手‘啪’的一聲,跟她擊了個掌。

兩人再相視的時候,忍不住一齊笑倒在巨大的泥卦上。

“快點,看看這里面的酒,你喜不喜歡吧?”

無想似乎也很好奇這里的酒是什么樣子,“我晃過,里面真的有酒。”

肯定的。

陸靈蹊上來的時候,也微試了下。

“先等一下,這上面的符文有點意思。”

泥封上寫就的符文,偶爾還有靈光閃過,不拓下來,太可惜了。

無想笑咪咪地看著她喜歡的女孩拓下符文,看她以靈力為刀,在泥封上掏出一個拳頭大的小洞。

濃郁的酒香從洞口飄出的時候,陸靈蹊升起一股特別想喝的欲|望,嘴巴里的津液瞬間泛濫。

哎呀!

她真成酒鬼了嗎?

陸靈蹊一直覺得,自己喝酒沒有酒癮,可是現在……

“出!”

手心一動,壇中的靈酒飛出一小杯極為誘人,好像琥珀色的靈酒,陸靈蹊靈力成杯,極力忍住自己的酒癮,先送到祖宗面前,“您先嘗嘗。”

無想連忙捂住鼻子嘴巴,“越香越辣,我才不喝。”她喜歡甜甜的東西,對這辣辣的,熱熱的恐怖家伙,實在愛不來。

陸靈蹊樂了,“您不喝,那我喝了。”

祖宗現在的樣子,跟她小時候的樣子好像好像。

“喝吧喝吧!”

無想生怕她灌她,還往后躲了躲。

陸靈蹊先是小口地抿了下,一股濃郁的酒香和靈氣,在舌尖炸開,順喉而下時,她感覺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

哎呀呀!

這別是黃金稻釀制的黃金酒吧?

陸靈蹊強按下馬上修煉的沖動,小心地把酒又倒了回去。

“怎么不喝了?不好喝嗎?”

無想緊張地望向她。

“好喝,好喝的不得了,不過,不能浪費啊!”

現在的修仙界已經好多好多年沒有混沌巨魔人的消息,老祖宗在秘地得了一點黃金稻,也不是沒想過找找混沌巨魔人,可是直到他飛升,也沒半點消息。

沒有混沌巨魔人,需要混沌靈氣滋養的黃金稻就不會再生,沒有黃金稻,就不會再有黃金酒!

而且這酒藏放了這么多年,說是仙酒一點都不過份了。

這樣的酒,怎么能浪費?

陸靈蹊拿出一個兩百斤裝的乾坤玉瓶,靈力一點,當場收酒,“雖然您不愛喝酒,不過,您不能否認它是補充靈氣的好東西,所以,這東西,您還是要收一點,以防萬一。”

雖然祖宗出門必然跟有飄渺閣修士,他們會為她準備一切,可是陸靈蹊還是想她能多點保障。

“盡量不要讓人發現酒的異常,如果沒辦法,別人問起,您就說是我給的。”

變成她給的,她可以往奇怪島上推。

陸靈蹊一邊收酒,一邊教祖宗,“不準不要,您如果一點也不收,那我也不要了。”

“……好好,我收行了吧!”

無想顯然很喜歡被她強迫,“我什么都聽你的。”

陸靈蹊有瞬間的無語,不過,祖宗能這么聽話,也算不幸中的萬幸,“它是補充靈氣的好東西,回頭我再給您一瓶猴兒酒,如果遇到危險,靈氣不繼,可以馬上喝它們,要是實在不喜歡酒味,大不了一邊喝一邊把酒氣全蒸了。”

到處找她們的踏雪真人,怎么也沒想到,就在飄渺閣的不遠處,有個混沌巨魔人遺下的酒窖,發現它的師妹,吃里爬外全給了林蹊。

就在她急了,懷疑林蹊把人拐走的時候,發現師妹帶著林蹊,鬼鬼崇崇地朝宗門的防護大陣一揚只有掌門師兄才能掌握的陣牌。

好家伙!

怪不得每次偷著出門的時候,都能跑得那么利索,原來是有這東西啊?

踏雪不知道是笑好,還是生氣的好。

掌門師兄是不可能把這樣的陣牌給無想的,只能是她自己偷制。

她聰明絕頂的師妹啊!

要是沒有瘋……

踏雪藏在假山后,到底沒有馬上揭穿,暗里觀察站名不如見面的女孩。

這個機緣無雙,又被千道宗諸大佬寵著的女孩,同樣的聰明絕頂。

只是相比于師妹,林蹊則幸運多了,千道宗有實力護住她,甚至可能在她還不知道的時候,就替她收拾了所有外在的危險。

“這東西以后能不用,盡量不要用。”

偷偷摸摸又跟她回來的陸靈蹊沒發現祖宗有一瞬間的僵硬,接著勸道:“宗門防護大陣只有宗主才能掌握,您拿著出入是方便了,可是,這要是被別人發現,那就糟了。”

已經糟了。

無想偷著瞄了一眼師姐藏身的地方,大力點頭,“我以后一定不用了。”

這才對嘛!

陸靈蹊欣慰,“嗯嗯!想到外面玩,您可以跟秋宇掌門好好說,清漓前輩他們出門的時候帶您轉轉肯定沒問題的。”

“噢噢!”無想忙答應。

“您現在要到坊市玩玩嗎?”

陸靈蹊不是不可憐祖宗被關著修煉,“我帶您去,我們正大光明,從飄渺閣的正門走。”

“可……可以嗎?”

“肯定可以。”

陸靈蹊不知道祖宗問的是踏雪真人,在旁邊給她保證,“只要您不到處亂跑,回頭我再陪您回來,陪您到飄渺閣修煉一段時間就是。”

反正她原本就準備陪祖宗三個月,“您不是說陪我修煉很開心嘛?既然如此,我多陪您修煉,只要讓秋宇掌門看到您進步,他肯定什么話都不會說。”

這倒是!

踏雪在旁點頭。

她發現,這孩子如他們般對師妹沒有任何一點敷衍,雖然也是哄勸,可是真心不真心,據說小孩子的眼睛最亮,他們能自己感應出來,那就怨不得師妹喜歡她了。

隨慶收了一個好徒弟啊!

她這邊的感慨還沒完,無想發現師姐確實不會有動作,終于放大了膽子,“那我們現在就去坊市吧!你給我買好吃的。”

這個可以有。

陸靈蹊站在祖宗瘋狂加快的遁光上,拍著胸脯,豪氣地道:“我在玄天宗打擂臺,賺了好多靈石。您想買什么,我全包了。”

“我先要兩份五味齋的全餐,聽說,你都給別人買五味齋的全餐了。”她聽人閑話的時候記住了,一直想吃林蹊買的五味齋全餐。

“不用買,我給您帶了。”

陸靈蹊更得意了,“五味齋的少齋主沃北夢在奇怪島的時候欠我人情,送了我四份,我們一人兩份。”

她其實拿了五份,只是下意識時少說一份,感覺跟祖宗一人一半,祖宗可能更高興些。

陸靈蹊現場拎出兩個乾坤食盒,“里面有好多層,看到這個機括了嗎?只要一按,它就能變成一個大桌子。

要是不想它占地方,一次就拿幾道菜,就按這邊的機括,瞅準了,以神識鎖定,就像從儲物戒指里拿東西一樣。”

“噢噢!”

無想一邊加速甩人,一邊高高興興地接住陸靈蹊送來的乾坤食盒。

兩人才踏入坊市,就聽到西街那邊傳來的歡呼聲。

“我們到那邊去!”

哪里熱鬧,無想就想往哪里去。

陸靈蹊當然答應,只不過,別人在坊市都老老實實用腳走路,她家的祖宗卻是用飛的,以至于她們剛到,就被別人注意到了。

哇哇,又是擂臺?

還又有連肆?

看著燕離一往無前的劍勢,以及連肆拼死反擊時,還不停閃動的眸光,陸靈蹊就懷疑,這家伙又要敗了。

擂臺戰雖然不是生死斗,可是高手對決,最忌一心二用。

她連忙在場中尋找賭坊的伙計,可惜,才找到,就看到人家高豎的‘停’字。

哎呀,來遲了。

要不然,她肯定要賭燕離勝。

陸靈蹊遺憾的同時,拉了拉無想的法衣,小聲道:“我師兄他們在這邊,您別到處跑,我跟他們打個招呼,一會就來。”

“嗯嗯!”

臺上打架的燕離,無想認識,“我師姐來了,你不用管我。”

果然!

陸靈蹊感覺到踏雪掃過來的神識,轉身的時候,一拱手,才從無想身邊退開,轉到閔浩處。

“師兄!你們回來了?”

“唔!”

閔浩瞟了一眼無想真人和才到的踏雪真人,“你什么時候到飄渺閣的?”

“一個月前!”

“山海宗商長老在你來的那天,也到了這邊,第二天被人掏心而望,你知道嗎?”

陸靈蹊驚訝死了,“就是那個在玄天宗跟我說過話的商德海?”

“有沒有跟你說過話我不知道,但是山海宗稱長老,又姓商的,只有商德海一個。”

我的天!

陸靈蹊往師兄跟前湊湊,傳音道:“師兄認為,那人是跟著我來的嗎?”

閔浩眼觀八方,發現不少人在瞅他們,微不可查地點了下頭,“回頭不要到處跑,就住飄渺閣,”他也傳音給她,“我們什么時候走,什么時候提前通知你。”

可惜,連肆要敗了,他修為又比他高,要不然真想上去,把他狠揍一頓。

“我們住在聯盟的安樂居,那里也還安全,回頭有時間一起聚一聚。”

“嗯!”

陸靈蹊朝圍來的同門露一個大大的笑臉,當場答應。

“酒兒,原來你也跟閔師兄一隊啊?”

她朝多年不見,臉上掛著招牌淡笑,好像很有仙子樣的柳酒兒打招乎,“修為進展的不錯噢!”真替知袖師叔高興,五個徒弟,除了呆在宗門外事堂混吃等死的二徒弟劉成不思進取,還是筑基外,其他四個,修煉都很順利。

“師姐廖贊了。”

柳酒兒正要再說什么,就聽周圍人在驚呼,燕離的劍頂在連肆的額頭。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