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九一章 陰尸宗

更新時間:2021-04-09  作者:潭子
“奇怪!”跑到近前,看到要帶走的尸猴后,回來的沃北夢小聲地問護衛,“二叔,你跟爺爺到過召陵,在那邊見過這樣的猴子嗎?”

護衛搖頭,跟著老主人天南海北地走,他真見過不少世面,但尸猴的牙……居然有兩排,跟他認知中的所有猴類,好像都不一樣。

“難道在尸山長大的猴子,都會變異?”

沃北夢撓頭不解,“算了,過幾天樂機門大概就會把尸猴的主人找出來。”

他一向不愛為難自己的腦子,很快就甩下這個,走向一直站在靈帳前的修小魚,“小魚兒,你說我們是不是也往那邊移移?”

好幾天了,誰都不知道失蹤的人是怎么死的,結果林蹊一來,就逮了一個。

現在好些人正不自覺地把住地往她那里移呢。

沃北夢感覺自己離她那邊有些遠,真要有個什么,人家想要救援,也有些來不及。

“啊?往那邊移移?”修小魚稍愣了一下,很快眼波流轉滿剩笑意,“你不是說不能太近了嗎?”

“可我們現在離得太遠了。”沃北夢苦惱,“那尸猴跑得太快,藏身本事不小,另外好像還有點破禁之能,我去看過了,出事的地方,那幾個散修,曾經用靈石布了個簡易的五行陣。”

可是尸猴動手的時候,那五行陣幾乎沒發揮效用。

“沒有陣盤陣旗,只以靈石布陣,依托的是大地,所以,地下的防守反而最薄弱。”

修小魚不明白隱身效果那么強的尸猴,是怎么被林蹊發現的,“我們這里又不一樣,而且,你好好算一下,這幾天死的是不是都是那些修為低,又很窮的散修?”

尸猴也要成長的。

修小魚現在有太多的不解,唐良明口口聲聲說典籍,但樂機門真有這樣的典籍嗎?

如果有,山海宗轄下的所謂尸宗,也不會混得那么慘吧?

“再說,我看林蹊對你……觀感不太好,對我……,因為我不會說話,恐怕也不好,若是移賬,她大概就更看不上我們了。”

沃北夢:“……”

話都被她說了,他還說什么?

雖然他可以不要里子,不要面子地貼上去,但小魚兒一個嬌嬌柔柔的美仙子,卻不能不要臉面,“你說的有理!”

修小魚朝他展顏一笑,“這不是沃大哥分析給我聽的嗎?”

是他分析的?

好像是呢。

沃北夢的眼角眉稍,迅速綻出喜悅來。

他正要握住她的手,表表自己的心跡,遠方突然傳來一聲驚呼。

原來,南方帶的一群人終于把最近一段時間,被尸猴殺了的修士尸體挖了出來。

死的都是修仙者,若不盡快火化了,也許要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變成背后之人再朝大家動手的助力。

“快看,還有儲物袋!”

發了大財了。

地坑里,死的人比他們想象的多,足足有六十七具尸體,而他們的儲物袋,居然都沒摘下來。

這可真是便宜他們了。

陸靈蹊被驚動的時候,原本才有的一點輕松,瞬間又被凝重取代。

尸宗這么多年,始終沒有發展壯大,他們的弟子,一樣要為修煉的靈石操心,不可能讓尸猴殺了這么多人后,一點也不關心死者的儲物袋。

就算再窮的散修,幾十靈石,一兩件下品靈器也還是有的。。

除非……

人家根本就沒看上。

遠遠地,修小魚見她攢著眉出來,就知道,那些蠢材的破綻被她抓到了。

尸宗不富裕,哪怕元嬰真人出手,也不會把明晃晃的財物就那么扔著不管。

但是撇開尸宗,她能往哪里猜?

還有樂機門……

唐良明是不是也知道什么?

想到這里,修小魚的眉頭也忍不住蹙了蹙。

守懷真人沒想到,真的抓到了匿名玉簡中描述的尸猴。

“千道宗林蹊?她都能感應到,當時你在那里就什么都沒發覺嗎?”

唐良明慚愧低頭,“弟子無能!”他找不了理由,因為守在那邊十來天,尸猴動作不斷,他就是什么都沒感應到。

“……非是你無能。”

還要他辦事,不能打擊得太狠。

守懷真人檢查完尸猴,退開幾步,“照你描述,此應該與林蹊的引龍決有些關系!引龍引龍,若是修煉得當,那一會,她……就是龍。”

什么樣的妖,能在神龍面前搞鬼?

“千道宗是天下諸宗中,引龍決修煉最多的宗派,摸到它的特別之處也很正常。”

守懷真人覺得,等此間事了,他也要好好看看那功法,“更何況林蹊又是隨慶的弟子,黑袍人殺入迎客峰,她能躲到那個時候全身而退,也自有其過人之處。”

不過,尸猴的出現,已經可以證明匿名玉簡所猜測的一些事實了。

這就是上泰界的陰尸宗在朝他們樂機門動手。

“你還要馬上回去,陰尸宗跨界而來,沒有馬上挑起大戰,還鬼鬼崇崇地用尸猴累積陰尸,他們的人手,定然不足。”

守懷真人轉轉又拿到手上的玉簡,“回去后,不必再隱瞞身份,布陣保護好那些散修的同時,也盡可能地保護好林蹊,她抓了尸猴,說不得,陰尸宗修士會馬上朝她出手。”

“是!”唐良明遲疑了下,“那這尸猴……”

守懷真人的右手猛然朝尸猴的心臟處一抓,‘嘭’的一聲,大量的鮮血炸了出來,一道淡不可見的靈光,似乎想要馬上逃逸,被他團吧團吧,搓成了小球球扔給他,“對方已然知道出事,回去……,看看都有誰走了。”

“是!”

唐良明接過小球,躬身退出大殿。

守懷目送他走遠,“通知各方弟子,布陣——盡可能地把那些散修保護起來。”

“是!”

大殿里的幾個執事弟子迅速發令。

“通知甲字四隊,尸猴已現,天橋計劃馬上開始。”

“是!”

“等等!”守懷真人急轉兩圈,“除了原來標好的兩個地點,讓他們再試試其他方位。”

樂機門在行動,天下各宗當然也不會等著。

飄渺閣和千道宗因為被困之人,最先抵達天澗鴻溝。

“下去探察的人怎么還沒回來?”

臨時大賬里,知袖急得團團轉,若不是和笙死命拉著,早就親自下天澗鴻溝了。

“真要這么快回來,我們才不能信呢。”和笙無奈,“那背后之人在樂機門弄這么大的動靜,圖謀一定不小,豈能讓我們隨意探明白?”

“那你還不讓我下去?”

“禁靈你沒看到啊?”

和笙瞪眼,“你下去能干什么?當俞春他們的拖累嗎?”

知袖:“……”她怎么能是拖累?活了幾百年,再怎么禁靈,她的見識總在。

“來的時候,你可是在重平師兄面前立了軍令狀,一切行動聽我指揮。”

和笙親倒一杯靈茶,安撫她,“天虛陣再厲害,隨慶師兄是元后大修,再怎么自保還是能做到的。”

“可是,林蹊怎么辦?”師兄她不擔心,師侄卻不能不擔心。

知袖愁的眉毛都攢到了一起。

樂機門坊市恐怕已經亂了,真要遇到什么事,沒有師兄庇護,林蹊該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陳昌和梁通是吃干飯的?”和笙雖然也擔心,可知袖這樣,只能安慰,“他們兩個都是結丹中期修士,陳昌在明,梁通在暗,陳昌就算因為宗門責任要探查天澗鴻溝,梁通總會在暗里照拂林蹊。”

只憑林蹊是隨慶師兄唯一弟子的身份,除非梁通死了,除非他背棄了宗門,否則一定會在暗里,看好那孩子的。

所有外派在外的弟子,忠心方面,絕對不會有問題。

而核心弟子都是有望承繼宗門的,天才的損失是宗門的損失,梁通怎么可能不管?

陸靈蹊和南方還真不知道,他們的身邊,另有看顧之人。

用尸猴從唐良明那里換了百里遁符,兩人心中都大有底氣。

“那群散修樂瘋了。”

燒了陰尸,分了戰力品的南方回來時也給陸靈蹊帶了個儲物袋,“這是你的,放心,這儲物袋是新的,里面有一塊你想找的臭石。”

神識探進,陸靈蹊心下大喜,“多謝!”青主兒連陷入沉睡都是抱著的臭石的,可見對她非常重要,不過,除了臭石除了靈石,怎么還有一對好像護腕的東西?

“這是什么?”

陸靈蹊拿出來打量,“真是護腕?”摸著有點重,好像是軟銀打制,沒有一點靈力波動。好好的,師兄把這東西給她干什么?

“是護腕!不過,它可不是普通護腕。”南方顯然極為高興,“不是說天澗鴻溝禁靈嗎?正好,死的人里,有一個可能是機關師,他的儲物袋里,裝了好幾樣機巧之物,這護腕打制的最為特別,你看這個凸起的小點。”

他接過護腕,現場演示,“上面的一個,按下后,會彈出一根韌性十足的天蠶絲和粘足蟲制成的飛爪。”

透明的天蠶絲在他輕輕一按后,飛快彈出,射向帳頂發出‘啪’的一聲響,似乎勁力還不小,他使勁拽了拽,粘足蟲特煉的四只爪子,卻整整頂了十息,才落下來。

“看到沒?我已經試過了,帶兩個人,頂十息絕沒問題。”

雖然一只護腕的天蠶絲只有三四丈,但有了它,下天澗鴻溝就會容易很多。

陸靈蹊也喜歡起來,“這好像是專為天澗鴻溝準備的,外面還有機關師嗎?若是有……”

“這就是一個會機關的道友提醒我的。”

要不然,南方怎么也不會看上這東西,“你還不知道吧?這里會機關的修士最吃香,天澗鴻溝在眼前,誰不想平安下去?凡人的那什么飛爪百煉索,早就被好多人推崇。找不到天蠶絲都用獸筋代替了,找不到粘足蟲,就直接現用鐵精制爪,雖然粗燥些,但關鍵時候也能保下一命。”

為真是一件大好事。

陸靈蹊回來琢磨了半天,其實也在懷疑,朝樂機門動手的背后之人,人手不足。

要不然,不會先用天虛陣,再用天澗鴻溝,把樂機門完全孤立。

現在又用尸猴到處殺人,分明是想消弱這邊戰力的時候,再增長他那邊的‘人’手。

“是嗎?那我有這護腕,你有什么?”

“你看!”

南方笑著摸出一雙帶有五根腳指的軟鞋,“這軟鞋里配了千絲蛛囊,想要借力,腳指出力就行了。”

下到天澗鴻溝的人,始終沒上來,有志突破圍城的修士,免不了操心下溝上溝的艱難,“那些散修里,還是有不少人才的。”

可惜,人才在還沒發現的時候,就隕落了。

“林蹊,有了這個,我想……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如陳昌師兄他們那樣下去探探了?”

實在不行,大不了,他們再回來。

“……你覺得陳昌師兄他們是從這里下去的嗎?”

陸靈蹊的眉頭微蹙,“他們到這里時,是不是也得到天虛殘陣的消息?我師父被困天虛陣,你說,他們能不關心嗎?”

千道宗的元后長老被困天虛陣,南方由己推人,很快點頭,“你的意思是,陳昌師兄他們如果收到天虛殘陣的消息,說不得會從殘陣出現的地方,下天澗鴻溝?”

“是!”

陸靈蹊點頭,“我正想跟你說,等今天的樂機門巡衛過來,就跟他們一道,往天虛殘陣那里探一探,說不得,陳師兄他們會給我們留什么暗記也不一定。”

“……那行!”南方想了想,到底點頭,“離開這里,于我們來說,可能更安全。”

尸猴被抓了,但尸猴的主人,還沒影呢。

現在,他們在明,人家在暗。

而他們只有兩個人,人家到底有多少,可就不知道了。

小心起見,跟著巡衛離開,確實是個好辦法。

“我去跟沃北夢說一聲。”

沃北夢有六個忠心護衛,算是不錯的盟友,“看看他們是不是也愿意跟我們一起。”

“行!我和你一道吧!”

她和南方勢單力孤,陸靈蹊到底也想爭取一下,“憑沃北夢的心性,那個修小魚可能已經能做他一半的主了。她那個人……感覺有些假,暫時依附沃北夢,只怕也是尋求盟友的意思。”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