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六八章很愛笑

更新時間:2021-03-29  作者:潭子
什么樣的熟人能到那里當獄卒?

世尊被廣若連累深重,這些年,一直在努力溝通他,想讓他打消最后一點求生意志,只要他死了,他就能解脫。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明明好多次,他都把他損得淚流滿面,感覺他已經失了最后的那份求生意志,卻沒想,轉個眼這混蛋就又能忘了。

什么高僧?

被佛法熏陶這些年,就這么個慫樣?

世尊被氣得沒脾氣,痛定思痛下,近來做的都是以強大主魂蠶食分魂,只要把這該死的家伙吞噬得差不多了,那么再分割不要了這部分主魂,他就再也不用受這無盡折磨。

一庸、魯善那些人,是要借著廣若,永遠把他扯著,他就不能壯士斷腕嗎?

雖然這分割的主魂,會讓他的修為和腦子再次受損,但只要讓他脫離廣若這個坑,憑圣尊替他準備好的諸多靈物,不用千年,他就還是他。

現在……

世尊思過來想過去,感覺能在天罰獄這破地方當獄卒的,只能是林蹊。

只有她符合一天十二個時辰,在這里當獄卒的條件,其他……哪怕魯善進來,也得換雙特制的靴子和法衣,要不然,能呆百息,就算他厲害了。

咯吱吱

被銀鏈綁著的廣若在磨牙時,小谷中,躺著的世尊一邊磨牙一邊還拉響了木榻旁的金鈴。

“又疼了?”

急急趕來的圣尊正要伸手助他一把,被世尊伸手攔住,“林蹊要進天罰獄當獄卒了。”

什么?

“你……你怎么知道的?”

“魯善去見廣若了。”世尊簡直不能想林蹊,額上的青筋又鼓了起來,“他說,天罰獄以后會有一個專屬于我的獄卒了。”

他喘著粗氣,“那獄卒還是我的熟人,我的熟人、仇人中,能御使天罰雷力的只有林蹊一個人。”

圣尊慢慢點了頭,“你放心,我這就去給屈通和萬寅傳令,讓他們看住戰幽殿,凡是從里面出來的人……一個不留。”

林蹊現在能有化神初期的修為就不錯了,想入仙界,只有兩個辦法,一個是從戰幽殿偷渡,一個是……直接在天罰獄與天淵七界相通的時候,順勢而來。

后者他們沒辦法,但前者……絕對能阻住。

戰幽殿惜時,比他們想象的要難纏得多。

這些年,她雖然自己躲在戰幽殿那個龜殼里死活不出來,卻把手伸進了天下堂,為天淵七界的修士爭取了一筆又一筆的大訂單。

那些防御法服,已經讓他們在幽古戰場損失慘重,未來……定會影響更多。

“還有,天淵七界定有飛升修士了。”

要不然,林蹊怎么早不來,晚不來,在這時候來?

世尊始終無法接受,算計了無數無數強者的他,會反過來,被一個小螞蟻一樣的小修士接二連三的反算計,以至于現在只能躺著。

“我們沒查到,肯定是接仙殿的接引執事,在給那些人打掩護。”

能讓林蹊心痛的,只在天淵七界的人和事上。

“查出來,一個一個的殺。”

只有這樣,才能讓惜時和林蹊心痛,才能讓天淵七界還未飛升的修士產生畏難情緒。

只要他們都怕了,就算天淵七界的天地圓滿又如何?

飛升成仙本就不易,有了怕懼,只會更加的艱難。

天地有因果不假,但是,這因果更多時候,是要人來討的。

一群注定走不到仙界巔峰的家伙,能拿他們如何?

頂多在幽古戰場惡心惡心他們。

世尊咬著牙,“接仙殿的接引執事不好殺,但他們的家人、朋友,不可能人人都不好殺。”

敢給天淵七界的修士打掩護,那就別怪他遷怒。

就算那些家伙一開始不知道對針對,時間久了,肯定都能察覺。

世尊倒要看看,那些家伙,最終是選擇保全不認識的天淵七界修士,還是保全他們自己和家人、朋友。

“記著……,對仙界的修士出手,不用我們的人。”

他現在身體不好,該示弱的時候,也要適當的示弱。

而且,能用錢買到的,用他們自己族人的命買,就太劃不來了。

“魯善執掌刑堂多年,這么特意提醒要給我驚喜,說不得,就是要讓我知道林蹊來了,要……要引我們動手。”

世尊的腦仁在突突地跳,眼前也一陣陣的發黑。

他應該是被魯善那個黑面神算計到了。

曾經魯善在他眼里算個什么?

都是因為廣若……

那份可以影響他的分魂捏在人家的手中,他明明知道是坑,卻也不能不入。

世尊再次抱住腦袋,“我好恨,好恨啊!”

陸靈蹊不知道,魯善答應讓她提早上來當獄卒的時候,其實也在利用她。

當然了,在對付世尊的事上,他們的目標一致,可能知道了,也會高高興興地伸著腦袋讓他利用。

“師父師叔,你們回吧!”

就當她到仙界閉個關。

陸靈蹊很高只有這么一個可以來回跑的捷徑,“有時間,我會回來看你們的。”

“接著!”

面對歡快的徒弟,隨慶也升不起離別的情緒,丟過一個儲物戒指,“里面裝的都是大師父親制的美食。”

他也覺得,徒弟與佐蒙人的緣份太深,能不出門,最好別出門。

“不進天仙,老老實實當你的獄卒。”

“知道了。”

雖然已經被幾位師叔和陸安老祖吩咐過,師父再交待,陸靈蹊也老老實實的聽令,“師父,您和師叔趕快回去修煉吧!”

鴻蒙珠境,她暫時交給了青主兒。

等摸清了仙界的情況,修為又可以自保那么一些,才考慮把他們都帶著,“我上去給你們掙錢了。”

隨慶和宜法感動之余,忍不住的又一齊側目。

他們是那種需要別人養的人嗎?

“你好好掙。”

隨慶不打擊她,“雷河要關了。”他和宜法一齊后退,“三年后如果不方便回來,記著,丟枚玉簡下來。”

他們已經約定,三年后升級雷河周邊的地脈,讓它早點出來。

“知道了。”

陸靈蹊在無數紫色電光中擺手,目送他們在入口消失,才踩著重影化成的蓮花,慢慢的往上面飄去。

魯善已經在等著了。

天罰獄消失的一個月,已經讓他印證了心中所想。

他急需林蹊幫忙。

“林蹊,很高興看到你。”

戰幽殿與幽古戰場的靈柱并不是很清晰,魯善一直很擔心,她中的神泣,“你比老夫想像的好。”

雖然面容看著不是很健康,但是修為……著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林蹊拜見前輩!”

陸靈蹊腳下蓮花變成花瓣雨,幾步站到了魯善面前,“前輩也比我想像的好。”

“哈哈!哈哈哈……”

難得這小丫頭,還能美得起來,魯善甚為高興,“本堂主人稱黑面神,可沒幾個人見到我,說我好的。”

“那是他們不懂。”

相比于那位圣者虛乘,陸靈蹊對這位堂主的觀感好了十倍不止,“掌刑事的,霹靂手段,才更顯菩薩心腸。”

“哈哈哈!”

魯善沒想到,這丫頭的嘴巴還能這么甜。

當初隔著戰幽殿的靈柱,他親眼見到她把送禮的季肖懟得可憐巴巴,一直以為,他的這位新任獄卒,以后會跟他一樣,是個小黑面神呢。

“怪不得踏雪的嘴巴那么甜。”

有其仆,必有其主啊!

雖然那小家伙不是林蹊的靈獸,但是,也是在她身邊長大了。

“我現在知道了,不是像他爺爺,是像你。”

“……前輩夸獎了。”

陸靈蹊能說什么?只能保持微笑,“踏雪知道我今天上來嗎?”

“唔!他不知道。”

魯善笑著帶她走向安全無雷的區域,“一個月前,廣若知道天罰獄會有一個專屬他的特別獄卒后,仙盟坊市就不太太平了。”

什么?

陸靈蹊呆了一呆。

魯善笑望向她,“你知道,這代表了什么吧?”

“……不知道,您能說得列詳細嗎?”

“看看!”

魯善給她摸了一枚玉簡,“最近仙界發生了不少大事,以前我們能通過純陽宗那個假的洪不換,大概知道他們的所有行動,如今……有些難了。”

天下堂商家、徐家、梅家接連出事,他不同情,但是,佐蒙人的囂張行徑,卻是他深惡痛絕的。

“世尊那個老東西,一直想徹底擺脫廣若,中間還差點成功了。”

魯善可不想佐蒙人因為雙圣,再壓著他們打,所以,這些年,稍有點風吹草動,都會極度重視,“所以這次,我才借你之名,讓他們動起來。”

只有讓他們動起來,他才能更好的鎖定他們。

“說這些,本堂主是要告訴你,因為早年的腹線宙蟲,你林蹊——早就是世尊的心魔。”

每次他提到林蹊的時候,廣若的情緒波動都特別的大。

這是觀察了幾百年的結果,“我們不能讓他擺脫廣若,所以,就一定要一邊對他動以天罰之刑,一邊還要保著他的命。”

魯善又給陸靈蹊摸了一枚玉簡,“廣若能活到現在,除了我們在保著他外,還有一個主要原因,就是真正的廣若,一直被他壓制在識海深處。

未去幽古戰場前,他借著真正的廣若,成功的避開了我們的探查。”

說到這里,他又給她摸了一枚玉簡,“這是有關神魂方面的,你可以拿著做為參考。”

該交的東西,都交給陸靈蹊了,魯善才嘆了一口氣,“真正的廣若,雖然從不來不曾主管過他的那具身體,但是,當世尊的分魂虛弱的時候,偶爾他也會有那么點意識。

他應該知道我們在做什么,曾在廣若刻意尋死的時候冒過頭。”

可惜了。

魯善相信,如果不是世尊盯上他,他會是人人推崇的廣若大師,“你對廣若動刑的時候,參考第三條方案,那不會讓他死,也不會傷了沉睡中的廣若。”

分魂在天罰雷下受苦,下意識分散痛苦的方法,就是把受不住的痛苦,轉送到主魂那邊。

這些年,他一直做得不錯。

“當然了,你若是覺是,可以試驗出一個更好的,也可以隨意。”

他們不太能控制天罰雷力,林蹊可不一樣。

魯善期待她能讓世尊更痛苦,每天每天,都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只要不把他弄死就行了。”

“……好!”

陸靈蹊一邊聽說他說話,一邊把幾枚玉簡,都大概看了下,“您給我三天適應的時間,我要把這些消息,先串起來,找出頭。”

絕對不能糊里糊涂的走馬上任。

“如果踏雪回來……”

“唔!這是到食坊免費吃飯的手環。”

魯善塞給她一個,“只要他在刑堂,就絕對不會錯過吃飯,你可以在那里,先跟他認識。”

“……好的。”

陸靈蹊接過手環,“我的身份,刑堂除了您和踏雪,現在還無人知道是嗎?”

“不!還有長史飛南也知道。我不在的時候,有什么事,你都可以找他。”

魯善又塞給她一枚介紹刑堂的玉簡,“這里面有他的畫像,看完了里面的所有內容,玉簡會自動銷毀。”

他不是一個輕易相信人的人。

做為刑堂堂主,也不可能,隨意地把刑堂的一切,暴露給別人。

只是林蹊不同。

“為了踏雪的安全,你不能帶他進刑獄重地。”

“是!”

“該交給你的公事,我都說完了。”

魯善頓了一頓,“現在你能跟我說說神隕地嗎?”

陸靈蹊抬眼看了他一下,“您想打聽銀月仙子?”

“不!”魯善搖頭,“我想打聽一個個子很矮,叫栗太常的人。”

矮子前輩?

陸靈蹊沉默下來,她并不想說。

雖然這位魯堂主看著是可信的,可……只看他借她之名,試探世尊刺激世尊,借世尊之力,讓隱藏在仙盟坊市的佐蒙人鬧事,就知道,做為上位者,他的考量很多時候,都不會被個人感情左右。

純陽宗田甜和季安蘭,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我不知道誰叫栗太常。”

垂眼的時候,陸靈蹊低聲道:“不過神隕地里,有一位矮子前輩,他沒有記憶,但很愛笑。”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