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六二章 ┗|`O′|┛ 嗷~~

更新時間:2021-03-24  作者:潭子
成康在仙界準備醞釀一場大風暴的時候,天淵七界最大規模的交換會,卻在雙盟坊市開始了。

陸靈蹊被準許放風,以一副扶風弱柳的仙子樣出來時,李開甲早是各方修士追捧的人物之一。

“那里怎么回事?”

望著圍著他的一堆人,陸靈蹊直接問迎向她的徒弟常雨。

“李師伯在開果會呢?”

常雨也跟李開甲換了好幾枚特別的果子,聞言用羨慕的語氣道:“聽說,這一次奇怪島開島,他徒弟誤入一個大果園,在那里面,摘了好多好多的靈果,那些靈果里,還有三種仙品呢。”

“……我記得奇怪島是結丹以下修士才能進吧?”

“是!”

看到師父幽怨的眼神,常雨心下頓了頓,“師父,回去我就跟師兄師姐們提,我們都收徒弟去。”

那也錯過了奇怪島啊!

陸靈蹊幽幽嘆了一口氣,“指著你們,我還不如直接找他要。”

大家這么熟了。

敢不給,她就當眾喊他四蛋哥。

想到就做,陸靈蹊不再收斂自己的氣息,直接就奔李開甲去了。

開果會的李開甲感覺到的第一時間,就望了過去。有眼力勁的修士們,拱手示意的時候也給她讓開了道。

“林師妹!”

李開甲怕了這個裝弱的家伙,一邊隨同大家拱手,一邊滿臉堆笑,“今天天氣好,林師妹出來了啊?”

臭丫頭明明是裝的,他卻要老老實實配合著,甚至還要替她遮掩……

李開甲在心里給自己掬了把同情淚,“正好,小徒在奇怪島的靈果園得了不少靈果,我給你留了一份。”

看她那眼神,早晚都要給,還不如主動一點呢。

李開甲老實地從懷里掏出一個儲物袋,以靈力送過去。

陸靈蹊團團一揖,還了大家的禮,這才一把接了,不過某人面前可比果攤的數十種靈果真是壯觀啊!

要是給青主兒……

李開甲心下一頓,在她微微張口,可能要喊‘四’之前,忙又道:“還有這里的,你喜歡什么拿什么。”

他堂堂劍仙,要是被人知道曾叫四蛋……

光想想,李開甲就忍不住想打抖。

“多謝!。”

話音剛落,李開甲面前好像刮起了一道五彩旋風,堆得好好的果攤,轉瞬之間,零零落落的,只剩十之二三。

旁邊的修士也都呆了。

大家聚在這里,是因為這里有一種叫天香果的果子,香味自然清新又清甜,各人再倒上一杯靈茶,光論道就能論上一天半天。

現在……

哪里有還有天香果的影子?

“你倒是給我留兩枚天香果啊!”

李開甲朝陸靈蹊伸手,“天香果不好吃,就是擺盤聞味的。”

“四……”

“咳咳,你拿著吧!”

李開甲額角的青筋突突跳了兩下,連忙道:“你在病中,多聞聞這果香還是不錯的。”

“是啊,我也這么認為。”

陸靈蹊一副可憐巴巴的樣,“藥可苦了。”

李開甲:“……”

常雨:“……”

兩人都不知道該拿什么面容面對她了。

“不過,太占便宜了不好。”

陸靈蹊變臉極快,轉瞬又笑咪咪地給他摸了一個小玉盒出來,“我這里有一份好茶,要閉什么大關前泡上一壺,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是嗎?

李開甲相信她的話,果然驚喜了,“多謝!”

正好他師父要沖擊化神了。

跑到師父的前頭進階化神,李開甲知道師父的壓力很大,拿林蹊這個天道親閨女送的好茶給他,說不得心情一放松,馬上就能引來雷劫了呢。

他沒打開讓別人看,“喜歡天香果是吧?等回了無相界,我讓我家徒弟再給你送幾顆擺盤。”

順便賺一份見面禮回去。

李開甲瞅瞅一旁的常雨,覺得自己還要再收幾個徒弟,要不然,只見面禮這一處,都不知虧了多少。

“行啊!”

陸靈蹊點頭,“我今天下午就回去了。”

修仙界的能人太多,做為一個假病號,她要處處小心被人識破,與其如此,還不如回金仙谷呢。

“回頭……”

她正要說什么,一道傳音符飛到了面前。

陸靈蹊靈力輕點,里面傳來師伯渲百的聲音,“林蹊,天龍鏢局帶來消息,你義父敖昭要進階了,敖厘請你速回。”

什么?

怪不得敖象一直到現在都沒回來呢。

原來義父要進階了嗎?

他原來就是九階大妖,再進……那不就是十階了?

陸靈蹊連忙拱手,“各位道友,在下有事,先行告退!”

常雨連忙跟上,“師父,我陪您一塊吧!”

“不必,辦好交換會才是你的責任。”

陸靈蹊一口拒絕,“不必跟著了,趕快回去吧!”

她一個閃身沖到了看守通天傳送陣的聯盟執事面前,“麻煩,回無相界。”八百塊中品靈石旋即放到了他的面前。

此時,敖昭正帶著兒子敖厘和敖象、小貝站在深海深處,最大的海島上。

十階大妖的天劫,在龍族已經很多很多年都不曾出現了,感受到被天道隱隱的追索,他一邊興奮著,一邊又害怕著。

在海中進階,于他當然更好,可是,兒子和敖象、小貝說得對,干女兒是陣法師,布個厲害的應劫大陣,于她一點都不難。

順便還能看看,她的雷龍樣子呢。

雷龍啊!

龍族好多年都沒出過雷龍了。

前些年,收到林蹊的新消息,知道她修引龍決的丹田,靈嬰是長著龍角的雷龍時,他們就想見見了。

可惜,她因為身體的原因,一直都沒來。

“要是你姐沒中‘神泣’就好了。”

可恨啊!

敖昭看看兩個還是小兒形象的敖厘和敖象,心下嘆息不已,“這次回來,我們海里,她喜歡的海米什么的,多給她帶點。”

“我和敖象、小貝都給姐姐存了好多。”

哪里需要爹來操心?

敖厘覺得他爹操心的永遠不在正面上,“爹,你現在可一定要忍著,姐姐離我們這里可是好遠好遠呢。”

“就是!”敖象在旁邊點頭,“宗里傳來的消息說,師父去了靈界,一個多月前,我們天淵七界有八位化神后期的星君,一起飛升成仙了。”

看到這消息的時候,他又驚訝,又有些后悔,沒聽師父的早點回去,要不然,肯定就可以跟著看場大熱鬧了。

“昭爺爺,您是什么時候感覺要應劫的呀?”

三個小的,六雙眼睛,一齊望向敖昭。

“八位化神,一起飛升?”

敖昭出關以來,一直在操心自己應劫的事,還真不知道這么大的事,“真的假的?”

想都不敢想啊!

怎么可能八個人一起飛升呢?

“肯定是真的。”

敖象道:“給我傳消息的是劉成劉師伯,他從來不會騙人,他說我們千道宗,不僅我師父、師祖去了靈界,好多師叔祖和師伯師叔們都去了。

劉師伯還跟我說,他現在要管宗門事務,好可憐的,都沒辦法跟著去沾光了。”

“他肯定是在跟你和小貝哭窮,想要你和小貝回去的時候,多帶點孝敬。”

“嗯!”

小貝在旁點頭,“這是劉師伯能干得出來的。”

那位師伯這輩子跑得最遠的地方就是亂星海,還是被他們師兄妹的見面禮逼去的。

“沒聽栗苒說嘛,他們從幽古戰場回來,被劉師叔一次次的念叨,連孝敬都逼不得已的多給了一份。”

想聽八仙飛升的敖昭,眼睜睜地看著三個小的把這么大的事忘了,盡在那里說劉成了。

他原本想打斷的,但聽著聽著,感覺也挺有意思。

龍族有錢,所以他大手大腳。

但是,如果他們的未來都在仙界,現在還是要學會過日子才行。

敖昭一邊聽著三個小兒在那里七嘴八舌說千道宗的八卦,一邊聽著海浪拍岸的規律聲音,跳動有些快的心終于慢慢平靜了下來。

以前,無相界的妖族,在進階到十階以后,都會等待百禁山里的那道空間裂縫打開,從那里離開。

原以為,將來的某一天,他也要那樣,走那條從來只有離開,沒有回來的路,但現在……

敖昭覺得,自己可以問問林蹊,能不能聯系到仙界的妖庭,問問那邊,有沒有他們無相界過去的妖。

要是有……就好了。

敖昭瞄瞄遠處的一片烏云,小心地收斂自己的氣息。

接了劉成所送的海圖,又從傳送陣轉到飄渺閣的陸靈蹊,都來不及跟無想老祖說句話,就急匆匆的沖向無盡大海。

敖象帶著小貝在外游玩,不肯回宗,她都沒辦法告訴桐姨的事。

曝出雷龍的消息,陸靈蹊的目的是把徒弟釣回來,可是,幾個小的玩嗨了,反而勸她到海上玩。

說真的,若不是神隕地的事,一直壓在她的心頭,她是很心動的。

當了龍,哪能不御水?

在宗門她不好玩水,但是在海里……

趕到無人的地方,陸靈蹊沒有猶豫地轉換丹田,當額角長出兩個小龍角的時候,滄浪玄水決也隨之運起。

這門功法,是她近些年暗里修煉的,一直沒有真正實驗的地方。

現在……

一道水柱沖天而起的瞬間,把她高高托舉。

陸靈蹊感覺到身體對海水的那份親近后,很干脆的收了靴子。

可惜和笙師叔忙,她也沒理由請他打一個真龍能穿的法衣,要不然……

陸靈蹊慢慢地,慢慢地降低水柱,等到真正入海的時候,身形一動,法衣瞬間收起。

一群海魚見到突然冒出來的淡紫色小龍,嚇得四散而逃。

陸靈蹊原本還想叫一嗓子的,但看到它們的樣,想想,還是省口氣,快點趕路吧!

半個月后,她終于鎖定了海圖上標注的海島。

一直憋著的陸靈蹊終于喊了一嗓子。

萬里無云的天空,突然因為她這一嗓子,飛快地往這邊聚過來。

辛苦趕云的敖厘和敖象驚了驚,正要吼叫著,讓那個不長眼的笨龍滾蛋,就感覺到了一抹熟悉的氣息。

“青兒?!”

敖昭不敢化成真龍的形象,只怕應劫大陣還沒布好,就被劈了,“是你嗎?趕快飛起來,讓義父瞧瞧。”

還在水中的陸靈蹊,與飛來的弟弟和徒弟大眼瞪小眼好一會,在水中一擺尾,水霧瞬間飛起的瞬間,化成頂著兩個小龍角的人形,又套上了一件淡紫法衣。

“看什么?不認識了?”

陸靈蹊笑咪咪御水站到敖象、敖里的同等高度,“我數三聲,再不認識……”

“姐”

“師父”

敖厘和敖象撲來的瞬間,也收了真身,化成了小兒模樣。

陸靈蹊一手一個抱住的時候,被他們一齊摸了角。

“真的誒!”

敖厘別提多驚訝了,“姐,你的角跟我的角,差不多大呢。”

“嗯,跟我的也是。”

“師父!”

飛來的小貝沒地方落,干脆就落到了她的腦袋中間,“師父,你的角好漂亮。”

陸靈蹊沒兩個摸她角的小家伙,聽到小貝的話,忍不住的笑,“是吧?我也覺得我的角很漂亮。”

小貝當場笑咪了眼。

他飛起小身體,小手從這邊摸到那邊,“師父,您怎么一下子變成了雷龍呢?還是您早就是雷龍了,可一直瞞著我們?”

真正成了雷龍的師父,感覺面色都好了許多。

“龍族的身體強悍,神泣現在對您沒什么用了吧?”

急急飛來的敖昭與敖厘、敖象一齊眼巴巴地看著她。

“義父!”

陸靈蹊沒有馬上回答徒弟的話,松下兩個小娃,朝敖昭彎腰一禮,“有件事,我一直沒跟你們說,我其實沒中過‘神泣’。”

什么?

才伸手托一把的敖昭呆了呆。

“義父,您不會怪我瞞著您吧?”

陸靈蹊看到義父呆了呆后,眼中冒出的喜意,心下也是大暢,“我的目的是騙佐蒙人,不是……”

“不必解釋,義父知道,你干的事都是些危險的事。”

敖昭不在意她騙不騙,只在意她好不好。

他也欣喜地摸了摸她的兩個龍角,“剛剛聚云那么快,就是因為你叫了一嗓子吧?”

“……應該只有我一半的原因。”

陸靈蹊看看不算大的烏云,轉向義父,“主要還在您身上,我這就給您布陣好不好?”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