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五八章

更新時間:2021-03-20  作者:潭子
當!當當當……

純陽宗燈宮處的喪鐘,讓一直坐在夫君守虛玉棺旁的谷春妹心中巨跳。

不過,她跑得快,洪不換跑得更快。

“長老,田師姐和季師姐的魂燈滅了。”

跪下說這話時,四個守魂燈的執事弟子淚如雨下。

純陽宗這些年的發展勢頭很不錯,就是因為田甜這一輩,連著數人突破修為至玉仙。可現在短短十來天的工夫,就已經隕落大半了。

再這樣下去,純陽宗……就要完了啊!

洪不換呆在當場,谷春妹的身體晃了晃,若不是她女兒扶了一把,差點當場倒下。

“她們的魂燈……”

洪不換好像不經意地看了一眼谷春妹,“誰先滅的?”

“田甜師姐,然后是季師姐。”

洪不換沉默了好一會,這才慢慢走向兩人的魂燈處。

田甜的魂燈,是她真實的魂燈,但季安蘭的不是。

現在兩個人同滅,那是不是說……田甜背叛了他們?

也只有田甜背叛,安畫才會讓季安蘭這么重要的身份消失。

但是宗門這里,一定有田甜的內應,要不然,那個殺人的人,不可能一點痕跡都不露。

是誰?

洪不換的手,在兩人的魂燈上慢慢摸過。

如果田甜背叛了他們,那么,他——其實也暴露了吧?

就在眾人以為大長老也跟他們一樣,心痛、傷心兩位師姐的死時,就見他一手一個突然揚起魂燈,朝谷春妹拍去。

嘭嘭嘭

兩聲巨響后,騰起身體準備跑路的洪不換也被一個突然出現的透明護罩擋住,趕來的宗其,只見那護罩連著出現數個大裂痕,眼見要破開的當口,谷春妹一聲叱喝,“死!”

透明護罩瞬間復原、合攏,壓縮洪不換騰挪的空間,而田甜和季安蘭已被拍碎的魂燈,正在其中,它們一齊飄出好些好像霧的東西。

“谷師妹,你要干什么?”

二長老田延大驚,“宗主和邵師妹的死是不是你……”說話間,他的劍已經抵在了她的后心上,“放手,趕快放手,讓洪師兄出來。”

“娘”

扶著她的丁萍亦是大驚。

父親的死,對她是個極大的打擊,但她不相信是母親殺了父親,“您和洪師伯要干什么呀?”

她看得清楚,是洪師伯要先對她娘出手的,“田師伯,是洪師伯要對我娘出……”

丁萍眼前一花,突然冒出來的人影,一拳砸歪了田延的劍,“洪不換是佐蒙人還看不出來嗎?”

什么?

一齊拔劍準備沖她去的純陽宗眾人,沒看到透明罩子中的洪不換有什么異常,他的胳膊腿都好好的長著,根本沒有多生一個來。

就在他們以為上當受騙,要再出手的瞬間,谷春妹一拍腰間,從乾坤屋中生生吸出一個躺在木榻上,氣息和面容都有些熟悉的老者。

“還看不見嗎?”

谷春妹眼含熱淚,“他才是洪師兄。”

什么?

又把劍架到她脖子的田延看看這個胸間起伏,好像只剩一口氣的人,再看看那個還在透明護罩中掙扎的師兄,拿劍的手忍不住抖了抖。

“你……你是敖桐?”

撤下劍時,田延終于找回自己的腦子,問向幫谷春妹的女子。

“是!我一直在查偷了我孩兒的人。”

說到這里,敖桐轉過頭,看向要被護罩慢慢勒住的洪不換,“當年,我明明都要追到了,卻又被一群突然冒出來的人族修士打斷,這其中就有到那邊做客的洪不換。

說吧,那年的洪不換就已經是你了吧?”

假洪不換目眥欲裂。

發現煙可能不對,他就已經外呼吸轉內呼吸。

回宗以來,為防意外,他更是連口水都沒喝,可是防著防著,如今也是一點靈力都提不起來了。

這么多年來,他費了多少勁,才在純陽宗站穩腳跟啊?

沒想到,避過了所有人,卻讓敖桐咬出來了。

“你……你們給我下了什么毒?”

他需要時間。

做為佐蒙人在仙界的主事,假洪不換當然有點手段,壓下憤怒、懊惱后,調起純陽宗所有人的心,“是田甜后悔了,反投了你們是嗎?”

假洪不換突然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這真是世上最好笑的事了,知道田甜當初是怎么投靠我們的嗎?”

當初他就覺得,那個丫頭不好駕馭。

可恨守虛那個笨蛋,非說她資質不錯,一直舍不得她。

“谷春妹,谷師妹,我告訴你啊,是你的好夫君。一邊卡著她的供給不給,一邊又不停地給她安排危險的任務,你們純陽宗,如她那般靈根資質好的,他會篩選出三分之一來給我們培養,很不幸,她就是那三分之一。”

可笑,他們居然全被那臭丫頭給耍了。

哪怕她已經被安畫殺了,“那臭丫頭很聰明,結丹、元嬰時就發現不對,向她師父求救,然后,她師父被我們殺了,她又向她的兩位師叔求救,然后,她的兩個師叔也死了。

最后,在玄都谷重傷,是你的好夫君,親自過去,說服了她。”

說到這里,假洪不換的臉上一陣扭曲,“本來,她應該服下換脈丹,永不能背叛的,可惜啊,又是你的好夫君,覺得她長得不錯,將來或許可以做為聯姻的工具。”

守虛大力培養她。

田甜也是給他爭氣了,一路進階,認識夏正后,更是沖進了玉仙。

原本,他們的計劃多好。

“你的好夫君,很有腦子呢。你知道,他為什么要跟我合作嗎?”

假洪不換知道,一旦讓敖桐插話,他就不能爭取使用禁忌之術的時間了。

“因為他想把純陽宗打造成仙界第五大仙門。”

假洪不換瞪向一群把劍對上他的純陽宗修士,“這些年,我族配合他,給他大把資源,你們純陽宗才從原來二流末位,慢慢擠身上來。

你們敢說,沒出事前,純陽宗不是形勢大好?

田延、常澤,你們自己說,這千年來,純陽宗對弟子們的供給,是不是比以前好?

只要田甜嫁給夏正,只要季安蘭嫁給傅子璨,憑我們的手段,純陽宗晉升第五大仙門,根本就是時間問題。”

“放屁!”

從昏昏沉沉中醒來的洪不換,掙扎著從木榻上抬起頭來,“你們殺了我純陽宗多少人?你們裝扮成我們的人,又殺了我多少人族修士?”

守虛糊涂了,他沒糊涂。

“師妹,敖道友……”

洪不換喘著粗氣,“不必再跟他廢話了,殺!趕快殺!此人……也許在跟我們拖延時間。”

修仙界誰沒點手段?

尤其佐蒙人。

“我們不能讓田甜白死了。”

可惜那小丫頭。

當初她進階化神的時候,如果不是守虛攔著,他其實是想收她為徒的。

洪不換后悔不已,如果當初他能當機立斷點兒,田甜怎么也不會拜到連天仙都進不了,在化神后期就要壽盡的弟子。

如果他是她的師父,她發現不對,肯定是要朝他求援的啊!

“哈哈哈!殺?”

看到谷春妹和純陽宗一眾人等的目光不善,假洪不換又笑了,“敖桐,你不想要你的孩兒了吧?”

“奪子之恨,不共戴天!”

她的孩兒在天淵七界呢。

敖桐冷笑一聲,“你想拿我兒的性命,來要挾我?你的……”

“他沒死。你找這些年,不就是因為能感應到他沒死嗎?”

假洪不換盯著她的眼睛,“我知道他現在在哪,我死了,你這輩子,都不可能找到他了。”

現場突然有些沉默。

不過,一陣風來,外圍的十數盞魂燈相繼而滅,把純陽宗在此的一眾,又騷動起來。

“都別動,死的人,不是佐蒙人,便是服了換脈丹的人。”

谷春妹看一眼,止住大家的騷動,“敖道友,他的話不可信,但既然不能殺,我建議你交到刑堂。”

“不錯!”

宗其沒想到,會聽到這么一場駭人聽聞的大戲,聞言上前一步,“我刑堂有的是手段,哪怕不能開口的石頭,進了刑堂,它什么時候淋雨,什么時候被暴曬,我們也能查出來。”

“……交給刑堂啊?”

敖桐嘴角微扯,“交是不可以交,不過我兒……”

她在假洪不換緊張盯來的時候,一掌拍到透明罩上。

透明的罩子閃過一陣漣漪,很快,一根根好像尖刺的東西,就伸了出來,硬生生地扎進假洪不換的身體里。

“你想給你自己爭取生的時間,可是,這世上的生……有很多種,有一種叫生不如死。”

敖桐如何能放過,害了她孩兒的人?

她走上前去,“純陽宗真正的季安蘭不是純陽宗坊市出現的季安蘭吧?這里的魂燈所滅的,是純陽宗的季安蘭,你們的人……其實是逃了是吧?”

假洪不換沒想到他們會這樣干。

他連脖子,腦袋都插上了長長短短的尖刺。

“宗道友,看到了沒?他沒否認。”

敖桐在捆他的罩子上踢了一腳,罩子上的漣漪連閃,確定聽到數聲骨頭斷裂的‘咔咔’聲,這才轉向刑堂三部的部長宗其,“回去跟一庸說,他的眼,也瞎的很。”

宗其板著的臉上,沒有一點表情。

一庸長老查季安蘭的事,他們刑堂知道,但這是人家的私事。

沒查出來,不是一庸長老不行,而是他派的人不行。

“此間事了,我也該告辭了。”

敖桐也沒為難他,轉向谷春妹,“貴宗的事,你們可以當我沒來,沒參與,總之一句話,你們人族的事,我們妖族不摻和。”

“……多謝!”

谷春妹拱手,“也請道友,幫我跟那位道友說一聲‘多謝’,以后……只要拿出那天的手書,我谷春妹一定全力相助。”

她不知道,陸望和敖桐怎么會混到一塊的。

“應該會有機會!”

陸望不出來,就是不想現在就讓佐蒙人把目光集中到他那里。

敖桐道:“告辭!”

谷春妹微一點頭,田延就見人家在殿中的石柱旁一轉,就如來時一般,啥影都沒了。

仙盟坊市,夏正趴在地上,紅著眼睛,可是不敢流淚,他怕他的眼淚,把田甜的血沖進石縫了。

他一點一點地把她炸壞的身體,捧到一起。

趕來的元巖想要幫他一把,都被他恨聲拒絕了,就只能退到沒有濺血的地方替他哭。

收到消息的渭崖跟元巖一樣,站在外圍,替他不敢流淚的兒子哭。

他知道,他兒子現在一定自責死了。

就像當初夫人死在外域戰場……

“季安蘭也死了,聽說被發現的時候,燒得都不成樣子了。”

他們是修士。

一個火球術,就能把人燒得連灰都不剩。

可是,那個殺了季安蘭的人,愣是把一個美女活活燒成那樣。

“我也去看了,季安蘭臨死掙扎得應該很厲害,從她的房間一直滾到院子,還想往外面爬……”

“太狠了。”

“也不知道純陽宗得罪了佐蒙人那邊的哪一位大能。”

“唉!”

“唉……”

嘆氣的都知道,純陽宗差不多要完了。

就算沒完,肯定也要從二流宗門跌落了。

可惜啊!

原本憑他們的勢頭,再有個幾千、上萬年,說不得都會讓仙界再出一個超給仙門呢。

現在這樣,一下子全毀了。

人群中的張穗看了一會,默默回頭。

她不敢去看季安蘭的尸身。

宗門弱,就是這樣。

當初如果不是師父師叔他們厲害,云天海閣……

“師父……”

看到祝紅琳的時候,張穗一下子就抱住了師父,“純陽宗的事,我們不能就這么算了吧?”

云天海閣做為四大仙宗,不可能一點也不管的。

“如果宗門那邊,有什么到純陽宗的活,您能派我去嗎?”

“你?”

純陽宗這接二連三的事,也讓祝紅琳唏噓的很,“你能干什么?人家連守虛的眼睛,都能當泡踩。”

就是她,都不能做什么。

“這事不是你能管的,乖,好好在家修煉吧,你余師叔和老宗主會管的。”

“師父,佐蒙人如此猖獗,您能跟老宗主說,我們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