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五一章

更新時間:2021-03-12  作者:潭子
上泰界,雖然還沒到小秘境正式開啟的日子,但人家都能撕裂空間而來,他們強開一個小秘境有多難嗎?

都沒用陸靈蹊出手,陸安幾下一轉,一個人就搞定了。

陸靈蹊和余呦呦一齊沖進他撐起來的小門,等到陸安也進去的時候,那片顯露的秘地已經被迷霧籠罩。

幾只小雀兒嘰嘰喳喳彼此追逐著從東邊沖進迷霧的瞬間,就好像傳送一般被扔到了西邊,它們炸著毛,嚇得尖叫著逃離。

季昌哪里知道,這邊有人守株待兔?

雖然知道,從這里走,冒的風險會很大,但是,只要不是一下子進到天淵七界,以他的修為,就可以撐出一片空間。

這不是不成熟的空間裂縫,當初開辟到亂星海的空間裂縫,他都有參與,現在重新撐開這個成熟的空間裂縫,在季昌想來,風險是有,但跟天渡境比起來,冒的那點風險,完全可以忽略不記。

此時的他哪里知道,十數里外,刑堂的幾個影衛,此時正拿著特制的容器,把里面的鬼霧倒出來。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制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這是他們早就收集的鬼井鬼霧,容器輕傾,鬼霧雖然有一部分散開了,但大部分,還是被鬼井吸引,自動自地籠罩回去。

季肖很快便發現,這里的鬼霧越發濃郁起來,連近在咫尺的印顏面容好像都染了一絲黑氣。

“季昌,一定要注意安全!”

想了想,他到底傳音給季昌,“實在沒辦法的時候,保全你和印顏便可。”

其他族人出生的時候,便先天不足,就算有荒獸肉補充,未來,也不能走多遠了,所以,太危險的情況下,也只能舍棄。

“人手不足,也不用擔心,人族大都貪婪,你也可以在那邊慢慢運作,逼林蹊把天渡境交到他們的聯盟處。”

天下堂的某些長老,他們都可以收買,更不要說對仙界有萬般渴望的小界化神了。

“林蹊身上有毒,多宣傳宣傳余求逆毒而上,用了多少世間難得的靈物,順便告訴他們,原本可算四大仙宗之首的云天海閣因為他,都落到了四大仙宗之末了。”

“……知道了。”

季昌又不傻,“別光盯著我這里,警戒四周。”

仙界也有某些對他們懷有深深戒意的家伙,“一庸最善在背后給人捅刀子。”

天下堂雖然有他們的人,但是,一庸除了天下堂,還有一個最厲害的打手,那就是刑堂。

刑堂魯善就是他手上的一把刀。

“我打開通道的瞬間,可能就是他出手的真正時間。”

他們在仙界忙了這么久,那個笑面虎不可能一點也不知道,他知道,卻聽之任之,就一定有貓膩。

“行!我知道了。”

季肖當然就籠在這一片,不過,到目前為止,方圓千里之地,除了一些妖獸,幾個連天仙都不算的低階小修,其他,還真沒什么發現,“外面的事,你不用擔心,有我。”

鬼井下,季昌也不再說話,全力破開空間。

隨著他一個又一個手印打開,隨著他腦門的汗一個個地砸下來,原本堅實的土地,終于開始虛化起來。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每一息對他來說好像都是很大負擔似的,不過,隨著虛化的通道開始堅實起來后,季昌臉上的笑容掩都掩不住。

“成了,快下來,依次進入。”

話音剛落,印顏等人就按照順序依次沖了下來。

石攤上的迷霧漸起,陸靈蹊拉著余呦呦和陸安老祖,連忙往旁邊退了退。

雖然說,柳酒兒給她的卦是上上大吉,可有過一次心里陰影的她還是不敢賭。

沒有一定的修為,仙界真不是好混的。

余呦呦上去了,可能被吳家人害了,陸安老祖上去了,不動十面埋伏還好,一旦動了,也許都不止是佐蒙人盯上。

她……

陸靈蹊準備安安生生地飛升成仙,不想再節外生枝。

“要來了嗎?”

余呦呦有些小激動。

當年她爹就是誤入這個通道才有她的呢。

“靈蹊,你說我爹……他知不知道混沌巨魔人在鬼井處的動作啊?”

按靈蹊所說,鬼井所在的地方,雖然已經不屬于云天海閣的轄地,可是,云天海閣離那里最近,按理,他做為掌門人,應該是知道的。

“他如果知道,會不會……”

“應該不會。”

為什么?

不僅余呦呦看向陸靈蹊,就是陸安都看了她一眼。

“我們這里有界域保護。”

陸靈蹊跟他們解釋,“余伯伯知道我是誰,又打聽過你和陸安老祖,哪里會為我們擔心?他可能恨不能幫混沌巨魔人一把,讓他們早過來,給我們鍛煉戰力,弄點戰力品呢。”

原來她的爹是這樣的人嗎?

余呦呦眼中閃過一抹笑意,“此間事了,我要和你一塊閉關。”

靈蹊給她帶回的東西,她孝敬了師父好些,“陸前輩,我們都一起吧,免得她跑得太快,我們追都追不上。”

“成!”

陸安笑著撫了撫胡子。

兩個孩子的心都正,要不然,也不能在上泰界入侵的時候,成為生死之交,你幫我,我幫你的。

“靈蹊手上還有不少好東西。”

“祖爺爺,她手上的更多。”

陸靈蹊連忙拉住跟她們一比,就窮哈哈的祖爺,“您怎么能打劫我?我……”

她正要再說什么,突然若有所感地看向秘地的某一處,“誰?”

秘地剛剛開啟,按理說是不可能有人進來的。

“好久不見!”

被人發現了,而且,還是曾經的故人。

猂貍無可奈何地顯出身形,“兩位道友別來無恙!”

猂貍?

陸靈蹊和余呦呦飛速互望了一眼。

這家伙什么時候跑出來的?

而且,看樣子……

“別這么看著我,當年奇怪島現世,我就順勢脫困而出了,可是,這些年,你問問余道友,我可曾在這里,真正的大肆殺戮過?”

它就是黑吃黑。

在陰魂宗、陰尸宗那邊轉了幾圈。

猂貍本不想解釋,奈何,這個曾經它差點殺了的女孩,也不知怎么回事,身上自有一種讓它心悸的氣息。

而且,她和她旁邊的病書生陸安,都是同階無敵呢。

猂貍惹不起這兩個人。

“最近一些年,外面太平,我在這里安家了。”

道魔都不干架了,天天忙著掙錢,要不就忙著打架,偏那種架,又不是決生死的,它在外面撈不到什么好處,還時不時要擔心要因為修為的進階,被天劫盯上,干脆就躲在了這里。

“鬼族修行不容易。”

當年,它很向往外面的世界,不想呆在那方寸之地。

可是,離開了那個安穩的地方,它又很懷念那個偶爾可以說說話的老頭。

做為一個妖鬼,不管是道還是魔,見到它,都想把它拿下了。

當年被它欺負的兩個人,如今已有本事,能拿下它了。

猂貍有些小慌,“幾位若是不想我在這里……,我可以馬上走。”

當年老頭常說,妖修千年只為成人,鬼修千年,只為重新成人,它這個妖鬼……,雖然黑吃黑了不少,可是感覺,它這輩子可能都成不了人。

猂貍看了眼陰寒氣息將要暴發的地方,其實很舍不得。

無意中發現這里后,最終選擇留在這里,主要還是因為,它感覺,這里有很吸引它的東西,呆著很舒服。

沒想到啊!

早知道……

猂貍的眼神太熱切,陸靈蹊心下一頓,“你想進去?”

“可以嗎?”

它是冥獸,其實回到冥界,才算有了真正的出路。

這里的陰寒鬼霧,感覺有些冥界的氣息呢。

“可以……”

陸靈蹊的話音未落,猂貍就急沖那里,可是,半途被一道紅綾又甩了回去。

“急什么?我朋友的話還沒說完呢。”余呦呦面如寒霜,“猂貍,看在你這些年沒做過惡,看在那位前輩的面上,我們可以不計較當初你對我們做的事,但是……”

“有人要從那個地方跑過來。”

陸靈蹊接口,“放心,他們不屬于這方生靈,就算被你陰了,天地法則也不會降罪于你,反而可能因為你除了外來之物,而抵消曾經的一點罪孽。”

是嗎?

“……好!”

它現在沒選擇權。

猂貍雖然不太相信她們的話,但是,心中又忍不住的有點期待。

天道親閨女和紅綾仙子都是道門中人,都正派的很。

“我亦是這方生靈,只要遇到,定做力所能及之事。”

“請!”

鬼霧翻涌的厲害,陸靈蹊沒時間再廢話了,“我曾經進去過,那里有一個很強大的冥獸,必要的時候,裝弱一點,尋求它的庇護吧!”

“多謝!”

猂貍試探往前,這一次再無阻礙,它終于放心地沖進翻涌的鬼霧。

此時,鬼霧好像水開了般,咕嘟咕嘟地往外冒,陸靈蹊光看著,就感覺里面好激烈,“老祖,應該是打起來了。”

如果是其他地方,她可以進去幫一把,可是這里……

萬一有個什么,可能就會被空間裂縫活活撕了,“我們……”

咚!咚咚!

陸安連著彈出三塊早年得到的冥石,“等著!”

經過空間裂縫,經過強大冥獸那一關后,過來的混沌巨魔人,大概也要不行了。

守株待兔,才是最保險的辦法。

季肖看著鬼井中翻涌的鬼霧越來越心慌。

他已經顧不得一庸會不會來阻攔,只恨他能馬上過來,如果他能過來,或許他們還能一齊把季昌幾個救回來。

可是,沒人。

周圍的小獸,在感覺到鬼霧的氣息后,都遠離了些,放眼數百里,只有他一個。

季肖聽感覺聽到了打斗聲,可是,為了他自己的命,他沒敢跳進去。

轟隆隆……

當大地震顫起來的時候,哪怕隱藏的影衛,都在飛散的鬼霧中聞到了一絲血腥之氣。

他們悄沒聲息地互視一眼,縮得更深了些。

這邊,陸靈蹊三人也感覺大地有些震動,卻也只能默默祝禱那位厲害冥獸,能把那些撕裂空間而來的家伙,全都按在它的地界磨擦。

“靈蹊,柳酒兒除了給你卜了個上上大吉的卦,”余呦呦捏著紅綾法寶,到底忍不住問她,“還說了什么沒有?”

“她說我會心想事成。”

“你想了什么?”

余呦呦問這話的時候,陸安也望了過來。

“我……我想的是,最好那些混沌巨魔人在空間裂縫里死傷大半后,其他上來的人,也全都斷胳膊斷腿的。”

這樣,他們殺起來就方便了。

“然后,我們能順勢掏了他們的混沌之晶。”

混沌巨魔人雖然不是東西,但他們的混沌之晶,著實是好東西。

陸靈蹊覺得,混沌之晶可能也是幫神隕地最終走向現世的寶物之一。

她急需這東西。

“……你想的是不是太好太多了?”

余呦呦半晌給她一句,“靈蹊,你現在還這樣想嗎?”

現在?

陸靈蹊沒敢說。

鬼霧噴涌得這么厲害,沖過來的混沌巨魔人可能眼睛都是紅的,見到她只怕是滿懷了恨意。

他們也曾是這方天地的生靈,萬一放開對混沌之身的禁錮,殺他們的動靜,恐怕會很大,大戰也會很艱難。

真要那樣,以后想瞞季肖,恐怕就不容易了。

只要沒證據,一時之間,他就不能撕破臉,只要不撕破臉,她就還能躲著慢慢成長。

所以,她現在想的是,這些混蛋最好都死在通道里,混沌之晶……,等她以后成了仙人,再厲害些時想辦法。

“現在隨緣吧!”

陸靈蹊剛把這句話拿出來敷衍他們,就聞到了隨鬼霧翻涌而來的血腥之氣。

這是快到了?

三人顧不得說話,陸安和余呦呦迅速分散開來,只是他們的身形還沒穩住,就見一個脖子斷了的尸體被鬼霧噴了出來。

陸靈蹊盯著那尸體半晌,確定它沒有變大,松下一口氣的時候,抬手靈力一吸,就把那尸體拽到了身邊。

混沌巨魔人死后,凝聚一生修為和精華的混沌之晶會自動浮出身體,出現在額頭。

老天果然沒拋棄她,先給了一個心想事成。

陸靈蹊默默等待第二個的時候,季昌一行人,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

那巨大的尾巴,跟荒獸的何其相像?

他們這是遇到宿敵了?還是這通道也能通天渡境?

“印顏,回去!”

季昌感覺不放開混沌之身的禁制,是打不過這個成了冥獸的大家伙,更防不過那個神出鬼沒的小冥獸。

別的人,死則死了,但印顏不行。

他以大力把印顏推回去,“記著,把這里的情況告訴大長老。”

放開身體禁制的時候,季昌放開了混沌之身的禁制。

他要試一試,成——他是混沌巨魔一族的英雄,能借著天渡境的荒獸,帶領族人重新走向輝煌。

敗……

反正就這樣了。

印顏被扔回的時候,大地的震動,在仙界和天淵七界兩邊,都更加明顯起來。

不放心這邊的隨慶和宜法一行人,在秘地外微有感應的時候,還懷疑是陸靈蹊三人已經跟人家打了起來。

“沒有!”

被他們盯著的柳酒兒搖頭,“師父您看,我的感應珠上,還是只有三個紅點。”

那三個紅點分別代表了陸安、師姐和余呦呦呢。

“一庸長老那樣傳話給我們,想來……也會在混沌巨魔人過來的空間裂縫上做手腳。”

“……不要收回去了,就這么托著吧!”

知袖感覺這東西在外面,他們看著還能放心些,“托個球,累不死你。”

柳酒兒哪敢廢話。

其實師父不說,她也不敢在諸位師伯和師父的虎視眈眈下,再把這感應珠收起來。

“知袖,你也別歇著了,”隨慶吩咐師妹,“趕快封禁大地,以防這里的震動,引起修士的注意。”

他們也是秘密而來,可不能讓別人注意到。

知袖瞄瞄宜法和重平,確定他們兩個是絕對不會陪她干的,只能老老實實去干活。

但這一封,就好像停不下來般。

剛把這邊要倒的山體穩住,那邊的河又要沸騰。

剛把河底地脈加持住,那邊的林子里,又突然塌出一個大洞,而且,那大洞好像沒有盡頭般,知袖又忙著拉扯。

各處出事的頻率越來越高,到最后連隨慶、重平和宜法都要跟著封禁地動。

秘地里,陸靈蹊三人默默等著,濃郁的血腥味,已經讓陸安不得不掩鼻了。

尤其在看到隨鬼霧噴過來的大大指頭,三人的心都有些沉重。

混沌巨魔人果然放開了他們的身體禁錮,這樣一來,哪怕過來一個……

陸靈蹊剛這樣想,就感應到了什么,手心一動,三枚特意找青主兒一同制成的音球就捏在了手上。

這東西,用過了無痕,誰也別想追查到。

轟隆隆……

嘩啦啦……

石攤上的石頭全都被什么東西頂了起來。

陸靈蹊沒有猶豫地全力把三枚音球砸下去。

嘭!嘭嘭!

三聲悶響,炸在土地中,帶出了好些好像大樹一樣的頭發,那上面,還有無數血絲。

“啊”

痛呼地下悶聲傳來,緊跟著,那個就要頂出來的大鼓包,又再次下沉。

“是荒獸!”

印顏的眼睛里即有驚恐又有興奮,“那只冥獸的前身,一定是荒獸,我看到了一條好大好粗的尾巴,它就用那東西,把我們橫七豎八的打散了,大長老,那里可能不僅通天淵七界,還能通我們的天渡境。”

季肖心下一跳。

如果看守通道的冥獸,在活著時是荒獸的話,與他們混沌巨魔人一定是有仇的。

就算能通……

“季昌送你回來之前,我們的人都如何了?”

“……最開始探路的三個人,掉進又突然化虛的空間裂縫里了,后來,又連著死了四個,我們才遭遇了那個強大冥獸。”

印顏的聲音有些抖。

族里心心念念的天渡境荒獸,原來以為,有長輩在,他們伸個手就可以捉個吃,沒想到……

“那冥獸用尾巴大力絞動,被昌長老截住以后,我們好像有兩個人踉蹌著往前逃過去了,但他們又遭遇了一只小冥獸,那小冥獸的爪子特別厲害。”

想到那個神出鬼沒的東西,印顏的心又劇烈跳動起來,“本來,昌長老感覺能按住那條大尾巴,可是,不知怎的,它突然又厲害起來,然后,那小冥獸,好像鬼魅一般,連著抹了西才他們的脖子,昌長老沒辦法,才完全放開了身體的封印。”

完全放開,那空間通道必然廢了呀!

本來沒死,還能撐住一口氣的族人,只要沒有搶到另一邊,也定然都會被空間風暴活活撕了。

怪不得,這么大的血腥味呢。

季肖在心里長長嘆了一口氣,靜等將要被這邊地動吸引過來的仙人。

如今,沒有其他辦法了,他只能明著認下這件事,然后借天下堂的傳界香,問訊天淵七界,有沒有他們的族人過去。

如果有……

希望有。

只要還有人活著,就能幫他們問訊林蹊。

秘地里,一片狼藉。

不過,陸靈蹊三個人都沒太敢動。

陸安和余呦呦手中,各扣了好兩枚化神修士的靈符。

只要那里再有鼓包,他們就一點也不吝嗇地沖著鼓包扔下去。

短短半個時辰的時間,這鼓包已經連著冒了四次。

再冒……

余呦呦感覺,陸靈蹊和陸家就要親身干了。

轟隆隆……

大地再次震動,之前冒鬼霧的地方,又一個大鼓包要冒出來。

“靈蹊,不要過去。”

陸安傳訊給陸靈蹊,“他在垂死掙扎。”

垂死掙扎的時候,于他們可能是最危險的時候。

“我們還有一擊之力。”

說話間,他高躍身體,一把把手上的兩張靈符全都激發,并且直直按下去。

讓陸靈蹊和余呦呦都沒想到的是,陸安居然被那氣吸住。

眼見他要掉下了,余呦呦的紅綾甩出,把他扯住的時候,陸靈蹊在這一邊,重影再聚,化成一把大刀,亦狠狠劈下。

叮!叮叮……

數刀連斬間,那邊騰出一點手的余呦呦,又迅速扔出三枚天雷子。

嘭!嘭嘭……

血肉與土石橫飛。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