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八四六章

更新時間:2021-03-07  作者:潭子
共同培養一位圣者?

培養美魂王?

這想法……

雪舞坐在草地上,沉吟了許久,這才朝眼巴巴的陸靈蹊道:“佐蒙人強勢來襲,我們有想過共同培養一位,甚至兩位圣者,然后集虛乘和我們各方力量,把大戰按在損害最少的地方。”

“那……后來呢?沒成功嗎?”

“圣者……哪是你想突破便能突破的。”

雪舞有些唏噓,“慢慢來,也許還能尋到機會,可是,當時容不得他們慢慢來了,決定不惜性命沖擊圣者位的一共有四位前輩,人族兩位,妖族兩位,他們在不到半個月的時間里,焚心焚神,相繼隕落。”

陸靈蹊有些難受,那四位前輩,應該都是主戰派,“圣者虛乘有跟他們說,他的進階心得嗎?”

“……應該是說了的。”

雪舞嘆了一口氣,“但那只能做為參考,我們每個人的經歷、修行都不一樣。”她看向為他們操碎了心的小丫頭,“你怎么會認為,我們想培養美魂王來晉圣者位的?”

瞅雪舞前輩的樣,應該是他們想當然了,陸靈蹊在心里深深嘆了一口氣,“萬生魔神他們都被鎮在地宮,只有他,是逍遙在外的。”

“他那里……”

雪舞的眸光有些復雜,“你說的,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什么?

陸靈蹊一下子又精神了。

“你有天道親閨女的美稱,銀月仙子少時,卻也差不多。”

雪舞伸手摸了摸她的臉,“虛乘前輩年輕的時候,一直平凡無奇,即沒有天才之名,又沒有什么驚才絕艷的絕技,哪怕成了仙人,也沒有幾個人注意過他。

直到成了玉仙,收了還在襁褓中的銀月仙子為徒,才好像時來運轉般,從普通的仙人,一步步成為讓人矚目的金仙大修。

等到銀月仙子沖進玉仙之時,他已經成為這方宇宙的最強者。

世人都說,是銀月仙子成就了他,虛乘前輩從來沒有否認過。

銀月仙子喜歡上美魂王,如果她真的想助他成圣,你的懷疑也不是沒有一點道理。”

是銀月仙子一人所為?

陸靈蹊呆了。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

雪舞微微嘆了一口氣,“生死之間卻也有大智慧!人生徹底走向絕路,再也掙扎不出生路時,我們回看自己的人生,可能會發現,曾經的執著就是一場笑話,會豁達、談然許多。并且從中,找到自己真正的道。”

也難怪靈蹊會這樣懷疑,美魂王似乎就找到了他早就失落的心。

想到這里,雪舞看向陸靈蹊,“當年,宋玉他們雖然不喜美魂王,但銀月仙子如果堅持,在無法可想時,肯定也會助她一把。”

這樣啊……

陸靈蹊腦殼痛。

如果美魂王這里,只能算銀月仙子個人所為,那就不是真正的后路。

“銀月仙子聰敏無雙!”

雪舞很慶幸,當年,她把美魂王留在了外面,要不然,六腳冥蟲下界,天淵七界只怕撐不住,“曾有一度,世人都傳言,她是繼虛乘后,最有希望晉圣者位的人。”

她看看苦惱的陸靈蹊,“靈蹊,可以跟我說說,你都在外面查到了什么嗎?怎么會懷疑,我們以自己的死,在培養圣者?”

陸靈蹊覺得雪舞前輩的眼睛,也比平常的亮。

但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該怎么說。

宋玉前輩他們布置的后路的時候,一點都不跟雪舞前輩他們說嗎?

為什么不說?

神隕地里,其他的妖族前輩始終都沒醒來,他們的本源之力,變成了流長水和繁花果,正在反哺百禁山的妖族。

雪舞前輩……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

“……你是不敢說吧!”

雪舞看著她的眼睛,眼中閃過一絲戲謔,“不用怕!”她不想她怕她,“你是不是覺得,我們一同下界除魔,結果很多事,不管是我,還是八臂神猿都不知道,這……很不對勁?

你覺得,在我們之間,也有人、妖兩族的分歧在?”

說到這里,她笑著揉了揉她的臉蛋,“靈蹊,你想多了。當年,他們想跟我們說來著,但是……”

其實這一會,她有些后悔當年沒有聽一點。

若是聽了,這一會,說不定就能幫到靈蹊,不用她一點一點的去猜,一點一點的試了。

“你也知道的,我們妖族的腦子向來沒有人族的足。”

雖然做為迷幻天魔狐,她的智商遠在一般的妖族之上,但是架不住有一群拖后腿的。

“佐蒙人兩位圣者,不僅攜強大戰力而來,還帶來了食靈蜿蟲。”

食靈蜿蟲才是他們不得不妥協的主要原因。

“天淵七界原來不該是這樣的,可惜,它被混沌巨魔人毀了,要不然,在天地的自然演化中,它可能才是這方宇宙的仙界。”

雪舞摸出酒葫蘆,給自己倒了一口酒,“混沌巨魔人的前車之鑒在,我們一直都很注意的,但是,再注意,發展到一定年頭,仙界的各處靈脈,都在漸漸萎縮。

佐蒙人如果不來,沒有食靈蜿蟲提升地脈,人族與妖族現在可能正在經歷一場,爭奪生存空間的大戰。”

所以,哪怕下界,哪怕是死路一條,她也沒什么好后悔的。

“佐蒙人把食靈蜿蟲做為我們主戰一派下界除魔的條件。”

雪舞一口酒,一棵草,感覺這日子也挺好的,“我們答應了,當時……其實并不是沒有不甘,但是,一,我們打不過人家,二,真要拼命的話,仙界乃至這方宇宙,恐怕都要被我們打沒了。

我們妖族人性情直,妖庭各方也曾想給我們弄幾個后路,可惜……”

她倒了一點酒灑在地上,“提出方案,并且付諸行動的都先我們一步死了。那段時間……我們死了很多要好的同伴。”

雪舞的聲音低沉下來,“后來細究原因,我想,還是因為我們妖族大部分的人都是直腸子,不會把秘密鎖在自己的心中,有時候都不必別人特意探聽,就自己大聲嚷嚷出來了。

然后,我們就自我約定,以后妖族這邊,只是聽令行動的一方。”

他們做到了。

但宋玉他們也一樣有情有義。

要不然,八臂神猿可能也是一堆不能動的骨頭。

雖然他現在站在那里,一個人又寂寞又無聊又可憐,但是,他活著。

“宋玉他們布置后路的過程,也不是一帆風順。”

天淵七界被他們打壞了,天地不全,天道因果下,誰都逃不掉。

“仙界有一位神算子,他給我們算過后路,他想助我們一把,不過,算完了,幾乎在一瞬間,就丟了幾千年的壽元。”

她眼睜睜地看著他,黑發變白,臉上起褶子。

“他說,他看到了一片血海,看到了無數歲月中,那些因為天道不全,蹉跎的億萬生靈。我們……不管后路能不能成功,都逃不過一死。”

被他那樣一說,雪舞干脆放棄了生的想法。

如她這樣的,不是一個兩個。

“其實直到現在,我都覺得這神隕地有些夢幻。”

誰能想到,她這個死了多少年的妖靈,把自己的骨頭撿撿,拼拼,最終,又變回了自己呢?

“當年,我按著血魔在外,一直都以為,宋玉他們也根本沒把所謂的后路布置出來。”

直到進了這里,才重拾希望。

“靈蹊,在外面,人、妖兩族也許會有隔閡,但在這里,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不會有。”

“……嗯!我知道了。”

陸靈蹊眼見她又要抓草就酒,很貼心地給她從納物佩中,摸出一個食盒,“前輩,我查到的東西有些多,我自己猜想的也多,再加上我師父、師叔們的猜想,那就更多了,您一邊吃菜,一邊聽我說啊!”

季肖的動作,如何能瞞過早就注意他的一庸和魯善?

仙界與天淵七界之間,確實有空間裂縫。

但那裂縫里,填的也是尸山血海。

而且,那里還鎮守著一個修為高強的冥獸。

混沌巨魔人……

“應該是想偷渡到那邊找林蹊,察問天渡境。”

魯善的心情非常不好,“一庸,我們是不是要攔一攔?”

“攔什么?”

一庸笑笑,“混沌巨魔人沒有多少了,他們自己想要作死,那就作好了。”

空間裂縫稍有不穩,就能讓他們去的人,死傷慘重。

“而且,你以為季肖傻?”

他一邊給自己倒茶,一邊道:“天淵七界那邊還有界域保護,他是絕對不會什么都沒探到,就馬上親身涉險的,頂多叫化神一群小輩。

而且,他還要防著被我們發現,防著我們阻止他,所以,肯定還會費大法力,禁了下界族人的混沌之源,讓那些個家伙,好像我們的修士一般,摸到天淵七界。”

確實有可能。

但一旦禁了混沌之源,混沌巨魔人的優勢可就一絲也無了。

“不禁混沌之源,走空間裂縫好像也走不過去吧!”

混沌巨魔人的身體多大?

他們到仙界買肉,如果不禁了混沌之源,仙盟坊市上,所有的酒家靈食全集中起來,可能都不夠他和印顏吃一頓的。

魯善放心之后,忍不住笑了,“不過,禁了混沌之源,若是死了,那所謂的禁制應該就可以放開吧?”

哪怕化神境的混沌巨魔人,也有混沌之晶呢。

等于白送天淵七界寶貝呀!

“就算林蹊中了神泣,沒辦法同階無敵了,那邊還有一個病書生陸安呢。”

“不錯!”

一庸看他一眼,“所以,我說的是一群。如果沒意外的話,他會讓那一群人,無聲無息地走傳送陣,直接跑到千道宗逼迫林蹊。”

“……他大概就是這樣想的。”

魯善稍為沉吟,“那我們就通知林蹊一聲?”

告訴戰幽殿的惜時,她能聯系到天淵七界的修士。

“唔!我也正有此意。不過,不必太急,那裂縫有開啟的時間規律,我們先盯著,也免得,林蹊天天提心吊膽地等他們。”

那小丫頭中了神泣呢。

沒有好的修養環境,想要逆毒而上,太難了。

一庸慢慢地抿著茶,“余求這些年,似乎又有突破,回頭我朝他那里,再求一份逆毒心得,給林蹊一道送去。”

那小丫頭,給他們立了大功。

“不過,魯善,你說,林蹊還能鎖定天渡境嗎?”

聯想那次在戰幽殿,人家白送她寶物,結果小丫頭收了寶物,還把人家罵了一頓,一庸就忍不住多想想,“她在運道方面……,確有過人之處,如果,我說如果,她還能鎖定天渡境,我們……”

“你送心得,送消息過去的時候,再提點一句,天渡境永遠找不著不就行了。”

魯善對天渡境沒想法,也不敢有想法。

這意味著,混沌巨魔人的強大。

一旦他們得到天渡境,一直困擾的繁衍問題,馬上就會得到改善。

時間一久,他們不想重蹈曾經的覆轍,不敢再在那片新生宇宙亂來,肯定還會朝他們這邊打主意。

“這件事,沒得商量,只能是這個答案。”

小丫頭就算知道,也得不知道。

“你也別想著,把天渡境撈過來,我們自己獨占好處。”

這種事,能瞞一時,不可能瞞一世,時間一久,季肖肯定會有察覺,到時候,為了搶回天渡境,他們會不惜一切殺過來的。

“一方水土養一方生靈。”

荒獸有荒獸的家園,他們有他們的家園。

為了這個家園,他們犧牲了太多人。

魯善現在只想把佐蒙人打出去,就算再也打不出去了,也要教會他們做客人的自覺,“暫時,我們不能再豎敵了。”

一旦讓混沌巨魔人和佐蒙人聯合起來,那就是他們的大難了。

“就讓季肖自個慢慢跳吧!”

他還要管著廣若,“對了,還有件事我要告訴你,廣若那里……近來,我感覺已經不太能影響世尊了。”

“怎么回事?”

一庸的面容凝重起來。

“說不清楚,我就是感覺,他好像受刑受慣了,已經能適應了。”

“那就……再換一種方式。”

“最近正在試,不過,成效都不大。”魯善有些愁,“再試兩種,實在不行,我就要通報到圣者處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