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九三章 不后悔

更新時間:2021-01-10  作者:潭子
自家小狐貍進來了,雪舞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過,林蹊這么早過來,她倒沒想到。

在她的預想里,是林蹊化神以后,她們一起合力,把血魔和他苦心多年的血池徹底毀了。

元嬰后期,雖然看著很厲害了,可是血魔是什么人?

一旦真要拼起命來,哪怕低階妖獸的血海域對林蹊這個可能擁有龍族血脈的人不管用,但沾染血氣過久,于她以后的修行也會有些影響。

萬一不小心觸發心魔就更得不償失了。

這也是為什么她明明知道,林蹊能克制血魔,也讓她等的原因。

反正這血禁之地被血魔這樣鬧到明面上,肯定再無妖敢來,血池不能壯大,多等一時也沒什么。

這些年,雪舞隔著禁制教教勉強算她家后輩的三個人,日子過得還挺自在。

林蹊這樣突然殺來……

她隱在迷霧中,默默盯著,只待一個不好,馬上跳出來幫忙,血魔如果說她們沒品……,品是什么東西?

再說了小丫頭說的話在她這里能算嗎?

“裝啞巴?”

沒看到應該馬上跳出來的血魔,陸靈蹊冷哼一聲,“再裝啞巴可就別怪本仙子喊雪舞前輩一起端你老窩了。”

端他老窩?

好大的口氣。

迷霧微微一顫,化成鮮紅色,血魔很快從里面走了出來,“公平一戰?”他半瞇了眼睛,“那你倒是說說如何的公平?”

臭丫頭自視如此之高,是老天給他的機會吧?

要是能趁雪舞和她沒反應過來前,一把把她殺了……

這世上的修士再厲害,沒了天罰雷力,誰也不能把他怎么著。

血魔冷了多年的心,一瞬間又熱了起來。

那年被這臭丫頭威脅,他一直寢食難安,擔心哪一天,她能真正對付他的時候會殺進來。到了那時,他就再也沒有活路了。

為了這個,這些年,他一直想壯大血池,就再分魂。

“不對,你有天罰雷力,只憑這雷力,對本王……就不能算公平。”

“堂堂一代魔王,對我一個小元嬰說這樣的話,就不覺得臉紅嗎?”

這魔王還是這么沒牌面。

跟美魂王真的沒法比。

陸靈蹊鄙視,“而且,你現在是階下囚,本仙子愿意給你一點公平,你就舉手為慶吧,還想要多……就不怕撐死了?”

血魔身旁的血霧瞬間更為濃郁起來,“那好,”他咽下這口氣,“就請林仙子先說說……你的公平吧!”

一個臭半妖罷了,還拽什么仙子?

一會兒他一定會給她一個痛快。

只要能煉化她的精血,雪舞再有本事,也不能再借這血禁之地困他了。

“我的公平就是……”

陸靈蹊的話音未落,就感覺迎面一陣腥風撲來。

嘭!嘭嘭嘭……

血魔一拳下去,感覺打爆了她的眼,鮮血直飚,兩拳下去,捶爆了她的頭,三拳四拳……鮮血濕熱的觸感,讓他興奮異常。

“好笨!”

軟軟糯糯的童音讓血魔心下一驚,連忙回頭的時候,卻發現,四周飄起了淡青色的花瓣。

血魔連忙再回頭,他打的哪里是人?

什么鮮血,什么捶爆了腦袋?

全是假的,從始至終,他手上抓的都是一個稻草人。

“雪舞?不,不對,小狐貍?”

血魔太震驚了。

這些年,雪舞偷摸著會那一家三口的事,他是知道的。

他更偷聽了他們的不少談話。

妖庭只有九尾狐。

曾經幫忙按殺他們的妖王們,大都受了詛咒。

龍族連龍冢在哪都找不到了。

八臂猿成了六臂猿,還早就滾出了百禁山的腹地。

幻天魔狐一族早就沒后代了。

現在這一家三口,也就是小狐貍勉強算是迷幻天魔狐。

血魔猜測,是那個擁有無數化身的萬生魔神在報復。

他好喜歡他的報復,好想他能注意到血禁之地,幫他一把。

可惜,這么多年,那個混蛋始終沒來。

現在……

“就是我!”

不遠的地方,萌萌的小腦袋,從陸靈蹊的懷中伸出來,朝十面埋伏外喊道:“老祖,我能出師了嗎?”

“……能了。”

雪擺在迷霧中現出身形,“不過,林蹊,讓她干,你是不是冒險了一點?”

萌萌還小呢。

“前輩,萌萌可厲害了。”

萌萌的幻形毛,可幫了她大忙。

陸靈蹊相信自家的小妹妹。

“而且,前輩放心,就算萌萌這里敗了,不還有我嗎?”

看著一片又一片在虛實中飄舞的淡青花瓣,血魔站在原地,半晌沒法動。

他在每一片花瓣上都感覺到了天罰雷力。

被任何一片削到……

一點血霧才起,就被瞬間蕩了個干凈。

“你……你這是什么東西?”

那年不是一把大刀嗎?

血魔盯向她,“你的法寶是……是異形之寶?”

“我姐姐叫小殺神。”白萌萌臭屁地昂了昂腦袋。

“姐姐我再厲害,也不是你,你得自己厲害才行。”

陸靈蹊笑咪咪地捏捏萌萌的小耳朵,“哪天別人驚訝瞪著你的時候,你能昂著頭說,本仙子就是這么厲害,那才叫厲害。”

“當仙子離我還早呢。”

白萌萌有些無奈,“我現在只能當小仙子。”

她其實對仙子這個詞,并不喜歡。

因為仙子也要美美的。

狐貍精也要美美的。

兩個加一塊的美……,那得多美?

娘恐怕都不會給她吃飯了。

“不,我不當小仙子,我現在還小呢。”白萌萌很認真地看向陸靈蹊,“靈蹊姐姐,你以后別在我爹娘面前,說什么仙子不仙子的話了,再說下去,我連三天一塊的點心,都要沒了。”

“這么慘?”

陸靈蹊忍不住雙肩發顫,才要說什么,陣中的血魔瞬間化成血霧,想要四散而逃。

叮叮叮……

嗤嗤嗤

無數血霧被飛舞的花瓣當場蕩凈。

“果然笨的很啊,都說這么慘了,還敢跑?”

陸靈蹊微微收了點臉上的笑容,“血魔,你在決定出其不意朝我出手的時候,沒再弄什么分身吧?”

什么?

血魔忍痛,重回被他打壞的稻草人處,“你……,你從一開始,就跟這小狐貍在誆我?”

讓他以為有機會,一點后路沒留的全力出手。

血魔瞪大了一雙通紅的眼睛,“還有,你這天罰雷力,怎么又強了?”

比那年初遇的時候,厲害了十倍不止。

“你從哪弄到這雷力的?”

“……前輩,”陸靈蹊心頭一動,忍不住問幾步趕來的雪舞,“這雷力從哪弄到很重要嗎?”

“在我這里不重要,不過,在血魔……就很重要了。”

如果說之前,她還有些擔心血魔趁她們不注意,又分點身在外面,現在則完全沒那想法了。

林蹊和她家的萌萌,果然從一開始就騙了血魔。

“我來說。”

血魔惡狠狠地瞪向她們三個,“天罰雷力,只有仙界刑堂的天罰獄有,當初為了對付我們,宋玉、單南公那些個混蛋,配合虛乘那個老不死的,讓天淵七界與其在空間上重疊了。”

“不錯!”雪舞點頭,“托天廟的地宮在開始的時候能禁住他們,就是因為仙界天罰獄的天罰雷力。”

“雷力是八臂神猿前輩的雷錘引過去的嗎?”

“不錯!”

雪舞朝陸靈蹊笑了笑,“林蹊,你的天罰雷力能加強,也是因為你把你的刀插在了天罰獄嗎?”

“……算是吧!”

陸靈蹊沒想到,那里還跟仙界接壤。

她連眨了幾下眼睛,才按下了翻涌著要跳出來的某些念頭,“血魔,八卦我已經聽完了,現在給你兩條路,一條是被我徹底蕩殺,這種蕩殺有多痛,剛剛你應該知道了。還有一條就是,你自己徹底解脫了你自己。”

自裁?

血魔呼呼大喘了兩口氣,整個人再次化成血霧,不惜一切地向四方突圍。

叮叮叮……

花雨再次密集起來。

‘嗤嗤’不絕的聲音里,夾雜著某些痛苦悶哼!

陸靈蹊再次伸手捏了捏白萌萌豎著的小耳朵,“要是怕……”

“我不怕!”

血禁之地是妖庭的禁地呢。

白萌萌伸出小爪子,拍下就想摸她的姐姐,“血魔是個超級大壞蛋,我才不怕呢。”

她家老祖被這壞蛋欺負了好久,現在都只剩一縷殘魂了。

“老祖,姐姐說,等我們把血魔殺了,就送您和那些白骨前輩們,一起進神隕地。”

“……好啊!”

雪舞心中一時又酸又熱。

她的骨頭在神隕地,那里還有幾個聽說早就不記得所有的故人。

“卓通達、冷寶峰、莊敏……他們可能早就在等著這一天了。”

這些年為了對付血魔,他們的骨頭都朽了好多好多,也不知道,能不能像宋玉、單南公他們一樣,再重聚身體。

“做夢!做夢!你們是在做夢……”

血魔好不甘心,在十面埋伏中,不停地左突右沖。

他不明白,能夠化為無形霧氣的他,怎么就沖不出這個到處是花瓣的地方。

明明有好幾次,感覺再努力一把,就可以逃出生天的,可是,希望就在眼前,回回都莫名其妙的又被移回了最中間。

“林蹊,當年宋玉、單南公他們都不能完全殺了本王,你敢殺我?”

血魔化成的血霧在十面時伏中不停地翻涌,“雪舞,她不知道厲害,你也不知道嗎?”

“……林蹊,你現在感覺如何,有怕嗎?”

雪舞感覺她還游刃有余的很。

“怕什么?”

陸靈蹊往口中倒了一口黃金酒,“前輩,血魔的本體不是早就死了嗎?現在在這的不過是一縷殘魂。”

她好像有些明白他們的意思了,“您放心,我是道門修士,除魔衛道是本份,這樣的魔殺多少,于我的心境,修行都不會有問題的。”

“就是,老祖,您放心,靈蹊姐姐在幽古戰場都殺了好幾百萬的佐蒙人。”

什么?

雪舞詫異看向她,“那你怎么還這么早回來?”

“我知道!”

白萌萌舉著小爪子,軟糯的童音帶著一絲興奮,“姐姐回來騙人、騙妖呢。”

騙好多好多的人。

騙好多好多的妖。

“前輩,別聽萌萌胡說。”

陸靈蹊趁機伸手,在她身上擼了一下,“我在佐蒙人那里賺了一大筆仙石,提前回來,是想建一個托天城……”

她把托天城建設理念以及進城條件,都跟雪舞說了一遍,“以后的托天廟與天淵七界就綁在了一起,再不會被人忘記了。

您……,如果可以的話,試著收骨附身,也許,有一天,還能得新走出來。”

走出來?

雪舞看著花雨中越來越不行的血魔,目中閃過一抹憂傷。

“天地有因果。”

曾經的魔王們在承受他們應該受下的因果,他們……一樣。

“天淵七界天道不全是因為我們。”

混沌巨魔人妄動天地,承下了他們要受的天地因果。

他們當然也逃不掉。

自從萌萌一家過來找她,知道迷幻天魔狐一族很早就消失在這方天地后,雪舞坐在朋友們的骨頭前,沉默了許久許久。

“佐蒙人遠途跋涉而來,有兩位圣者,我們只有一位。”

她的聲音似悲似嘆,“但面對外敵,人、妖兩族必會合作,真要打,我們未必會輸。林蹊,萌萌,你們知道,為什么,大家最終會妥協嗎?”

“因為……”陸靈蹊看著還在十面埋伏中,拼死突圍的血霧,在心下輕輕一嘆道:“有些人害怕了,不敢戰,還有……還有有血魔這樣不擇手段,只求強大的魔王。大戰,他們最喜歡了。”

“是!但他們只是一方面。”

雪舞揮開迷霧,看向湛藍的天空,“仙界沒有天地禁制,無數天仙、玉仙、金仙一齊拼命,再加上圣者的出手,不管結果如何,仙界——定將不存。”

這是陸靈蹊原先沒想到的。

她輕輕拍了拍往懷里貼的小萌萌。

“仙界打爛了,這方宇宙的其他界域,也一樣難逃大戰。”

天淵七界亦在這方宇宙天地之內,哪能逃過?

雪舞的眼睛慢慢堅定下來,“佐蒙人給這方宇宙帶來了永遠不絕生機的食靈蜿蟲,做為條件,我們這些讓他們忌憚的仙、妖,就不可能好好活著。

除魔衛道之戰,是我們的命!”

后悔嗎?

她不后悔!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