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八二章 六千大章酬書友衿珅的萬幣打賞

更新時間:2020-12-29  作者:潭子
八珍飯?

陸靈蹊面色古怪,但瞅這家伙一幅神往的樣子,哪能不知道,她是被人家這名字騙了。

說來,天狼弓在手,阿菇娜真是他們這一輩的佼佼者,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常常干一根筋的事。

陸靈蹊一肚子的郁悶,一肚子的火對這樣的阿菇娜面前,不知不覺就全消了。

“干嘛還要等下一次,不就是一個點數的事嗎?”

陸靈蹊隱住眼中的笑意,一邊喝茶,一邊好像不經意地問她。

“一個點數不是點數啊?”

阿菇娜白她一眼,“一個點數就是三塊仙石呢,而且想掙一個點數,就要殺一個佐蒙人,雖然這里的佐蒙人都挺蠢的,可是,那也是可比元嬰的存在呢。”

想一想,殺一個元嬰,才能吃一份飯……

哪怕她要干一票大的,都有些舍不得吃了。

“算了。”她摸摸自個的腰牌,“我還是忍一忍,等到飛升以后,掙了大錢,吃一碗扔一碗,一連吃上一個月。”

“噗!”

陸靈蹊的一口茶當場噴出。

“哎呀,你干什么?”

阿菇娜的法衣上落了好些,連忙蹦起來打凈塵術,“只準你當土豪,不能我當土豪啊?”她好不容易有機會能打擊這個土豪,“美魂王都跟我說了,只要我飛升仙界后亮出天狼弓,我就是仙界最厲害的紈绔,誰都要給我面子。趕快說聲對不起,要不然,我以后不罩著你了。”

“咳!咳咳!對不起!”

陸靈蹊在心里爆笑,“你當然能當土豪,不過,既然我以后還指著你罩著,那我請你吃頓八珍飯吧!”

真的假的?

阿菇娜眨眨眼睛,總覺得她在給她使壞,可是,再使壞……,她現在這個樣子,也打不過她吧?

反正她能撈到八珍飯吃是真的。

“行吧!”

她彈彈衣袖,矜持地道:“那本仙子就給你一個拍馬屁的機會。”

這家伙賺了那么多點數,吃她一頓算個啥?

就當吃大戶了。

現在她當大戶給她吃,以后反過來,她當大戶,請她吃好了。

阿菇娜很快想定所有,“不過,你這個樣子能出去嗎?”

“能!”陸靈蹊笑咪咪的,“不過你也知道,我身體不好,現在只能吃藥膳。”

說到藥膳,阿菇娜突然就想起當初趕路時,她害她倒了那么多好吃的藥膳了。

“掘地館也有人進來嗎?”要是知道是誰,她一定套點近乎,“他們那里還帶了能養神魂的食材?”

雖然腦子有點一根筋,幸好還是聰明的。

陸靈蹊笑咪咪的,“掘地館有個老十聽過吧?”

自然!

她被長輩扔到靈界,避開那些六腳冥蟲的時候,天天都跑天龍鏢局,從那里查無相界的消息。

“你……”阿菇娜想到什么,“你就是老十?”

她的一雙美目都在瞬間瞪大了些。

“如假包換。”

“……”阿菇娜嘴角抽了抽,“那好吧!”

這家伙雖然早就被她套到近乎,可是如今中了一毒……

阿菇娜有些垂頭喪氣起來,“你可快點好起來,我進來的時候,讓人幫忙收了好多好吃的,就準備送掘地館全都制成藥膳。”

陸靈蹊瞠目。

“我不管,你瞪我也沒用,我爺說了,只要我這次能賺到三十萬點數,他就同意我任意享受修仙界的美食,以后再不管我吃喝方面的事了。”

要不然,吃一口,她爺就在旁邊說忘本,喝一口,又一個忘本……

這罪誰受誰知道。

“所以,哪怕你不能幫我弄藥膳,也要你的那些師兄們干,或者你撒個嬌,請那位掘地館的館主親自幫我弄?”

說到后來,她的眼睛又回復了亮晶晶的神彩。

陸靈蹊簡直無言以對,“那行吧!我努力養傷,然后給你弄好吃的。”

“免費!”阿菇娜眼巴巴地瞅著她,“林蹊,我們這么好的關系……”

“不,你不記得了?你一直都想殺我來著。”

“好漢不言當年囧。”

這個話靶子,阿菇娜真是受夠了,“你能不能把當年的事忘了?”

“不能!”

陸靈蹊一本正經的搖頭,“當年我那么小,修為那么弱,你追得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要不是我聰明,要不是我機靈,小命就送在你手上了。

而且,還不是一次。

奇怪島的時候,你不僅追殺我,還搶了我的戰力品。”

說到這里,陸靈蹊斜眼,“知道我是誰嗎?天道的親閨女,生平就在你手上吃了兩次大虧。”

“噗!這樣說,我還真挺榮幸的。”

阿菇娜轉愁為喜,“好像真這樣呢,你出道以來,也就在我手上吃過虧。”

從連肆、宋在野,到六腳冥蟲和如今的佐蒙人,越惹越厲害,可是,不管是誰,不是被她揍趴下了,就是被她陰趴下了。

“不,我不應該榮幸,我應該驕傲!”

中了‘神泣’沒死,還能逆毒而上的,聽說目前為止,除了云天海閣的那位,也只有林蹊了。

阿菇娜正經想了一會,“美魂王說我也很厲害的,你說,我是不是天道丟了的親女兒?”

“滾!”

山娜覺得阿菇娜憨憨的,一旦認同了某個人,那真是把她賣了,她還會在旁邊跳著說賣的好。

林蹊連她自己都能賣,為了賣她自己,都不知道籌謀了多少年,賣阿菇娜……,當然更不會手軟。

山娜心累。

尤其在食肆看到兩人時。

“林蹊,你怎么出來了?”

來來往往的,有多少人在看她們啊?

就不怕穿幫嗎?

“在家也是要吃飯的。”陸靈蹊聲音柔柔,一幅中氣不足的樣子,“閉關一段時間,效果挺好,正好遇到阿菇娜,我也想透透氣。”

左近的修士、伙計都把耳朵豎得高高的。

能重新看到這位出來,實在是一大喜事。

尤其將要離開幽古戰場的幾個仙界修士。

無物可解的‘神泣’又遇到克星了,這是多大的消息啊?

賣出去……

“姐姐坐,阿菇娜說這里有仙界的八珍飯,正好,我也給你叫一份吧!”

“對對,難得能吃到她的。”阿菇娜就在瞅著里面將要蒸好的飯,“山娜,你也坐。”

山娜坐下時沒有忽略某人眼中快速閃過的一抹戲謔笑意,“那林蹊,你吃什么?”

“我啊?自然是藥膳。”

陸靈蹊可不想陪著她們一塊吃大白飯,“中了‘神泣’,我現在吃東西,都是要按時按量,的。”

山娜心下一頓,“掘地館的藥膳嗎?早就聞名,你要是有多的,也給我來一份吧!”

“到這里當然是吃八珍飯了。”

阿菇娜在下面踢了她一腳,“你看,好多人等著吃呢,馬上就要蒸好了。”

山娜沒錯過某些人嘴角突然的抽動,“不!”她堅定地道:“掘地館的藥膳我也沒吃過,林蹊,有多的嗎?如果有的話,給我來一份吧!”

陸靈蹊很想說沒,讓她也跟著吃一頓白飯,奈何自己有小辮子在她手上,“當然可以。”

眼見那伙計要盛飯了,她連忙給自己端了一個小煲,再給山娜端一個,“來的時候,就怕佐蒙人特別針對我,所以,為防意外,我也訂了好多藥膳。”

愛吃的人,到哪里若是沒吃的,那還混什么?

有鑒于仙界這名不符實的八珍飯,陸靈蹊都在考慮將來飛升的時候,多帶點吃的上去。

“這藥膳就訂錯了。”

阿菇娜懷疑她是烏鴉嘴了,“看看,害得山娜都沒口福了。”

“掘地館的藥膳呢,怎么叫沒口福?”

山娜發現好幾修士在隱晦的偷笑,也在桌下踢了她一腳,“你的八珍飯呢?”

“來了來了。”

伙計‘嗖嗖嗖’一把甩過十四個盤子。

八珍飯因為名字起的好,再加上仙界特產,各界到此做任務的修士大部分都會上當受騙一次。

“八珍飯好了,各位慢用。”

現場有些沉默,主要是阿菇娜的表情太震驚了。

她瞅瞅自個好像沒鹽沒油,黃中有黑的米飯,再瞅瞅香味內斂,兩個不同內容的小煲,輕輕咽了一口吐沫道:“這?這就是八珍飯?”

“是!”

伙計本來是不屑解釋的,奈何跟她坐在一起是小殺神,“這是八栗米所制,有固本培元之效。”

雖然在仙界不算什么好米,可是,再差也是仙界出品,口感上不會差任何一界所謂的上等靈米。

在這一點上,伙計還是很自信的,“在我們仙界,很多人都吃這米的。”

“噢”

阿菇娜委委屈屈地拿起筷子,吃一口她期待好久的八珍飯。

不算難吃,可是……

這顏色真難看,還沒鹽沒油,沒湯沒菜。

就這還要一個點數,三塊仙石?

仙界真坑。

仙界的物價真貴。

將來,她一定帶好多好多好吃的到仙界去。

不讓他們占她便宜。

“山娜,林蹊,你們要不要嘗嘗啊?”

山娜和陸靈蹊有一致一同的沒理她。

“嗯!掘地館的藥膳果然不錯!”

某些人欠收拾。

長了腦袋,不打架的時候,一點也不想動。

山娜決定陪著林蹊給阿菇娜一個教訓,“林蹊,你可真有口福。”

阿菇娜的白飯咽不下去了。

“那是!”

陸靈蹊笑意盈盈,“我從小就愛吃,當初被阿菇娜追殺的時候,還抽空往嘴巴里按一塊肉干呢。”

阿菇娜本來想跟她擺哭臉,想再要一份藥膳的話,老老實實的隨著口中的飯咽下去。

某人太小氣,已經請她吃三塊仙石一份的八珍飯,肯定不會再給藥膳了。

“真是太貴了。”

她每吃一口,都感覺在咽靈石,咽得還無比艱難,“就這一份白飯,你們就要一個點數,三塊仙石,那要是肉……”

“呵呵!道友看看,我們這里有幾個人吃肉?”

旁邊的修士朝縮在里面的掌柜冷笑,“他娘的,壓根就吃不起。”

大家在幽古戰場混,仙界的修士最可憐。

平日里,根本就沒什么葷腥。

可是,共他界域的修士就不一樣了。

人家肉比菜多。

“老賈,你自己說,你這肉價怎么又漲了?”

娘的,請朋友吃個飯,結果一瞅,除了素的沒漲價,所有加肉的都漲價了。

“不能怨我啊!”

老賈愁眉苦臉,“混沌巨魔人動不動就跑仙界收肉,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妖族那邊早就頂不住了,與仙盟劃好了保護地域,可是哪怕如此,以前常有的小獸潮,現在也早沒影了。

各宗蓄養的靈羊、靈牛什么的,也基本全賣他們,如今……老賈我也想吃肉啊,可哪里買得起?”

仙界靈氣充足,修仙之人雖然可以辟谷不食,可是時間長了,只以靈氣沖刷身體,沒有本源支持,修煉必會事倍功半。

吃素也不是不行,奈何……時間長了也饞啊!

“而且,我這里的都是天下堂供應,他說漲價,就漲價,我敢反對嗎?”

陸靈蹊沒想到,混沌巨魔人吃不著兇獸肉,居然又打起妖獸的主意。

他們那么大……

一想到,她可以吃十好幾年的巨蜂蜜,就是人家一碗的事,陸靈蹊整個人都不好了。

季肖確實還想多收點妖獸肉回去。

哪怕它只能讓他們吃個味,于身體的作用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他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當然,他也知道如今仙界肉貴。

但……關他什么事?

他是堂堂正正的買,各家是明明白白的賣。

下面的修士再不滿,也不能吵到他面前。

倒是林蹊……

季肖站在窗前,給自己倒了一口酒。

在戰幽殿等她那么久,仙界的某些聰明人,應該都能猜到,他為什么會在那里逗留了。

只要他們把天渡境和林蹊連起來……

“大長老!”

印顏走到他身邊,“各宗都來人了。”她臉上的笑意擋也擋不住,“我看到了,他們都帶了好多儲物戒指。”

“唔!”

季肖點頭,“那就走吧!一塊去看看。”

今天是個收獲的日子。

雖然被那個小丫頭氣了一場,可是,她越是警惕,越說明她的小境有問題。

那里或許已經跟天渡境相連了。

只要她飛升,他們就可以找到她,把天渡境拿回來。

實在不愿意……

大不了,他們和仙盟合作,共同開發天渡境。

兇獸的內丹、精血、皮肉、骨骼,也是天仙之上的修士非常想要的。

季肖知道,仙盟也有幾個秘境,那里偶爾會有好像天渡境的兇獸出現,只是太過稀少。

仙盟和妖庭連六階以上的妖獸肉都不對他們開放,那些兇獸肉……,季肖知道更不可能。

他們唯一能想的,還只在天渡境。

那里才有無窮無盡的兇獸。

那里才是他們重新壯大的根本。

送走阿菇娜和山娜沒多久,陸靈蹊就拿著傳音海螺,跟顧凌說了好一會的話。

重點只在打聽混沌巨魔人在仙盟買肉的事。

情況比她原來想象的還要嚴重。

“先別愁了,好好修煉吧!”

青主兒伸出小腦袋,“這件事,不是我們愁,就能解決的。好在大家都知道你中了‘神泣’,現在肯定摸不準你飛升的時間了。

要我說,你還不如早點離開這里,回去陪陸安老祖一塊修煉呢。”

要是他們能一起飛升仙界,再加上陸望老祖,那些想打主意的,恐怕就會多想想了。

“……就算回去,也要等師姐他們把這一票大的干完再說。”

一個人在這里修煉,確實有些浪費了。

陸靈蹊還要替那位圣者到神隕地看看銀月仙子,瞅瞅她的儲物戒指里,有沒有什么讓神隕地重見世間的辦法。

“那……如果他們干得不好,你還準備用十面埋伏殺出去啊?”

本來,陸靈蹊是有這樣的想法。

但是……

陸靈蹊轉著阿菇娜帶來的玉簡,輕輕嘆了一口氣,“你瞅瞅,哪里還用得著我啊?”

阿菇娜的天狼弓適合遠攻。

南佳人在玉簡里,跟她推演了五種被佐蒙百萬大軍圍攻的辦法。

他們連戰陣都弄了十好幾個。

“我就是想再等等,只要他們這票大的,真能成功,并且沒什么傷亡,我馬上就走。”

回家把陸望老祖接到金風谷,讓師父師叔也一起修煉。

“那你去求求老天吧!”

青主兒指了指院子東南角的香爐,“讓佐蒙人的百萬大軍,早就干活。”

“……這個是該求!”

陸靈蹊連忙過去,插香三拜。

先求師兄師姐他們平平安安,再求佐蒙人的百萬大軍,就跟當初遇到她一樣,都只是紙糊的。

南部觀風使秦故,確實在蘊釀大戰。

成康走了,幽古戰場的主事之職,暫時還無從接替。

他要是立下大功,那主事之職,肯定就是自己的了。

而且……

只要一想到成康如今跟安畫一樣,是圣尊的記名弟子,秦故就特別的羨慕、嫉妒。

風門走了,林蹊廢了,他們這些觀風使若是一點進取心都沒有,若不能在這里,再鬧出點風云,族里誰會關注?

沒人關注,他還怎么往上趴?

秦故沒通知安畫、成康,連蘇櫻和施晶幾個也瞞著。

天淵七界的這些修士看著是比一般的修士隊伍更強悍,但,就是因為他們強悍,他才更要殺。

一為立功,二為報仇,石寬死得太憋屈,三為……未來的百年,他不用躲著這些修士。

“赫啊赫赫赫哈”

“嗬赫嗬哈哈啊”

一條條命令發出,一個個小隊長朝四方傳令而去。

秦故看著南部戰場的地圖,力求在七天之后,斷切他們與左右相近修士的聯系,正式包圍進攻。

回到仙界的成康給便宜師父奉上一杯拜師茶后,就在小谷閉關尋找他曾經失去的修為。

好在這一次,他在幽古戰場又封印了好些個元嬰回來,再加上便宜師父賜予的,族里獎勵的,如今的他可以說又是個土豪了。

比當年的身家,可豐厚多了。

畢竟他的便宜師父是圣尊。

遠遠的,感受到他那邊的靈氣波動,穩定在化神中階的時候,安畫才去輕輕敲了敲門。

“做什么?”

成康現在只想把修為盡快提上去,要不然,在安畫面前,老感覺自己低人一等,“不是說好了,未進天仙之前,不打擾我嗎?”

“那是沒事的情況下,現在是有事。”

安畫不跟他客氣,自己坐,自己給自己倒茶,“剛剛收到仙盟坊市那邊輾轉送來的消息,混沌巨魔人的那位季肖大長老,連著去了戰幽殿十次。”

混沌巨魔人?

這跟他們有什么關系?

成康不解,“我記得他們每次到仙界來就是為了買肉。”

大家的目標其實是一樣的。

只是混沌巨魔人用他們不稀罕的東西,以買的方式,從人族手中拿東西。

他們沒東西可交換,就只能用強的方式。

“是不是仙界和妖庭那邊供不起了,所以要向下界的修士求援?”

神識附過來的圣尊,聽到他這么快的分析,還是有些欣慰的。

畢竟安畫才剛起個頭。

“仙界很多人都這樣猜,不過,洪長老覺得不是。”

安畫往他那里推了一枚玉簡,“從仙界買肉,他們受限太多,那些五階和五階以下的妖獸肉于他們而言連雞肋都不算。

所以洪長老猜測,季肖連著多次去戰幽殿,是為了林蹊。”

什么?

成康心下一跳。

“中了‘神泣’而不死的人,云天海閣就有一位,林蹊……不是個能認輸的人。”

有這樣的對手,是幸,也是更大的不幸。

安畫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季肖手上的先天靈物不少,你說有沒有可能,他連著去戰幽殿多次,就是為了跟林蹊談生意?”

天道親閨女據說曾跟天渡境里的一只巨龍結緣,喊人家龍姨。

“林蹊因為身體不好,沒辦法堅持,這才一談十天?”

成康的神識在玉簡中,繞了又繞,半晌退出時,才慢慢點了頭,“下面有報,林蹊情況如何嗎?”

“哪那么快!”

現在沒有消息,于他們而言,就是壞消息。

如果林蹊真的熬不過‘神泣’,這一會,仙盟坊市那里,應該有她身隕的消息了。

“不過,她在那里,我老覺得不安心。”安畫看向成康,“你與我一起到師父面前提議,把她重新誘進戰場……殺了如何?”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