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五七章

更新時間:2020-12-04  作者:潭子
三生途?

好好的問三生途干什么?

那東西現在可是寧老祖的本命法寶。

“聽過。”

說沒聽過根本不可能,天淵七界知道它的人太多了。

陸靈蹊惜字如金,就還了他兩個字。

魯山可不知道她要跟他藏心眼兒,“那你知道它現在在哪嗎?它的主人是誰?它現在在你們天淵七界是不是魔寶?有沒有造下過很多殺孽?”

“是魔寶,也確實害過很多人。但它現在具體在哪,我不知道。”

不知道?

怎么會不知道呢?

魯善心下頓了頓,“它曾經的主人死了,現在又換了一個主人?”

“不知道!但它曾經的主人宋在野就死在我手上。”

當年的道魔大比,天淵七界的修士也都知道,瞞是瞞不過的。

陸靈蹊干脆承認,“當時出了點意外,我們打得正厲害的時候,他的法寶三生途突然失蹤,不知道跑哪去了。

宋在野是魔門巨子,他在的時候,同輩中,不僅我們道門的修士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就是魔門也同樣。

插一句,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這中間有沒有什么人特意針對他,我就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為求永世長生,有了三生途那樣的魔寶后,宋在野還把他自己的腦袋,變成了另一個魔寶的一份子。

希想陪著魔寶永世不滅。

我雖然在擂臺上殺了他,可是,他的部分神魂還是逃了,后來雙盟坊市包括我在內的所有結丹修士之所以會在無意中進到天淵境,也是他在搞鬼。

這件事,前輩查一下就知道的,當初我們天淵七界還曾就此事,求教過仙界,問天渡境在什么地方。”

魯善沒想到,這里面還有這么多故事。

天渡境的出現,改變了仙界的某一些格局,混沌巨魔族為了留在天淵七界的族人,還求到了他們頭上。

但是,他真不知道這其中還有三生途曾經主人的事。

“三生途是魔寶。”魯善想了想,“小友覺得,那樣的東西,現在大概會落在魔門誰的手中?這么多年了,你們就一點也未有所聞嗎?你們的修真聯盟也一點懷疑的對象都沒有嗎?”

“……不知道。”

三生途早不是魔寶,老祖心在大道,可不能讓這些自以為是的仙人,給除魔衛道了。

“宋在野好像修有輪回類的功法,此人……可說神鬼莫測!”

陸靈蹊只能把一切都栽到宋在野身上,“雖然我自認是天才修士,可是,那一次的擂臺戰能贏他ꓹ主在我知道他,而他不知道我ꓹ我的法寶和輔助寶物,也恰好都是能克他之物。

他死了,他父親宋墨存也死得非常奇怪ꓹ突然之間搶了七殺盟的庫房,七殺盟還沒來得及通緝ꓹ魂火就熄滅了。

他們父子的死ꓹ一直到現在,都可算我們天淵七界的未解之迷,因為,我們誰也不清楚,他們還有沒有其他的神魂后手。

至于三生途……ꓹ在擂臺上消失后ꓹ就再也不見了。

我可以跟您保證ꓹ我沒有拿過三生途。”

三生途是青主兒拿的。

陸靈蹊說的一點也不心虛ꓹ“您說三生途現在已經有了新的主人,我不知道您是以什么為依據的。”

這些年ꓹ因為天淵七界的天道圓滿,食靈蜿蟲加持靈脈,各種仙府秘地疊出ꓹ很多人都忙得忘了宋在野,忘了三生途。

陸靈蹊不知道,好好的,這位魯長老怎么會想起它的。

“你還記得數日前的幽古星現嗎?”

“……記得。”

“幽古得現,元爻魂動。”魯善嘆氣,“三生途的第一任主人是元爻大師,準確的來說,它其實是佛寶……”

陸靈蹊聽他說了一個很長的故事,待聽到三生途還跟宋玉、仙子他們現在呆的神隕地有關時,眉頭深深擰著。

那位元爻大師,她沒見過,但是,他的徒弟廣若……

“前輩!您同意法如寺的意見?”陸靈蹊有很多疑問,“哪怕三生途現在的主人是跟宋在野一樣厲害的魔修,也要推他當幽古戰場的主事嗎?還是說,幽古戰場因為元爻大師,其實話語權一直在法如寺?”

雖然不大和不言兩位法如寺的和尚還挺不錯的,但可能先入為主了,當年她家的際遇,可能佛門也在背后做推手了,她先天的不太喜歡佛門。

“你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

魯善沒想到,他問個三生途,會被她反問出這么多的問題。

但這件事不解釋是不行的,“因為元爻,廣若確實接手了幽古戰場,但他在幽古戰場事務上的一言一行,都要受到仙盟的約束。

本堂知道,你還在因為佐蒙人在幽古戰場死則復生的事,對我們甚有疑慮。

但本堂可以告訴你,元爻大師還未死時,幽古戰場的某些不對我們就察覺了,只是,當時他們有兩位圣者,再加上他們捏有食靈蜿蟲的消息,我們才不得不做些妥協。”

說到這里,他深嘆了一口氣,“也是最近,本堂才知道,元爻大師的獻祭另有原因,但這里面涉及建下幽古戰場的兩大神器,涉及幽古戰場自生的大道。

林蹊,本堂可以在這里告訴你,這世間之事,有時候你眼睛看到的,其實并不是事實真相。

從你現在的立場看,我們修士在幽古戰場很吃虧,但是,從大局看,本堂可以跟你說,其實幽古戰場于佐蒙人而言更是一種禁錮。

等你長大了,等你跳出幽古戰場,看仙界形式和佐蒙人發展的時候,可能就會明白。”

跟她解釋這么多,主要是不想天淵七界的修士對他們的誤會更深。

當然,小丫頭對付廣若,對付佐蒙人的策略和事實的行動力,也實在讓魯善喜歡。

“元爻當年送下三生途,明明知道它會從佛寶轉為魔寶,卻還是留下了其繼任者會是幽古戰場真正主事的話,想來也是有原因的。

法如寺是佛宗,佛家有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他們肯定會支持,并且做好了以佛法感化的準備。但是,仙盟真正的主事是我們道門。

道魔從來不分家,三生途既然變成了魔寶,當然與佛就沒有關系了,我道門也并不是沒有把魔寶魔功引為正途的寶物、功法。”

在這件事上,他和一庸早就達成了一致的意見。

“現在我們的問題,只在找到三生途的主人。他既然已把三生途引為本命法寶,秘密的不讓人知,那我們是不是也可以猜測,對方要么是怕你,怕宋在野曾經豎下的仇家,要么……就是他得寶后,從來不曾用它害過人?”

魯善其實并不希望,經過宋玉他們的犧牲后,天淵七界再出來一個讓仙界都薅不住的魔門巨子。

“林蹊!本堂知道,你因為種種際遇,在天淵七界很有聲望,你看,能不能幫我們找一找三生途的主人?”

魯善對她報了很大希望,“這件事,對三生途的現任主人而言,其實是大好事,由你找到他,并且告訴他,于你的未來,其實也很有好處。”

陸靈蹊揉了揉額。

老祖一心大道,若是知道有這樣的捷徑,肯定是愿意的。

但是,這里面還有佛道之爭呢。

“我盡力幫您找一找。”

陸靈蹊很是愁悶。

繼踏雪被人家看上后,老祖也被人家看上了。

他們真要走了,她……

隨慶在殿外接到徒弟的時候,發現徒弟垂頭喪氣的,懷疑踏雪已經跟人家走了,只能在心下低低一嘆,“你要是有悶氣,不如隨為師到幽古戰場殺佐蒙人解悶去。”

陸靈蹊不知道是不是該嫌棄她師父,“踏雪還在呢。”

“那你是因為什么?”

陸靈蹊沉默一瞬,“……師父,您帶我到幽古戰場殺佐蒙人解悶吧!”

青主兒縮頭不說話,肯定跟她一樣悶的很。

三生途是她送給老祖的。

仙界太遠了。

她們還有好多年才能進。

有什么事……

“那就走吧!”

徒弟不愿意說,隨慶也沒辦法。

但她不愿意跟他說,并不代表就不愿意跟宜法和知袖說。

那兩個笨蛋,天生的就沒財運,居然還希想八千萬仙石。

隨慶在心里哼了一下,根本就忘了,之前還在心里夸她們有眼色,沒跟著來,跟他搶徒弟。

他只記得,他徒弟現在需要她們兩個,結果她們居然都沒在。

沖出三重門,隨慶就要用傳訊海螺試著聯系風門,問宜法、知袖在哪,卻沒想,傳訊海螺剛拿到手,就見到了她們。

不僅有她們,連寧知意都昆山界的一行人,都一起回來了。

“那八千萬仙石被人找到了?”

瞧這一個個灰頭土臉的。

“應該還沒有吧!”

芙晚笑著一步踏前,“林蹊,”她順勢就抓了她的手,“你這邊的一切,都還順利吧?”

“還好!”

陸靈蹊不知道這位前輩發什么瘋,在她的手上揉了好幾下,“前輩,您是有什么事嗎?”

“林蹊,你太厲害了。”

莫驚鴻成功解救她的師伯,擠開她的時候,很不要臉的干脆擁抱了陸靈蹊,“我決定,以后你就是我的偶象了。”

以前,她覺得,她還能跟她爭一爭,可是現在……

莫驚鴻感覺,除了機緣,她跟她的腦子還差了一大截。

“別!”

陸靈蹊掙脫她的擁抱,“當你偶象,我會累死的。”

“你看你,這就沒勁了吧!”

莫驚鴻打量她,這才發現,她沒有大賺三千萬仙石的那種得意與興奮,眉宇之間,反而有種說不出的愁緒,“你怎么啦?仙界那邊要反悔,不給你仙石了嗎?”

不遠處的夏正的和元巖,忍不住想撫額。

他們發現,天淵七界的修士,好像天然的不信任仙界,連一庸長老的承諾都質疑了。

“沒有!”

陸靈蹊搖頭,看了一眼不遠處,含笑而立的老祖,這才道:“仙界的魯長老問我尋三生途的現任主人。”

什么?

寧知意的臉上微有變色。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隨慶和宜法同聲問出。

“三生途曾是元爻大師的寶物……”

她把剛剛聽到有關三生途的一切,再跟他們轉述出來,“夏正,元巖,那位魯長老的話,你們覺得可信嗎?”

“他掌管刑堂,他的話,當然是可信的。”

夏正點頭,“至于法如寺……,那就要看,那位得了三生途的道友,是更喜歡道門,還是更喜歡佛門了。”

“佛門不好。”

元巖愛吃肉,“佛門清湯寡水的,除了幾道點心味道不錯外,其他都難吃的很。”

“噢”

陸靈蹊看了一眼她家擰眉的祖宗,“那廣若當幽古戰場的主事時,有錢嗎?”

“當然有。”

夏正太清楚了,“仙盟和法如寺每年都會往他那里撥款的,他的好名聲,有一半是因為有錢,舍得施舍給人。”

“這樣啊?”

寧知意收到師姐和重平幾個若有若無的目光時,輕聲道:“那我就承認了吧!三生途在我手上。”

早就猜到了。

當年林蹊殺了宋在野,可是三生途卻不知所蹤,以前他們不知道那東西怎么沒的,但現在……

重平和宜法都猜當時是青主兒出手了。

是她在最關鍵的時候,把那東西收到了空間。

“師……師叔!”

莫驚鴻喊師叔的時候,眼睛瞟的卻是千道宗一行人。

“恭喜惜時道友!”

重平回復的非常快,“道、佛之爭,暫且不提,能到仙界……”

“我是鬼修,仙界那邊具體如何,還不知道。”

寧知意舍不得自家孩子,當然,也懷疑她得鬼修身份,那邊并不認可,“一切,要等到跟那位魯長老說過才行。”

“哈哈!那還等什么?”

昆山界的一個老修先做了個請的動作,“我們現在就陪道友過去。”

“不!”

“不……”

數聲‘不’一齊響起,這一次,重平幾人都讓芙晚星君先開口了,“太上趕子,就不是買賣,再等一等,等到他們那邊……,再催的時候。”

她轉頭朝重平一行千道宗的修士拱手,“幾位道友,聽說仙界的五行肴不錯,我們姐妹有請幾位一起去吃個飯如何?”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