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四六章 花香

更新時間:2020-11-21  作者:潭子
虛乘拿著魯善帶來的玉簡,半晌沒有放下。

“您現在可以告訴我,廣若……是怎么回事了吧?”

廣若在幽古戰場的所作所為,讓魯善心中的懷疑更甚,可是,他又不相信,元爻和圣者看著出生的孩子,會跟佐蒙人有什么牽扯。

“他是被……被佐蒙人害了嗎?”

但看著又不太像,送他進幽古戰場的時候,魯善曾帶著特別的法器去驗過,廣若的神魂和身體非常契合,不可能被人奪舍。

而且,法如寺的元泰和元巖雖然久不問世事,可是,對廣若他們一直都有關注,按理不可能……

魯善有太多不解,只能問最先要他看著廣若的圣者。

“你可以這么理解。”

虛乘在心里嘆了一口氣,“也可以理解為,從一開始,我和元爻就被佐蒙人騙了。”

什么?

魯善震驚,眉頭攏成了一個結,“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問清楚,他這個刑堂長老哪里還能干得下去?

如果佐蒙人都像廣若那般,神不知鬼不覺的成為人族,那這方世界還是他們的世界嗎?

“不用緊張!”

虛乘看他一眼,“這世上,只會有一個廣若。”

斬魂轉世輪回,應該有很多禁忌,要不然,廣若進階化神后,也不會以功法出問題,動不動就以特別之法陷入沉睡。

“而且,以此等附生之法雖瞞天過海,但后遺癥隨著時間的推移已經很明顯了。”

廣若小的時候,很聰慧,沒這么笨。

到幽古戰場的他,看著連普通人的智商都快沒了。

虛乘捏著幽古戰場報上來的消息,都不知道是嘆氣好,還是慶幸的好。

這么多年,那位世尊從不出手,現在看來,他那里也是出了問題。

他把玉簡扔到棋盤上,“幽古戰場的事,你和一庸只要做好本份就行,其他的不必管了。”

“那法如寺那邊……”

“幽古戰場本就是個試練之地。”

虛乘的手往棋盤上一蓋,再抬手時,那枚玉簡已經變成了一枚半黑半白的棋子,“法如寺怎么做,我們不必管,至于林蹊他們怎么做……,適當的時候,倒是可以給點支持。”

殺生百萬,和陸望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現在的幽古戰場,真正的較量才剛剛開始。”

“……我回去就跟一庸說。”

“倒也不必太刻意!”

虛乘也想借幽古戰場,印證心中的某些疑惑,“至少最近的三十年,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任意傳送門在那里。

又在天淵七界的修士手中。

既然天淵七界的修士抱團,那林蹊的真正危險,應該不在前三十年。

“佐蒙人頂多會給她再來一個百萬大禮。”

再次失敗后,就絕對不會再跟她硬碰硬了。

“告訴器堂的張川,震幽牌給他們弄好一點。”

虛乘揉了揉眉心,“順便問問他,己土礦道的培育如何了?有沒有進展?”

相比于如今的幽古戰場,相比于廣若、世尊,他更關心那條可能誕生新世界的地方。

“還有混沌巨魔族那邊欠我們的混沌之晶到位了沒有?如果到位了,全都……”他正要說全都投進去,瞄到黑白棋子,又迅速改了主意,“分出三枚投進幽古戰場的南部交換廳,其他的……暫時封存。”

“把混沌之晶投入幽古戰場?”

魯善不解,“那些小元嬰知道混沌之晶怎么用嗎?這不是暴斂天物嗎?”

“不必公布混沌之晶的名字。”虛乘轉著手中的小棋子,“就說是特別的混石,一枚混石五萬點數。”

這么貴?

魯善放心了。

混沌之晶對修煉雖然有些幫助,可是,用五萬點數換,怎么看都不劃算。

丹堂下放的各式丹藥,最貴的問仙丹也才五萬點數。

那可是助化神修士成仙的丹藥,混沌之晶哪能比得過問仙丹?

“你不相信有人會換混沌之晶?”

虛乘笑咪咪地看向魯善,“要不然我們打個賭吧,換了混沌之晶的人,只要能夠飛升,你給個刑堂弟子的名額。”

“……行!”

飛升修士的身份都清白的很,納入刑堂,他還省心了。

魯善一口應下。

南部聚集地的交換大廳里,很快就迎來了三塊被裝在特別水晶盒的混沌之晶。

柜臺的伙計發現這東西連個說明都沒有,只有兩個普普通通的混石名字,還要五萬點數,直覺一定沒人要,一把扔進了最下面的一層。

而此時的陸靈蹊在過了平凡無奇的兩天后,居然見到了一個全由佛門弟子組成的大隊。

“咦?廣若?”

青主兒看到騎在獨角馬身上的廣若,“這就是八大隊吧?”

“……應該是。”

太巧了噢!

她就是順著幾隊佐蒙人,好像無意走到這的。

結果廣若也出現在這里。

陸靈蹊的目光閃了閃,不由帶了抹笑意,朝某些注意她的和尚拱了拱手,就要離開。

“原來是林道友。”

廣若坐得高,當然看得就更遠。

瞅到林蹊,一個招呼不打,好像也不行。

而且,八大隊的和尚們,看樣子都很欣賞殺生百萬的林蹊。

給他們創造一點機會,也給自己創造一點機會,何樂而不為?

廣若拍馬趕來,在踏雪齜牙瞅來的時候,停在數丈外,“真是好巧!道友的情況……,看來是比之前好多了。”

他似乎很關心地打量她,“不過,風門道友沒來接你嗎?”

“他可能比較忙!”

陸靈蹊拍拍踏雪,“再說,我已經好了,接不接的都無所謂,倒是道友……”她看了一眼他的腰牌,雖然還是木牌,可是,上面的數字已經三百多了,“看來過得很不錯!”

“還行吧!這里是我家師侄不大的隊伍。”

廣若面帶微笑,避開踏雪的眼睛,“難得遇到,我們是不是互通一下傳音海螺,萬一遇到事,也可相互救援。”

陳浩具體的計劃,他不知道,但是,既然遇到了,總要做他該做的。

“……好啊!”

陸靈蹊摸出自己的傳音海螺,在廣若也要掏他的傳音海螺時,以靈力揚聲道:“不大大師,互通一下傳訊海螺唄!”

不大和尚其實一直關注著她,聞言哪有不同意的。

他沒注意到自己師叔的動作,大踏步過來的時候,早早就把傳音海螺拿了出來,“在下不大,”他就站到了踏雪的邊上,近距離看這位聞名已久的人物,“久仰林道友大名了。”

名叫不大,但事實上,個高身魁,看樣子,性情也甚豪爽,跟廣若一點也不一樣。

“彼此彼此,我也早就聽說過大師的大名。”

陸靈蹊打量之后笑意盈盈,手上的靈力在傳訊海螺上輕輕一涌,與他的傳訊海螺微微一觸,海螺上靈光各自一閃,這才收回,“大師,不知你們這一路上,遇到的佐蒙人多不多?”

“挺多的。”

不大可沒管身后聽師叔。

事實上,他對師叔挺無語的。

明明是他先叫住林蹊示好,結果居然停在幾丈遠的地方。

“佐蒙人在四大戰場,都有投放地。”他是法如寺的和尚,法如寺在元爻師叔祖去世后,曾經參與過與佐蒙人一方的談判,知道的比旁人多,“這里的佐蒙人,應該被補充過了。”

“我從江主事那里聽說了一點,不過,他們就一點也不心疼他們的人嗎?”

難得有人愿意主動跟她說這件事,陸靈蹊當然想打聽打聽。

“我覺得,要說心疼,也是我們更心疼。”

不大有一說一,有二說二,“據說他們跟我們人族不一樣,在外域戰場有一個非常巨大的育堡,只要仙石和某些特別的東西足夠,就可以批量培育出大量的無智者。”

而他們呢?

仙界靈氣足,尚有很多人生來就沒有靈根。

有靈根也要靈根資質能過得去,不耽于心魔,才能慢慢往上進階成元嬰。

仙界尚且如此,其他界域就更不要提了。

可是,每年死在幽古戰場的修士有多少?

雖然大多數都是仙界下來的修士隕命,可是,人修進階成元嬰有多難?

“所以,道友不必有負擔,殺生百萬,頂多讓他們心疼心疼仙石和那些特別的東西。”

“那……到底是什么特別的東西?”

“不知道。”大不和尚搖頭,“目前為止,我們還沒修士能摸到育堡,所知的一切消息,都是抓住佐蒙人搜魂而來,而他們的神魂有禁,每次問到育堡關鍵問題的時候,不是當場身死,就是腦子成漿,失去一切記憶。”

這么厲害?

陸靈蹊的眉頭攏了攏,“那這樣說,他們不是能無限量地往幽古戰場運兵?這對我們修士而言,不是太吃虧了嗎?”

“也不是無限量!”

大不和尚搖頭,“家師兄祖元爻當初相結兩家神器的時候,還是做了一些限制的,他們的人,好像超過了一定數量,就不能往下運兵了,相反,他們的人死得太多,在一定時限內,育堡就會自動往幽古戰場運兵,他們的神器好像跟育堡還有一定的關聯。”

這樣啊!

陸靈蹊點頭,“要不是道友這樣跟我解釋,我都要懷疑,那天殺的佐蒙人,會有一半重新出現在幽古戰場上。”

什么?

一直沒說話的廣若忍不住抬眼看了她一眼。

陸靈蹊恰好捕捉到了。

她明廣若笑笑,“廣若大師,我們人族的神器,與仙界還有什么關聯嗎?”

“沒有!”廣若在不言也回頭看他的時候,輕輕搖頭,“當年的具體情況如何,我并不知曉,不過,既然圣者虛乘和仙界的各位仙長們,對此都沒有異議,想來一切都在可控之中。”

這么多年,幽古戰場也確實起到了練兵的作用。

“道友要相信圣者和仙界的仙長們才是。”

他很嚴肅的望著陸靈蹊,“你的懷疑,好像是圣者和仙界的仙長們都通敵似的。”

因為一個邵裕,連他都遷怒了。

“夏正的母親就死在外域戰場,仙界各方,都有前輩隕落在外域戰場,我們與佐蒙人的仇早就結下,要不是……”

說到這里,廣若頓了頓,“算了,道友現在還小,待你飛升仙界就會知道,有些事,并不是一腔熱血,就一定能辦成的。妥協——是為了積蓄力量,更好的反擊。”

“……噢!”

陸靈蹊拱拱手,“說起來,在大師面前,我確實很小。”她不理這個始終端著的人了,轉向不大和尚,“不大大師,多謝解惑,他日,我們有緣再見。”

“保重!”

不大拱手,“我們近來大概都會在這一帶晃,道友有什么事,只管聯系我們。”

“好啊!”

陸靈蹊正要拍拍踏雪,讓它帶她走,就見它的兩個耳朵高高豎起,瞟向右前方黑暗的地方。

“有佐蒙人,應該還是大隊的。”

不大也望向那個他看不清的地方,“道友,你的活來了。”

“你們……”

“我們兄弟久聞十面埋伏的威名。”

不大笑咪咪地,“難得一見,道友就讓我們看看唄!”

“那行!”

陸靈蹊看向一群期待的光頭,忍不住笑了,“我就不收靈石,給諸位大師表演一個。”

“哈哈哈!”

不大沒想到她會這樣說,在兄弟們圍來前笑道:“放心,道友表演好了,我們拿陸望前輩的消息跟你換。”

“一言為定!”

陸靈蹊跟他擊掌,敲下此事,才騎著踏雪迎向黑暗中,正往這邊來的大隊佐蒙人。

花雨無聲飄散,慢慢的,慢慢的越來越多。

卟卟!卟卟卟……

與其撞上的佐蒙人,哪有一合之將?

八大隊的和尚們,忍不住往前湊了湊。

都聽說殺神陸望每次出手的時候,都有花香,這位……

“什么味?”

一陣風來,不言好像聞到了某種花香,“林道友,你的十面埋伏有香味嗎?”

“沒有。”

回話的時候,陸靈蹊迅速往嘴巴里按了一枚解毒丹,順便外呼吸轉為內呼吸,靈氣護罩也跟著撐了起來,“諸位小心。”

不言哪敢不小心?

與林蹊相遇,他總感覺不太對。

殺生百萬之后,佐蒙人與她之間,只有你死我活,沒有妥協一說。

如今……

“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