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四四章

更新時間:2020-11-19  作者:潭子
寧知意終于能以受傷修整的名義進南部聚集地了。

尸山之戰她無意錯過,但是聽說后,很為自家的孩子后怕了一場。

好在隨著流言四放,她反而放心了一點。

寧知意對千道宗的某些人很了解,流言越烈,靈蹊那里越沒有事,相反……才是大事。

咚咚!

敲響甲一號院的時候,她不動聲色地觀察了一下四周。

以前聚集地人來人往的,天淵七界的修士走到哪里,她都感覺被人瞄著,如今……空蕩蕩的街市,似乎在告訴她,以前她就是自己嚇自己。

“原來是惜時前輩,請進!”

看到自家老祖,陸靈蹊嚇了一大跳。

奈何該做的戲,還是要做的。

不過,她的聲音雖然還是疲憊的,面容卻在寧知意踏進,禁制關上的剎那,揚起異常明媚的笑臉,“老祖,您怎么來了呀?您臉色不好……是受傷了嗎?”

問到最后,她臉上不由帶了一抹緊張。

“我無事!”

寧知意打量自家不省心,“你無事吧?”

“我沒事,我就是裝一裝。”

果然啊!

寧知意敲了她一下,“你師父師叔都太不厚道了,一個屁都不跟我放。”

“哎呀!放屁多臭啊!”

陸靈蹊連忙親昵地挽住她,“老祖,您可不能怪他們,是我不讓他們特意跟您說的。”

寧知意站在原地,很是鄭重的看向她,“為什么?”

“老祖,我被佐蒙人盯上了。”陸靈蹊也是不得己而為之,“不管是現在的幽古戰場,還是未來的仙界,有陸望老祖的前車之鑒在,他們都會想辦法能盡早把我按死,就盡早把我按死。按不死我,或許就會朝我身邊的人想辦法。”

她有師父、師叔還有無想老祖這些明的,可不想再把寧老祖也暴露在他們面前。

“好不容易他們不知道您,萬一以后有事,您還可以為我想想辦法,現在……”

“行了。”

寧知意已經明白她的意思了,“進去說話吧!”

“老祖,您不生氣了?”

寧知意朝連腦袋都歪到她肩頭的女孩翻了個白眼,“我還能生氣嗎?”

“肯定不能啊!”陸靈蹊又是笑,又是委屈,“不過,我想跟您生氣。”

“我哪惹你了?”

“六腳冥蟲下界,那個蟲后就在黃泉禁地,您不在那里,我一個幫手都沒有……”

其實如果那時候的老祖在神水宮的話,她就不用提心吊膽的只盯吉豐一個,而是讓老祖幫忙看好黃泉禁地。

陸靈蹊慢慢把那段時間的焦慮、緊張慢慢跟自家老祖道來,“我不管,您要補償我。”

“……補!”

寧知意沒想到天淵七界還出了這么多事。

這幾個月,他們一直不曾與風門相遇,又不曾遇險,只能從左右隊伍聽到大家都知道的消息。

六腳冥蟲下界的事,除了他們天淵七界的修士關心外,其他人只怕都沒在意過,要不然,她早該聽到的。

寧知意心疼自家娃兒,“你想要什么,老祖都給你。”她連自個的腰牌都拿了出來,“再過兩年就又是六十年一次的拍賣會,老祖的點數分你一半。”

雖然自家娃的點數已經是她十倍不止了,可是,還了隨慶的欠債,肯定就又沒多少了。

她的再少,是她的心意。

“我不要點數,您都好長時間沒給我做過飯了,您給我多做點好吃的吧!”

她帶的雖然多,可是,那天看夏正和元巖可憐,把宗門大師父親制的靈面饅頭、靈米餅什么的,分出了大半。

難得遇到老祖,當然得老祖給她補上。

“你有多少原材料,都拿出來,老祖給你做了。”

難得自家孩子跟她撒嬌要吃的,寧知意哪能不同意?

“我的原材料啊?”陸靈蹊笑,“那可多了。”

她有青主兒,青主兒有個空間呢。

雖然那里沒有種糧食,但打成靈谷樣的黃金谷就裝了十個儲物戒指。

有了黃金谷,引龍決的修煉,就不需要消耗那么多兇獸肉了。

陸靈蹊正常都是搭配百禁山的低階妖獸肉一塊吃的。

“那拿來吧,我現在就給你做。”

寧知意手上有掘地館全套的鍋具,做飯做菜對她來說,太簡單了,“對了,青主兒呢?她有沒有跟你進來?”

“老祖!我在這呢。”

青主兒軟軟糯糯的聲音適時響起,在陸靈蹊的肩頭把小腦袋露了出來,“靈蹊在哪里,我肯定就在哪里,我會幫您看著她的。”

“……好!”

寧知意對青主兒笑得異常和善,“她要是頭腦一熱,跟佐蒙人瞎干,你可要適時提醒逃開,或者求援的事。”

“嗯!”青主兒笑嘻嘻地瞄陸靈蹊一眼,“我都看著呢,她打架的時候,我給她弄吃的,弄喝的,保證那些佐蒙人攻不破我們的十面埋伏。”

“對啊,你最棒!”

陸靈蹊把尸山旁,青主兒一會兒逼她吃顆碧心果,一會兒又又逼她吃塊兇獸肉的事,跟自家老祖說,“那味道……您都別提了。”

現在也只有仙食符能拯救她的嘴巴和胃了。

“那種情況下,青主兒不逼你才危險。”

寧知意想了想,手上的靈力一動,在剛弄好的幾條三尾月魚身上一震,靈力輕動,把魚骨整個地拉出來,放入一旁的大湯鍋,緊跟著又動作極快地從案上,把陸靈蹊才拿出來的靈羊拆骨,骨頭全放到一起燉。

“靈蹊,我要是佐蒙人,肯定已經在謀劃第二次圍殺你的方案了。”

“求之不得!”

陸靈蹊幫忙調制鹵料,“正好,我也想在老祖你們出去前,弄上三枚震幽牌。”

寧老祖與她的關系隱在暗處,她就不用送了,但是師父和無想老祖,肯定要先配上。

剩下的六十幾年,她想辦法,要是能再弄到兩枚,就可以分給宜法師叔和知袖師叔了。

“靈蹊,你自大了。”

寧知意一邊弄出開胃的魚片魚丸,一邊道:“高階佐蒙人可以到亂星海,當然也可以到幽古戰場。那什么南部觀風使最低也是化神境,雖然在這里,被禁制限制住了,在十面埋伏下,沒什么優勢,可是,人家能弄一次百萬大軍,當然就能弄第二次。

他們殺你的決心,從那座尸山就可以看出來。”

她都為她愁的慌。

“你以為再動手的時候,人家還會上趕子給你送點數?”

“那……您要是佐蒙人,您想如何對付我啊?”

“最簡單直接的辦法,找一個你不設防的修士,在你背后捅一刀。”

什么?

陸靈蹊眉頭一擰。

“從現在開始,不管是誰敲你的門,你能避就避吧,就直說身體不好,暫不見外客。”

“……好!”

“這次過來,我還有件事要告訴你。”

風門送她來的時候,她跟他打聽了廣若,“我曾遠遠看到過廣若朝佐蒙人動手的樣子。”

她是鬼修,鬼修在幽古戰場其實是能占些便宜的。

就比如,她的眼睛、神識,都能看得更遠。

“無智的佐蒙人流著口水,想要他的命,可是,他雖被動下了殺手,面上的表情,卻另有一種說不出的憐憫,那眼神,我感覺比看邵裕那些人有溫度多了。”

陸靈蹊心頭一動,忍不住看向自家老祖,“這事,您跟別人說過嗎?”

“來的時候跟風門提了一句,然后就只有芙晚和莫驚鴻知道了。”

廣若的身份不同,邵裕的身份也不同。

那時候,他是看著邵裕不朝風門出手的人。

雖然感覺,他那樣做,反而讓風門束手束腳,不能痛快殺人,但那時候,寧知意對他還是報了一份希望。

但現在……

“靈蹊,他跟當初同意風門出手,同意你師父所有條件的幽古戰場主事……,好像很不一樣了。”

寧知意又是一連數個仙食符打進靈羊肉中,“你說,有沒有可能,他剛進幽古戰場的時候,就被佐蒙人知道,然后……他被他們以特殊之法封魂了?”

陸靈蹊被自家老祖的猜測驚呆了,“他是圣者虛乘喜歡的后輩,又是元爻的親徒,身上不可能連個護魂的法寶都沒有吧?”

就是她,都有老祖看顧的子息護魂術呢。

“夏正和元巖這一次還另得了仙界特別賜下的法衣,聽說那防御力特別的好呢。”

“那……廣若有嗎?”

“不知道,沒聽江浩說過。”

陸靈蹊心中好像閃過什么,可是沒抓住。

“廣若如果有的話,江浩只怕不會聽宜法的建議,把他趕出南部聚集地。”

這么多年,江浩都不曾趕過呢。

寧知意突然覺得,她之前的猜想還是太有局限性了,“靈蹊,你說,我們在幽古戰場殺了這么多佐蒙人,他們怎么就不見少呢?

而且,一部觀風使就可以調動百萬大軍圍你一個人。為了不讓別人破壞他的大計,你幫他們堆尸山的時候,我們也忙得很。你說,那幾天,其他各方又多死了多少佐蒙人?

死了那么多,他們就一點也不心疼嗎?”

肯定會心疼。

那天南部觀風使陳浩發布圍殺她的命令,呼呼喝喝的聲音從原來的冷酷,到后來的一次更比一次變調,陸靈蹊感覺人家也心疼壞了。

“老祖,你們這些天,沒感覺佐蒙人變少,會不會跟風門前輩有關,他提早一步帶你們避開了沒有佐蒙人的地方。”

“跟風門無關,”寧知意搖頭,“幽古戰場常年沒有陽光,天生陰氣,我在這里很占便宜,不管是神識還是眼睛,能看的地方,都比你們遠。”

所以,他們麻煩風門的情況比較少。

這也是風門調了那么多人到尸山圍殺佐蒙人,卻把他們忘了的主因。

“聽說你的事,我就帶大家往南部戰場轉移了,可是一路上,佐蒙人真的沒見少。”

寧知意現在不僅懷疑廣若了,連早就死了的元爻,都想懷疑了。

“不管是修士還是佐蒙人死在這里,最終都會成為幽古戰場的一部分,這表面上看著很公平,可事實上,人族的修煉,比佐蒙人難上百倍千倍都不止。”

無智的佐蒙人似乎是無窮無盡的。

只有修士,不管誰隕落,都代表了幾百年的修煉,化為一場泡影,連自己的隊友,都來不及感嘆幾句,就要應付下一場殺戮。

六十多年下來,寧知意冷眼旁觀,除了他們天淵七界的修士,傷亡要小些外,其他界域,尤其仙界下來的元嬰修士,隕落最多。

好像那邊的元嬰修士也非常不值錢一般。

“聽說四大聚集地,都曾被攻破過。”

寧知意加快手上的動作,“我之前懷疑現如今的廣若,不是真正的廣若,”她不敢再發散思維,回到談話的主題上,“現在……倒是懷疑廣若本來就不正常,只是這些年,仙界一直沒發現,現在發現了,所以立馬把他扔下來了。”

是嗎?

陸靈蹊的眉頭緊緊攏住。

廣若那天到她這里來,端著她倒好的茶,好半晌都沒喝,他……是怕她下毒吧?

那是下意識的防范動作,那是不是說,他也給別人下過毒?

陸靈蹊揉了揉額,“老祖,廣若那天到我這里來,想請我引薦他到哪一個修士隊伍,他想加入呢。”

“他?”

寧知意看著案板上所有處理好的食材,輕聲道:“你早就把他得罪了,宜法跟他辯佛才害的他不得不出聚集地殺佐蒙人。

此人……不能留!”

寧知意回頭看向自家孩子,“你什么都不用管,我會跟風門說清楚得。”

說清楚?

風門早就對廣若心生不滿了。

要是聽了老祖的分析……

“風門前輩的脾氣比較暴,您說的時候,緩和著點,千萬別讓人抓住把柄。”

陸靈蹊低聲,“還有,最好不要親自動手。”無知的佐蒙人多的是,“他的東西,最好也不用。”

修仙界的手段眾多,按物尋人多著了。

寧知意當然不是傻子,“你家老祖的目標是飛升呢。”她笑看自家娃子,“寶物無罪,”暴斂天物才是罪,“帶回天淵七界,還是可以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