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三零章 踏雪

更新時間:2020-11-04  作者:潭子
“我來,我來,我來……”

風門好像聽到了無數的‘我來’,他不由有些發愣。這世上除了隨慶那個混蛋偶爾給他擔事外,正常都是他替別人擔事。

林蹊……

同輩中,她的年齡偏小,可是好像一直都是她在擔事兒。

想到這里,風門的神情不由復雜起來,“你的修為是怎么回事?”居然一下子跑到了元嬰后期,這是遇到什么了不得的秘地嗎?

這運氣。也沒誰了。

“啊?我的修為呀!”陸靈蹊不由笑了,“就是遇到了一個非常好的秘地,一下子讓我沖到了元嬰后期。”

“噢!”

真是羨慕死了。

他怎么從來沒遇到這種好事呢。

好不容易弄個厲害的法寶,還被各方覬覦,“沖進了元后是不是就覺得很了不起啦?”風門瞅著曾經在他面前老老實實的小姑娘,“什么都你來,本少祖干什么?搶本少祖的活,你師傅要是知道了,能把你罵死,再跟我拼命。”

這種事怎么能干?

不僅心理上過意不去,還會被好些人笑話。

風門瞅著陸靈蹊,“你都已經在仙界傳名了,要是再來……”

“哎呀,前輩!”

她在神隕地失蹤的那段時間,別的人都按時間進了幽古戰場,可這位前輩因為師父的一個要求,愣是等她從神隕地出來,陸靈蹊知道,他是不一樣的。

“我不僅在仙界那里傳名了,還早在佐蒙人那里傳名了呢。”

她現在賺錢,就是為了以后貓著,“反正跑不掉,那不好殺的壞蛋就先由我來好了,我是債多了不愁。”

呦!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風門忍不住想笑,“那你覺得佐蒙人會放過本少祖?”他也是債多了不愁呢,“這種得罪人的事兒,只要我和你師父還在,就輪不到你,老老實實干你殺生百萬的事兒吧!”

不干也不行啊!

隨慶以她之名,借了天地貸好多的點數。

風門同情地看了陸靈蹊一眼,“林蹊啊,我要告訴你一個不太好的消息。”

什么?

陸靈蹊心下一跳,是師傅或者哪位師叔受傷了嗎?

“您快說。”

敢傷她師父、師叔,別的地方她可能沒辦法,但幽古戰場里,哪怕天王老子她也宰了。

“咳咳!不是你想的那樣。”看這丫頭豎了的眉毛,風門不知道為什么又想笑,“你師父、師叔那一個個的都是千年的老狐貍,誰能傷得了他們啊?”

真要傷了,也輪不到靈溪上來報仇。就他們一個個的狗脾氣,早自己干了。

“幽古戰場每六十年都有一場大拍賣會,拍賣會上的東西都是仙界下發對我們很有用的寶貝。

你師傅舍不得那些寶貝,可是手上點數又不夠,就以你之名在天地貸借了百萬點數。”

陸靈蹊驚呆了。

可以這樣操作嗎?

她都不在呢。

天地貸怎么放心的?

萬一她不來呢?

如果人人都可以這樣干,她有十個徒弟……

不不不,不能這樣想。

陸靈蹊連忙把這危險的想法踢出腦子,“那我師兄師姐和柳師妹他們是不是都背債了呀。”

這下好了,都成窮光蛋了,都要上來拼命了。

“沒有!”

面對某人期待的小眼神,風門嘴角抽了抽,“就你的名字天地貸有聞。所以,就你一個人背了債。”

陸靈蹊又氣又委屈,成名早怪她嗎?

仙界一直沒坑著她,結果師父幫忙坑了一把,“我宜法、知袖師叔呢?她們都不管嗎?還有,借了多久?一天要多少利息呀?”

她還想著把腰牌按成銀牌呢。

師父這樣干,她腰牌上的七八八夠付利息嗎?

“你師叔們打不過你師父。”

風門真笑了,“更何況,你重平師叔也同意你師父的意見,二比二,再加上宜法權衡利弊下本來就堅持不住,最后只有知袖那個蠢的,被你師父趁機敲了一頓。”

笑得這么歡樂干什么?

陸靈蹊對風門怒目而視,“說正事呢,什么時候借的?利息多少?”

“唔!放心,利息不高的。”他瞅瞅她的腰牌,臉上的笑意加深,“你再努力一把,應該就夠一年的利息了。”

事實上,真不用那么多。

幽古戰場要百年才能出去。

拍賣會六十年一次,遇到適合自己的,點數不夠能怎么辦?當然找天地貸啊。

人家只要認可了你的戰力,很容易貸的,十萬點數,百年利息一千,百萬也不過是一萬點數。

唯一不好的是,拍完了,寶物還不是你的,要寄存在天地貸,直到你付完剩余點數,離開幽古戰場為止。

運氣不好,點數不夠,或者你隕落在幽古戰場,那些寶物還有你之前花的點數,可就便宜他們了。

林蹊人沒進來,原本是不能貸的,誰知道,人家知道她的名字,一聽是她就讓隨慶發誓,她一定會來幽古戰場,然后就干干脆脆地貸出了百萬點數。

這操作,據說天地貸那邊干脆的不得了。

很多在幽古戰場拼命的,都只能貸三到八萬點數呢。

能讓他們放貸十萬的很少很少,百萬的幾千年才能有一個。

“……一年只要一千嗎?”

陸靈蹊不知風門在逗她,瞅瞅自個的七八八,原本的心慌倒是稍定了一點,“那我師父已經貸了幾年?”

“利息方面,你師父已經幫你付過了,”風門笑,“就是這百萬大債……得你還。”

總算還不是太坑。

陸靈蹊抹了一把額上的虛汗,“您也不早說。”

師叔也是白被打了。

嚇死她了。

不過……

“大拍賣會不是六十年一次嗎?那么早的貸點數干嘛?”還要給利息。

好不容易弄的九折,恐怕都讓那利息吃走了。

陸靈蹊雖然感覺師父不會做虧本生意,可是,她要背債百萬啊!

“我師父到底看上了什么好東西?居然把我都賣了?”

他就她一個徒弟呢。

連她炸了金風谷都沒舍得打一下,這一次居然……

陸靈蹊忍不住懷疑師父是看上了特別特別好的寶貝。

“這我就不知道了。”

他可不想惹隨慶。

風門瞄瞄遠方趕來的一群人,“走,我找個佐蒙人多的地方,讓你大賺一筆,然后,你再跟我說說,你那樣說廣若的時候,廣若都是什么表情。”

找她的時候,他看到哪里有大隊佐蒙人。

風門帶著陸靈蹊去發財的時候,聚集地里,有關他出去尋人的事,已經傳到了南部聚集地的每一個角落。

當然,尋仙隊的慘樣,也被所有關注這件事的修士看到了。

廣若遠遠看著這些人,低聲宣佛的時候,又重新在交易大廳的墻角,敲起了往生經。

他不用打聽都知道,這些人能回來,十有八九在那個天道親閨女林蹊。

佐蒙人在這邊的觀風使有些本事,林蹊如果沒來,這尋仙隊十有八九,要全軍覆沒。

現在……

他的心慌的很。

十面埋伏本就同階無敵,再加上這里的族人大都未開智……

廣若可以想象,如今的聚集地外,是怎樣的一副情形了。

可惜,他什么都不能做。

還要在這里保持著形象。

廣若臉上的悲憫是個人都能看見,本來因為林蹊的那些話,對他有些看法的修士,路過時只能低低嘆口氣。

仙界大概也有各種勢力混雜,要不然,邵裕肯定也不能瞞了他到這里。

別的不說,只看廣若因為邵初親到幽古戰場……

“聽說了嗎?整個尋仙隊都是那位林道友所救,是她一個人單槍匹馬,用那十面埋伏,把所有圍殺他們的佐蒙人全都宰了,還帶他們反攻了佐蒙人。”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看到那只狼了嗎?”

還拉著板車的踏雪聞言瞅了他一眼。

“它是林蹊的靈獸,就是它拉著不利于行的肖山等隨著十面埋伏移動,伏殺佐蒙人的。”

“不對吧!”

看向踏雪的不是一個兩個。

踏雪身上根本沒有任何靈獸契約的痕跡。

“這靈獸還不曾認主呢。”

“咦?是呢,這靈獸的神識中沒有印記。”

“干什么?”

顧菱服用了斷肢重生丹,發現醫廬外面的神識激蕩,連忙趕了出來,“有沒有神識印記,你們管得著嗎?”

沒有主仆契約,人家也自有默契。

顯然,林蹊與這只銀狼的關系非常好。

“踏雪,你稍等一下,等我長出了胳膊,給你弄好吃的。”

“不用等,我這里有。”

陳一鳴也被驚動,從醫廬里走出來,擋住大家的視線,“踏雪,我這里還有一只沒烤的四階彩麋,給你吃啊!”

林蹊說帶他們報仇,就帶他們報仇了。

這份恩情,永世難忘。

“嗷嗚”

踏雪抗拒沒燒的肉。

跟了靈蹊跟了爺爺,它基本就沒吃過生肉了。

到了亂星海,瑛娘他們也不吃生肉呢。

雖然不討厭彩麋身上的血腥味,但踏雪立志跟瑛娘他們學。

為防止自己被誘惑,它干脆轉過腦袋,離彩麋遠一點兒。

“咦?除了林道友,你不吃別人給你的東西嗎?”

“嗷”

踏雪跟驚奇的顧菱點腦袋。

遠處念往生經的廣若恰好看到,目光微閃間,到底顧著這里修士多,陳一鳴和顧菱又以神識護住了踏雪,才沒有好生打量。

但……

廣若微垂了雙目,一邊敲著木魚,念著往生經,一邊想著,此狼到底是什么來頭。

它給他的第一感覺是甚為低階的變異獸,但既然養了,還養到了七界,想來林蹊也為它付出過不少。

既然都有付出了,何以連主仆契約都不立?

還有,不用神識,只用眼睛看,此狼的銀色毛發中,好像還另有星星點點的其他光芒。

這好像在哪里的古籍看到過呢。

廣若一時之間,卻怎么也想不起來了。

他忍不住捏了捏眉心的時候,又聽到輪子轉過來的聲音。

抬頭時,眼睛正好與踏雪的眼睛撞到一塊兒。

廣若不由吸了一口氣。

踏雪好像感覺到這和尚隱晦的不善,朝他齜了齜牙,才昂著頭,拉著板車,跟陳一鳴、顧菱一道往三重門方向去。

廣若在別人望過來前,重新低垂了雙目,嘴巴開開合合,念他慣念的往生經。

這經文念的多了,不用腦子想嘴巴就知道怎么念。

他的嘴巴動著,但腦子一直在回想剛剛與踏雪雙目對視的一剎。

狼眼里,自有一股子睥睨之視,高傲又冷默。

但是,如果只這些,何以他的神魂都被引動了?

那個被他按在識海深處,也算是他的神魂,因為那一眼,感覺像要蘇醒了。

這……絕對不行。

廣若在識海中加持道道禁制,把那個‘他’重新按下去。

其實,如果可以,讓‘他’徹底消失才是正理。

但,如今的虛乘對他起了懷疑,有‘他’在,萬一有什么,還可以用‘他’頂上。

這也是這么多年,他始終沒有把虛弱的,一按就死的‘他’徹底按下去的主因。

咚咚咚

空靈的木魚聲,讓那個躁動起來的‘他’很快安靜下去,廣若輕輕松了一口氣。

三重門外,夏正和元巖配合,到底借著大家齊出殺佐蒙人的東風,又各撈了幾個點數。

元巖看到腰牌上的數字很滿意。

“夏正,你剛剛好厲害,比我多賺了三個點數呢。”

看到朋友不高興,元巖就想哄一哄他,“回頭,你可要請我多吃一碗八珍飯。”

他的肚子都餓了。

“現在外面情況不明,要不然我們先回去。”

不回去,在這等著不是傻嗎?

那個也會御使十面埋伏的女孩,聽大家的議論,是叫林蹊。

沒意外,就是那個在亂星海立下大功的林蹊。

她和陸望絕對有關系。

仙界在這里做任務的多,而且還有邵裕和廣若,他們都知道夏正曾經為了五百萬仙石,賣過陸望。

想看她的大刀,大概是不可能了。

“你想回去,就先回吧!”

夏正面色不好,元巖能想到的,他當然也想到了。

但……

他才要說,我要在這里再等一會,就見一道月亮門忽閃之間,走出兩個人。

“前輩,我朋友在那邊,你稍等一下。”

陸靈蹊笑著走向夏正和元巖。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