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二二章 幽古戰場

更新時間:2020-10-27  作者:潭子
幽古戰場,不僅夏正和元巖的日子艱難,廣若的日子更艱難。

被扔進來,不止是他們兩個想不到,廣若更想不到。

可是,他不能反抗。

魯善給他的說詞是,圣者虛乘給的遲來試練。

呵呵!

他的,遲來的試煉啊!

廣若好想給個冷笑,好想不理,可是不理以后呢?

隱隱的,他早感覺虛乘對他不似以前了。

真要不理,關系定然會再次疏遠,以后恐怕再也不能打著圣者最疼愛后輩的名頭在仙界行走了。

廣若很聽話地來了,跟著邵裕,看著他不去殺風門,他走到哪里,他也走到哪里,唯一的區別只在于,不到萬不得已,他是絕對不會主動殺一個佐蒙人的。

所以,二十三年下來,他腰牌上的數字,才異常艱難地從一位數長到兩位數。

好在佛門弟子的身份給了他極大的便利,雖然很多人看他的眼神很奇怪,但是聽說他是誰后,反而都起了敬佩之心。

這些年,幽古戰場非常不太平。

四大聚集地流言四起,傳說有仙界大佬看上了任意傳送門。

幫大家反制佐蒙人的風門因為任意傳送門,連著遇到幾次刺殺。后來更變本加厲,一個向他求援的修士隊伍,十二個人佯裝重傷,在將要過門傳送之際,一齊朝他出手。

傳說,那一次要不是與他合作的無相修士厲害,他的任意傳送門早就異主了。

因為這件事,風門再不相信別人,對大家的救援也只限于以前相熟的隊伍。

佐蒙人得到喘息,近來明顯又有起來的架式。

如今……

仙界主管幽古戰場的廣若大師親至,看住了據說是仙界黑道大人物的蝎子邵裕。

小道消息中,好多人都說蝎子邵裕是玉仙是金仙呢。

大家避著邵裕的同時,其實暗地里,暗流涌動得也非常多。

連玉仙、金仙級的大人物,為了任意傳送門,都到這個對他們來說發揮不出一成戰力的幽古戰場,顯然,風門的任意傳送門,是可比極品仙寶的存在。

沒見過任意傳送門的,都想見見。

見過的,就更想近距離看一看了。

“廣若大師在這里,邵裕肯定在,他們在,那風門……是不是也在我們南部聚集地啊?”

“嗯!你說對了。”

陸靈蹊帶著青主兒從通道下來,轉到路邊食肆的時候,聽到風門二字,忍不住豎了豎耳朵。

“他在南部聚集地,閉關快兩個月了。”

“那……,他不是曾經跟廣若大師談過,一定會救援各方的嗎?”

說話的修士微有激動,“聽說廣若大師為了讓他用任意傳送門救援大家,答應了好多條件呢。其中一條就是一個佐蒙人都不用殺,就能得到天淵七界同波人中點數最高者的三倍點數。”

“是有這回事,不過,聽說二十多年前廣若大師剛來,風門就找大師談過一次,大師好像又答應了他什么,然后,每年他都有三個月的時間,可以自由閉關。”

“哎呀呀,這分明是欺負大師好說話嘛!”

佐蒙人有腦子的變多了,知道利用他們的人數優勢,一旦這邊的修士隊伍落單,或者幾個隊伍間沒辦法首尾相顧,就只有被佐蒙人殘食的份。

“你們還不知道吧?這個月已經又失聯了一個修士隊伍。”

“唉”

“那能怎么辦呢?”

說話的人嘆氣,“關鍵問題還是出在仙界,如果不是……”

“怎么是仙界?”旁邊的人扯了他一下,“其實要我說,那任意傳送門最好就留在幽古戰場,廣若大師悲天憫人,若是能勸說風門把任意傳送門留在幽古戰場,每百年換一個能執掌任意傳送門的修士,我們就能把佐蒙人全都按死在這里了。”

“是個好辦法,可是風門那里,恐怕不會同意的。”

任誰有那么好的法寶,都不可能交出來。

“你們不知道吧?他其實是個魔修。”

“魔修啊……”

那拖長的音調,讓周圍人全都竊竊私語起來。

路邊攤人太多,陸靈蹊瞅了一圈,只能跟人拼桌,坐到已經有兩個人的桌子處。

“仙子要什么?”

伙計很快過來。

不過,熱情的笑容在她腰間轉一圈后,迅速消失了,“才到幽古戰場的?”

“是!”

陸靈蹊一瞬間收到無數或淡漠或鄙視或看笑話的目光,摸摸下通道時從執事那里領的木牌道,“才到就不能坐下來吃東西了嗎?”

她感覺這伙計是看到木牌才變臉的。

“不能!這里連靈米都是仙界下發的,不收靈石,只收點數。”

點數?

她腰上的木牌是個零。

“那我能坐坐嗎?”

伙計正要張口說不能,周圍一靜,轉頭的時候,就見那位一身白袍的廣若大師,從街頭固常坐的屋檐走了過來。

廣若坐到陸靈蹊的對面,但說話的對象是夏正和元巖,“好久沒見,兩位道友一向可好?”

夏正和元巖好像沒看到他,“給這位道友來碗八珍飯。”夏正指指陌生的陸靈蹊,對伙計道:“劃我的點數。”

伙計一愣,不是該請廣若大師嗎?

“沒聽見?”元巖眉毛一豎,“耳朵呢?”

“聽見了聽見了。”

伙計可惹不起這兩個好像也很有背景的仙界修士,連忙去取八珍飯了。

“沒有點數沒關系,仙子長得好,我們兄弟請你了。”

陸靈蹊對他們請客的理由很滿意,當然了,也不知道為什么,她好像天然排斥對面好像纖塵不染的所謂大師,“如此多謝了。”

她聲音甜甜地朝兩人拱手,“在下……”

廣若用佛號打斷陸靈蹊的自我介紹,“這位仙子,小僧有事要與他們談,麻煩你到……”

“呸!誰要跟你談?”

夏正從來沒想過,他家老頭子能把他塞到這里來。

那些呼呼赫赫,連話都不會說的佐蒙人,看著好打,可是事實上呢?

他在這里的修為也落到了元嬰境,遇到了落單的佐蒙人還好,一旦多了……,就不是他殺人家集點數,而是人家吃他。

“我和元巖落到今天這個地步,都是你害的。”

他們老老實實地在牢里修煉,結果,廣若被圣者扔進來,他們的老爹、叔叔,也有樣學樣,把他們扔了進來。

“你想在這里干什么,我們不管。”

想當菩薩,那就當好了,只要那些蠢人們愿意相信。

反正他們是絕對不會再相信他了。

四大聚集地的左一個流言,右一個流言,全是他好,哼!當他們是傻的嗎?

“但是,我們要干什么,也輪不到你管,請你馬上、立刻,給我們滾蛋!”

“對!滾蛋!”

眾目睽睽之下,廣若似乎很無奈,只能站起道:“最近都不會太平,你們出去的時候,注意著點。”

他如來時一般,好像閑云野鶴般,幾步一跨,又到街頭屋檐處坐下,摸出木魚‘咚咚咚’敲起來的時候,念起往生經。

“真他娘的晦氣!”

伙計把八珍飯端來,聽到元巖這樣罵廣若,忙低頭滾蛋。

不過,陸靈蹊已經看到他眼中閃過的那一絲不屑和不滿,周圍原本還熱鬧的私語聲,這一會也全沒了。

大家若有若無地,全都在打量罵退廣若的兩人。

“走了!”

元巖哪里還有食欲?

如今的他們,是落架的鳳凰不如雞。

當初下來的時候,儲物戒指里吃的喝的,全都被收走了,只留了一些治傷的靈丹和補充靈力的靈酒。

進聚集地一個月要兩個點數,來一份最便宜的八珍飯要一個點數,一份素菜要一個點數,一份加葷的要兩個點數。

這絕對怕他們賴在聚集地不出去。

如今飯雖然還沒吃完,可是,看到廣若就夠夠的了。

“你的飯我們付點數。”

夏正連忙把他碗里的飯扒拉干凈,“這是仙界的八栗米所制,在固本培元上有些奇效,好好吃。”

“多謝!”

陸靈蹊朝他們拱手,看他們在鐵牌上,把點數劃拉走,這才坐下來,看著碗中,黃中有黑的所謂八珍飯,拿起勺子,小小地吃了一口。

“味道如何?”

青主兒很好奇。

陸靈蹊的眉頭蹙了蹙,“還行!”

“一看你的樣子,我就知道不如黃金米飯好吃。”

跟著陸靈蹊到幽古戰場,實在是無奈之舉。

分開了六十年,她是掙了好多仙石,可是,沒了葵葵,沒了踏雪,靈蹊居然又冒出來那么多徒弟。

徒弟多了不算,還又冒出來一個小桂。

掙錢雖然重要,長個子雖然也重要,可是,只要一想到,某人有可能被別的誰撬走,青主兒就忍不了。

“回頭,我們還是吃我們自己的吧!”

“唔!嘗嘗鮮嘛!”

陸靈蹊一邊吃飯,一邊在識海里跟她說話,“雖然比不上混沌巨魔人的黃金谷,可是,口感和靈氣上,比我們其他的靈米要稍好一些。”

就是這顏色不太好。

當然,她也沒想到,這個仙界下來的所謂八珍飯,會是一種靈米蒸制。

還沒鹽沒湯的……

“噗!”

青主兒看她還在給這難看的八珍飯找理由,忍不住笑了,“我看,你這么舍不得,最主要是因為人家說你是漂亮仙子,你長這么大,都沒有因為漂亮,被人請過客吧?”

如果能把這飯塞到青主兒嘴里堵住,陸靈蹊一定干了。

“有第一次,總會有第二次的。”

她咬著牙,“可惜,小桂不在這里,要不然就能跟我一塊吃了。主兒,你什么時候才能像他那樣啊?”

這算什么?

插刀嘛?

青主兒想自閉。

明明同樣是木靈,她和葵葵這么可憐,小桂就能活蹦亂跳,像個正常的人族小娃。

還會哭會鬧,欺負敖象和小貝。

“我給你掙了好多好多仙石,帶了好多好多星芰果,采了好些個星辰果,靈蹊,你要是再拿小桂氣我,我……”

“是你先氣我的。”

陸靈蹊拿人的手短,“你不氣我,我保證也不氣你。”

“噗!行吧行吧!我們好長時間沒見了,就不要再這么相互傷害了。”

“這才對嘛!”

陸靈蹊趕緊把剩下的一點八珍飯扒拉干凈,“你要相信,我這么得人喜歡,給人的第一印象,肯定有漂亮的因素在。”

除了打架的時候,她什么時候都是仙氣飄飄的。

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陸靈蹊決定,先塑造自己的仙子形象。

只要把形象先豎起來,以后就算被人知道她是暴力仙子,在感覺上,肯定也不一樣。

“是是,你漂亮,你最漂亮了。”

青主兒笑,“風門前輩在這里,”她聰明地轉移某人可能喋喋不休的話題,“你要不要到他那里打聽一下隨慶師父和知袖、宜法師叔他們啊?”

“不要!”

本來是要打聽的,但現在,她還是把仙子形象豎起來,再跟他們相見吧!

陸靈蹊一口回絕,“我要給他們驚喜。”

她目不斜視地從廣若處走過,走進交易大廳,打量柜臺中一個又一個仙寶、仙丹,那好奇驚訝的樣子,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初來者。

“喜歡?”

一身玄衣的男子站到她面前,“仙子是剛到幽古戰場吧?”他聲音溫和笑意盈盈,“有沒有隊友?如果沒有隊友,我們一起組隊如何?”

組隊?

陸靈蹊看向男子和不遠處,剛剛還和他站在一起的幾個人。

“那都是我的隊友。”

男子瞟向隊友的時候,面上雖然是笑著的,可是眼里好像閃過一絲寒光,“道友若是愿意加入,我可以做主,先借你點數,買一顆培嬰丹。”

培嬰丹?

元嬰修士服用的靈丹,柜臺中的標價是四十八點數。

也就是說,只這一枚靈丹,陸靈蹊就要在幽古戰場殺四十八個佐蒙人。

“最近南部聚集外圍的佐蒙人有些多,一個人肯定是不能出去的。”

玄衣男子一副為她好的樣子,“仙子想好了嗎?”

“……不知道友高姓大名?”

陸靈蹊為了仙子形象,問話的時候,聲音還挺甜的。

“邵裕!”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